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诗人名典】0474期 著名诗人麦芒的诗 II 唐明的评论
冰花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9-11   

【诗人名典】0474期 著名诗人麦芒的诗 II 唐明的评论

【诗人名典】0474期 著名诗人麦芒的诗 II 唐明的评论
“人生经验——是爱”
(诗八首)
麦芒

Image
Image

墨西哥民歌

假如微笑会让手伸向田野
假如琴弦无语而雨声铮铮
假如石榴储存了足够的籽
你的叹息就会显得
空虚

然而那手一直停留在胸膛
然而墨西哥民歌情韵悠长
然而玫瑰的芳香怦然扑鼻
你的悲泣反倒显得
别致

1999.4.18
  
圣人

我常常忽视自己本性放任地生活,在本该静观的时候突然忍不住跳起加入,在本该激情澎湃的时候却又表现得缺乏起码的敏感。两种情况之下我都最终把事情搞糟。

我看着大海,说:“难道我真的不能如你一样掌握生命自然的脉搏?难道世界把我造出就是要让我犯尽错误?”

多年以后,当我老态龙钟,再次蹒跚大海之滨,我说:“大海,我懂了。你是亿万年的生命,而这生命正是由无穷无尽的错误因果累积而成。我所做的,正是你所要求的,尽我有限的时间尝试一切错误,为后来的人们储存一份教训,而这本身也正是生命的正途。我却曾多么狂妄自大,竟然以为完全凭一己之力就可以纠正自然的安排。我认输了。我已不再是我年轻时的那同一个人。”

1999.9.5

春日阅读《浮士德》

……春日阅读《浮士德》
书中的浮士德渐渐苏醒……

过于衰老的浮士德
(浮肿的眼泡)
面对过于年轻的世界
发出如下感慨:

“——世界,我不能占有你
如同我一度以为自己能占有格蕾辛或是海伦
你是幻影,然而我必须把你当真

——靡非斯特,请你呼使
日月星辰
风火雷电
全部的精灵
帮助我体现这一最高意志”

一只杜鹃叫着
在深夜的山谷里

一滴露珠闪烁
在黎明的草丛中

2000.4.1

咏手

此前我从未捉住过一只女人的手
此后也不会如此
我只捉住过各式各样纤细的手
温暖的手,颤抖痉挛的手

那不是女人的手,而是情人的手
它属于某个心碎女人,不错
可是仔细端详,它本身并无性别
只是一只不再挣扎的平静的手

就如蝴蝶,就如掘墓人对哈姆雷特所说
曾经它是女人,现在
是冰冷死人。拒绝谎话
彻底撒手人寰,裸体死人也有一手

2000.11.29

雨的速写


就像
一个
踉踉跄跄

醉汉
对着空旷
弯腰
抚胸
不断
呕吐出
隔夜

话语


就像
一个
疯疯癫癫

姑娘
痴立桥上
披头
散发
偶尔
转过脸
姣好

清醒


就像
一个
呜呜咽咽

孩子
失落街头
脚印
深浅

找着
血红

未来


就像
我们
灰灰蒙蒙

城市
日夜流动
平凡
无奇

这就是
神话

传奇

2001.10.16

纠缠不休的矛盾

存在,永远是
病态的存在
喜鹊
与猫头鹰
并立
枝头

传来人生的
喜讯
噩耗

就像一幅
黑白
风俗画

画里
有一个绝色美女
与她怀中的
愁惨骷髅

喂,你说话呀
代表永恒
欲望
爱与


我们的解救
在哪儿呢

谁来回答?

2003.1.19

“人生经验——是爱”

从前,人生经验对于我
毫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
狂热的


失去了爱
我呆呆傻傻
不知自己
要去哪里
不知天
如何才能


当我穿街走巷
好似瞎眼的
蝙蝠
胡推乱撞
心头怦怦
勒痛
宛如吊着十五桶水
七上八下

或是盯着
空白的墙
盯着
直到
再也看不出任何深藏含义

“愚蠢的‘我’啊
你快快醒来
不论你去哪里
你都在
真主的保佑之下
不论天怎样黑
脚会帮助你
找到一个


人生之中失去的
全都会在
另一种时间里
保存

盲人失去的视力
将会完好无损
为他
心灵的世界
展现
另一片黑暗之中的
光明

痛哭吧
这痛哭并不会
把你的病治好
但它会为你
留下疤痕
抚摸这疤痕
它比爱
更可靠
更冷静

得到爱
是不劳而获的福气
失去爱
才是帮助你成长的
人生经验
你到老也一直要珍惜”

