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小说故事

祭拜 (小小说)

 

祭  拜

 Posted: 03-18-2006 08:43


宋爷爷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心里最牵挂的就是那个小孙女。
 
那是他的心头肉。
 
宋爷爷在64岁上就失去了老伴儿,孤单躺在大床上很是不习惯。一个人在家呆着的时候,觉得房子尤其空荡。以前孩子们都在家没出去闯荡世界的时候,老伴老说房子小,住不下,该买套大的。当时手紧,大女儿要结婚,中丫头要考研究生,眼看着毕业近了也不出去找工作,而小儿子还在读大学,又谈了女朋友,花费敞快。自己省一个星期的车钱,全靠骑自行车去上班省下的钱才够小儿子请女朋友吃一个汉堡包的。
 
所以,那时候就安慰老伴,说:换什么房子呀,很快孩子们一个个都出去了,这家就不显得挤了。
 
没想到一语中畿。孩子们在未来的没几年里纷纷就逃出这个小牢笼了。
 
大女儿跟着丈夫去深圳工作,二丫头研究生刚上一年就出国留学了。最小的儿子刚办了喜事,住在丈人给买的房子里,一个月都难得回一趟。儿子的亲家是个大户,开工厂的,儿子从谈上起就被人家内定为未来接班人了,明显显得跟丈人家亲近些。
 
老伴一走。宋爷爷开始觉得当年要三室一厅是个失策。现在宋爷爷打发日子的方法就是给自己排个表,一个很复杂的表。把三个卧室排成ABC,这个星期睡ABCBACA,下个星期睡BACABCB。这个表我们外人看的话,很是复杂,但在宋爷爷心里很亲切,因为字母排列的样子,一个月下来,把所有的C连接起来,是一朵五角星,把所有的A连接起来是半夺花的形状。目前就是B没办法弄成漂亮的图案,主要B是拿来填各个空隙的。
 
宋爷爷跟自己玩这个乐此不疲。
 
宋爷爷自己尽量多开火。自己烧着吃。
 
其实,自己烧饭是一见很麻烦的事情。一个人,单身,饭菜都不好掌握。去菜市场买菜,跟一大堆老太太挤一起,人家挑个大价钱低的,他挑个小的。边挑边不好意思地说:家里人口少,买多了吃不了。
 
现在他去菜场,卖鱼的老远就会招呼他:宋大爷!今天我特地给您留条小鱼!你看多新鲜!多小!
 
宋爷爷有点哭笑不得。
 
烧一条小鱼也是吃两顿。
 
荤菜还行。素菜有点麻烦,青菜烧豆腐,第一顿看着菜碧绿,豆腐雪白。到第二顿上,菜叶就发黄了,豆腐也成粉了,让人看了没吃的胃口。
 
有心不想自己烧了,去外头买着吃。现在超市里要啥有啥,速冻饺子馒头汤圆,挂炉烤鸭等等。宋爷爷不缺钱。除了退休工资,三个孩子都按月就寄心意来。搞得他连出去想找份工作都没借口。他一提想出去反聘,三个孩子顿时脑子就歪到老头没钱花了,赶紧追加俸禄。结果是,提三次,宋爷爷的收入就翻一翻了。吓得宋爷爷现在索性不提了。
 
宋爷爷有那么多钱,可以做到想吃啥就吃啥,天天饭馆不至于,但算计是一点都不用了。
可外头买了吃,那么快就把时间打发掉了,剩下那么长的时间做什么呢?
 
宋爷爷曾经去过儿子家几回,好象只碰上一回家里有人,而且两人还打扮好了正准备出去看电影。看老头子来了,赶紧放下包倒茶。
 
家是新装修的。媳妇连皮鞋都没换,就在屋里踩来踩去,客气地递瓜子什么的。但皮手套没摘,手里的包没放下,那意思是还等着老头一走就赶场子去呢。宋爷爷非常识相地迅速告辞了。儿子问,有啥事?宋爷爷答不出,他不能说,我没啥事,就是寂寞得紧,过来看看你们。于是只好编了个瞎话说:附近路过,顺便来看看。儿子一听说没事就很高兴,也准备跟媳妇去看电影了。宋爷爷一人坐着,他俩人站着旁边围观。
 
