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短评

可怜的菲

可怜的菲

Posted: 02-08-2007


今天中午回家,无意中发现茶几上放了一张菲留的字条,长长如信。因为都是大写字母写的,让我读起来颇费力。我的英文阅读能力仅限于印刷体。因为来往信件都是EMAIL,阅读文章都在书上 ,对手写体很不习惯。读完以后忍不住摇头,又大笑,再叹息。

她的大意是:我很抱歉不能完成我所有的工作,尤其是COOKING。我知道我犯了很多的错,请您原谅我。每当我做错事情的时候,我是如此害怕,但您总是非常和蔼并安慰我,让我不要担心 。我爱宝宝,就象爱我自己的弟弟一样,先生,太太,每当我犯错的时候,我真想大哭一场,但你们都不说我,让我觉得很恐慌。请,请您务必在我犯错的时候批评我 ,这样我就不害怕了。

我看完后真的很诧异,想劳工周围人的很多建议,看样子的确有道理。

新加坡本地人对菲律宾保姆的评价大多是懒,馋,坏,难管,因此对待佣人要象地主对奴隶那样严酷无情。只有这样,她们才会怕你,服你,对你恭敬,不敢做坏事。

而我对菲佣的看法,竟如此大相径庭。我认为这些菲佣,勤劳,善良,温顺,有担当,让我自愧弗如。很多时候,我把菲佣当成专业人才。这绝对不是我故做姿态,假装慈善,而是我的确不擅长理家 ,在家务方面,我的智商等同于小孩。

昨天劳工还说,等孩子大了,家里就不会那么挤了。我说,你什么意思?他说,孩子大了,就不会乱丢东西了,他会自己收拾,到时候我们就不需要保姆了。

我的眼泪在心里默默地流。我多么害怕陈偶得宝宝长大啊!我今天的福气和快乐,原来都是他的到来带给我的。我真的不想在他上学以后,我要自己干家务。那样我会早亡的。日子灰暗 。而且,即使宝宝长大了,他不乱丢了,难道我就会改好,也不乱丢吗?那天婆婆还指我儿子说:"从小训练你,东西放回原处,家里有一个妈妈就够了,再来一个,奶奶就累死了 。"

偶皮厚,装听不见。

菲的到来,让我彻底解脱。我对她没任何不满意,确切地说,百分百满意,我从不指挥她干任何事情,她爱怎么安排活儿我不管。她哪怕一年不擦窗户,那没她以前,我曾经有过五年不擦的记录 。 我不会挑剔她的。她干啥我都满意。甚至很多时候,我会主动讨好她,比方说,让她先于我之前吃饭,或主动替她把饭盛好端到她面前伺候她吃了。这是我对她的一种感激,我觉得,与她从早上六点开始干活 ,到晚上11点都手脚不停相比,我的这点劳动,简直不算什么。

她刚来我家,就是她的生日。我不知道该送她什么礼物,而以她家的实际情况,我认为给钱最合适。我给她十快的零花钱,她激动地要拥抱我,把我弄得特不好意思。事实上,十块于我是NOTHING,但对她就很重要。

她来以后,打破了一个锅盖子,好象还有一些小事。我不太记得了。每次她都跟犯了多大错误似的站在我面前道歉,我完全不以为意。我是觉得,换我干,不见得比她强,搞不好错更多 。而干多错多,这话是绝对正确的。如果连自己都不能避免的错误,为什么要责怪别人?

她试用期的半年里没一天休假,我告诉她,在过完年后,我给她一天假,让她去见亲戚。她又热泪盈眶,真吓得我不轻。

那天她带宝宝下去玩,劳工过会下去看,发现她在跟其他佣人聊天,回来跟我投诉,让我教训教训她。我翻了个白眼问:"你上班还看网页呢!你上班还给我打电话呢!你上班同事还聊天呢!你老板不亏大了?"

劳工说:"她聊得兴起,不看儿子,跌交怎么办?"

我答:"哪个孩子不跌交?只要不是大毛病,碰点皮不必计较。你自己看的时候,儿子不还摔后脑勺了吗?我说你什么了?"

劳工说,象我们家这样对待保姆的真不多。她可以看电视,可以想吃啥吃啥。(那天带保姆出去,保姆说她想吃咖喱菜,我抱着儿子带她兜一大圈帮她找。劳工说,哪有这样的,该给她点啥她吃啥 。我说人家难得出来吃个饭,你干吗非虐待人家吃不爱吃的?)我们从不要她照顾,没让她泡过一杯茶,有啥事情都自己干了,这样的好日子她上哪找?

我也寻思对她不赖啊!

哪晓得今天来这一出。

看样子,太和善的雇主,叫佣人无所适从。也许她们习惯了看人脸色,见我整天笑呵呵的,以为我笑面虎,哪天怕我把她给辞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