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媒体报道

武汉晚报:说“疯话”的小女人

说“疯话”的小女人

来源:武汉晚报 第22版:全娱乐|文化 作者:袁毅  2010年04月19日


六六,原名张辛,1995年毕业于安徽大学国际贸易系。1999年赴新加坡定居,从事幼儿教育工作至今。从1997年起,以六六这个笔名开始在网上撰文。2003年以小说《王贵与安娜》蜚声海内外网坛,被看作继张爱玲、虹影之后的第三代海外华裔女作家的代表。著有《王贵与安娜》、《双面胶》、《蜗居》等小说,《温柔啊温柔》、《仙蒂瑞拉的主妇生涯》、《偶的日记》等随笔集。在名气猛涨,拥有了一批忠实粉丝的同时,六六也经历了《蜗居》遭禁,官司上门的烦心事。在婚恋都市情感小说和电视剧方面,她已成功替代王海鸰和万方,当仁不让地成为作家、编剧中的当红一姐。

六六现在可以用红得发紫来形容。三年前,小说《蜗居》的首发式,她甚至请来王海鸰和万方两大著名才女来站台吆喝,那时记者电话专访她时,虽因《双面胶》一炮打红,但感觉到她说话措词时小心翼翼、语气平和。23日,她的一本随笔集《妄谈与疯话》又在京首发,她只身一人从新加坡赶到上海,又从上海飞赴北京,就可以胸有成竹地面对全国的媒体,舌战众记者的发问,一点也不荒牌。在下午的对话中,她的语速非常之快,且用词火辣直率、简洁有力,随时听到从电话的那头传来她爽朗洒脱的大笑声,一如她在小说和随笔中表现出来的睿智、幽默、辛辣、犀利、透彻,她聪明伶俐的才情正处于火山活跃喷发期。

关于作品

《蜗居》:

是真实残忍,而不是书写残忍

《妄谈与疯话》:比《蜗居》更真实下一部小说:

医患题材探讨信任缺失

记:有人说《蜗居》写得太真实、太残忍?你怎么看待社会各层面的话题争议?

六:是现实残忍,而不是书写残忍,我只是一个忠实的纪录者。有争议是好事,引发探讨,最终我们会纠偏,知道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能达到这样的目的,我的小说也实现了价值。

记:《蜗居》中为什么把贪官宋思明写成情圣呢?怎么不对他们下手狠批?

六:我的批判是相对客观的,宋思明不是动画片中的好人或坏人,他是立体人物,需要经过长期去体会、去揣摩,和他造成什么后果来判断他好坏,在小利方面、细节上表现,他不失为好人,但大利失节了。

记:80后认为,海藻是物质化的人,太天真,社会残酷了,你怎么评价海藻这样的女孩?作品中有自己的身影吧,你是《蜗居》中的海藻还是海萍呢?

六:希望整个社会不要过于残酷,把那些天真美好的女孩子,在涉世未深时就被毁了。现在很多女孩很现实,想有房有车,但把爱情限定在这些条件里,爱情就局限很多。如果以青春购买欢愉,今后会付出代价。写《王贵与安娜》问那是不是你爹妈,写《双面胶》问是不是我婆婆,现在又有人问我是不是那个海藻。我很无奈。我是海萍的身影可能多一点吧,海萍是命运的主宰。

记:小三是生活传染病吗?

六:这些新的问题过去没有那么尖锐地提到桌面上,它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慢慢适应的,像流感一样,刚开始,症状特别激烈,现在慢慢通过自身修正自愈,会找到各种应对方法,提高自身机体免疫力吧。

《妄谈与疯话》:比《蜗居》更真实

记:你的新散文集名为“妄谈与疯话”,“疯”与“妄”有什么寓意?

六:这本书大部分是我就生活中的琐事发的感慨,类似像时评性质的杂文集,既不是为专栏写作也不为发表,很随性,所以相对比较犀利、尺度大一些,文风大胆一些,比《蜗居》更真实。我取名“疯”与“妄”,主动把自己的格调放得比较低一点,容易取得广大读者的谅解。

记:你在书中声明“谢绝未婚成功中年男士购买”,为何如此?

六:男同志们都很敏感呀,这只是我的一句玩笑话。成功男人犹豫的事比较多,不应该让我比较犀利、冷静、泼辣的文字影响他们对爱情婚姻的态度。

记:书中针对房价、税收、教育等公共话题针砭时弊,想当一个女公共知识分子?

