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英伦日记:在英国看病(6)

英伦日记:在英国看病(6)

2014年08月06日


   今天计划游约克镇。
  
  早上吃完早饭,就感觉腰酸,牵扯着微疼,尿意里有一丝尿路感染的不舒服。
  
  还是坚持去坐了游船,喂了鸭子和小转了一圈。
  
  到午饭时,不爽的感觉严重,有些担心,又怕吓着秀才和儿子,便镇定地说:“为防止像上次肾结石发作那样疼得满地打滚,我还是去一趟医院。”
  
  今年六月,我无痛尿血好一段时间,去医院查,医生都担心是膀胱癌。谁知最后查出一颗隐蔽的小结石。
  
  人的身体构造很精妙,多一分或少一分都让你非常不舒服。一颗与绿豆差不多大的石头,能让你疼得满地打滚。
  
  我在来英国前,7月7号那天,石头突然改变了一下位置,痛得我脸色惨白,人像从水里捞出一样出汗,且浑身发冷,大夏天需要盖被子。医院给我打了杜冷丁,让我昏睡一整天(我怀疑是昏迷),我才扛过去。
  
  出发前医生就有些担心我的结石在旅行途中再发作。给我开了排石药和止疼药。
  
  来英国十多天安然无恙。
  
  结果今天发作。
  
  其实我也不确定究竟是结石,还是尿路感染。无论哪种情况,都需要去医院就医。
  
  我们在饭店问了服务生最近医院的地址和电话,速速驱车前往。

  急诊室里满是病患!!!!
  
  今天是周日,只有急诊室开门。我进去登记姓名的时候有些绝望——我没想到英国的医院在周末如此繁忙。好多人看起来病得很平静,却也在急诊室等候,像我这样疼得歪七扭八站不直的人与他们一起等候非常吃亏。
  
  问REGISTRATION(登记处)大约多久医生才会招呼我?
  
  答曰:几个小时吧!
  
  我会疼死吧?
  
  我坐在椅子上,不能保持优雅。疼痛让我时而站时而跪时而跳,折腾出一身热汗。
  
  这次的状况已经比上次好。上次是直接在中国医院地上打滚被轮椅抬到注射室打针。肾结石疼痛指数在所有疼痛里是最高的,与生产小孩的指数一样。
  
  出乎意料,不超过15分钟,医生就从一扇门里出来喊我的名字。我等候的时间明显短于其他人。我怀疑登记处会把每个病人的紧急情况分类,对于特种疾病会优先通报。
  
  医生一边给我量血压,一边问我病情。女医生年轻得看起来像在读大学,她很快就理解我在说什么,先给我拿来几片强效止疼药让我服下,告诉我大医生过会儿会来给我检查。又把我送到我进来时的等候区。

  药还没起作用,我已经疼得站不住了。几乎周围所有病人都用同情目光看着我。度分钟如年。
  
  又没两分钟,医生不知从何渠道知道我扛不住了,从闭锁的门里出来主动搀扶我,告诉我进诊疗间躺着等大医生来看我比较好。
  
  英国的急诊诊疗间条件远高于中国三甲医院。干净,安静,有序,空间大。每个隔间里有一张可移动病床和三把椅子。家属可坐等,病人躺着。床上还有毯子。
  
  中国的急诊室是我看到的最糟糕的急诊室。感觉在打仗,兵荒马乱。过道里塞满加床,一堆插着氧气管吊着水的人躺在公共区域被展览,人满为患而且无序。每个人都在问这问那,每扇门前都挤着一堆人。医生护士忙碌到连抬眼看你的时间都没有。
  
  英国的急诊室看起来就不那么紧张。医生护士来还能跟你寒暄几句,安慰一下,摸摸你的头,拉拉你的手。虽然貌似这些行为对治病都没啥帮助,却有极大的心理安慰。中国缺乏的是这种人文关怀,医生太忙。如果比较一下,上海有3000万人口,而约克只有18万人。从数字上看,的确差距很大。
  
  来了个护士给我验血。她看我的手臂有些踌躇。我的血管很细很难找,以国外的医疗水平被戳三五针是正常的事。而在中国,护士只要瞄一眼,一针见血。我猜想以中国人的火爆脾气,戳两针不出血,病人就要上拳头了。在这种压力下,护士水平见拳头蹭蹭长。
  
  护士的确在血管里来回倒腾了几次才见到血流出来。但已经比我想象得水平高。
  
  药效开始发挥作用。疼痛不明显了。但人想睡觉。我怀疑全球的止疼药都是以冬眠的方法让人昏睡止疼。
  
  过了一个小时来了一位特别帅的男医生。特别帅。
  
  全球的医生都帅。好像从事这一行面相很重要。来个丑八怪大约会加重病情,而帅哥可以让疼痛指数减少几格。医生普遍比演员长得好。
  
  医生一边跟我聊病情,一边搓手。搓热了才跟我说:“我要按压一下你的腹部,确定是哪里疼。”
  
  他在我腹部按了一周,然后说:“我是急诊医生,我对肾结石了解不多,我需要咨询一下专科医生。而且你的血和尿检验结果尚未出来。你略等。”
  
  又过了一个小时,帅哥回来,跟我说,检验结果出来了,一切指标正常,排除尿路感染,应该是石头作怪,大医生说你除了多喝水,吃止疼药没别的法子。你可以回家了,我会让你带药走。
  
  我放心了。收拾好东西带着药准备回家。
  
  临走时问:“我如何付费?”
  
  他们看着我,说:“我们这里没有收费系统,不收费的。”
  
  我答:“我有国际医疗保险,你要知道我的保单号吗?医院可向我的保险公司索赔。”
  
  医生们商量了一下,同意。
  
  他们拿着我的保单和护照,去复印了一下,输入索赔系统,然后跟我说再见。
  
  亲身体验英国公立医疗,并不像传说中那么糟糕。英国人对本国公费诟病众多,很多人因手术等待时间太长而不得不自费去私立医院。我做好了疼到晕厥的准备却受到适宜的照顾,既不过度也不拖延。与中国相比,环境和医生分给病人的时间都略胜一筹。
  
  在这里我向所有的旅友推荐:出国旅行请买国际保险。有个网站叫慧择网,在你走前可网上投保。选择你要去的地区和你出行的时间,各种旅行保险任你选择。不要舍不得花这几百块钱,这样会让你安心旅游。尤其是自驾的朋友,保险要选承担第三者责任险的,以免意外后自己遭遇大额赔付。上次去新加坡旅行,秀才买了保险,结果在新加坡得了甲沟炎,去医院治疗费用不菲,回来保险公司全额赔付,远胜保险费。

【后记】石头在三天后排出体外,长约0.5cm,尺寸与外形都近似于在国内CT扫描的结果,应当是整体排出。

(文章版权所有,媒体转载前请联系[email protected];题图取自六六英国之旅现场发来的照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ExMjg2NQ==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