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家事记趣

主妇

主妇

2008年01月17日


洗尽铅华,回新加坡当主妇。

出去漂泊大半年,老公不高兴了,让我三选一:1.停妻再娶 2.包个二奶 3.自己回家尽义务。

你说,我能有啥可选择的余地?

慌慌张张把国内一应事务迅速打点了,然后回归本色。保姆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把我的一套套行头都展现给我看,这个要带吗,那个要带吗?我说,带精简的,几件T-SHIRT足矣。在新加坡又没人看我。又回到一周七件衣服,下周洗完继续循环的日子。

下了飞机就开始拉长了脸蛋。老公笑眯眯地跟我打招呼,抱儿子,完全不看我脸色。一路阴沉到家。他才问:“好好的怎么又不高兴了?”我说,你衬衫谁给你买的?他说,我自己呀!我说,不信。他说,还能有谁?我跟他说,瓜田不脱靴,李下不摘帽。你在老婆不在期间内,就该打扮得窝窝囊囊没人管没人问的样子,衣服旧点脏点没关系,若是如此干净清爽,衣着光鲜,老婆就不高兴。

他说,合着你盼着我凄凄惨惨啊?

我说,对。你既然过得这么有声有色,催我回做什么?我既然没回来的意义,为什么不在中国放手发展?我告诉你,你穿的每件衣服都代表我的品位,是我对你的英俊的理解,你现在这个打扮,我不喜欢。把衣服扔掉。

他龇牙咧嘴说,过分了啊,下飞机就找茬。新买的呢,特地为迎接你呢!扔了太可惜。我说,也是啊,浪费资源。他赶紧接话: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我说,在我这里,根本没下次,规矩是人做的,不要试探我的底线。明天我捐给穷苦大众。

婆婆说东西收拾好了,不用我管了,结果在机场给人搜出两大瓶洗发膏两瓶白酒,当场倒掉,当时我脸就很不好看了。再三跟老人讲,没用的。家里,丈夫归你管,孩子归你管,可老人不归你管啊!你只能哄着,耐心着劝,听不听在她。无论我说多少次,牙膏牙刷洗发膏,都根本不占生活成本的,不要带,人家不听你的你怎么办?现在什么都涨价,只我的人工不涨,世界各国背来背去。俺们一当媳妇的,还不敢抱怨,看老太太心疼得牙都要掉了,还得跟后头劝,真是贱啊!

回家整理一行几个大箱子,一肚子怒气。保姆把在中国过冬我们给买的棉外套,朋友送的衣服全带回来了,占了大半箱箱子。新加坡这里的天气,平均年温三十度,不晓得这是在折腾什么呢!怪不得回来行李100公斤还超重!

早上认真开了个家庭会议,跟保姆讲:“我要带书回来工作的,你们说东西超重了不让我带,现在你们看看这些东西!你要搞明白一件事情,我工作着,你才有工作,否则你就要换东家了。”保姆不做声。说保姆的声音大些,让婆婆也听见。俺又不能说婆婆。:(

百废待兴。上午列张表,把下午要干的事情一一列出来,等宝宝睡了去干掉。孩子刚换个陌生地儿,特粘我,一个早上就绕着我玩。

当主妇,并不如当职业妇女轻松。

生活不易。尽管生活本身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