宋爷爷只好说:你们快去吧,我这也忙着去看人下棋,别磨蹭了。
 
大家都出了门。
 
剩下的几次,有一回宋爷爷也没成心上楼去拜望,就在楼下绕着看看,那都夜里10点半了,窗户还黑着呢,想来两人在外头还没玩回家。
 
宋爷爷的心空荡荡的。
 
后来,他就找到消遣的法子了。
 
在家附近的小学门口看人家孩子放学。那里每天聚集一大堆老头老太接孩子,好象是老头老太俱乐部一样。宋爷爷也假装自己接孩子,看一个个小精灵从大门里飞奔出来,扑向自己的亲人,人家一个个提溜着书包,牵着孩子的手渐渐散去。
 
这个过程,早上一次,下午一次,能帮助宋爷爷打发掉最少3个钟头的时光。
 
偶尔,宋爷爷也动过是不是再找一个老伴的念头。可念头一起,就感觉屋子里有阴气,想来自己的思想不纯洁,老伴生气了。这屋子俩人一起生活了10多年,里头每个角落都有老伴抹过的痕迹,每样物件都是老伴添置。再来个人,老伴能接受吗?
 
宋爷爷生活的彻底改变,是从媳妇开始怀孕起。
 
儿子告诉老宋:爸!你要添孙子啦!
 
老宋打心底冒出一股热气,就好象喝了百年古参一样提神。高兴得都不知道怎么答话了。
 
这下老宋有了冠冕堂皇去儿子家的理由。
 
他每天的日子开始变得很纷忙。一大早,确切地说,天才蒙蒙亮,他就提着菜篮上市场了,因为去得越早,东西越新鲜。
 
卖鱼的说:宋大爷!今天的小鱼我给你找找看!
 
宋爷爷豪气地一挥手说:挑条最大的!家里人口多了,小的不够吃!
 
鱼贩一面挑大鱼,一面有话没话地搭:“怎么人口多了?添孙子了吧!”
 
宋爷爷可高兴啦,生怕人不说这话题,赶紧接:“可不是,媳妇怀孕啦!我这就是给她买的菜,让她多吃点,吃好点,孩子长得壮!说是预产期。。。。。。。。。。”宋爷爷感觉话匣刚打开,人家忙别的事情去了,拿着网兜捞鱼呢,根本没听的意思。宋爷爷的一腔喜悦没地扔。
 
然后宋爷爷就按照他心里觉得有营养的样子给媳妇做饭。
 
做饭的点儿要踩好,正赶上10点的时候开灶,一切收拾停当,打好包,打个车去媳妇单位,正赶开饭时间。宋爷爷本身不懒,骑车去都行,可怕路上把饭弄凉了吃了不消化。媳妇拉肚子,那不就是在拉孙子的营养吗?
 
从知道媳妇怀孕起,宋爷爷就不必每天去学校报到了。他只要等自己家的小孙子出来就行了。耐心,耐心。10个月而已。
 
媳妇到点就生了,是个丫头。胖丫头,一落地就有九斤,哪都圆呼呼的,媳妇太喜欢了,大笑着说:都是你爷爷的功劳,把你喂这么肥!
 
宋爷爷那个骄傲啊!感觉这孩子根本就是自己孕育的,因为一直是自己在喂她。至于是男是女,宋爷爷压根不在意。
 
有人看宋爷爷那么高兴,就故意泼冷水逗他:“你还那么高兴!你们老宋家的根,到这代就算是句号啦!”
 
宋爷爷乐呵呵地回:什么男啊女的,我不挑,是个孩子就行!
 
儿子媳妇都忙,亲家的厂子生意很好,脱不开身,就拜托给老宋说,孩子你能不能替看着,我们出保姆费。但家里没个老人不行,免得孩子给拐跑了。
 
宋爷爷那个激动啊 !心说,你就是不出保姆费,我也乐意啊!于是满口答应说,没问题!放心吧!
 
