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短评

奢侈

奢侈

2009年07月07日


下午跟偶得爹说:刷了你的信用卡,晚上把现金给你。他问:多少钱?我说,会吓死你的。我到时候还你,你就知道了。

他问我,你干吗了?我说:买了个按摩的配套,请你不要骂我。

他说:“你有那么贵的按摩椅!!!你还买按摩配套!!你还想我不骂你?”

我说,请你听我的故事。

上周六带偶得去WEST MALL看电影,当时有一个SPA中心在ROAD SHOW,提供很好的初体验,一个看起来很豪华的按摩配套,不过40块钱,于是就订了一个。下午去那个SPA中心,去的时候就感到很喜欢,很安静,也很豪华,先是香精蒸汽浴,20分钟后请我去一个超大型的冲浪浴缸做JACUZZI。以前JACUZZI做过很多,这样劲道强烈的没尝试过,光放那半缸水,在滴水如金的新加坡就得不少银子,而且这一缸水,也就洗一个人,洗完就放掉了。

到这里,已经很喜欢很满意了,然后去了按摩室。

进来的按摩师竟然是前台的接待小姐。说小姐,这个称呼对她似乎不合适,看起来年纪与我差不多大,体型类似没减肥前的我,说起话来一听就是劳动人民般地中气十足。

她上来先在我背上按两把,一下手就知道是练家子,力道勇猛,压得我后腰脊椎凹陷,不过伸展得很舒服。她说:“你很受力,我喜欢。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顾客。”

我说,有不受力的吗?

她答:“有!有些人都不懂她们来这里做什么,我都没按,光把手搭上去,她们就喊,轻点再轻点!你难道来让我挠痒痒的吗?”说完还在我的背上轻轻抓了两下示意,我一下就笑了,觉得这个女人有趣。一般干这种按摩需要出力的活的女性,新加坡大多是中老年妇女,年轻如她这样的,都去做美容纤体之类,因为这个年纪的女人,大多都没吃过苦,承受不了体力劳动。

我于是说:“你为什么不去做美容美体?”

她说:“我没有读过什么书嘛!英语很烂,做不了那种高档服务。但我舍得下力气。你不知道,我小学都没有毕业,爸爸就死了,留下一个妈妈和三个妹妹,我就只好牺牲了,出去做工,14岁开始养家。当时小妹妹刚会走路哦!”

我一听就心生同情了。新加坡,像她这般年纪的女孩子,条件不是特别差的,都能读到高中。我问她:“你有没有什么遗憾?”她居然很高兴地答:“我不遗憾啊!因为我帮着供养家,我的妹妹们都读得很高哎!最差也是高中,有一个是硕士哦!硕士哦!”满脸骄傲。

俩人聊着聊着,聊到家庭。她说,她有两个小孩,小的那个跟偶得一样大,大的比偶得大两岁,且不停鼓励我多生一个,留给偶得做伴。我笑笑说:“对未来要有信心,才会有勇气多生。没有信心的人,能把眼前的养好就不错了。”她说,你这样好命,还没信心?我要是像你这样不做工,下午来按摩,我就天天生啦!

我说,你要养家吗?

她说,我离婚了啊,离了三年多了,小的刚生下没多久就离了。整个家,就我一个人养。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我前面那个老公,是做家私生意的。从做生意起就没拿回钱给家过。以前我就一个女儿,做点简单的事也可以生活,可后来我有小的了,我赚的不够花啊!我就去学了按摩,然后到按摩院去做。这样,以前挣差不多一千多,后来就有2000多了。家里差不多就够用了。结果,他骂我,还动手哦!说我是不正经女人,去干卖的事情。我被他气死!

我奇怪地问她:“你没告诉你老公,你在女性服务公司做?”

她说:“不是啊!刚开始我没经验的时候,是男女都服务的那种按摩院,但是正行,不是歪行的,一个房间十几二十个人的,一个人一个床位。那里能做什么?难道开SEX PARTY吗?我叫他去看,他不肯,每天骂骂咧咧的。我后来就忍不住回他,我就是去卖,你也要记住,我拿来的每一分钱,都在养你的孩子!你不想我去卖,给家用啊!”

我问她:“然后呢?”

她说,然后我就跟他离婚了啊?他都不像个男人,我为什么还要受他气?

我说离婚以后,他不给抚养费吗?

她说,你说梦话啊!结婚的时候都不给,离婚了怎么给?我连他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了。

我说,那你小孩,现在谁看着?

她说,我妈妈呀!我谢谢我妈妈,替我看小孩,不然我哪里请得起工人?

我特别难受地说:“你为家庭付出这么多,你妈妈还要你养吗?你妹妹她们不给你点补贴吗?”

她笑了,说:“我妈妈的生活费,三个妹妹一人给一点,她不用我养的。三个妹妹都嫁人了,有两个在家带孩子,不工作,自己都手心冲上问人要,怎么补贴我?其实,我不要她们补贴的啦!她们自己过得好,幸福,不要像我这样辛苦,我就谢天谢地了。不然,你想,我爸爸那么早死了,我就算自己过得好,三个妹妹要么学坏,要么卖身的,我怎么跟爸爸交代?我把她们养大了,读过书,能嫁到好人家,不要被人甩,我就心满意足啦!”

