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纽约法拉盛华裔一家三口地下室淹死,丧葬无着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9-07   
来源于 转帖 分类

纽约法拉盛华裔一家三口地下室淹死,丧葬无着

来源:世界新闻网
作者:记者林丹
2021-09-06

艾达飓风1日晚袭击纽约市,一小时的降雨量破历史纪录。凯辛娜公园周边的Rose大道、Peck大道、153街是重灾区,住地下室、一楼的住户家家户户都遭遇严重水浸。据当地居民说,当时街道成河流,水位超过停在路边的车辆的车顶、到一楼住户的脖子,地下室的水位绝对已超过头部。而且当时水灌进来非常急,几分钟功夫洪水就涨上来,洪水把大门顶住,难以打开,如果住地下室的人不当机立断及时往高处逃命,绝对没命。



地下室入口,从地面要下10级楼梯,才能到达死者家门,窗户也在地面以下。(记者林丹)

记者在现场看到,冷鸿升所住的地下室距离地面非常深,至少有10级梯级,窗户也在地面以下,是地窖式全土库。从窗户看进去,屋内狼籍状令人不忍目睹。警方说,第二天上午11点40分接到有人报警说,发现他们三人的尸体还漂浮在地下室的水中。但警方前往调查时,邻居对他们的情况却不了解,说平时相互间只是打个招呼。

据在7年前认识冷鸿升的友人说,冷鸿升祖籍辽宁营口地区,1937年出生,今年84岁,他来美前长期在湖北武汉工作,是建筑工程师。冷鸿升曾对他说,自己在50多岁时找了一个20多岁的太太结婚,2014年时他在给妻女办理移民手续,妻女之前一直不愿意来美国,他的女儿当时已24岁,现在过去了7年,应该有31岁了;冷鸿升曾说想等女儿来了美国后就给她找个对象结婚。他的妻女大概是2015年、2016年办成了移民手续来到美国的。

冷鸿升的友人说,冷鸿升会绘画,还经常向华文媒体的副刊投稿。他还曾对友人说过,自己住的地下室房子面积有20多平方米,比较大。

冷鸿升的友人说,他们的生活比较清贫,有时捡瓶子帮补生活。

警方表示,因尚未与死者在美国的亲属取得联系,至截稿时仍未公布三人的姓名,遇难者的尸体也无人认领。

https://news.have8.tv/2920922.html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09-07   
法拉盛1家3口地下室淹死 丧葬无着
来源:世界新闻网 -
作者:记者牟兰/纽约报导
2021-09-05



法拉盛日前暴雨,导致法拉盛一家三口被困地下室屋内丧生,因死者在美国没有亲属,尸体至今停放在停尸房内。(记者牟兰/摄影)

日前因暴雨困在法拉盛一栋公寓楼地下室丧生的华裔一家三口,尸体4日仍放在停尸房;遇难者者一家的友人说,男死者冷鸿升(Hong Sheng Leng),来自中国武汉,曾是一名工程师,持旅游签证来美,拿到绿卡后,将妻女接来美国,三人无正职工作,在美国也未听闻有亲属,目前丧葬无着。

美国湖北同乡会会长张德超4日表示,得知法拉盛Peck大道丧生的三名遇难者来自武汉后,他立即前往事发公寓楼查看,看到死者一家生前居住的地下室因雨水灌进混乱一片,感到痛心,「(当时)就像在地狱一样,不敢想像」。



法拉盛日前暴雨,导致法拉盛一家三口被困地下室屋内丧生,因死者在美国没有亲属,尸体至今停放在停尸房内;图为死者一家居住地下室的入口。(记者牟兰/摄影)

张德超说,经了解,丧生的一家三口中的男死者冷鸿升,70多岁,十多年前持旅游签证从武汉来美,在中国曾是一名工程师,来美后,举办过画展;他表示,冷鸿升与同乡会的几名老乡相熟,通过教堂友人帮助,申请绿卡获批,之后将妻女接来美国。

冷鸿升的友人称,因30多岁的女儿患有自闭症,夫妻二人申请为女儿看护,有时也捡废品贴补家用,生活较清贫,教友经常会向一家人伸出援手,捐赠衣物。

张德超表示,与死者相熟的友人并未听说他在美国有亲属,不过几经打听,已联系上冷鸿升在中国的远房亲戚,正在寻找死者的直系亲属;他说,美国湖北同乡会也着手帮助死者一家三口处理后事,期盼更多善心人士伸出援手。