小保姆春花,小孙女卉卉加老宋。
 
这个屋子又人多了,忙得不可开交。
 
刚开始儿子媳妇不好意思完全劳动宋爷爷,说晚上我们接回,白天送来。
 
宋爷爷就很讨厌天黑。天黑了,孩子和保姆就走了,家里又只剩他一个。
 
有一天,儿子电话来说:“今天不接卉卉了,我们有事情。晚上放你那里。”宋爷爷赶紧接口说,你们忙你们的!甭挂着孩子了!有我哪!“
 
儿子来接孩子的次数越来越少,慢慢成全日托,到周末才接走看看。所以现在宋爷爷最不喜欢的日子就是周末。
 
孩子长牙了,整天见了爷爷就口水滴答地啃上去,喷爷爷一脸吐沫,真香!爱死那团肥肉肉了。
 
孩子认人了。爹娘一来,孩子就把头赶紧埋进宋爷爷怀里。而爹娘把孩子送到宋爷爷家的时候,刚迈进门,孩子就伸俩手要抱了,嘴里还委屈地不行,乱哼哼。疼死个人。
 
孩子会爬了。宋爷爷把家里所有的家具腿儿都包上软布,给孩子买了副护膝。
 
孩子会站了,宋爷爷开始觉得腰力不够,因为老是半弯腰状态,护着孩子不撒手,怕摔着。
孩子睡觉,宋爷爷就叫她躺自己身边,不给保姆。保姆说,爷爷累了,爷爷歇歇。宋爷爷赶紧说,不累不累,摸着孩子塌实。
 
孩子会说话了,第一个会喊的人就是“爷爷爷爷爷爷”因为每天听得太多。
 
宋爷爷活得很有精神气儿。
 
抱着孩子出去的时候感觉特有被同龄人认同感,也是交流啥时候出疹子,啥时候添米糊。一溜达就溜达到天黑了。推出去的小车象个货车一样,上面什么都有。几块磨牙饼干,一个香蕉,三瓶牛奶,一罐保温杯的满水,尿布5块,湿纸巾一包和换洗衣服若干。
 
每天一把小车推出来,孩子就乐了,伸两手一张开始“爷爷爷爷爷爷”。宋爷爷就会说,走,咱们旅行去!
 
宋爷爷好象把这一辈子的话,都跟这个小可人儿说完了。真是这一辈子都没现在唠叨。
 
他抱着小丫头还在学校门口等,不过这次可不是空手等了,而是学前教育:“胖丫丫啊!等明儿咱也大了,咱也上学。爷爷给你买哈楼气气猫的书包,买米老鼠的文具盒,买花裙裙,买花头绳。你看那个姐姐头上蒙的头巾可漂漂呀?以后咱也买!哦!你现在就想要啊!别指别指!指人头不礼貌。明儿爷爷就给你买。咱现在头小戴不上也买,放家里好看!。。。。。。。。”
 
宋爷爷一点意识不到自己现在跟话痨一样。
 
胖丫丫长一副跟他爹一样好看的双眼皮大眼睛,一笑起来弯弯的,高兴了会哈哈大笑,使劲挺肚子往后仰,有一点点高兴的时候就蒙着嘴偷偷乐,把头都趴在爷爷肩头上。很温暖。
 
爷爷太喜欢了。
 
有时候会认真告诉丫丫:“丫头啊!咱长大了要努力学习,上北大清华,跟你二姑一样去美国读书。爷爷给钱,丫丫要天上星星,爷爷都搭梯子给你摘!你说,你啥时候要?”
有时候又叹气说:“丫丫啊!爷爷的愿望一点都不远大,要是能活着看到你上大学,爷爷就满足啦!要是能看到你大学毕业,爷爷就赚啦!要是能等到丫丫结婚,爷爷就成老妖怪啦!要是等丫丫生出个小丫丫。。。。。。恩?那时候爷爷得上100岁了吧?还能认识咱胖丫丫吗?哈哈哈哈。”丫丫也哈哈大笑,祖孙俩快乐极了。
 
上天没给宋爷爷实现愿望的机会。
 
丫丫刚会撅着肥屁股扭几步,宋爷爷就觉得自己精神头不济了。抱一会就累。当然,丫丫也够胖的,一岁半不到都30斤了。爷爷于是感叹:丫丫啊,爷爷老咯!看样子等不到丫丫生小丫丫咯!抱一会歇一会。
 
可丫丫走一走也就累了,又伸手要抱。
 
宋爷爷就再抱一阵,没两分钟,又累了,就哄丫丫说:咱坐坐,坐坐,看看鸟儿,看看花。不要啊?丫丫不喜欢啊?可爷爷累了啊!爷爷抱不动啊!好好好,咱抱着走,走。你说去哪?菜市场看鱼?哎呀!那太远啦!爷爷走不过去怎么办呀?一定要去啊!好吧!咱们去看鱼!爷爷就是爬,都爬过去。你把爷爷当马骑算了。好不好啊?
 