心里隐隐疼她。都是女人,每天我在哀叹自己像救火队员,不是这里奔波就是那里救火的,哪里想到,我的不快,与她相比,不过是无病呻吟。

我说,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命太不好了?

谁知,她说:“不会啊!我很感谢我爸爸早死。他死了以后,我就知道没人可以照顾我了,我还要照顾别人。所以我从14岁起到现在,不晓得怕是什么。老公不给钱,你就滚蛋咯!我以前可以养三个,现在难道养不了两个吗?要是别的女人,不晓得现在多可怜,哭哭啼啼,日子没法活了。我不是越活越好?现在的工作,比以前要轻松了。因为只要服侍女人嘛!你敢不敢松松你的脖子?”

我说敢。

她于是把我抬起来把我的头掰向一边,让我张开嘴,用力一拧,真的很像悬疑片里的谋杀那样,我听到脖子咯吧一响,不过很舒服。

她又问我,你敢不敢松松你的背?

我说敢。

她于是站在我的床上,用腿架住我的胳膊,将我向远处拉伸,我又听到自己的腰椎咯吧一响。

我笑了,说,你怎么这么多古怪的花样?我按摩很多次了,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

她说:我真的学过泰式古法按摩唻!

她帮我按头部的时候,我问她,你想过未来吗?

她终于显出一丝柔弱,与前一段的剽悍两幅面孔。如果你看她的外形,她就是那种气势盛大,说话铮铮的女人,没想到这一刻,我触及了她的柔软。

她说:“我想啊!现在两个小孩,都到了要读幼儿园的年纪。我没钱送他们去读。就让妈妈带。可他们终归要去上学的,上学不要钱,可补习要钱吧?还有,我希望他们都读到研究生,不要过我的苦日子。这些都要钱的。我得有些存款,供他们读书。我不要我的小孩像我一样早早赚钱。可我年纪越来越大了,我怕以后赚钱会越来越少。我想过了,过一段时间,等小孩上学了,我就离开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到别的地方去打工。”

我问,你以为,别的地方钱比这里好赚吗?

她轻轻说:“不是啦,我不是说做现在这个啊!我是说去做那个歪行嘛!但我不能在家附近啊!要是被小孩知道了,他们怎么有脸面?我离家远一点,到别处赚,把钱寄过来给他们花。”

我的心一下就揪着疼,也轻轻跟她说:“不要啦。你以为歪行好做的吗?你想想,新加坡芽笼的女人,年轻漂亮的,一次也就收50块,泰国做这行的女人也多得很,要是去中国,很多人连5块10块新币都肯做的。你哪里赚得到钱?而且这行很容易得病。你病了以后看医生,不是花钱更多?不如你现在这样好。你小孩以后要是需要补习,就教给我啊!我华文很好的,我老公是数学的博士,我自己的爸爸是英文的教授,几科都能补,不收你钱,你只要挣生活费就可以了。”

我当时眼睛上蒙着布,我听她惊叹的声音:“啊!你这么好命!你一家人都这么有学问!像你这样的还不要生!真是浪费啊!太谢谢你了哦!”

我说:“我闲嘛!闲着也是闲着!又不能天天来按摩。剩下的时间就教教小孩咯!”

她说:“你当过老师吗?”

我笑了,答她:“你相信我,我是非常好的老师,整个新加坡,你都找不到。我教过8年书,当年在新加坡收费的时候,已经到了最顶点了。最顶点。”

我猜想,她也许对我的话半信半疑。

等整个疗程结束后,我鬼使神差地买了个天价的按摩计划。

也许,我希望,这个SPA店的老板在抽取足够的利润以后,给她好的待遇,让她不至于去外国行歪道。

我有足够的时间让她了解我,让她知道,只要她在这里做,我会一直支持她。

我把这个故事告诉偶得爹。

偶得爹说:“买就买吧!你也该享受了。”

他很温柔,没有说我一句不好。

我有时候想,我们身在奢侈中,不自知罢了。大家都埋头向上爬,看比自己高的人,却忘记了回头四顾。

有很多人,远远在我们的后面,羡慕着。

老天每天让我认识一个人,敲打我惜福。否则,我会怨天尤人,总看太平山顶的豪宅和加勒比海的游艇。
我放养偶得,他尽量玩,玩倦了就恶心了,需要学习工作了。那时候学习和工作就是他发自内心的需求,不是人逼出来的,是他自己的一种休息方式。因为我从小就是这样长大的,感觉没受什么约束,什么压力,好像高考前连一套完整的卷子都没做过。结果,老天就惩罚我,因为我一生的玩15岁前就糟蹋尽了,现在每天把工作当第一需求。我是自觉自愿的没人逼我,也从没有一天觉得工作很苦痛。

我对偶得没啥希望,只希望他从小就能找到快乐的钥匙,任何时候都能找到玩的方法。而这种能力只要伴随着你,一生都不寂寞。

只有会欣赏美,抓住美的人,才能创造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