六:(笑)我不是知识分子,也不是公共知识分子。我喜欢坚持着随时随地记录生活。大多数人年老后是以老照片打发时光,我想以豪华的文集来打发时光。

记:是个性还是生活在新加坡导致了你放言无忌的“疯话”?

六:生活在新加坡性格就比较豪放?文风是我自己的观点表达方式吧。作家的思想必须是自由的才能反映当下。要以今天的状态警示后人,给他们帮助,我能做的就是忠实地记录民众的“疯话”,我高兴我有这种天赋和手里的笔,能把现实保留存档。

记:你长期居住在新加坡,你的小说和散文随笔怎么能紧贴中国当下的社会现实和各色人等的生活状态,而非闭门造车?

六:我在中国长大,我的朋友、亲人都在中国。而且中国现在处于特殊的历史时期,有很多现象、转型、变更,整个世界都在关注中国,你的心、情感和文字都会关注在这里。我一方面通过网络近距离接触中国,另一方面我远离这个环境,有距离感,能让我清晰地看到原因。很多粉丝都为我提供素材,让我写非专业的故事都不会有生疏的感觉。虽然没有经历过小说里的事,但生活中我在认真观察,我没刻意记下这些事情,但我都记在心里,成书时会展现出来。

下一部小说:

医患题材探讨信任缺失

记:下一部为什么写医患题材?

六:这几年母亲生病,我个人也生病,所以把眼光放在了医患关系上,考察后我写了本小说,十万字左右。我感兴趣不在医生和患者,我探讨的是社会的信任缺失。我想探讨一下医患不信任的源头,这种不信任感在整个社会蔓延,我们应该如何去解决它。我为什么写它,我希望去解决它。可我希望的目的总是达不到。

遭遇一夜成名

成名以后开始有人告我了

解读爱情婚姻不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

成名以后开始有人告我了

记:一夜成名前后有什么改变?

六:自从我成名以后开始有人告我了。成名后,我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不属于我的隐私(笑),经常有人通知我,各种各样的绯闻呀八卦呀,这是让我非常惊讶的。

记:前不久有位包女士说你欠款,《蜗居》有剽窃,你也发了声明,你认识她吗?

六:这没有办法。我完全不认识这个人,她给我安了莫明其妙的罪名、不属于我的履历、不是我的照片。我没办法再每天评价这样的事情,因为等你出了名,就得接受这种现实和无奈。我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借我的名,这世界这么多名人(笑)。

记:现在你身价提升了吗?

六:古希腊一个哲学家说富有不是你拥有的多,而是你要求的少。作家富裕了是我的悲哀,我离伟大越来越远了。

记:现在还有创作冲动吗?

六:每天都有,我尽量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尽量少写一些文章,做些实事。

记:用几句话概括一下你的人生经历?

六:凡是命运多舛的事例都跟我不沾边。一生特顺极顺,顺得我都害怕,前半生能顺的我都顺完了,后半辈子我该多辛苦呀,设计好我的未来可能是马革裹尸、沦落到街头这种生活。(笑)

解读爱情婚姻

不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

记:从你的自叙性文字中可以看出你曾对感情、对婚姻徘徊过,不同阶段作出过不同的选择,现在怎么看待爱情婚姻?

六:我觉得婚姻如果作为事业的话,本身不是一帆风顺、一马平川的,否则生活多平淡呀。人的一生该有高高低低、上上下下,虽然人生只有短短的几十年甚至一百年,但你觉得简直是回味无穷呀。所以我一直非常珍惜我人生中各种时期不同的情感经历,它可能比我的事业经历更令我值得怀念和回味。

记:你和你老公的关系怎样?你内心深处还是相信爱情?

六:非常好,很幸福。《蜗居》里我宣扬的不是爱情,是顶着爱情的交换。我回国后发现年轻人谈恋爱成了物质的结合,在年轻时就放弃了奋斗和发展的潜能。即使是纯粹的爱情,经过了生活的磨砺,都会有裂纹,何况你起步时就为爱情加上砝码呢?

记:教育儿子有什么心得?

六:我儿子叫偶得,我已出了一本书叫《偶得日记》,卖得非常好,我还打算出《偶得日记2》。对我作为母亲来讲,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我可以不断记录儿子成长的过程。他的成长基本上在我的文字掌控之下,我和儿子完全没有代沟,说我是2000后我都敢。我对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身心健康。

http://cjmp.cnhan.com/whwb/html/2010-04/19/content_3071726.htm

http://cjmp.cnhan.com/whwb/html/2010-04/19/content_3071727.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