宋爷爷发烧了。
 
再去医院查的时候,被告知肝癌晚期,没多上时间的寿命。
 
媳妇怕爷爷传染给孩子,就把胖丫丫抱走了。
 
宋爷爷躺在病床上,怎么老听见丫丫在喊爷爷爷爷爷爷。
 
宋爷爷跟媳妇说,我想丫丫了,你哪天抱来给我看看?
 
媳妇说,丫丫现在好着呢!外婆不在工厂做了,在家看丫丫,您甭担心了。这是医院,孩子还是少来的好。
 
宋爷爷说,丫丫晚上睡觉老左侧睡,你让你妈给她经常翻身。女孩子要头行好看脸行好看才美。
 
媳妇说,知道啦!
 
宋爷爷说,那,带点丫丫照片来?我想她了。
 
媳妇总是忘记。每次一进门就赶紧抱歉说,下次一定带来。
 
媳妇一走,宋爷爷背过身去就掉泪。
 
真的很想丫丫。丫丫晚上伸手一摸,爷爷不在,会不会哭啊?
 
媳妇终于带孩子的相片来了。真是好看!那眼睛!象是看着你说话,那小嘴唇儿,翘翘,那小手,都是肉窝窝,真想抱在怀里呀!
 
宋爷爷很低声恳求儿子:把丫丫抱来我看看?我不传染。没几天了。
 
儿子说,行。我礼拜天给抱来。
 
周日,儿子带来摄象机,给宋爷爷看一段丫丫在外婆家的录象。却没把孩子抱来。
 
“丫丫好象有点瘦了?”宋爷爷问。
 
“没事儿。小孩子现在正抽条,运动多,都要瘦。再说,小丫头那么胖干什么?”
 
“丫丫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笑啊?她以前每天都笑的。你告诉她爷爷生病了?”
 
“没。她那小屁孩懂什么是病呀!她笑的还是挺多的,就是拍她的时候,她注意力都盯着摄象机,自然就不笑了。”
 
“怎么没把丫丫抱来?”
 
“她姥姥不让。说拍录象来看就行了。”
 
宋爷爷要求抱丫丫来看的声音越来越低了。
 
后来就不要求了,只是每天反复翻那几张相片看,睡觉的时候也握在手心里。
 
宋爷爷在清醒的时候,跟儿子媳妇嘱咐说:等我过去了,你们记得常给我上上坟,带上丫丫。别让我牵挂。
 
儿子说,爸,你胡说什么呢!你这好好的。
 
宋爷爷最后看到丫丫的时候,已经是浑身都插满管子了。
 
他张开眼睛,看见痛哭不止的丫丫,哭得鼻涕眼泪都挂满身,衣服都湿了。
 
宋爷爷张张嘴说,丫丫别伤心,爷爷会一直看着你的。爷爷不走。
 
护士说,老人好象有话说,嘴动呢!
 
儿子凑近听,听不出什么。
 
姥姥抱着孩子,丫丫一直哭。姥姥说:“丫丫这是给吓的!小孩子,哪见过这呀!赶紧抱走。”
 
宋爷爷模糊地看着丫丫两腿乱踢地给抱出病房。
 
***********************************************
 
媳妇问儿子:“今天是七七吧?”
 
儿子说,是啊!
 
媳妇说,去坟上看看你爹。
 
儿子说,家里看就行了。那么大老远的。家里不供着照片吗?
 
媳妇说,唉!我是想带丫丫去看看爷爷。爷爷那么喜欢她。最后的日子,大家怕传染,就把孩子跟他隔离了,他该多想啊!其实,我查了,肝癌不传染。
 
儿子说:还不都你妈!你妈说不让就只好不去啊!总不能惹她不高兴。以后丫丫还指望她带。不能为个故去的人,得罪现在的人。
 
媳妇说,今天去不去坟上上点香?
 
