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英伦日记:奇遇 (1)

英伦日记:奇遇 (1)

2014年07月11日


 从小城巴斯出来,去拜伯里的路上,想去看一个叫CASTLE COMBE的地方。这里的闻名缘于斯皮尔博格电影《战马》和电影《狼人》的外景地。按手机导航指示,我们踏上一条奇异的旅途。
  
  首先介绍一下我的手机。
  
  手机本身无任何不妥。不妥的是手机卡。我出机场,在问询处购买了一张一个月内无限上网,500分钟国际电话和五百分钟国内电话的卡,公司叫……呃,我打开手机查,发现上面显示“无服务”。这个公司真可以改名叫无服务了。大部分时间处于GPRS状态,看上去好亲切哦!当年我的诺基亚手机第一次有上网功能的时候,就显示GPRS的字样,好有怀旧感!

  然后每到一个镇上,偶有3G信号出现。
  
  再然后,在巴斯小城里定位好去CASTLE COMBE的路线以后,坑爹之旅开始。
  
  逢叉路口,秀才大喊“左?右?”时,我就拼命晃动手机,手机上移动的蓝点变成一副死不烂摊的形散神也散状,呈指南针模样和我们一起找路。我们在手机若隐若现,时有时无的指引下,莫名其妙走上一条看起来蛮瘆人,只容一辆车单向通行的小路。
  
  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怕——那条路一路向上,陡峭地爬上山顶,秀才这种有几十年手动挡驾龄的人,会被陡坡害到数次熄火。
  
  秀才恼火地问:“你确定你指的路正确?”
  
  你知道,人只有在相处过程中,才能发现彼此的优缺点。
  
  我和秀才相处两年多了,很多人都夸秀才好。其实,我在几次旅游中才意识到,我俩能相安无事,主要是我好。表现在,我若不领队,就是极好的队友,他开错路,我会安慰他且享受错误的旅程,觉得错也风景别致。我若领队,便承担他一路的质疑与指责,即使错得离谱了,也假装气定神闲,坚定不移地答:“按我说的走!错了我负责。”
  
  其实我想得很明白:手机都不工作了,他又不认得英文,肯定我说了算。英国就那么大,从南到北十个钟头,从东到西俩钟头,就算迷路,都不会长过中国长假高速公路免费时候的堵车时长。在中国开过车的人,走遍世界哪还能吓着咱?最差就是从山里跑出一头鹿被我们撞着。
  
  就这样沿着一条无人的山路一头栽进去,时而是翠绿与金黄交错的牧场尽收眼底,时而是阴郁蔽日的大树沿路站岗,景色迷人到我俩都忘记找路这事了。

  我依旧保持着隔几步就摇摇手机的习惯,期望有奇迹出现。但奇迹真的只有电影中才有哎!
  
  每到一个岔路,秀才问:往哪边?

  我就像掷骰子一样随便指一边开下去。
  
  越开越荒,越开越慌。我曾以为翻过这座山,肯定就到高速公路了。结果发现这座山是迷宫,翻不完的。看着下山了又往山上走。

  好像在拍希区柯克的悬疑惊悚恐怖片。
  
  开着开着,路开始不一样,两边的树从以前的参天古木到像凡尔赛宫里修的柏树那样矮小有造型。既然有人工雕琢的痕迹,看样子人就不远了。
  
  果然。
  
  目及处有一座宏伟的庄园。

  秀才和我都在踌躇进还是不进。
  
  秀才问:“旁边的字写着什么?”
  
  我答:“私人领地。”
  
  秀才紧张了:“这不是开玩笑的!回头人家拿枪崩我们。”
  
  我镇静地答:“不怕。不会。这里是英国,不是美国。而且牌子上没画枪。继续开。”
  
  秀才开得都哆嗦了。
  
  路过一大片马厩。里面的马俊美到好像真是电影里拍摄用的战马。
  
  我狐疑地答:“可能是个赛马场?否则哪来这么多马?”
  
  秀才一听是公共设施,就不怕了,继续开。一个巨大的像俱乐部一样的建筑矗立在我们眼前。
  
  一个人都没有。大门敞开。
  
  进还是不进?
  
  我和秀才互相看。
  
  突然从旁边的马厩里出来俩人,带着一条狗。秀才大喊:“有狗!快走!”
  
  我白他一眼。瞧这点出息!一条单行小道,就算快走,你掉头也得进人家院子啊!
  
  我拉开车门跳下车,主动上前跟人打招呼。走进一看,顿时傻掉。
  
  面前俩男人,一个年轻儒雅健康阳光,看起来既有良好的教育又有显赫的家世的模样,气质这东西,真是见了本人才能描述。而那个老男人,大约是年轻人的父亲,更是魅力无法阻挡,比乔治克鲁尼看起来有内涵,比肖恩康纳利看起来斯文,有些奥利弗劳伦斯和克拉克盖博的综合体的样子。
  
  我突然就羞愧了。
  
  我为什么不是奥黛丽赫本的长相?!不然我把这俩男人大小全收了!
  
  我结结巴巴问路。俩美得让云朵驻足让马匹羞涩的男人就那样安静又温柔地看着我,鼓励我把话说完。
  
  我向英女王和奥巴马保证,我英文绝对没我表现得那么差!以前挺自得的英文,突然就变得好烂!口吃有时候不是语言障碍,而是视觉障碍!他俩影响我思考!
  
  他俩问清楚我想去的方向,又拿着我事先做的功课地图研究一下,开始给我指路。
  
  他俩说啥我都没听见,光记得古铜色的手臂们在我面前划呀划。
  
  秀才真多余!要是我有都敏俊的本事让他瞬间消失就好了。
  
  我身上的肉也挺多余。我回去狂减50斤回来再问一次路吧?
  
  哪样的美女才能配得上这样的男人啊!?
  
  我问完路,开始聊闲话,问他们是开赛马场的吗?人家答:不,这些是我们家的宠物。方圆你能看见的地界和你开了这么久的地界,都是我家的。我家祖上是贵族,世袭领地。欢迎你来做客!
  
  完了!挣多少钱都包养不起他们。
  
  等走出那片地,才后悔。刚才既没问人家姓甚名谁,又没问人家地址。关键是人家的家没门牌号也没路名,连手机导航都找不到!有心回去跟人家合个影,看看旁边的秀才,算了,别新人八竿子打不着,把老人给气跑了。且行且珍惜吧!

  忍不住叹气。查尔斯王子作为皇族,真是在贵族里长得算难看的。连贝克汉姆都比他帅。丑人还多作怪,两任老婆都拢不住要离开他。不要以为顶着王子的头衔就可以不努力了,看看还有那么多帅哥藏在深山无人识,要有紧迫感啊!
  
  人哪,一定要保持身材,常年减肥。这样万一机遇来了,不至于从手指缝中溜走。从今天开始,为帅哥,不吃饭了。等明年再战。
  
  前提是,明年,英国的3G网,还那么烂。
  
(文章版权所有,媒体转载前请联系[email protected];题图取自六六英国之旅现场发来的照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ExMjg2NQ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