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偶尔心情

我是花痴——那一段情愫

我是花痴——那一段情愫

Posted: 12-24-2006


上一次给沧桑写信,是我去欧洲之前,约他见一面。

我认识沧桑,到今天已经有六年了。他发给我的第一封EMAIL还在我的信箱里,那是2001年7月17日。而在那之前,我最少趴在论坛里看了他半年。

六年里,我总琢磨着要见他一面。这次真的要成行了,两人约好在瑞士与德国的边境一个叫BORDENSEE的地方,美丽的湖边 。我上网查了那里的地图,乘什么车到达,临湖的小木屋一晚上多少钱。

我跟劳工说,我要去见沧桑了。

劳工说好。

我说,你不怕我们俩有些什么?

他说:"应该的。都这么多年了,不能光想想。"

我诧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老婆跟你说,要去跟另一个心目中爱慕已久的男人私会,你说应该的。"

他笑了,说:"早去早回,给你两夜,够不够。"

后来我就没去。

我劳工掐准我的弱点了。他若拦着不让,跟我吹胡子瞪眼,我就是拼了把家产儿子连同离婚证一同砸到他脸上,都会去。可他每次都说,去吧。我于是每次都去不成。

上一次,为了见沧桑,我花了N多的钱去减肥,瘦到妖娆,美丽一塌,连自己对着镜子里的裸体都赞叹不已的时候,无比悲哀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于是,我为另一个男人下狠心折磨自己变成破茧蝴蝶的时候,尝到甜头的,还是身边的男人。

我曾经跟沧桑说,要早见,趁我美丽。我怕再晚些,乳房就下垂了。

不幸一语成谶EZZZZZZZZZaa

 

我一直吹嘘自己相看男人的水平一流。的确如此。能入我法眼的男人不多。昨夜去参加圣诞PARTY,几个女朋友笑说我的位子正临一个帅哥哥。我回头无比放肆加挑剔地上下看了看那男人 ,一撇嘴说:"昨日黄草。"总有女人哭诉说遇人不淑,我只能哀叹,这叫道行不够。若你上世修炼成精,此生对着男人瞄一眼,便知他心地是否淳厚,品格是否出众 ,性能力高不高。当然,这种本事,是不能随意外传的,否则好男人很快就被挑走了。

我看中沧桑的时候,只见他指间敲出的寥寥几字。沉稳中透着幽默,我喜欢的风格。我对男人的要求,第一点就是善良。他就很善良。其次就是耐心。据说,人好比是俄罗斯方块,总在跌摸滚爬中翻来倒去寻找正好填补自己空白的那一块儿 ,并且拼装成无缝隙的盔甲。缺耐心,这个我是知道的,这是我的弱点,我只把所有的耐心都放在孩子们的身上了,对成人总是懒得搭理状态,所以,男人的耐心对我很重要。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把善良放在第一位 ,难道自己生本恶人?需要一颗温暖宽容的心来感动我?

我天生就该是文学女青年。大事忽略不计而小事历历在目,这两天又对一个大男人不吝赞美,只因每天我带着儿子出去放风的时候,都会遇见他悉心带着学步的女儿半蹲着行走。

我不记得沧桑多少次在我危难时刻站出来挺我,也许众人面前他很沉默,并不显现出关切,却在MSN上或EMAIL里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话,让我分神,有时候竟能把我说困了,安然入睡。

我一厢情愿地爱上这个男人,无论他多少次跟我说,我有女朋友了。

可以我的聪明,一耳就听得出其间的欲拒还迎。

有时候他会说:"我很卑劣。。。。。。。。"他的眼下之意我明白,我却很陶醉于这种卑劣。

其实卑劣的是我。

我总想逃脱婚姻的牢笼。就好象安逸的鸟儿关在笼子里有吃有喝,却假装渴望笼外的天空。真打开门,估计吓得慌张乱蹦,生拉硬拽都不肯出。

劳工说,他原谅我,理解我。

一个女人一生活到三十大几了,又没经历过别的男人,多少会心生幻想。总觉得窗外飘进的菜香对自己的胃口。

于是劳工说,允许精神出轨,不允许肉体出轨。

实在肉体要出轨,允许同性出轨,不允许异性。

很宽容。

 

