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偶得日记

被蜗牛牵着手散步

被蜗牛牵着手散步

2007-01-22


傍晚,与劳工儿子出门,享受温馨三口之家的周末生活。

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是不可能有计划的。每当我决定带着儿子出门的时候,事先都与要约会的朋友说:"我一会儿带孩子去你那里,可能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内到。如果过晚上八点还没到,就不去了。"

儿子一岁时就会说一个时间——八点。八点一到,他就要睡觉了。爷爷在他小时候就跟他说,八点了,宝宝要睡觉了。于是,他就学会了八点。当然,现在还是他的小时候。

他把他会说的词运用到极致,让你感叹人类的智慧其实在萌芽的时候就已经很发达了,倒是越老越抽抽。某日,儿子在中午的时候突然对我说一句:"八点"。我笑他,说,才11点呢!他坚持连说了好几句"八点"。我坚持纠正他11点,并籍此想教他点新东西。几句争论之后,我发现儿子已经睡迷糊了。于是我才明白,他想说的是"八点"后面的那句——宝宝要睡觉了。

我给朋友打电话说要过去的时候,其实一切都收拾停当,整装待发了。刚把宝宝放到推车上,他扭曲着嘴里喊:"卟。。。。。。。"我一听,坏事儿,赶紧抱下来解尿布,果然恩恩了,擦屁屁洗屁屁换尿布。折腾停当后再要出门,就见站地上的儿子拍着屁股委屈的表情,不停暗示着什么,闻着空气中似有散之不去的异味儿,再解开尿布一看,天哪!刚才没拉尽!再脱衣服,这次吸取教训,把他一把。他又争脱着喊:"没的。。。。。。。。。"洗屁股,换尿布。一应折腾完,儿子指指嘴。

也是,拉完了下面就该饿了。喂饭。

真正出门的时候已距刚才电话时间两个钟头。还早,才下午四点。

路上一家人唱着歌聊着天,跟宝宝对话,把他会说的全部复习一遍。"宝宝到上海去看谁呀?""阿布阿呆"。
"宝宝怎么去呀?"呜。。。。。。。。。踏踏踏踏"
"你高级,俺低级,这话是谁说的呀?""阿呆呆。"
"谁是陈偶得呀?""我。"

一路走去,儿子手脚不闲,口里答着话,眼也不够用,四处乱看并且对细枝末节惊叹不已。他会依仗身矮的优势,突然喊一句:"花"。我顺着他的手指,会在不起眼的旮旯里找到半朵残花,并与他一起惊叹。他若两手乱扇,我就会四处寻找蝴蝶。他学鸟飞和蝴蝶飞,手动的形态是不同的。这种区别,只有孩子才分得出来。如果让你表演飞,你可以表演出蜜蜂蝴蝶蜻蜓小鸟老鹰的各种不同翅膀吗?你肯定不行,孩子行。

与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觉得原来身边竟有这么多值得赞叹的生命,花花草草各具形态,这样不急不躁地赶路,让你觉得如吸纯氧般放松。

我看见路边一只大蜗牛,高兴地拾起来给儿子看。儿子瞪着眼睛仔细看,看完学蜗牛蜷回壳里的样子一缩脖。我笑了,摸摸他无邪的脸,再把蜗牛放到路边。我说:"蜗牛走得太慢了。我送他一程。"
劳工摇头说:"也许你好心办坏事。人家说不定就是沿这条路爬过去赶见女朋友,辛苦爬这么久,又被你送回来并因此而失恋。"

我也一缩头。很多事情,急不得,就得按它的规律走。拔苗助长行不通。欲速则不达。很多道理,你听说过,却只会在带孩子的时候才体会其中的含义。

都快到朋友家了,才发现儿子脚上鞋又掉一只,不知遗失在哪里。只好折返找。刚才慢腾腾走的一路又白走。若是与劳工一起这么做无用功,我早就大发雷霆。与儿子一起不会,无论你沿同样的路走多少遍,他都跟见初恋情人似的兴奋激动,总有新发现,总有亮点。

找到鞋子,再去朋友的家,太阳正一点点落下山去,天色渐暗。

我从正午准备出门,到日落抵达目的地,其实不过是十五分钟的行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