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短评

民苦

民苦

2007年011月18日


住合肥,这一阵子。

新加坡的朋友说,我去你那看你吧!看你文章中吹得花好月好如梦如幻的故乡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一口拒绝:“勿来。梦乡休眠。过一阵子再看。”

从去年冬天到今年冬天,整一年的时间,出门成了我在合肥的噩梦。到处修路,到处塞车。这种修法甚是奇特,大张旗鼓,层层逼近。经常自己住的地方某天早上一出门就发现成孤岛了,四面环绕的路全部被封死,进出不得。

去年是安大旁边的肥西路修,今年是附近的金寨路黄山路修,其他离我这远点的我就不提了,因为我基本限定自己在附近浪迹,以免保守灰尘迫害。若迫不得已出门一趟,只当自己经受折磨的一种考验。

这两天,去跳健美操的健身馆附近在扩路,满地碎石乱砖,加上下雨泥泞,过往行人和摩托车自行车都挤在羊肠小道上,短短50米的距离,甩一身都是泥。那种污秽我真是不想回顾。可不回顾你也得去,每天体验艰辛。

我内心里满怒的。安徽,合肥,啥都落后于整个中国,偏就出官。但凡到安徽或者合肥当官的,心里大约都知道自己是过过场,长则五年,短则一两年就要升迁,这里简直成了树政绩的示范田了。从没见过一个城市修起道路来几十条一起开工,简直没一条路可以完整走到头。为甚搞市政建设不是和风细雨,却比改革还大刀阔斧?仅仅为树点政绩,就这样扰民,让人苦不堪言?

在任的估计心里都有小九九,这路要是任期内修不完,就成了继任的功劳了,所以那个猴急啊!到处粉尘飞扬,毫无遮拦,污水横流,我印象里的美丽家园整个是断壁残垣。

规划,规划。

心里请放着养活你们的人民。

我若没经历过系统规划的日子,我也许觉得这样就天经地义了。可我见过猪跑,新加坡修路,没开工前,先把要扩的道路最外边的人行道给修出来,把草地种上。方便行人行走,因为行人既是交通上的弱者也是延缓通畅的大病因,把这条路修出来,一是安全,二是不占道。然后再封闭一向道路,把另一向分成来回道,维修道路的前方标清楚道路疏导方式,如何让车分流到其他道路。整个的扩修过程干净无污染,看不见一点尘土扬灰。修一条路很慢,可能一年两年,但耐用,不用像贴胶布一样来回修补。

今天上一环路,我说,金寨路的立交桥要通车了的样子。出租车司机说,是啊,年底以前。本来说迎新年,现在据说要提前。

提前,提前。为什么要提前?赶什么时间和进度?道路,桥梁,轨道等基础建设,是我们纳税人出钱修的,不是为官员挂面子的。我们要的是质量,耐用,要你捷报频传不断提前做什么?

每个官员都身披锦衣彩旗招摇过市走了,剩下一堆烂摊子给后任收拾,玩老百姓啊?

脑子里多想点草民,少想点自己。老实当公仆,别想着当父母。

讨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