我是一个缺爱的女人。哪怕给我一缸的爱情,对于我这样饥渴的大海,都是杯水车薪。我在不同年龄段都索求无度,与各色男人交往,并很容易被一种暧昧情愫包揽 。这种情愫是我刻意营造的,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看私无心,实是有意地瞟他一眼,在他回望的时刻再假装慌乱如小鹿般无处躲闪。

早在少女时期,我就懂这一手了。非常小的少女时代。小少女。

很多小少男都吃这一套,很快掉进我的蜘蛛网里,等着我挥舞着八爪过去捕捉,而我走近嗅一嗅,就兴味索然地走开。

发乎情止乎礼。

我就喜欢那张网将破未破的状态,若对方不小心撞破,我就赶紧避之不及,跑得比兔子还快。

所以,动物里,我很喜欢兔子。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兔,狡兔三窟的兔,兔子尾巴长不了的兔。

兔子的样子就是我的样子,无辜,纯洁,却瞪着一双被欲望冲得布满血丝,焦躁不安的眼。我根据自己的品性判断 。其实兔子是吃肉的,但兔子却让所有的人以为,她喜欢吃大白菜,没事就抱着根胡萝卜啃,很寡淡。

我喜欢吃肉,可我对外宣称我减肥很多年。

我喜欢性,可我对所有暧昧着的男人说,我冷感。

冷感是非常诱惑的词汇。一个女人以冰冷的姿态,板着脸一昂下巴,蔑视淡然地说:我冷感。

省却了好多麻烦,却又带来无限遐想。

你如果想和这个男人把关系拉近一点点,你就对他放低一点身段,你说,我冷感,只有你,不一样 。他就掉进来了,以为自己比旁的男人都伟岸,而这个美丽的女人之所以冷感,是没有进入正确的状态,一种豪迈陡然而升,想不成为你的猎物都难。

当然,如果你真的想摆脱他,就断然地说,我冷感。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意思是,别费力气了,没救了。无论他说多么妥帖的温存软语,你都不进耳,他越缠你,表现得越炽烈,你就越反感 。让他知难而退,并且欣欣然,对于我这样的冰山,所有的人都化不开,他并不是唯一受挫的。胜固欣喜败亦骄。

你们看我好象经验很丰富的样子。

其实,我大多是网上谈兵。在我的指导下,我已经帮最少五对掉到灰里刨不出来的女同志成功钓到凯子。这个凯子,不是有钱人,却是可以依靠一辈子的老实男人。网络最大的好处就是不见面 。而文字的魅力是无法抵挡的。几封韵味悠然情意翩跹的小情话一说,没一个傻男人能跑得掉。那都是我操刀的。

没办法,男人都吃这一套。就是爱那个吊吊,欲语还羞,借月表心。其实我这一套也是跟祝英台学的,若想说爱你,不说我爱你,却说河里的鸳鸯孤单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好女人,若少了点码字的水平 ,就不能得其所爱,这是不公平的。首先攻破男人爱情表面的鸡蛋壳,看似坚硬,实际上不堪一击。破了,蛋清蛋黄一切一切,都一览无余。他就成了橡皮泥 。你要他软便软,要他硬便硬。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表现得很酷的样子。好象一切尽在掌握中,这世界只要我看上的男人,没一个逃得脱。

其实不是的,那是我吹的。

我的心都痛了。

昨天收到沧桑的来信。他说:"我要结婚了。"

后来在网络上,我跟劳工说:"沧桑要结婚了。"

他说:"知道了,你都说三遍了。"

我根本没意识到。

我想,我真的满贪心的。几年前我特别苦闷的时候,打算跟沧桑私奔。过来人都知道,婚姻有个瓶颈。其实,只要是活着,到处都是瓶颈。学着学着,你就厌学了,这就是瓶颈。干着干着 ,你就想换个环境,讨厌面对每天同样的人,这也是瓶颈。而我写小说的时候,写着写着就厌倦了,想放弃,觉得自己在干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整天趴在电脑前,一中年大妈假装纯情少女编织爱情 ,特无聊,就想放弃。这也是瓶颈。我一直佩服穷摇女士,她都奔70去了,对爱情都没瓶颈,始终保持无知少女状态,单凭这种境界,就是我等小辈所无法达到的,更别提超越。