我突然醒来
茫茫然不知这声音自何而来

记不清那声音的前后谆谆教导
我错误地捡起一把沙子
让它慢慢
洒落

然后喃喃重复:
“人生经验——
是爱”

2003.8.13
  
论写诗的最终目的

记住
在明月新弯的夜里恋爱
将嘴唇
如胶似漆
堵上嘴唇

这本身就是一种
对时间额外恩赐的
期待

然而,如果你在漆黑深夜里像闪电迅疾写诗
你是不含期待地打破每一个瞬间
创造崭新的血肉
和思想

在月圆之夜
泛舟海面
你不要诵读你刚刚写完的诗句
韵律会自己说话
她正含情脉脉
摘下耳环

啊,不要
随波
逐流

不要惊动,甚至肆意戳痛他人
体内
沉睡的
波涛

不要轻易
成为
诗人
或一尊社会公敌雕像

我认为,爱的艺术
不在于灿烂
星空
畅吐
活鱼

也不在于
大步流星
抱起
白虎

而在于孤独地
斧劈千里
冰封的
大海

夺取
时间

将真实的遗忘
奉还

2014.1.6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作者简介】麦芒,本名黄亦兵,1967年出生于湖南常德。自1983到1993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先后获得中国文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1993年移居美国,2001年获得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比较文学博士学位。自2000年起至今任教于美国康州学院,研究并讲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比较文学,现同时担任康州学院亚洲艺术收藏部主任策展人。著有中文诗集《接近盲目》(2005),中英文双语诗集《石龟》(2005),以及英文学术专著《当代中国文学:从文化大革命到未来》(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From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o the Future) (纽约:Palgrave Macmillan, 2007)。2012年在中国国内获第20届柔刚诗歌奖主奖。
Image
Image
在一组语言中布施,主动和被动的诗艺由此贯彻落实
——论麦芒的诗在人文立场上情与爱的唤醒及词念

文/唐明
   一个“词”的诞生和一组词的造就,在草叶吹奏和摇撼的曳步舞中,撼路者的荣耀体验,“神创”与“人创”,似乎将一把钥匙放在诗歌赋予了玄彻寓义的匣子里,而把另一个扣上灵魂神性之锁,抛进悬崖峭壁之下的峡谷!深渊里怒滔搏天翻滚,一层层浊浪排空,喧哗声轰鸣四溢,漩涡鸣人般席卷,波光闪闪,惊涛巨浪震慑。……脚下岩石块块如水晶,却长出针尖似的麦子词语的麦芒,而对于王者而言生命体验不过是惊谔一瞬,须臾、刹那暗中激励的點點郁黑,一抹黛色间的青灰,时间尘埃里的一线罅隙,有悖于中行之道上狂与狷,责问修辞下的二者相对,在麦芒的诗咏下似乎构成了词语间的砌筑,但在路基上却产生了正反两面的倾向,一种二律背反的离心力,缠绕着某种充满歧义的概念上的索求,给予了诗人的苦难与勉为其难!——在旅途中的跋涉,由此及彼不断缔造出心路历程上的曲折迂回,所谓离奇的寄兴与想法,缅怀一些志怪说以及哲绪,吟哦葵阐并记录或诠释解构剖析,割裂现实种种迹象与幻象乃至具象,从批判现实到回到现实深入诗歌内涵去扣开一个个词汇,进入句式之中,凿开岩石浮土层面下的斑斑苔藓覆盖的奥丽,去搜寻更深刻的隐喻,掘出构成诗歌灵魂的魔方,俨然一个挖宝人、钻探者,以抵达镐钎、锤子与石碰撞后的豁然开朗,石下矿脉由此洞悉,璀璨夺目,粒粒生辉,颗颗宝石闪烁,熠熠晶亮!抑或是掘墓人在挖出坟穴后,但见火星闪烁的真谛,漆黑被灯光照耀,一大堆宝贝,尽在眼前。

