分类
散文随笔

羊城晚报:文艺女中年的新三观

文艺女中年的新三观

来源:羊城晚报 第B04版:花地·大家小品;连载 作者:六六  2014年05月28日


  六六的这本最新随笔集收录了她近四年来对为人处世各种话题的精华灼见和“微言小义”。六六以女儿、闺蜜、女友和无冕公知等不同身份多角度记录了她四年来的成长与心路历程,在讲述与其父母、男友秀才、中欧商学院的同学、编剧徒弟等人的点滴相处中尽绽豁达情怀与魅力。

  看了多年好友蒋雯丽的电影《我们天上见》,感动得一塌糊涂。心里一直在喊:蒋雯丽!你赔我眼泪!我上次看电影哭成这样,是看意大利影片《美丽人生》和《天堂电影院》。蒋雯丽要是改行做编剧,我就不再吃这碗饭了。这是一部散文诗般的影片,画面温润如水墨写意画,故事没任何情节起落,只有一个字:爱。推荐指数10+。这部电影也使我回归了对电影的最初认知。我被市场和社会带领着往前走,喜欢大制作大场面大演员好莱坞。是蒋老师的细腻之作又让我回归到我小时候对电影的感受:感受故事,感受心灵,感受平淡中的美好。谢谢!我多么希望更多的朋友能与我分享这一刻心灵的滋润。

  跟闺密说我喜欢霍金,很大原因不是因为他拿了哲学博士,是个物理学家,宇宙论对我们影响极大,而是听说他还参加了换妻俱乐部,且去看脱衣舞,让舞娘缠绕他舞蹈,跟崇拜者以裸女为背景合影拍照。他公然在采访中承认最近这些年脑子里主要在想女人。不装,不想成为道德楷模,活得自在,是我最欣赏的逍遥。我决定,追随霍金的脚步,再装个十年二十年的,我就不再考虑粉丝和读者对我的要求了,那时候,我就去完成我毕生的梦想。

  施明德说,男人不好色就不是男人。他说他比曼德拉惨多了,曼德拉四十三岁才进监狱,该风流的已经风流过了。他在壮年之暮遇到爱人,爱人小他很多,他不好意思表白,却被小爱人俘获,自此相守。他的故事让我想到了一句话,貌似是张爱玲说的:“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你爱的人恰好也爱着你。”

  我喜欢这句话,也喜欢写上海。上海犹如一个让我特别有妒意的女人。一点娇媚,一点精明,一点善意,一点小心眼儿。把女人的特质挥洒得淋漓尽致,让我自愧弗如又心生羡慕。她是情人型的女性,既有风情又独立,既不想依附于你又老勾搭你,面目上将你拒绝于千里之外,脚底下又用黑丝袜踩住你,不让你离去。我的本性大约是男人,更愿意和上海调情。虽然我爱北京,但我更喜欢挑战。就算我心里知道北京好,我的身体还是总想把上海压在身下。老压不住,暗自着急。可我要的就是那个压不住的媚劲儿。

  请好友看蔡琴在上海的演唱会,以表彰他对我事业的杰出贡献。俩人刚落座未久,他即被身后某女拍背,原是旧识。我咯咯直乐,坐他旁边给他发短信曰:凡奸情必被撞破,这是亘古不变的理论。让我郁闷至今的是他的回复:哦,人家一看是你的脸,便知不会。这个比让人误解,更侮辱我。

  离蔡琴八排之遥,魅力女人愈老愈俏。我其实应该懂蔡琴。因我亦能忍受我爱的人不爱我,我不以得到为目的。但很奇怪,我因自己知道其苦,所以,便希望我欣赏喜欢的人,得偿所望。我想,蔡琴内心里,也许与我一样——无论台下多少鲜花掌声,都更希望有一个爱她的肩膀。

  (文章需写半句空 1)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4-05/28/content_455623.htm?div=-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