那时候,我的婚姻出现瓶颈。

结婚6,7年,无孩,不缺钱,也不多。每天睁眼就知道干什么,临睡就躁动。这就是瓶颈。老没事找劳工吵架,吵的都是鸡毛蒜皮,根本不值得一吵 。懒得照镜子,衣服就七件,一周洗一次,下周接着穿,根本没想着拾掇自己。

女人活到这份上,就好比是喷发前的火山,若不爆发,就憋死了。我要从瓶颈突破出去。我就计划着逃离 。把包裹都收拾好了,买了巨贵巨媚的衣服,头发烫过了却小心挽起不露一点马脚,把所有的美丽掩藏起来,准备破茧以后迸发的美丽。

我不是淫荡,我是悲哀。我需要一种外力,让我觉得自己还有魅力,脱光了站在人的面前,让人目瞪口呆,在暗霭的灯光下,以贪婪的眼神欣赏我的裸体。

因为我和身边这个男人睡了十年了,无论我穿露香肩的,还是露蛮腰的,还是披着大波浪,还是眼波轻曼,他都看不见。每天在电脑前耗到天昏地暗,进了卧室已经灰头土脸,一把灭了灯 ,说,睡觉。根本不看浑身已经春情荡漾,快滴出水来的我一眼。

我得在黑暗中顾影自怜,哀叹着,委屈着,幽怨着,泪盈着失眠。

我都自暴自弃了。

无论我是美丽的还是丑陋的,与他都没有关联。那我干吗要美丽呢?于是放纵自己,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难看到有一日自己无意中看了一眼镜子,吓得落荒而逃。

你于是知道我劳工有多么勇敢。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他依旧视而不见。后来我在怀孕的时候,他曾经放出豪言:"我连鬼都不怕,还会怕你难看?"

男人啊,就怕麻木。如果你身边的女人为你努力了一切,你得珍惜,否则你不小心磕破的,是比瓷器还细腻的骄傲。

我认识沧桑的时候,真象个怨妇。

喋喋不休,不停地抱怨我的婚姻,告诉他我象一头大象,欲壑难填。我经常求欢,经常被拒绝。我都有一头碰死的心了。

要不怎么说男人的善良是第一要素。沧桑当时一定是同情我,珍惜世界上的每一条生命,于是肯花大力气陪伴我,鼓励我,告诉我资质一流,美女坯子,只是需要一点努力雕琢。

我说他是我的精神蜘蛛,精神教父就是这个意思。他就好象是FATHER,从没在我自暴自弃的时候放弃过我。陪伴我走过人生最黑暗的时刻。

我感谢他,于是为他写下一篇一篇的美文,把所有我内心里的美好与爱都恭敬地,仰慕地,崇拜地,略带娇羞地匍匐奉献给他。

他在电脑的那头,我在这边。一夜,他经常无话,陪伴着我键盘噼里啪啦。对他,我能做的,就是写下最美丽的文字,象祭祀一样神圣地请他品尝。

这就是我的第一篇王贵与安娜。

沧桑说,我非常喜欢。

我得意极了。

无论别人说好说坏,我都不介意,反正我又不是写给你们看的。世界上,那个欣赏我的人喜欢就行了。

前两天,一个想买我电视版权的人说,我很喜欢王贵与安娜。

我答,ME TOO。

他说,比双面胶好。

我说,我也这么觉得。

我后来就变得很冷酷,在别人沉浸在文字里的时候,自己可以跃然纸外,完全不为所动,不被自己的故事所感,在写完后不想多看一眼。而后来我故事的结局大多非死即残。

只王贵与安娜,通篇洋溢着温暖。象冬日里的一盏小灯,融化了冰冷的手心。那股温暖,就是沧桑注入我心田的。到今天依旧爱不释手铭记在脑海

 

