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偶尔心情

ALL OUT OF LOVE

            ALL OUT OF LOVE


好吗?你?

晚上坐在电视机前,看皇家英国大汇演,很入迷。舞台上献艺的都是些须发尽白的老朽,歌声中沉淀着历史的痕迹。听了许多好歌,很多都是耳熟能详,伴随着当年那些服装夸张,长发披肩的小伙的图片和如今银丝班白,皱纹班驳的苍老的脸,感慨,时间流逝得真快,在你我都没在意的那一瞬间。

我看见了帕瓦罗帝,那是我心目中的第一男高音,总替他庆幸,感谢上苍给了他一副钻石打造的嗓音,无论身躯多么笨拙,声音依旧如银铃一般婉转悠扬。世界三大男高音,我始终认为多明戈风流倜傥,适合扮演哈姆雷特的王子形象,而声音,还应该配以帕瓦罗帝的天籁回响。胡里奥,我始终觉得,更适合他的演唱风格不应该是露天的大剧场,辉煌的歌剧篇章,也许,就是“鸽子”这样的唱起来不费力气的民歌小调更适合他的发展方向。

以前看过帕瓦罗帝的歌剧《茶花女》选段,真替他累,庞大的身体全然没有戏剧需要的NOBLE形象,如果闭上眼睛单听他的演唱,你会发觉他的声音可以脱离他的躯体在你耳边回荡。今天再见他,头更秃了,而且多年不上台,也不好好收拾一下,头发不多却凌乱,胡子拉茬,一副落魄的样子在女王面前演唱。而且,他无法站立了,将自己藏在气派的三脚架钢琴后面,坐在一张高脚凳上。他的眼角,皱纹多得已经分辨不出以前眼睛的形状。他的眼球,布满了血丝,感觉很憔悴的样子。

而不变的是他的声音,跨越30多年的时空,依然年轻。

于是,亲爱的,我想,老就老吧,无论怎样不情不愿,无论怎样遮遮掩掩,这个事实都是你我无法改变的。但是,我要留一样永远年轻的记忆在这个世界上,如帕瓦罗帝的歌声,如修拉的画,如罗丹的雕塑,我会留下我的文字,记录下日子的每一段,即便以后步履蹒跚,耳力不健,甚至眼睛一片黑暗,我会一无所惧,因为,我已经将快乐与喜悦,做成生命的宝典,当别人的记忆都逐渐衰退的时候,我清晰地看见,曾经,我是如此地爱过。

我写的,总不象情书。

这两天无意观摩到其他人的爱情篇章,感到很赧颜,别人都能写出“我是土地你是绿叶,你的根总在我的身上”这样浪漫的语言。而我,只能告诉你,今天我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想些什么并忠实记录下来。

我写的,只是所谓的情书。与其告诉你我爱你,不如说,我爱这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