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生命的意义

生命的意义

2010年04月23日


【本站编者按】本文是六六阅读“难以道别的司徒雷登”一文后的感受。

朋友是一个古道热肠的人,而且正直善良乐于奉献。

他周身的朋友们因大多都是基督徒,就多次影响他,希望他入教。他总是说NO,他说,我是个无神论者,我没有信仰。

有一天,他说,我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啊,我需要入教吗?

我笑了,跟他说,你如果现在没有被神感召,没有准备好,就不要强迫自己。其实,上帝也好,神明也好,祂们并不在意你是否信仰,而在意你是否服务。

他说他有一次被一幅油画所感动,那幅画画的是耶稣第二次回归。画面上挤满了人,你如何从如许的众生中将基督认出?

他说,他一眼就认出了。

因为基督摄人魂魄。

他既不是最伟岸的,也不是最神气的,也不是看起来最有权势的,他是那个服务于他人的人。他搀扶着老弱病残。

他于是跟我说,生命的意义何在?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服务他人。

我当时就笑了,心说,其实你信不信基督已经不重要了。基督想让你明白的道理,你都明白,你也在实践。

在毛泽东的那个年代,他出身于残败,成长于战乱,所见所感,全部是掠夺残害求生存,求空间。你让一个满眼看出去,绝大多数外来的人都带着枪炮来,带着财富走,你让他去理解什么是超越民族种族国界,没有利益的大爱,这是很难的。

所以我并不认为毛泽东对司徒雷登的误解是狭隘。

视野就是你目光所及之处的涵盖。

而像司徒雷登这样的大爱,即使是今天,也并不常见。

但我很高兴,今天的中国人,已经没有了弱国寡民胸怀,我们已经能够理解不一样的大爱,并坦然接受且纠正过去,迎接未来。

这就是司徒雷登曾经存在的意义。

所以,他是蒙神眷顾的。

他晚年极钟爱这首诗:“我要这样地死去/漫漫时日使命已履/已得酬报的我心中有一只岁暮百灵在歌唱/让我皈依那宁静西方/像日落,死得灿烂、安详。”

这首诗美得像印象派。

我相信,司徒雷登,无论将生命结束于何处,他的心在告别的时刻,就如这首诗般妙不可言。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我把这句话,作为我三十六岁生日时对自己的告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