女人其实很可怜。

尤其是结了婚的女人,整天巴结着家,忙碌得象只工蜂,却得不到一点关爱。

一句关切的话,一点朴实的赞美,都会让我们面飞红霞。

而男人总是可恶的,在荷尔蒙蓬勃的时候,不吝说任何动听的话,诸如爱你一万年,或者你美丽得象花。一旦得手,就忘记了。也许心中有爱,但口上却不再表达。

恋爱的时候,他的眼睛象一块栓了绳子的胶皮一样,总粑在你身上,分秒不愿意离开。会说出与他性格身份不符的类似于诗人的话。而婚后,他的目光总有意无意游离于窗外或街头的妙龄女郎 。你在随他视线的方向一同转脸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失落得象落队的孤雁。有些很放肆的女人,也许会公然揪着劳工的耳朵,低声警告他:"你给我小心点 。"并且回家以后搬走枕头饿他一个礼拜。

饿他一个礼拜。这是我在论坛上常见的妇女窃笑着收拾丈夫的法宝。一个礼拜之后,那个贱男人会乖乖地爬到你的床头,柔顺如京巴一样摇尾乞怜。

而我,不是那样放肆的女人。因为放肆需要本钱。

如果劳工在街头看见美女目不转睛,我要么落,寞伤神,要么附和地假装大度地赞美说:"劳工眼光果然不凡。"

我没有那种资本,去饿他一个礼拜。因为我最长饿过他大半年,他都无动于衷。最终还是我乖乖从他脚头爬到床头,厚颜求欢。

其实很多年前,他看我的眼神,比看前面那个货色要馋多了。现在很多女孩大多庸脂俗粉,靠昂贵的化妆品和时髦的服装掩盖,才能透出一点光彩。不象我们那个时候,人不妆自艳,粉不黛自妍 ,往哪里一站都是清水芙蓉,人比花娇。连用花去形容,都显得艳俗了。

我显然没有这份姿色。尤其是在我今天红颜褪去,站在镜子前怎么梳妆都盖不住黯淡的肌肤和太阳晒过的雀斑。但女人在垂老的时分,总是把自己的青春幻想得至高无上的风华绝代。反正已经逝去了 ,什么样的美丽还不由自己说?

我们说范冰冰是大美人的时候,林青霞会蔑然一笑,顺手拿出一张当年窗外的海报,丢在范的眼前让她独自羞愧。

而我们感叹林青霞宝刀未老的时候,躺在黄土下的阮玲玉和蝴蝶都不屑争辩了。想当年,在没有媒体没有网络的时代,哪个不知谁人不晓,人都因为美丽得不成样子而活不下去了。

可老前辈们,有一句话叫做,好汉不提当年勇。任你当年如何风光,现在出来混的,频频曝光的,享受倾慕的,一定不是你们这些老人家。

你就得承认这个现实:红颜死了。

前天晚上与朋友的丈夫一起吃饭。他听我们谈论买衣服糟蹋的钱,并努力把自己往少女堆里打扮。我这一脸褶子的大妈,还踩着一条靴裤,把布满脂肪粒,橘皮组织的肥腿硬往不可能塞进去的靴子里塞 ,腿都不能打弯,走路象木偶一般地站在镜子面前沾沾自喜问:"好看吗?"

大家答得都很应付,朋友委婉地说:"练愈加。我就是练愈加把腿练瘦了,以前塞不进的靴子都塞进去了。四个月就见效。"

可我没有四个月了。

再过四个月,我又老一岁,离青春又远一点。而属于青春的冬天又过去一个。也许我练了四个月,腿瘦了,可明年不流行马靴。

我现在什么都不缺。

我不缺钱,不缺时尚的眼光,不缺丈夫孩子未来。

我缺时间,缺青春,缺爱。

朋友的丈夫对一帮穷折腾的妇女不理解。他问:"你们非要漂亮。要漂亮有什么用?都是老婆了,都是孩子的妈了。自古红颜多薄命,没听说过吗?"