儿子沉吟了一会说:去吧,带上丫丫。
 
宋爷爷并没有走远。
 
对他,选择满难的。他快点往前干,就见着老伴了。可他舍不得丫丫,就在荒郊野外乱飘。
这魂魄也是划地为牢的。谁先到谁先占着,跟猫一样。宋爷爷新去乍到,被鬼打得到处乱跑,如丧家犬一样。有时候一不小心踩错线了,被一群野鬼围着暴打,浑身是伤。不过还好,马上就能见到丫丫了。
 
丫丫来了,被儿子抱着。小东西可怜了。萎靡不振。
 
腿上还有一块擦着紫药水的伤。
 
这是怎么弄的!怎么看孩子这么不仔细呢!!!!!!!!!!宋爷爷胸中郁闷,有火不能发。
 
丫丫的小手摸着墓碑,手里还拿着一朵野菊花。
 
丫丫的小嘴亲在墓碑上。
 
舌头也过来了。
 
宋爷爷内心温暖,觉得肩头的伤也不那么痛了,这么多天的游荡也是值得的。
 
“丫丫!脏!别舔!”媳妇赶紧把丫丫抱起来,拿块手巾擦擦丫丫的舌头,还硬掰开孩子的嘴往里擦。丫丫先是拧头,后开始放声哭了。
 
小孩子!不能那么硬弄!要弄伤的!你看你看!打恶心了吧!
 
宋爷爷急死了。
 
“爸,今天是七七,过了今天,我们得过一阵子才来看您了。清明再来。丫丫跟爷爷再见。”
 
丫丫冲墓碑挥挥胖手。
 
宋爷爷也走了。好了,地盘还给你们,我撑这几天,就为看看丫丫。
 
清明前一天,宋爷爷就赶紧奔回来了。还带着老伴儿。
 
“你等等,等下丫丫就来看我们啦!我跟你说,丫丫可好玩啦!精豆!啥都懂。我去找你的时候,她还不舍得,哭呢!”老伴也是焦急等待。
 
儿子带着丫丫和媳妇一路过来。
 
丫丫长高了,会说不少话了,会唱英文歌了。丫丫围着坟头采花。象花蝴蝶一样。
 
真想伸手抱抱她。
 
儿子将随身带的水果和肉什么的,外带一束鲜花摆放在坟前。最后全家磕头,说了句:“爷爷白白,我们明年清明再来!”
 
天哪!一年!新年为什么不来?国庆为什么不来?中秋为什么不来?鬼节为什么不来?
宋爷爷依依不舍地,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如此三四年。
 
这一年清明,宋爷爷早早又来坟头等着了。老伴不愿意来,那边正搓麻将,下不了桌。宋爷爷想了想说:你不去我可要去,我一年才见那小东西一次。错过了就得等下一年了。今年丫丫到夏天就上学了,成大孩子了,我得嘱咐嘱咐她。
 
奶奶一边丢八饼,一边说,好啊好啊!你就说,奶奶祝愿她健康成长。
 
宋爷爷半夜就坐着等。
 
天挖凉挖凉地。儿子好多年没捎背心来了。所以就穿件衬衫。
 
露水把宋爷爷眉毛都打湿了。
 
早上九点。远处来了个陌生人,边低头寻找,边查手里的单子。
 
估计是新人上坟。
 
陌生人走到自己坟头上,先鞠一躬。
 
宋爷爷笑了,小家伙!你找错人了。没见相片吗?
 
“宋新民先生及王秋明女士:你们好!我是清明电子祭拜公司的员工。今天,我受您儿子媳妇之托,前来为您上香。这是价值499元的供品,请查收。烤鸭一只,红烧肉一碗,橘子四个,香蕉重一公斤一串,印度天竺精品贡香一束。现在祭奠仪式开始。”陌生人点上香,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宣读:“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们一切都好。丫丫已经报名上小学了,在市重点南门小学。大姐和姐夫年初办好了离婚,不过姐姐在经济上没吃亏,孩子归姐姐了,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姐姐。二姐找了个老外,打算年底完婚,到时候会来这里看望二老。今年,我们都太忙,抽不出空来拜望二老,幸好有电子祭拜公司替我们完成心愿。希望二老不要计较孩子的不孝,九泉之下保重身体。2006年4月5日   ”
 
陌生人宣读完,赶紧把香灭了,把供品收进包里。又拿着号继续寻找下一个受托之坟。不久,声音从后一排响起,只是名字换了换。一样的供品,一样的香,只烧了一截而已。这倒真是一本万利,根本是无本生意。
 
就这样了?宋爷爷有些惘然,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我以后大约就再也见不到丫丫了吧?
 
也好,我终于可以不用赶 夜路,走九泉了。
 
了了了。
 
再见了,我的小丫丫。

 
爱你的爷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