   在一组爱情故事或诗中,继续加力!——而构架出莽夫和柔情似水的判断力。词性犹如步步生莲,垄断了看似因睿智生成的瓦与屋脊,一爿爿废墟下,盖由诗人麦芒所涂饰的文字一片湛蓝!这些时间与地理概念上瓦砾飞起,吊起一幢幢语汇的建筑,构成一首首诗歌的滑翔伞,咏诵变得可为而无不为,布置了一个个进而续之再度飞翔、迸溅的跳板。在词语丛林中诗人遵从了东西诗艺的法则,以诗学敏达与审视辩识,似佳期如梦般提倡从而抉定了钢性和柔性,如钠离子的盐在水中穿行,大雨在潭底倾盆滂沱交织,戈壁滩上一对对雌雄双鹿,衔草耕耘种植,使诗茎生出麦叶、麦穗及麦芒。如之云(《春日阅读<浮士德>》),“……春日阅读《浮士德》/书中的浮士德渐渐苏醒……//过于衰老的浮士德/(浮肿的眼泡)/面对过于年轻的世界/发出如下感慨://‘——世界,我不能占有你/如同我一度以为自己能占有格蕾辛或是海伦/你是幻影,然而我必须把你当真——//靡非斯特,请你呼使/日月星辰/风火雷电/全部的精灵/帮助我体现这一最高意志′/一只杜鹃叫着/在深夜的山谷里/一滴露珠闪烁在黎明的草丛中”。

           ……该诗以歌德《浮士德》入念,写其“春日阅读”后的感受。因此,“书中的浮士德渐渐苏醒”,给予时间和精力及人世的苍桑感。毕竟,“过于衰老的浮士德”难以追寻,那“浮肿的眼泡”业已不堪。“面对过于年轻的世界”,它显得过分苍老,于是忍不住“发出如下感慨”。渺茫“世界,我不能占有你/如同我一度以为自己能占有格蕾辛或是海伦/你是幻影,然而我必须把你当真——//靡非斯特,请你呼使/日月星辰/风火雷电/全部的精灵/帮助我体现这一最高意志”。仅凭歌德在《浮士德》中的说辞,被岁月击哑的爱情愈发呈现出珍贵。犹如“一只杜鹃叫着”,激励人世间的词汇。“在深夜的山谷里”,漆黑、缄默、幽喑,又能赐予“一滴露珠闪烁在黎明的草丛中”,故此构成一个神秘的扣问。

    麦芒的诗,短小精悍,简约通达,洗练淹雅,似俳句般明快,具备了一种思虑中的沉淀及情愫,读之有强烈的文人气、博识感和知性体验,如“芝麻与百合”粒粒积香,层层剥离,归于一只“手”的讴歌,提示出审美意识中的神性,在形而上抒发纯粹和希冀,寄托了“后现实时代”的悖论、意义及嘱咐。若诗言(《咏手》),“此前我从未捉住过一只女人的手/此后也不会如此/我只捉住过各式各样纤细的手/温暖的手,颤抖痉挛的手//那不是女人的手,而是情人的手/它属于某个心碎女人,不错/可是仔细端详,它本身并无性别/只是一只不再挣扎的平静的手//就如蝴蝶,就如掘墓人对哈姆雷特所说/曾经它是女人,现在/是冰冷死人。拒绝谎话/彻底撒手人寰,裸体死人也有一手”。

   兹诗寓意深刻,哲义分明,在一种纯真的慈航中填充了类乎“千手千眼佛”的琼姿玉华,和道德伦理上的符号学定义,咏之读之让人击节颇赏!——诗以“咏手”为题,构成了“手牵手”般词式长廊似的结构,仿佛回形针或回文诗的布局,在多歧义的描绘中注入了不同时间节点的横截面。一如蜜汁盈盏勾兑夯筑,字字映彤,句句凿实,从而在不断布颂间景衬出各种手形变化姿态繁复的咏叹调,俨然葵花朵朵手手相映的月光协奏曲,赋予了情节和故事,以及辞义场的坐标系,因此在词典式的诗章下,舌耕其详,似梦魇中的诗味如手一般星罗棋布,翩跹环涌,俨如蝙蝠样的飞掠手,在肉翅夹击下屹立不倒。如是言,“此前我从未捉住过一只女人的手”,俨若一只乳鸽飞动,酥软细腻滑嫩温柔。“此后也不会如此”再有,况似宋人陆游之词对“红酥手”般咏诵,诗曰:“我只捉住过各式各样纤细的手/温暖的手,颤抖痉挛的手”。这些如影之手,捬掌雀跃犹胜雪芬之肤,不断嬗变,莹润绚烂!“那不是女人的手,而是情人的手/它属于某个心碎女人”,在盈盈一水间,一渥一握,仿佛断臂的维纳斯自地中海浮起的泡影里,伸出残损之手!“不错/可是仔细端详,它本身并无性别”,但绝对出手不凡!那“只是一只不再挣扎的平静的手”,宛若卜蜂莲花,葱手如兰,指尖生香。“就如蝴蝶,就如掘墓人对哈姆雷特所说/曾经它是女人”,这是纤纤波心掬芙蓉褶皱裙帜之手么?一只逝者之手,对于“现在”,则“是冰冷死人。拒绝谎话”,扪心一吻,“彻底撒手人寰”,一朵瑰丽的泡沫瞬间崩溃,那属于天堂人间再次紧握之手,匆然抉别的垂下或挥动,势必归之于“裸体死人也有一手”的哀惋,玻璃破碎的手被惊慌错乱阻止,欲取欲求,何择一手之握,凭空飞来断手之折磨,及心颤!