市警109分局表示,警方1日晚收到两起关于Peck大道淹水的求救,直到翌日上午11时40分,才有人报警告知附近公寓地下室有一家三口被暴雨困在屋内,无法逃出而殒命;警方指,因尚未与死者在美国的亲属取得联系,至截稿时间仍未公布三人的姓名,遇难者的尸体也无人认领。

慈济基金会美国纽约分会的志工4日继续走访受灾民众,提供援助;慈济表示,水灾中财产损失的租客,无论移民身分,可致电慈济,电话(718)888-0866,申请200元到800元的补助。



死者冷鸿升与妻女日前因暴雨困在屋内,因无法逃出而殒命,警方至今没有联系死者的亲属。(友人提供)

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382/5723327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板凳  发表于: 09-07   
一家遭滅頂 友人憶冷鴻升:有才學不得志 落魄拾荒
来源:世界新闻网 -
作者:記者張心/紐約報導
2021-09-07



冷鴻升一家三口居住的樓宇在事發後被查封。(記者張心/攝影)

因艾妲(Ida)颶風帶來的洪水而命喪法拉盛地下室的華裔一家三口,相識友人6日回憶,男逝者冷鴻升(Hong Sheng Leng)生前為全球藝術家聯盟會員,其畫作曾3次參加畫展義賣,評價他生前為人熱情忠誠,但因沒有穩定工作而逐漸落魄,後來淪落至靠拾荒為生,接妻兒來美後為節省開支搬入地下室,沒想到最終竟遭此厄運。

据冷鴻升的友人、全球藝術家聯盟主席姚繼成回憶,兩人大約二十多年前因繪畫結識;冷鴻升熱愛繪畫,主動找到擔任全球藝術家聯盟主席的姚繼成,希望拿自己的作品參加畫展義賣,「他為人非常熱情,很友善,也很忠誠,參加過3次我們舉辦的義賣。」

姚繼成表示,冷鴻升很熱衷參加社區文化活動,也是個頗有才學的人,「只要藝術家聯盟需要幫助,他就不辭辛苦來搭把手,經常幫著出各種創意和主意,思維非常活躍。」

但因為畫作並無名氣,在美也一直沒有穩定的工作,姚繼成記憶裡的冷鴻升有拾荒的習慣,「他騎著個大自行車在法拉盛轉悠,把撿到的廢品放在網上或是回收站賣,生活很不容易。」

那時候的冷鴻升並沒有居住在地下室,「我印象中的他精神一直很好,身體也挺好,自己住在一個公寓,條件也可以。」姚繼成回憶,那時候的冷鴻升還是獨身一人生活在法拉盛,但始終記掛著找機會把國內的妻兒接到美國。

但大概七、八年前,姚繼成表示突然聯繫不上冷鴻升,多次打對方電話都沒有人回應,「他沒有微信,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不接我們的電話了,所以一直不清楚他近些年的狀況。」

據美國湖北同鄉會會長張德超了解,冷鴻升在2015或是2016年才終於得以把太太和女兒接來美國,但因為30多歲的女兒患有自閉症,夫婦二人申請為女兒看護,生活非常清貧,一家三口只能「蝸居」在法拉盛的地下室。

聽聞冷鴻升全家的悲慘遭遇,姚繼成在震驚之餘表示非常痛心,說多年失聯,沒想到故人最終竟是這樣的結局;而且全球藝術家聯盟一直當他是會員,願意幫忙安置料理後事。

日前有一位好心的福州鄉親,看到新聞後很同情冷鴻升一家的遭遇,已決定捐贈一塊紐約上州的墓地,讓冷鴻升一家三口可以葬在一起;美國湖北同鄉會也會負擔後期的殯葬費及相關後事處理。

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382/5727670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地板  发表于: 09-07   
法拉盛华人遇难地回访:一片死寂 一片狼藉 政府去度假 有房东失踪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作者:记者 江南
2021年09月07日

【前言】

9月6日,周一,纽约艾达洪灾后第5天。在阅读了数篇关于法拉盛遇难华人冷鸿升一家灾情的报道后,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疑团。

冷鸿升家所租住的地下室位于法拉盛市中心往东南几百米,凯辛娜大道西侧,被公园绿地包围的Peck Ave这一小圈居民区。我经常路过,知道那里地势并不算很低,大致是在由北往南的缓坡的中间位置。而且从新闻图片可以看到,这些房子一楼的车库门口都能看到明显的抬高坡度,也就是说一楼地面比街道要高出一些。但是在新闻报道中,我们看到对当时水位的描述是,一楼屋里的水面有五六英尺,已经漫过一个成年人的脖子。我实在无法想象一场暴雨何以至于在短时间内在这里造成这么高的水位。