我以近乎于绝望的延伸,无比哀怨地盯着他看,叹口气说:"你知道吗,人吧,都在追求自己所缺乏的东西。比方说,红楼梦里的林带鱼,最怕人说她心有七窍,而同样的形容词放在傻大姐身上 ,她会乐晕。瘦子都忌讳人评论胸的大小,胖子就怕提肉的多少。而你,说到我的痛处了。发明这句话的人,若不是出于对红颜的妒忌,就是红颜的无病呻吟。对于象我这样的女人来说 ,我宁可薄命,都要红颜。"

 

我常想,处于我这种饥饿状态下的女人,任何男人冲我勾勾小指头,我就屁颠屁颠地走过去,服务得比外面三陪小姐到位多了,还不收钱。

要么怎么说怨妇好骗呢!搭了感情搭钱财。

我们是不吝惜钱财的,却心痛被人攫取的感情。

我不是没知识没文化的女人,也不是说吃饱穿暖了我就满足了。恰恰相反,饱暖思淫欲。若我真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吃一顿饱饭我就满足了。可我现在不是想吃什么不得,却是想吃什么都把嘴巴扎起来 。我不是买不起衣服,而是我无论砸多少票子下去,都淘不到合意的尺码。我想高档百货店里的小姐最恨就是我这类人。也许在我拼命往衣服里塞的时候一面担心我把扣子给撑掉了或拉链给扯坏了 ,一面还赔着谦卑的笑容,违心地说:"只差一点点。"

两边的扣子离胸还差整整一只手指的长度,我都会不看价格地说,已经套进去了,包起来,等我明年瘦下来穿。

但连这种机会都非常少见。

卖衣服的小姐在我远去后,会发出哀叹:"世界就是这么地不公平。这里每件衣服我都穿得上,可我买不起。"

而我在远去后哀叹:"这世界就是这么地不公平,这里的每件衣服我都买得起,可就是穿不上。"

我真的需要爱情,需要动力,需要信心,一种外力,让我动起来,活下去,为之努力。

这个人出现了,象孙悟空踏着七彩的云霞。

他就是沧桑。

我总把所有的赞美语言都强加在他的身上。他自己每次看过我的夸赞,都不相信地问:"你到底在写谁?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只因为他恰逢其时地出现,所以他就衬得上所有美丽的语言。其实,如果那个时刻,另一个人出现,也是一样。

就在那个时间,就在那个地点,就在那一刻,他很配合地走进我的世界。

当我鼓足勇气说出我的体重的时候,他只淡然说:"还好,不重,不如我重。"

我都融化了。我发宏誓给他听:"我会瘦下来。瘦下来我就美丽了,就象这个样子。"

我急急地翻出N年前情窦未开的我的小模样,一看就是没长开的未成年人。青涩得象个小女孩。其实就是小女孩。那时候,我怀疑体重只有现在的一半。

沧桑又说:"不好看。太瘦。你不懂男人。男人喜欢有点肉的女人,你只要瘦一半就非常好看了。"

我幸福地要晕过去。标准突然降低许多。好象很容易实现的样子。

活了二十多年,我一直克勤克俭,我没怎么给自己花过钱,却把家布置得光鲜。我喜欢添置床单被罩,都是不菲的价格,然后就是瓷器花瓶,成为家里的亮点。

我第一次下大本钱折腾,就是为了沧桑。他是那个相信我很美丽,并且越来越美丽的人。还说只要瘦一点点就很好看。

我的美丽的梦在他面前触手可及,很容易实现。

我花了一万美金,迈进豪华的减肥中心,忍受所有器械的摧残,并乐此不疲。机器折腾完了,我还自我折腾,一回家就拿起跳绳把地板踩得咚咚,楼下的邻居忍不住上来抱怨。我睁开眼的每一刻都在折腾自己 ,特别嗜甜也滴糖不沾。喝了好多年的果汁改成白开水,还在网络搜索所有减重的宫廷秘方,祖传秘方,民间谣言,成功宣言。

我给家里添置了:按摩椅一台,桑拿浴一部,健胸按摩仪器一架,愈加CD若干。

我一面在电视机前的地毯上挥汗如雨,一面对着电视里的愈加老师啧啧赞叹:那腰枝,柔软的,估计腿能上头吧?若是躺在床上,得能翻出多少高难度动作呀!

