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微信:女不强大天不容

女不强大天不容

来源:微信  作者:六六  2014年11月14日


新剧“女不强大天不容”明年农历新年后开机。目前小说剧本如火如荼寝食难安地创作中。

正在我觉得除了写书干啥都伤神的档口,公司要求我写个对这个戏的介绍及感受。

写这个戏的冲动起源于我的一个媒体朋友。她于我有知遇之恩。她在我家乡的晚报工作,早在03年《王贵与安娜》网上流行时,她便慧眼识英雄要求在家乡报纸发表。

我天生是个危机感极强,有生存恐慌的人,对我而言,不存在居安思危,我天天都“危”,每天汗毛孔倒竖着捕捉各种变化并提前做好预警预案。03年一直到08年都是传统媒体的好时光,可以说是鼎盛时期。我09年劝姐姐脱离媒体,到影视文化行业里来,从事文学编辑或策划的工作,她果断拒绝。

她的理由是:我这个行当不错,工作也驾轻就熟,孩子刚上初中,我离不开家。

09年,微博推出,纸媒忽然就被挤占了一大片市场。大家的阅读习惯,从过去的门户网站新闻+报纸,无缝转到新浪微博。无它,这里的信息更新速度远高于其他媒介,更优越的地方在于“刷存在感”。很多新闻的可读性不再是新闻本身,而是后面的跟帖。你我他,每个人都是新闻的制造者传播者参与者。这就是我们现在提到的社区。新闻不再是“闻窗外事”,而是变成“时势造英雄”。很多大V和独立新闻方的影响力远胜报纸。

11年我再劝姐姐来文化产业,跟她宣告传媒时代的终结,她还不信,说“我就不信了,我还干不过我们报社,我熬到退休总可以吧?也就不到十年光景。我没必要把前半生的投入归零啊!”

那时候我还没有读中欧,不会解释“沉没成本”和“先发优势”,因为理屈词穷,我没能说服她跟我走。

12年微信推出,很快就成为目前最红火的即时通讯工具和信息交互场所。

报纸越发显得孤寂了。它好像是垂垂老朽,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之下,不能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嘉年华里来。世界很残酷,你曾经是大拿一统天下,而瞬间,你就没有一点容身之地。

新闻晚报2014年1月1日起停刊。停刊之风开始从“吹皱一池秋水”到后来掀起血雨腥风。再关慢点,亏损就更大了。

姐姐所在的晚报,现在不停缩减版面,不停裁员。有能力的人,不等裁,都已经流淌到互联网去了。去年是总编消失年,不仅是纸媒的总编卷铺盖奔向互联网的解放区,连互联网的总编如老沉之流,也卷铺盖腾笼换鸟去了移动互联网小米时代。

今年是文化产业爆发的大风口,你可以看到无数上市公司转型或参股到文化产业,沾着影视娱乐手游的都非理性股价翻番。

姐姐再想来文化公司,已经没她的位置了。那年入职的小家伙们,现在已经是行业的领头羊,傲骄之情香饽饽心态脸上彰显。

姐姐有些凄凉地说:“看样子报社要干不过我了。等不到我退休,它应该已经关了。我后面做什么?”

我说,跟我一起写戏吧,就写你在报业这十年。

其实我们每个人,一生最少一次,要面临这样的窘境。人未老,业已远。

我在文化产业里,都感觉自己是老人了。小家伙们浑身干劲,创意无限,也许鲁莽也许浮躁,但他们才是新生代,未来世界的样子,是他们在刻画。他们带着我们玩,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我经常说,所谓的票房,是他们在给我们赏饭。

我最近写的一篇文章广为流传,“为老年,我时刻准备着”,其实是写给我们这些面对危机的中年。有多少女性,在四十岁上,事业一败涂地,家庭岌岌可危,人又惶恐又无助又缺存在感。好多女性跟我感叹“无可奈何花落去”,好像女性这一辈子的功能职责,只在生养带娃上。单位说不要你就不要你,老公说抛弃你就抛弃你,怎样逃脱被选择的命运?

所以我写了这部戏。

女不强大天不容。要想中年上还保持选择的权利,我们从落地起的每一天都要努力,努力学习,努力恋爱,努力工作,努力结婚,努力生娃,努力升职,努力团好家庭,努力成就自己。你连梦里都不能打盹休憩,你只有咬着牙,拉着纤,背着娃,扛着家,托着工作伙伴,把自己锻造成阿童木钢铁侠。男人娱乐的时候你在学习;男人打球的时候你在学习;男人泡妞的时候你在学习;男人睡觉的时候你在学习。你把所有的时间,每分每秒都用在进步上,到中年,其他人都哀怨的时候,你终于可以喘口气。你还可以把你曾经视为依靠的男人一脚踹掉,如果他不进步,跟不上你步伐的话。

一想到有这样一天,你疲倦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地笑出声来,像打了鸡血一样继续奔忙。错,你不必打鸡血,你就是鸡血。

传媒与互联网的关系,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它存在千百年了,当年手耕与青铜器,当年长矛与火炮,当年的马车与蒸汽机,当年国企与私企,这样的故事,隔几十年就上演一次,没什么新奇。你觉得新奇,你觉得怪兽来了,是因为你从来不温故知新。毁了你前半生的,不是进步的时代,而是不进步的你自己。
  
(文章版权所有,媒体转载前请联系[email protected];题图取自互联网)

 

http://mp.weixin.qq.com/s?__biz=2015870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