        ——麦芒,诗涵淇澳,似鬼手一般写作,在词峰浪尖上冲浪,妙积岩首尺量厘度,使诗式与诗味在深及堂奥里浑然天成,一语双关,一语中的。荏苒一写心造缔创,于中国传统古典踅趣上,加入了西方理性思维的概念,及现当代诸家流派之类别,融汇贯通相互借鉴,从而形成自己殊绝精逮或朴实无华的诗风,二者彼此互映确乎看似矛盾,其实却诗颖暗合并不对峙,如之言(《纠缠不休的矛盾》):

        “存在,永远是/病态的存在/喜鹊/与猫头鹰/并立/枝头//传来人生的/喜讯/噩耗//就像一幅/黑白/风俗画//画里/有一个绝色美女/与她怀中的/愁惨骷髅//喂,你说话呀/代表永恒/欲望/爱与/死//我们的解救/在哪儿呢//谁来回答?”该诗以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加入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的诗化哲学及虚无,构成了时态架构下两个支节,即“存在,永远是/病态的存在”,由之贯穿了“喜鹊/与猫头鹰/并立/枝头”,而形成的两种回旋式的畸变。在类似中国古代的诗境里,挖掘出现实意义中的美感。语句简短、灵动、犀利,笔法尖锐、纵横、坚定。使诗从一开始就进入到传统概念的制式下,但又充分照顾了马雅可夫斯基《穿裤子的云》“未来主义”,及史蒂文森诗歌的意象中,但背景竟有唐诗宋词的画面感!局布留白,经营有道,意象切变或借用并由此及彼抵达,仿佛“传来人生的/喜讯/噩耗”。这一点颇似杜甫诗之绝句“两只黄鹂鸣翠柳”,及律诗“剑外忽传收蓟北”的意境。一个“喜讯/噩耗”所表现的人生态度,如影随形提纯了诗歌趣味,但又有史蒂文森诗歌《观察乌鸫的十三种方式》之思之想。“就像一幅/黑白/风俗画”,而“画里/有一个绝色美女/与她怀中的/愁惨骷髅”。意象联翩反复,环环相扣,除却戴望舒《雨巷》、卞之琳《断章》里那样“一个绝色美女”,则“骷髅”一词,又不乏诗人李金发之颓废与波德莱尔之荒诞,兼或彼此之间的关系互搭及串联,相互映射的卓尔不凡。——于是,诗人言,“喂,你说话呀”,这种好似作家废名的《竹林故事》及沈从文小说的对话方式,被纳入麦芒的诗中。俨若“代表永恒/欲望/爱与/死”的爱情及情愫,在由此及彼的互换下,仍如诗人言,“我们的解救/在哪儿呢”?而结局会怎样。这一故事和传奇以及丁丁卯卯,在蜕变里寻求一方答案!而“谁来回答?”最终笔锋一转波心一点般撑起筏子,渐行渐远渐淡,而离去则回光返照,如留侯吕布将方天画戟,顿地一戳,帐外辕门射戟,留下空白式的一方天色弥散。

    在麦芒诗中,执如是写法的有《雨的速写》《“人生经验——是爱”》,包括《论写诗的最终目的》一诗之一小部分,也是这般留白收敛,潋滟漪洄游弋着波澜壮阔,显得十分轻挑,妖娆景现浮泛。读麦芒的诗,俨然中国古代钱币外圆内方,在方形的孔中,又有西方诗艺在其间穿针引线,忽而迅达,疏忽闪烁,似白驹过隙一般,瞬间远逝……

