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短评

在这个骗子嚣张的时代

在这个骗子嚣张的时代

2007年011月27日


出了件怪事。而且难以启齿。

遭遇一个史上最牛的女骗子,可就是奈她无何。

公公前一向忙于他的大学同学会。同学会当天,某女骗子趁虚而入,亲热地招呼大家为叔叔伯伯,每个人都暗自揣测,这女人与在座各位成功男士之间是甚奇妙关系?

后来各位一排查,发现在座无一人认识该女,且同学会后,某伯伯丢失钱包及金钱千记以及公公的通讯录一本

自此大家算是了解,该女系骗子,就是趁了几十年后同学们之间关系不够熟悉的空档,骗了几天的吃喝,顺带掏了腰包。

公公及相关朋友前去派出所报案,被派出所以无真凭实据给推挡回来。大家四下通知,提醒各位提防她利用得到的信息继续行骗。

原本该故事已经告一段落。

不成想今天还有花絮。早上起床,赫然见女骗子端坐家中,因曾见过她的照片,故认得。她堂皇而来,坐我家中,请公共提供所有同学的通讯名录,因为她的手机丢了,号码遗失。坐在我家的过程中,将自己的家世身份工作单位交代得无比清晰,且再三强调,你们为什么这样防备我?我看起来像坏人吗?她是特地到公公所在单位去打听来公公家的住址。

临走,她留下自己家的电话,单位电话以及自己手机号。

她这厢一走,那厢我们的调查工作就彻底展开,发现无一属实。她说她父亲是公安厅的某某,我们一问,人家闺女根本不在合肥工作。她说她的单位是什么,一去调查,发现没这个处,打她手机,关机状态,我们认识的公安厅的人,她说得像家门邻居似的,下午电话一去问,人家诧异地问:“我啥时候在那里住过?我压根不认识她,如何跟她跳舞?何况我也不会跳舞。”

现在我就彻底蔫了,懵了,傻了。不知道这骗子究竟想干啥,瓶里装啥药。只能嘱咐婆婆保姆,看好孩子,打算这两天就把孩子送到上海父母家去。家里真丢点钱财没啥,就怕孩子丢。

去公安局报案,人家不受理,说你这是瞎紧张啥呢?

我这是瞎紧张啥呢?我在自家门前的地界,我有不安全感,我知道自己遭遇骗子了,可我该向谁投诉以保障安全?我如何提供真凭实据让人家把这个纠缠我们的骗子抓走?俺交的稅,啥时候能体现点优越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