练愈加我都能练得春情荡漾,想入非非,练得好象看A片。

肌肉撕扯的痛苦一点没引起我的反感,却更多是快感。哼,等我瘦下来!我就。。。。。。。。。冲到他面前,三下五除二,把他剥成个手剥笋,当着他的面,先来一个大劈叉,再来一个直下腰 ,一抬他下巴说:"什么姿势,你随意。。。。。。。。"

练着练着,我都能淫笑阵阵,欲海翻腾,仿佛性福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我连肉都不吃了,光吃青菜和清蒸鱼。晚上就靠毅力饿着。饿到眼冒金光,每天拍着肚子说,就要上床了就要上床了,睡了就不饿了。人是一盘磨,躺倒就不饿。

好多次夜里,我抓狂地打开冰箱又重重关上,面对冰箱里的鸡鱼肉蛋咬自己的嘴唇,手伸进去摸摸,无比不舍,再缩回来 。第一次觉得白斩鸡的肌肤好莹润哦,在冰箱的灯光下,发出幽幽暗暗的磁性光芒,勾引着你的嘴唇想凑过去亲吻,你的舌头想伏上去舔噬,你的牙齿想辗转着撕扯纠缠。

所有的回报都要有付出。

如果你不打算有任何回报,或有任何追求,最好不要尝试减肥的过程。那种苦痛,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心态可以承受的。沮丧,抓狂,悲伤,热切,愤怒,想杀人。

人好象没必要这么折磨自己,人生苦短,干吗跟自己较劲过不去?

你只有在饱受歧视,心理受到压迫,眼前出现一线曙光,并为之狂奔的时候,才有这种信心和毅力。

我想肥肥的女儿,之所有瘦下来,就是对爱情的渴望。

和我一样。

我瘦了。

整天脱光了衣服放下窗帘在家走来走去。

整体好看了,局部就容易收拾。每天要花很多时间在给皮肤上油滋润(就好象买了一双好皮鞋得不停地抛光打腊一样。)给胸部的皮肤按摩,收紧,提胸,扩胸运动。

人吧,其实想不开,最自在的人,就是不给自己添任何资产。任何属于自己的资产,都是给自己加上一副绞架。你买了车,就得花时间擦。买了房子就得花钱装修,整天收拾,买了电脑就要去配音响显卡WEBCAM。如果你一无所有 ,哪有这么多麻烦?

我的身体,那一向都成我的负资产了。丢了绝对舍不得,但留着,就得投入。买一瓶紧肤霜好几百,买一套彩妆几百。买几套行头几百。票票花得巨快。

而美丽的女人都疏于工作。因为保养特花时间。

我最少有大半年没出任何文字,很少有时间上网,经常不想去上课,睁眼就想今天怎么花钱。

入少出多。入都快不敷出了。

还好,还好,离我去见沧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我只要度过那疯狂的一天,我就可以又自暴自弃了,不必这么浪费时间。我要让一个男人惊艳,痴迷,留恋,不舍得。然后我胜利逃开。

我要的就是那一瞬间,那一瞬间,我把全世界的阳光都吸收在我的两腿之间,焕发青春的神采

 

我现在返身回顾减肥的痛苦,叫旁观的人看得心惊肉跳,哭笑不得。

其实不是的。身处爱情的女人,仿佛浑身注射了冰毒,别说不让吃了,哪怕就是浑身扎满钢针也不觉得痛。那个减肥的过程,我很享受。每瘦一公斤,我就觉得自己离一丝不挂,象待宰的羔羊一样躺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怀里又近了一步 。一想到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浑身的每一根汗毛都在颤抖。

日本有个女体盛的盛宴。就是让处女躺在餐桌上,身上铺满五彩的寿司和天妇罗和生鱼片之类的,眼睛和嘴巴都不闲着 。不过当女体盛前的净身很是麻烦,要净身,刮毛,灌肠,饿一天,至少保证食客饕餮的时候,自己不会因为饥饿而放屁。

我就在朝女体盛奔去,做燃烧成灰前的一切准备。甚至包括满世界成人网站搜索,要购买让乳头和下体呈现出娇艳欲滴的粉红色的那种褪色剂 。我要武装到牙齿,美丽到发丝,任何一点点有可能破坏我计划了上千年出轨的小瑕疵都要被我考虑进去。

