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家事记趣

我的新年

 

我的新年


这是我有了儿子以后的第一个新年。

年前工作再忙,都偷闲踮着小跑去给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把行头都换齐了。男人— —劳工,他爸爸,我爸爸清一色POLO T-SHIRT,去商场的时候发现减价,以前爆贵的品牌,掉到我的心理可以承受的程度,赶紧一人买了两件,纯当它没减了。

婆婆两件FILA的运动衫,主要那天唯一有空的日子去商场,就运动部门打折,其他就是小丫头的褂子,不适合老太太穿。俺素主妇了,8打折的东西坚决不买,一打折就赶紧囤积起来。前一向无意发现AUSINO的床上用品,毛巾打折,搬了一出租车回家,在未来的几年里,偶家的毛巾都将是这个牌子的。儿子的除外,儿子只用迪斯尼,因为小家伙一见卡通图案就手舞足蹈。

从银行要了一大堆红包,给老人包,给孩子包,给用人包,按单子上的名单挨个给朋友的小孩包。

提前三个星期开好菜单,分项列清楚每样菜需要多少配料,让婆婆带着保姆去采买。

劳工的生日是大年初三,俺跑到最好的蛋糕店按公公的口味定了个大蛋糕。

年三十请一拨朋友,年初一请一拨同学,都是劳工那顺边儿的。不过多年过后,也搞不清楚算哪边的了。反正人一说吃饭,就说去六六家。

新年四天假期,每天要为两个孩子上一堂课,因为他们刚从印泥来新加坡,要参加新加坡的等级考试,拖延不得。放了学就之奔家中率领用人洗烧切炖。

腰都快折了。

连站两天,每天10几个小时,等客人散去,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站着剥虾壳的时候,劳工唯一一次进厨房,客气一句:“需要我的帮忙吗?”我说,你替我剥虾壳?他看一眼,皱眉头说:我手不沾荤的。

手不沾荤,下嘴的时候比谁都狠。

大家临走说:“多谢盛情款待。”

劳工吃得直咂吧嘴,说,老婆手艺真不是盖的,拿香港镛记的大厨来换都不干。

当然不干,人大厨万一是个男的,也不能陪睡给生孩子。


曲终人散。

一个人象散了架的机器一样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我是一家之主,所有一切都是我份内该做的。

没一个人问我:新年你给自己买了什么?

我啥都没给自己买,看看现金卡,掐着钱算着过日子的。马上下个月房贷款就要扣了,不能胡来。家里没钱只管伸手找我要,而我又不是开印钞机的。

我到现在都没闹明白,我为什么要结婚呢?我若自己挣自己花,现在该过着怎样逍遥的日子啊!

但人生的轨迹好象就这么前行的。人家结婚你也得结,人家生孩子你也得生。否则就是个怪人。

什么时候我也能象一些女人那样,花劳工的钱,随心所欲一段就好了。


8过,那好象是二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