          ——如其在诗中言(《论写诗的最终目的》),“记住/在明月新弯的夜里恋爱/将嘴唇/如胶似漆/堵上嘴唇//这本身就是一种/对时间额外恩赐的/期待//然而,如果你在漆黑深夜里像闪电迅疾写诗/你是不含期待地打破每一个瞬间/创造崭新的血肉/和思想//在月圆之夜/泛舟海面/你不要诵读你刚刚写完的诗句/韵律会自己说话/她正含情脉脉/摘下耳环//啊,不要/随波/逐流//不要惊动,甚至肆意戳痛他人/体内/沉睡的波涛/不要轻易/成为/诗人或一尊社会公敌雕像//我认为,爱的艺术/不在于灿烂/星空/畅吐活鱼//也不在于/大步流星/抱起白虎//而在于孤独地/斧劈千里冰封的大海//夺取/时间//将真实的遗忘/奉还”。……诗与爱情,二者之相,如水晶鞋、天鹅、匕首、剑和野兽,在类似琥珀色、翡翠、蔻丹、琼瑶与玛瑙,在诗律盛装舞会上,如箴言录般构成时态的节拍,由词义营造出朵朵玫瑰花、霓虹和漩漪,如诗人所言,“论写诗的最终目的”,在于神圣之爱,天堂与人间的恩惠,“记住/在明月新弯的夜里恋爱/将嘴唇/如胶似漆/堵上嘴唇”,樱桃小口与贝齿相互依偎,镜中微茫,在如诗的点化里腾达,骋娱归于,“这本身就是一种/对时间额外恩赐的/期待”,用蔷薇般恋人的妖媚,打动夜色晚会中的俊洒及率真!“然而,如果你在漆黑深夜里像闪电迅疾写诗/你是不含期待地打破每一个瞬间/创造崭新的血肉/和思想”,那么从深刻走向深刻,并由诗学两端点燃一柱香使之升起氤氲之息和丝烟。要横放玉陈,须呈螺旋形攀援向上,“在月圆之夜/泛舟海面/你不要诵读你刚刚写完的诗句/韵律会自己说话/她正含情脉脉/摘下耳环”。一个词的耳环,在玻璃手指的水晶钻的戒指边濡染。毋庸置疑,形成句式的褶皱和波痕,尚存诗力汹涌澎湃与画中窈窕。“啊,不要/随波/逐流”,那如诗人何其芳《预言》式的辞味,刚柔并济,洞悉冥界的心愿,使之宁谧静逸,“不要惊动,甚至肆意戳痛他人/体内/沉睡的波涛/不要轻易/成为/诗人或一尊社会公敌雕像”。在作家穆时英如梦般《白金女人雕像》中,抽丝剥茧,蝉翼似晶亮。故如诗人言:“我认为,爱的艺术/不在于灿烂/星空/畅吐活鱼”。况且诗迅飞翔,夭夭若桃,梨花带雨,“也不在于/大步流星/抱起白虎”,令烟柳合抱,呈现勾股定理上的蜂腰。——也不用文字丈量诗光,“而在于孤独地/斧劈千里冰封的大海”,此如呼啸湍急,跌宕起伏,犹如笔尖上的咏诵,“夺取/时间//将真实的遗忘/奉还”。
Image
Image
Image
【诗评人简介】唐明,笔名狼吠,著名作家、学者、诗人、画家、艺术评论家、历史学家。河南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闻香识玉:中国古代女子闺房脂粉文化史》(上海三联书店版)、《香国纪:中国历代闺阁演变》(人民日报出版社版)等书,长篇小说《淘米水》《鼠群》《中午》等,长短诗三千余首,另有《中国兵器史》《中国佛典钩沉》《中西方艺术史鉴》等作品。

编辑制作:执行主编 孙明亮

文章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LJac7gARajMo15zeSyGTyA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http://blog.sina.com.cn/m/binghuablog
二句三年得,

一吟双泪流。

知音如不赏,

归卧故山秋。
冰花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09-11   
著名诗人麦芒的诗
麦芒[美国]

麦芒,本名黄亦兵,1967 年9 月30 日夜晚出生于古老的湖南常
德城,并继承了母亲身上祖传的湘西土家族血液。自1983 到1993 年
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先后获得中国文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于1983 年正式开始写诗,部分早期作品散见于各种学生与民间刊
物。1987 年初次结集《接近盲目》,被收入与北大同学臧棣、清
平、徐永合出的四人诗集《大雨》之中。1990 年参与创办同仁诗刊
《发现》。1993 年移居美国,2001 年获得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比较文学博士学位。自2000 年起至今任教于美国康州学院,研究并
讲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比较文学,现同时担任康州学院亚洲艺术收藏
部主任策展人。移居海外之后,继续用中文和英文双语创作,翻译和
朗诵,著有中文诗集《接近盲目》(2005),中英文双语诗集《石
龟》(2005),以及英文学术专著《当代中国文学:从文化大革命到
未来》(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From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o the Future) (纽约:Palgrave Macmillan, 2007)。
2012 年在中国国内获第20 届柔刚诗歌奖主奖。