当我一件一件褪去掩玉的幛幔的一刻,满屋皎洁,就好象电影镜头里观音座后打了大灯,全身上下发出通透玉润的光辉。

这就是我对我与那个存心勾引了好久的男人,在褪尽衣衫的一刻,脑海中呈现的幻想。

我早就说过。我这辈子,干什么都会成功,只要是我感兴趣的职业。如果我不教书,我就写作,如果我写不出东西,我就当厨师,如果厨师腻味了,我就去当A片导演,以我对情色的理解加女性的细腻 ,保证比现在小日本的那些情色要高明许多。他们都无法理解色这门艺术。如果仅仅把色当成一种赚钱的工具,就失去了许多文化的韵味和雄性眼中的母体神秘 。色吧,如果单纯提炼到活塞运动和交配的角度,就完全无情趣可言。

可惜,很多男人都不懂。

要么傻傻的出力,要么就跟那些低劣的A片学习,让女人象死鱼一样躺着,前戏到满脸睡意都不起兴。

我还保持好多年前相遇沧桑时的习惯,没事就逛逛性坛。

那时候我是不谙此道的良家妇女。现在早已出落成大师级人物,轻易就可以看透人家问题掩藏背后的勉为其力。不要误解,我并没有多少实践的机会,事实上,除了家里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任我宰割的那个男人,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剑光出鞘。因为好刀需要好手提。我还没有找出那个能够值得我出鞘的男人。

有男人说,我喜欢性爱,而我的老婆躺在那里象条死鱼。

我冷笑,心想,她之所以是死鱼,是被你的屠刀给残害了 。在这之前她是活蹦乱跳的,在这之后,若遇到个好厨子,哪怕在250度的高温下,在翻腾的油锅里,她都会高高跃然而起,在劈啪的炉火中舞蹈。

我原本就是那条活蹦乱跳的鱼。我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若是碰到好厨子,我哪怕就是魂飞魄散,都愿意在他的刀下,他的铲上,他的掌中弹奏激越的奏鸣曲,在油盐的浸泡里,在青红椒的辅佐下 ,在葱姜糖醋的浇筑中,变成美丽的艺术品,生猛的诱惑,缤纷的邀约。在推拉点探的筷箸间酣畅淋漓地消瘦成骨架。

可不幸的是,我家的厨子越来越疏于做菜。

据说,大厨都只在豪华餐厅的灯光下,在一排旺盛的炉火前,在七八下手的哄抬声中,在面前百八十个碗盏杯碟前,才有动手的欲望。

而大厨在家里,是根本不进厨房的。太小,发挥不开。

我家大厨就没有进厨房的欲望。我这道菜太大,他也发挥不开。

举又举不动,扛也扛不起。

所以,他把他的十八般武艺加兵器都放下,缴械投降。他就往床上一躺说:"累了。"

好象近6年,我们都没换过姿势

 

我虽然追求完美,可又怕得不尝失。

其实哪怕乳头的颜色咖啡一点,下体的颜色浑厚一点,都不算致命弱点。那些褪色剂只能算锦上添花,却不被归为雪中送炭。钱我舍得花,但怕把自己当成实验的标本 。万一失败了,搞不好毁于一旦。

我曾经胆战心惊地问沧桑:"你说这褪色剂的效果怎么样?会不会太好,结果把整个颜色都退没了呀?我可不想顶俩馒头就出去了。枣糕和馒头在视觉和味觉上都是有差别的 。"

沧桑大笑。他总是在我突发奇想的时候忍不住大笑,给我出主意说:"你不会在腋下试一试或嘴唇上开辟一点试验田?"

聪明吧?这男人。

有味道吧,这男人。

我试了。

结果是,钱白花。

反正在追求出轨的过程中,被我糟蹋的银子都肩挑车拉了,那么多化成骨灰的银子都够把我家的地板铺满,也不在乎那么一点点。

离成功只有半步之遥,而离我们的见面不到两个月。

我太招摇,太自满,每天路过镜子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要去干什么,而是双手托乳站在镜子前来回扭摆,摆不同的POSE并寻找最佳视点 。有一次因为沾沾自喜,本来准备去关厨房的火的,结果忘记了,对镜开始修眉,把壶烧了个洞,又要多出一份冤枉钱。

