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偶得日记

偶得与医院

偶得与医院

2009年07月30日


好久没有提笔了。这一向心思繁杂,而记录一定是在气定神闲的时分。

补记一些偶得病中的事。不是说他现在病了,而是曾经发生过的事。

1.美丽人生

这段经历是我补记偶得的香港之行。

偶得去港之前就扁桃腺发炎了,在得医生允许和偶得坚持下,我带他如约成行。我是偶得的妈妈,但我不替他决定,我只忠实地执行他的意见,并在发生偏差或者问题的时候做他坚强的后备军。

偶得下飞机的时候精神状态还很好,我们如实填写了他的健康状况,并接受盘查。我跟偶得解释,因为你扁桃腺发炎,叔叔担心你是猪流感,要备注一下。

下午,偶得在迪士尼还玩得很尽兴,可惜很快就大雨磅礴,香港室内室外温差很大,我担心偶得病情加重,且看雨住遥遥无期,便抱他回了宾馆。可能是路上遮挡不严,可能是旅途舟马劳顿,晚上的时候,他开始呕吐发烧,我于是叫了救护车,送他去医院。

这一课是我们预习中没想到的,由此可见,百密一疏,计划总不如变化,我趁救护车来的当儿,跟偶得解释我们为什么要坐救护车去医院。考虑到公众安全,在猪流感的影响下,坐救护车比TAXI有公德心。偶得刚进救护车的时候略显紧张,毕竟是全新的环境,也第一次见到汽车内部如此奇怪,我逗他唱歌讲笑话给他听,他都不感兴趣。

香港医院服务很到位,在听了我们的叙述,加上今天我们刚下飞机,于是直接将我和偶得送进了隔离室观察。

隔离室条件并不好,里面的确有不少潜在的猪流感患者,偶得是唯一的小孩,考虑到偶得既有可能不是猪流感,他们将我们置于另一间诊疗所,就我们俩,还都捂得严严实实的,穿着隔离衣,戴着大口罩。

偶得本来就不舒服,他数次要将口罩拿掉。大家都经历过病中的小孩,知道他们因身体不适,情绪是比较难安抚的,我除了分散他情绪,并不能做些什么。医院因是临时隔离的,没有任何给孩子的玩具和书,我也什么都没带。桌边有鸭舌板,类似于冰棒棍儿,我抓了一把,跟偶得说,我们玩挑棒棒吧!每个人拿一根棍,不许碰旁边的棍子,你要很小心很小心,最后看谁拿得多。

俩人一玩起来,偶得就高兴了,忘记了口罩的事。

可孩子的兴趣是有限的,不一会儿就不能吸引他了。我又四下转转,找来一个听诊器,跟他说,我让你听我的心跳吧!我帮他戴上听诊器,假装自己是病人,请他给我看病。他煞有介事地拿一根鸭舌板看看我的嗓子,再拿听诊器,在我身上到处乱探,突然,他惊喜地叫到:“妈妈!我听到声音了!窟通,窟通!”我说,这就是我的心脏啊!你现在知道心脏在哪了吧?

我们几乎把能玩的工具都玩了个遍,拿医生的电筒看喉咙,照耳朵。

医生一直不来,我都快黔驴技穷了。

偶得又累又乏,却因环境改变而不肯入睡,他挣扎着坚持要脱掉隔离衣。我不知道多少母亲在这个时候感到疲劳和无奈。其实我也是的。我改变不了环境,不能催促医生快点到来,我能为孩子做得很少,但这样的结果,我在出发前就已经做好承担后果。我无法跟偶得讲道理,因为小孩也有脾气,你不能要求一个病中的孩子行为成人化。

我有一刻软弱得眼泪要落下。

可这个孩子,他那样依赖我,蹭在我身上要我帮他脱衣服。

我把自己的隔离衣解开,将他揽入怀中,系上带子,跟他说,妈妈跟你做袋鼠MONSTER好不好?你的头蒙起来,我们出去吓别的病人,你能做出很凶的样子吗?

偶得很可爱地啊呜一声。

我跟他讲,你那个像猫咪,根本不吓人嘛!你要先把头藏在妈妈衣服里,然后突然露出头,头猛地一转,然后瞪着眼睛啊呜,声音要从胸腔里发出来,那就是MONSTER了。然后表演给他看我恶狠狠的样子,俩人反复练习,然后出去做怪。

外面隔离室的也蹲着几个无聊的病人。

偶得被我抱着,轻悄悄走到人家背后,然后伸出头,在口罩后面做出他以为狰狞的表情,极其可爱,声音奶腔:“啊呜!I AM MONSTER,ARE YOU SCARED?”

病人估计都很无聊,每个人都配合着做出惊恐的表情,其中一个老外假装挣扎着乱逃。偶得高兴得咯咯笑。很快,大家都在口罩后面开始聊天,逗这个唯一的小孩。

隔离室的门开了,又送进一个疑似病患。偶得爹站在门外焦急等待。偶得窜过去又吓唬他爹。偶得爹看到偶得欢蹦乱跳的样子,顿时放下心来。

医生终于来了,她说,偶得可以断定是扁桃体发炎,可以回去了。如有事会通知我们。

在回去的出租车上,偶得就在我怀中酣酣睡去,很踏实。

孩子的安睡是最美的表情。

我跟偶得爹叙述刚才的事情。偶得爹说,你带孩子,我是最放心的。

我说,我最爱的一部电影是LIFE IS BEAUTIFUL。里面那个父亲在集中营里给孩子营造快乐,给妻子送去温暖的场景,在我心中印下烙印,这就是我对生活的理解。我不能改变环境的时候,我要孩子在我的翅羽下开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