1. 告别辞

哭吧,心爱的,尽情哭吧
往日已经坍毁
欢乐的粮食也存之不多
夜又这么黑,这么冷
我在你身边却即将离去
你宝贵的话语全部用完
痛苦是不可避免的
但千万不要哭垮了青春
假如下次我还回来
就凭这与你火光中相见

(1989 年12 月25 日)

2. 祈

追寻你的宇宙远非易事
你的宇宙不在天际
却在梦里
那里没有逻辑
我却常犯这样的错误
以头脑衡量心灵
面对你的裸体
我自惭形秽
因为你娇嫩的肉
正附着在我的骨头之上
我们明明是两个人
这时却长在了一起
孰清孰浊
一眼分明
但我多么希望
血液把我们重新再连接
我将会是一颗小行星
遨游你黑暗的宇宙
即使有一天它撞击粉碎
那陨石也将化作雨

(1998 年9 月13 日)

3. 隐秘的哭泣

什么是生命中重要的意义?
请你倾听那些渺小的声音
青蛙的鸣叫,秋虫的呼声
也包括那些几乎不出声的
书页翻动时的沙沙细响
情人赤裸对视时的脉脉无语
也包括那些常常被误解的
暴风雨抽打海洋的愤怒咆哮
黑夜面对死亡时的轻蔑憎恨
啊,纵使我一百次被质问
类似的问题,我也会一百次回答
请你倾听那些自我以外的声音
它们是自然和人类尊严的声音
哪怕那里藏有一丝隐秘的哭泣
哭泣来自重要的意义,别将这线索剪断抛弃

(2001 年5 月6 日)

4. 北京之秋

北京之秋
香山,卧佛寺,樱桃沟
近三十年未见
那是我爱情开始的地方,种子来自南方
怀柔
红螺寺,燕山
上一次,我的爱情未熟
这种爱
必须
自己
慢慢出来
这也是北京,但未必是你熟悉的风景
你若墨守成规,唉声叹气,自怨
自艾,缺乏耐心和毅力
不到生命的某个空旷野外季节
就与她失之交臂
不是
越飞越高的
气球
而是红叶,核桃
板栗
柿子

一切与深埋土地里的根相关联的
经历过北方霜降的
时间
和果实

(2015 年10 月29 日)
http://blog.sina.com.cn/m/binghuablog
二句三年得,

一吟双泪流。

知音如不赏,

归卧故山秋。
冰花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板凳  发表于: 09-11   
麦芒的诗10首

[冰花荐语]

麦芒是60后诗人,这位北京大学的才子, 在1993年去美国前,已是中国著名的诗人。到美国后,在繁忙的工作压力下,他仍然坚持继续用中文和英文双语创作诗歌、研究中国文学、并热心向国际文坛推荐中国的优秀诗人。他为中华诗歌走向世界做出了杰出的功献。诗人麦芒曾推荐中国著名诗人多多获得了2010年度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此奖号称有“美国诺贝尔”之称。而麦芒本人也是极其优秀的诗人。

我在为《世界华人经典诗选》和《海外华人诗歌精选》的选稿中,麦芒的诗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著名评论家唐明说“麦芒的诗,短小精悍,简约通达,洗练淹雅,似俳句般明快,具备了一种思虑中的沉淀及情愫,读之有强烈的文人气、博识感和知性体验……”(摘自【诗人名典】0474期 著名诗人麦芒的诗 II 唐明的评论)。我完全赞同唐明的观点。

我读的第一首他的诗是《我亦飘飘走在人世》,让我十分震撼。此诗的浓浓诗意让我感到他如天外来客在云中向人间撒下诗句。再读他的《告别辞》“但千万不要哭垮了青春/假如下次我还回来/就凭这与你火光中相见”,和《别样的爱情》中“我吻你/用内在的声音,不用嘴唇/我抱你/用空气,不用手臂”。让我感到了麦芒诗人情深如海的似水的柔情,和无比真诚又率真的侠骨柔肠。而他一首《咏手》,可让人洞彻百年人生。