我自打有了外心以后,特舍得在自己身上砸钱,却对家庭开始吝啬起来。

家里的毛巾开始长霉点了。以前我哪能把毛巾用到那份上啊,稍微不够柔软我就换新的。可现在我要把钱省下来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毛巾嘛,可以一直凑合到烂。

以前我有一铁姐们儿,那是一绝。

家里的袜子扔得东一只西一只,经常洗的时候落单。我替她发愁,她却不急,她说,总会在某次凑成双,怕什么。而且有一天她躺在沙发上磕瓜子思考的时候,突发奇想,认为所有的袜子应该配成BP机的格式 ,拿起一只CALL一下,另一只就会在房间的角落里BB作响 。我当时被她的创意惊呆了,想什么样的懒女人,才能产生推动世界的发明创造啊!由此可见,四大发明都是懒人的杰作。

不想搬沉重竹蔑的太监,发明了造纸。

不想手抄书的书生,发明了活字印刷。

不想在新年里彻夜敲盆吓走怪物的男人发明了火药。

不想总走冤枉路的马,发明了指南针。

我的那个姐们儿,早在九十年代初就舍得花一个月的工资买一瓶"洗洗豆",而我到她家过夜的时候,却发现挂在墙上的毛巾碎得象捏破的丝瓜条。

她说,脸是要拿出去SHOW的,要保护好,毛巾要那么漂亮干吗?

我说,客人来了,看到你不尴尬?

她说,所以我通常不请客。你来,是因为我不把你当外人,每次来,你都能替我从床下掏出几只袜子。

我以前胖的时候是贤惠的好女人,现在瘦了,我就邪恶了。我才不管身边这个男人是死是活,他再抗议,我都坚持不炒辣椒豆腐干子,一到吃饭时间我就开水烫芹菜吃。哼,我马上就要出轨了 。我要是耍得高兴,我就再也不回来了。我才不要看见你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还有就是我光着身子在你面前晃悠,你完全面无表情。

你不珍惜我,自然有人珍惜,你不要我,我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

告BAC家乡父老,与沧桑胜利会师于灵隐寺!认识沧桑11载余,因这个男人而走上写作道路,当年的王贵与安娜即在他鼓励下而成文,在11年后的今天,我们终于见面鸟。。。
—–摘自新浪六六微博 6月24日 23:24

 

追记

(我为谁痴——-那一段情愫。一篇我写了11年,到今天才画上句号的文章。谢谢你,沧桑。—–摘自新浪六六微博 2011年6月25日 11:07 )

十一年了,我们错过无数次相遇的可能。有心或者无意。有时候甚至只有几小时的车程而已。

十一年里,我见过BAC论坛的N多元老,很多人都快混成了血缘亲。

十一年里,你看着我从不名一文到冉冉升起。

十一年里,我们的话越来越少,我们甚至忙碌到已不能在网上相遇。

我总记得我写王贵与安娜的日子,你坐在电脑的另一头,默默地陪我打字,在我贴到论坛后,你总是第一个回帖。我跟你说,我害怕我自己写不完。你说,留一段纪念,我陪着,你慢慢写。

我想,爱一个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动力,能够让我对从未见面的男人心仪到最终成为作家,而这个爱字,我竟然,11年未对你表白。我甚至不敢问你,你喜欢不喜欢我?我怕你会以惯常地幽默答:重要么?

对我,很重要。

因为我的胆小,我看着你离异,看着你单身,看着你恋爱,看着你结婚。

而因为我的胆小,我挣扎在我永远搞不懂的婚姻里,从抗争到愤怒到每天试图冲破牢笼到最后归于沉寂。我的身上心上,遍布伤痕。

我曾经问你,如果我离婚了,会怎样?

我希望你答我,和我在一起。

而你说,你不会离婚的。

我们第一次见面,在杭州的酒店大堂。

我一眼认出你的背影,虽然你正面的照片都没有几张。

我喊:桑桑。

你回头一笑,伸开臂膀拥抱我。

我等了十一年。

拥抱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的脑海里把十一年的幻灯一张一张放过,我听见自己的心从狂奔到河边散步。

终于有一天,我们可以,肩并肩在西湖散步,继续讨论。。。

国家大事,世界局势,经济动向和彼此的小孩。

青春,就这样,错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