于是我带着困惑来到现场,看到了早已无影无踪的洪水留下的种种印迹,听到了亲历者讲述当时的情形,以及,他们现在的处境。



冷鸿升家庭生前住宅门口一片狼藉。纽约华人资讯网记者江南摄

天气响晴,秋高气爽,这条街上却一片死寂,异常地沉闷安静。有人在路边门口或坐或站,但几乎没有人发出什么声音,仿佛被按了静音键一般。家家屋前堆满了形形色色的家具物什,或是在晾晒,或是已丢弃。街道边散落着翻开引擎盖、车门大敞的汽车,都是灰头土脸,一副业已报废的样子。

冷鸿升家庭生前住宅附近的街边。

“太可怕了!”冷鸿升一家所住的地下室位于路口第二栋房子里,走到路口就能看出来,因为门口丢着一大堆废弃的破烂家具,一片狼藉,围栏上还残留着一截没扯干净的黄色警戒条。车库门上贴着一纸公告,近看才知是纽约市政府关于清空这栋房子地下室整层的执行单,称这里有“迫近的生命危害”,因此被强制清空,在消除这种危害状况并经市房屋部门检查符合标准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入。



走到侧门入口处,一位拉丁裔小哥迎上来打招呼。原来他们是被请来清理这栋房子其它楼层房间的,在等住户过来开门放他们进去工作,他误把我当成是他们在等的人了。据他说,门口的这一堆还仅仅是住户们自己扔出来的一小部分废弃物品,还有更多的等着他们进去清理。从院篱外往里看,我没有找到地下室的入口或者哪怕是露出地面的小半个窗子。工人小哥指点我说,地下室共有两个窗户,一个就在这里,另一个在后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只看到一扇破门盖在入口处靠墙根的地上,原来门下盖着的就是“窗井”,也就是说这个地下室的所谓“窗户”,也是完全在地面以下的。



冷鸿升居住的地下室窗户完全在地面以下。纽约华人资讯网记者 江南摄Mit

当我问及当日受灾情形时,小哥沉着嗓子说:“我不住在这里,但是真的太可怕了。你去问问左邻右舍就知道了。太可怕了!”

为什么被淹?
——水不是从天上落下,而是从地上喷出来的。


就在冷家所在楼的街对面,路边有一位满面愁容的华人大爷,佝偻着背,在一辆大敞四门的小车旁翻晒东西。我走过去与他攀谈。



大爷在车旁翻晒被水浸泡过的家当。纽约华人资讯网记者江南摄


大爷说他住在对面小街往里几家的一栋房子里,平常都把车停在这里,车里装了不少家当。没想到洪水一来,车完全被淹没了,连车带里面的物件全都被泡得一团糟。

“这条街上的车全都浮在水里了,有两辆车漂着漂着上下叠起来了,你说那水有多深吧。”大爷指着街对面冷鸿升家隔壁的房子说,“那个车库门上的印子看到了吧?那就是当晚洪水留下的水迹,你站过去比比看,应该比你人高了。”



冷鸿升的邻居家的车库门上残留的水迹,就是当晚大水涨到的位置。纽约华人资讯网记者 江南摄

我问是多长时间涨到这么高水位的,大爷回答:“就10分钟的事,水就涨到了脖子。”看我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他指了指街边那一片,说:“水不是从天上落下来的,是从地上喷出来的,从下水道、管道里灌出来的,你明白了吧!”这就解释了这一片水位在短时间内迅速上升的原因。也可以想象,当洪水以如此迅猛之势灌进来时,幽居在地面以下不见天日的小屋里的冷鸿升一家,为什么没能逃出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来不及反应,也许从睡梦中醒来时就已经遭了没顶之灾。

市府放假,志愿者组织帮忙

告别了大爷,我看到前方树荫下挂着横幅,路边摆着一张桌子,围着几个人。过去一问,原来是一个名为“美国退休军警巡逻团”(简称MVPS)的志愿者组织,在这里为灾民提供救助信息和帮助。桌上摆着一摞申请市政府提供的受灾赔偿的表格,供遭受损失的灾民取用,还有队员耐心地向他们解释如何填表。



