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家事记趣

吵架

 

吵 架

2005-11-26


昨天和劳工一起上街购物。

我和劳工一起买东西,不说百年一遇吧,也算10年一遇。劳工拒绝陪我逛街,觉得漫无目的地穿过一家家商店,买回一堆没用的东西是很愚蠢的行为,又浪费时间。早在10几年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每次逛街都以吵架回家互不理睬而告终。

久而久之,我拒绝与劳工同出。

昨天同出是劳工盛邀我的,因为他要换个新手机。以前的PLAN到期了,又可以免费或低价重新再拿一个。

我本该拒绝的,因为天有异像警示,出门换鞋的一刻突降暴雨。

到了一家店里,我忙着比较性能价格,并请求店员出示样品。一扭头,劳工不见了。手里拿着样品到处寻找。临近圣诞节,MALL里都是人。服务员也跟我跑,生怕我把她的手机给拐跑了。

结果,在门口揪住那个烟鬼,吞云吐雾中。生气了,翻了张阴沉的脸给他看。他再笑着问我选到什么了,不理他。他拖着我进店张望一番说,不在这家店买,品种太少,店小。

路过裕华国货,按惯例买了大包小袋,继续前行。

来到劳工要求的另一家总店,里面人山人海,翻身都难。我生完孩子脚骤长两码,塞在以前的鞋里走路生疼,又舍不得再去买双新的,因为幻想着不久的将来万一脚缩回去了,这双鞋就浪费了。穿着小鞋的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烦躁。

“我想吃块蛋糕。”跟劳工要求。我饿了。“去吧!”

“算了,不去了。已经很胖了。”“没关系,偶而为之。”“爽一下的后果是痛苦很久。好象不值得。”“哎呀,一块蛋糕而已,反正你已经嫁了。”“嫁了就可以不要形象了吗?万一以后再嫁呢?”“你索性吃到顶,彻底断了念头不好吗?”“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我不能相信你今天的承诺。还是不吃了。”

过了半小时,又问:“可以吃块蛋糕吗?”“可以啊!我一直说可以。”“会长胖。”“快去!等下排队排到了就麻烦了。还有两个号。”

时不我待,来不及思想斗争了,我抓着包就往楼上的SECRET RECIPE跑。在吃与不吃的斗争中,我从来都是向胃口投降的。胃口象个不懂事的孩子,对自己的要求不屈不挠。而我一点开始有吃什么的想法,就一门心思钻里头,拔不出来,连别人跟我说什么都听不见了。

打包了蛋糕匆匆下楼到手机店,已经轮到劳工了。我挑选MOTOROLA V3,一个很秀气很薄的金属外观手机,才180块。劳工不肯,坚持要个免费的。“手机不就是打电话吗?顶多发个短信,不需要MP3和照相机,那个我们都有功能好的了。”正谈着,内急,我说,我要去厕所。劳工说,去吧!把手里的蛋糕放下,直奔二楼。

厕所里大排长龙,等我出来再回手机店,劳工又消失了。打电话联系,又在外头抽烟了。脚边放了一堆战利品,多出个手机的袋子。

“我的蛋糕呢?”“没见啊!”“我厕所前放在你身边的。”“不知道啊!你没给我啊!”“你除了抽烟,你知道什么?!”我开始发飙,“进去找!”

劳工看我怒了,转身跑到拥挤的店里搜一圈。空手而归。“没了,再买一块吧!”“我就要那一块!”劳工无奈一摊手,“你不讲道理嘛!已经丢了,要吃就再买。多少钱?”“五块。”“我给你10块,走,去买两个你喜欢的。”劳工拉我手往三楼拖。“滚开!看到你我讨厌!”我恶言相向,“你赔我蛋糕,就我刚才那块!”“好好好,你刚才的叫什么名字?我上去买来。”“我不要你上去买来,我就要刚才丢的那一块!”“你无理取闹了啊!你看看,你要什么我无不答应,要吃就马上去,要厕所就马上去。我一个人在人群里拎着这么多东西来回搬,也没人帮一把,你就为块蛋糕不顺心就吵。”

我撇了嘴开始哭了,眼泪流一脸。

若是一个18岁的妙龄少女,在人群中委屈的泪流满面,难免惹人怜爱。可惜是一个中年妇女大胖子,看着就不那么精彩。劳工哄着训着威胁着难堪着:“别哭了别哭了!满街人都看你!回头警察来了,问我怎么你了,你好意思说蛋糕丢了吗?”

眼泪横飞啊!

自己闷头走到出租车站边等车,把一大堆东西丢给劳工拎着跟后头追。

自我斗争那么久才换来的蛋糕,居然一口没吃上。我多冤啊!他什么都没丢,怎么就丢我蛋糕,肯定是故意的,不想让我吃趁机送给某丫头讨好去了。嫌我胖就直说,干这么手段卑劣的事情,两面三刀,可见男人的话一句半句都不可信。

自己坐DRIVER的旁边,把他一个人丢后座听他唉声叹气。

一路无话。

回家也无话。

劳工很沮丧地走进我房间,问:“和好好不好?”

不理。

“你是大人了,要讲道理。。。。。。。。。。”一通长谈。

不理。

“你都有儿子了,你这样,儿子会跟你学。。。。。。。。”

不理。

“那你说,到底怎样这件事情才会过去?你给个方法。”劳工问。

“你戒烟。”我回三个字。

“你你你!你你你!”劳工脸开始憋红了,他一急说话就结巴,很有趣的样子。“你你你!你这是故意找茬吵架是吧?我就丢一块蛋糕,你让我戒烟!”

不理。

“我就算这次戒烟了,下次你又提不要打游戏。我不打游戏了你又要求我不睡懒觉。为什么每次让步的都是我?你回家就挂在电脑前头,不做家务,我要求过你吗?。。。。。。。。。”

我还是不理。

劳工生气了,把我电脑夺过去,“你讲话!”

不理。

劳工气冲冲跑进书房。

隔一个小时,我正在网上与人聊天甚愉快。

劳工冲进来,甩一句:“好吧!我同意离婚。”

我翻眼看看他,笑了,回一句:“想离婚?没门。拖到你没了性能力为止。”

劳工本来怒发冲冠的,头发瞬间就软了,笑了,“你可恶。下次不许胡闹了。”

等劳工快出门了,我又甩一句:“我想闹就闹。你管不着。”

早上被劳工挠醒,迷迷糊糊中,听他说:“你昨天又胡闹了,你道歉。”

睡意正浓,懒得纠缠,就回一句:“好,道歉。”

每次,都以最终我的道歉收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