麦芒的诗,角度新颖独特,意境有神性的空灵,语言有“外圆内方”的内涵与张力。他的诗歌作品有股沉默是金的力量,和于无静处听惊雷的爆破力。这种力量穿石无痕,又自然回归到“沉默者胜”。

下面,请大家来欣赏麦芒的诗。


1. 告别辞

哭吧,心爱的,尽情哭吧
往日已经坍毁
欢乐的粮食也存之不多
夜又这么黑,这么冷
我在你身边却即将离去
你宝贵的话语全部用完
痛苦是不可避免的
但千万不要哭垮了青春
假如下次我还回来
就凭这与你火光中相见

(1989.12.25)


2.今夜的火花今夜就会熄灭

……
告诫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
两个人、三个人……
先微笑,然后是沉默和迷惘
在数着星星的过程中
也许会忘记了自己眉毛底下
两颗最有人性的眸子
它们离我一样遥不可即
而我多么疲惫,多么恍惚
就像白昼一个未结疤的
伤口,有着腐败的肉和新鲜
的血,无人用嘴吮吸
手指,手指在跳动,仿佛
弹着一根并不存在的琴弦
我的诗啊,请埋进浓重的黑暗
不要为谁而唱,也不要为我
你只需叹息,像一场梦
你只需存在,哪怕被毁灭
这一切已经足够幸福了
就不要再追求什么不朽

(1990.4.1)


3.石头

这可怕的石头,刻着我的生卒日辰
压在我的睡梦上,让我无法喘气
如同野兽难以被好言好语感化
(又像火,四处蔓延,封锁着黑夜的前程)

这石头使得历史无用,于是我抱住它
绿色的树木已被肃杀的冬天伐尽
大海本身就是一块哺育了无数鱼虾的石头
(大海竖起,向我致敬,我感到了四肢苏醒的安慰)

我在这石头上也刻写下诗歌,每行一句
抚摸那些谜似的字的轮廓,如同情人的嘴唇
我的箭径直从石头中央穿过不留踪迹
(弓被撇下,躺在那里,弯曲不由令人着迷惋惜)

(1997.8.11)


4. 祈

追寻你的宇宙远非易事
你的宇宙不在天际
却在梦里
那里没有逻辑
我却常犯这样的错误
以头脑衡量心灵
面对你的裸体
我自惭形秽
因为你娇嫩的肉
正附着在我的骨头之上
我们明明是两个人
这时却长在了一起
孰清孰浊
一眼分明
但我多么希望
血液把我们重新再连接
我将会是一颗小行星
遨游你黑暗的宇宙
即使有一天它撞击粉碎
那陨石也将化作雨

(1998.9.13)


5. 墨西哥民歌


假如微笑会让手伸向田野
假如琴弦无语而雨声铮铮
假如石榴储存了足够的籽
你的叹息就会显得
空虚

然而那手一直停留在胸膛
然而墨西哥民歌情韵悠长
然而玫瑰的芳香怦然扑鼻
你的悲泣反倒显得
别致

(1999.4.18)


6.咏手

此前我从未捉住过一只女人的手
此后也不会如此
我只捉住过各式各样纤细的手
温暖的手,颤抖痉挛的手

那不是女人的手,而是情人的手
它属于某个心碎女人,不错
可是仔细端详,它本身并无性别
只是一只不再挣扎的平静的手

就如蝴蝶,就如掘墓人对哈姆雷特所说
曾经它是女人,现在
是冰冷死人。拒绝谎话
彻底撒手人寰,裸体死人也有一手

(2000.11.29)


7. 隐秘的哭泣

什么是生命中重要的意义?
请你倾听那些渺小的声音
青蛙的鸣叫,秋虫的呼声
也包括那些几乎不出声的
书页翻动时的沙沙细响
情人赤裸对视时的脉脉无语
也包括那些常常被误解的
暴风雨抽打海洋的愤怒咆哮
黑夜面对死亡时的轻蔑憎恨
啊,纵使我一百次被质问
类似的问题,我也会一百次回答
请你倾听那些自我以外的声音
它们是自然和人类尊严的声音
哪怕那里藏有一丝隐秘的哭泣
哭泣来自重要的意义,别将这线索剪断抛弃

(2001.5.6)


8.“人生经验——是爱”