MVPS的志愿者在街边为灾民提供救助信息和帮助。纽约华人资讯网记者江南摄

“这里很多人不怎么会英文,7页的英语表格,他们根本搞不掂,我们得帮他们。”一位志愿者大姐心直口快地说。

另一位队员告诉我,他们平时在法拉盛缅街一带街头巡逻,是为了保卫社区安全,防范和报告疫情以来屡见不鲜的仇恨攻击犯罪。上周洪灾发生后,他们听闻这条街的居民受灾严重,便调派了一组志愿者到这里来帮忙。他们挨家挨户去敲门,询问灾民是否需要帮助,还建了一个供灾民交流信息的微信群,在群里公布各种救灾信息,解答灾民的疑问。

群里有纽约市五个救灾点的详细信息,志愿者还清楚地交代,如果想去救灾点但交通不便,可以致电311,他们会为灾民安排车辆接送。

据群里的受灾住户代表说,目前需要安置的受灾户,有一部分已经在救灾点或经红十字会的帮助安排了酒店住宿,但还有不少流离失所的人在等待安排。有一位受灾的华人租户说,他和妻子带着年幼的孩子,一家三口一直辗转借住邻居和亲友家,已经睡了好几天地板了。

志愿者说,这条街上的所有住户从上周四就被切断了燃气,因为燃气管道有可能被洪水损坏,如果不切断会有泄漏甚至火灾、爆炸等风险。所以,这里的所有居民这几天来一直都没有燃气,也没有热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正值午餐时分,这里却没有半点烟火热食的香气。

据志愿者说,市房屋管理部门称,必须要等楼里的所有住户全部清空搬走以后,他们才能进去检查受损情况。在那之前,除了关掉燃气以外,市政部门什么也做不了。灾民们一筹莫展,求助无门。巡逻队的志愿者帮着联系市政府各部门,打电话一直打到深夜。然而正值长周末假日,很多部门都无人理睬。

唯一出现在这里的市府人员是一位名叫凯瑟琳的女士,名片显示为皇后区区长办公室的社区委员会副主任。她在这条街上走家串户,与居民交谈,解答大家提出的各种疑问。但似乎对大部分问题,她也没有具体的解决方案。

有房东失踪,远程逐客这一片居民区大多是多家庭式建筑,大部分是分租给几家租户居住的。受灾最严重的是地下室和一楼,住在这些房间里的租户,除了如冷鸿升一家这样罹受生命危险外,整个家都被洪水淹没,财产损失也非常惨重。而市政府提供的受灾赔偿是以整栋房子为单位,要由房屋所有者也就是房东来申请。所以,这里又有一层租客与房东之间的理赔问题。

有租户不由得担心,即便能顺利拿到赔偿,那也是直接给了房东,而租客们仍面临着无法从房东那里拿到赔偿的风险。一位志愿者告诉我,事实上,确实有房东从洪灾发生至今一直未曾露面。租户打电话说房子被水淹不能住了,房东便回复说,不能住就搬走吧。租户认为,由于纽约州又延长了暂停驱逐租客的禁令,这位房东实际上就是在试图借机驱逐房客。

此外,这里的房屋有不少可能涉嫌非法改建出租的问题,比如冷鸿升家所租住的地下室就是违法的。这也成为一些房东和租客担心受罚而不敢出面寻求救济的原因。关于冷鸿升家所住地下室的房东的情况,此前的媒体报道中都没有提及过,我在现场向工人、邻居和志愿者们打听,也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今天,周二,拜登总统会来到纽约市皇后区探访艾达洪灾受灾区。Peck Ave灾民微信群里有人说,市府的一些工作人员这几天大概都忙着去准备与总统来访相关的事务了,更没有人手来处理救助和赔偿的事了。也有人说,就是要拜登总统来了,亲眼看到我们的受灾情况了,将我们这里指定为重灾区,我们才能得到更多的联邦救助。

但愿从总统到市府、社区,政府部门能够承担起他们的责任,帮助受灾民众重建家园。

https://www.nychinaren.com/hotnews/511484.html

[ 此帖被卡拉在09-07-2021 19:15重新编辑 ]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地下室  发表于: 09-10   
HONGSHENG LENG v. MUKASEY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Second Circuit.

HONGSHENG LENG, Petitioner, v. Michael B. MUKASEY, Attorney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 1, Respondent.

Docket No. 06-2477-ag.
Decided: June 06, 2008

https://caselaw.findlaw.com/us-2nd-circuit/1365574.html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