从前,人生经验对于我
毫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
狂热的


失去了爱
我呆呆傻傻
不知自己
要去哪里
不知天
如何才能


当我穿街走巷
好似瞎眼的
蝙蝠
胡推乱撞
心头怦怦
勒痛
宛如吊着十五桶水
七上八下

或是盯着
空白的墙
盯着
直到
再也看不出任何深藏含义

“愚蠢的‘我’啊
你快快醒来
不论你去哪里
你都在
真主的保佑之下
不论天怎样黑
脚会帮助你
找到一个


人生之中失去的
全都会在
另一种时间里
保存

盲人失去的视力
将会完好无损
为他
心灵的世界
展现
另一片黑暗之中的
光明

痛哭吧
这痛哭并不会
把你的病治好
但它会为你
留下疤痕
抚摸这疤痕
它比爱
更可靠
更冷静

得到爱
是不劳而获的福气
失去爱
才是帮助你成长的
人生经验
你到老也一直要珍惜”

我突然醒来
茫茫然不知这声音自何而来

记不清那声音的前后谆谆教导
我错误地捡起一把沙子
让它慢慢
洒落

然后喃喃重复:
“人生经验——
是爱”

(2003.8.13)


9.我亦飘飘走在人世

我亦飘飘走在人世
春风吹我多快乐
遍采晓事与不晓事
枝头颤颤的虚荣花朵
我的歌声即为她们而发
愿她们每人都满足
哪管别的哎哟与唉呀
我亦飘飘走在人世
我亦飘飘走在人世
夏日晒我体健壮
沐浴小溪潺潺,畅游
大海无边,美人对我微笑
我的歌声即为她们而发
愿我能将她们每人都抱入怀
哪管别的阴郁与狂澜
我亦飘飘走在人间
我亦飘飘走在人间
秋天任我多高爽
随手摘苹果,酣睡浑不觉
成熟的夫人和赤裸少妇
我的歌声即为她们而发
愿我是她们每人的诚实爱侣
哪管别的忠与不忠情人
我亦飘飘走在人世
我亦飘飘走在人世
冬寒助我猛清醒
放眼四望皆死亡
惟有昔日难舍幻象
我的歌声即为她们而发
愿她们每人都纳藏我心底
哪管我将步入冰冷坟墓
我亦飘飘走在人世

(2006.11.19)


10. 别样的爱情

我吻你
用内在的声音,不用嘴唇
我抱你
用空气,不用手臂
我思念你
用灌溉的花园,离开的鸟儿,无垠的天地,而非狭小的笼子和心

(2013.7.23)


11.北京之秋

北京之秋
香山,卧佛寺,樱桃沟
近三十年未见
那是我爱情开始的地方,种子来自南方
怀柔
红螺寺,燕山
上一次,我的爱情未熟
这种爱
必须
自己
慢慢出来
这也是北京,但未必是你熟悉的风景
你若墨守成规,唉声叹气,自怨
自艾,缺乏耐心和毅力
不到生命的某个空旷野外季节
就与她失之交臂
不是
越飞越高的
气球
而是红叶,核桃
板栗
柿子

一切与深埋土地里的根相关联的
经历过北方霜降的
时间
和果实

(2015.10.29)


12.沉默

我在天使岛上
用手指
在沙滩上写下
“沉默者胜”

(2018.6.25)

Silence

On Angel Island
With my finger
I wrote down in sand
“Those who were silent shall triumph”

(June 25, 2018)





麦芒简介

麦芒,本名黄亦兵,1967 年9 月30 日夜晚出生于古老的湖南常德城,并继承了母亲身上祖传的湘西土家族血液。自1983 到1993 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先后获得中国文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于1983 年正式开始写诗,部分早期作品散见于各种学生与民间刊物。1987 年初次结集《接近盲目》,被收入与北大同学臧棣、清平、徐永合出的四人诗集《大雨》之中。1990 年参与创办同仁诗刊《发现》。1993 年移居美国,2001 年获得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比较文学博士学位。自2000 年起至今任教于美国康州学院,研究并讲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比较文学,现同时担任康州学院亚洲艺术收藏部主任策展人。移居海外之后,继续用中文和英文双语创作,翻译和朗诵,著有中文诗集《接近盲目》(2005),中英文双语诗集《石龟》(2005),以及英文学术专著《当代中国文学:从文化大革命到未来》(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 From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o the Future) (纽约:Palgrave Macmillan, 2007)。 2012 年在中国国内获第20 届柔刚诗歌奖主奖。
[ 此帖被冰花在09-11-2021 12:19重新编辑 ]
http://blog.sina.com.cn/m/binghuablog
二句三年得,

一吟双泪流。

知音如不赏,

归卧故山秋。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