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家事记趣

家庭新成员

 

家庭新成员


妈妈提出要回上海。

我说好,下午就去给她买机票。打听好价格,付了钱,拿了票,出旅行社的一刹那,我的眼泪掉下来,蹲在地上哭泣,任劳工拉扯也不起。

劳工有个开会的机会,想带我一起去香港玩一趟,在12月中的时候。我当时很犹豫,想到吃奶的小BABY,不愿意去。劳工极力鼓动我去,按他的想法,有了孩子不能失去夫妻的世界,孩子不是生活的全部。我问母亲,你可以在我去香港的时候替我照顾孩子吗?母亲说好。

可现在母亲说走就要走了,我看着手里的机票很难过。我的孩子怎么办?

我跟劳工说,我去退票吧!大不了损失一张机票的钱。

劳工不同意,说婆婆也可以照看孩子,我们还可以雇一个临时保姆应付过那几天。我不同意。一个不会说英语的老人,和一个无助的小孩,我怎能把家交给一个陌生人?

流泪的时候一抬头,看见对面有一家女佣中心,里面坐着一位瘦弱的女人,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一间大房子里,很可怜。真是同病相怜,我莫明地就走进去。

中介说,这个女佣是早上被雇主退回的,因为她太瘦弱了,无法照料他们的残疾儿子。中介给我看病儿的照片,一个很胖的小孩子,据说11岁,62公斤,生活无法自理,不能上厕所吃饭,所有的活都女佣一个人做,在过去的4个月里,女佣一下瘦了9公斤。

我看了一下女佣初到新加坡时的照片,一个面相很和善,还略有丰腴的女人,现在竟瘦成这样!

中介说,她有三个孩子,分别是两岁四岁和六岁,她需要赚钱养家,即使前雇主这么辛苦的活,她都愿意继续做下去,是前雇主不放心她,怕她力气不够摔了孩子。

看了看她的资料,心生惊诧!她居然是学幼儿教育的本科毕业生!看她的英语写作能力,比我可强多了!中介说,在菲律宾,本科生满地走,但是没有用,工作机会少,即便是有机会,月工资才80新币左右,我听了,很悲哀地想,中国大约很快也就这样了。又看她自己的兴趣所在,第一就是照顾小婴儿,其次是洗衣,再其次是家庭保洁。第一条就已经打动了我的心。

与她聊了一会天,她一直面带微笑,反应机敏,不是那种很难沟通的人,对英语的理解准确无误,发音也很标准。她在中介的要求下,当场示范了如何给宝宝洗澡等照顾婴儿的要领。

我的心突然动了一下!有强烈的愿望希望她成为我家的成员之一,爱我的宝宝,照顾我的宝宝,她说她愿意。

劳工不同意。劳工不喜欢家里多个陌生人,他说他愿意分担家务,不必请人了。

我多年心血培养出个博士,不是用来做家政服务的!我们俩就僵持着。

回家以后,全家人除了小偶得,一致反对我的请求。我孤立无援。眼看着这个令我一眼看中的女佣就要从身边擦肩而过。我不能想到她当时坐在冷气十足的房间里瑟瑟发抖孤立无援的样子,也不能想到她迫切需要工作时,对我回答的那一串YES。

我终于,在新生儿满月的那一天,板下面孔,行使了主妇的权利。

我说:我决定了,就这样办吧!没什么可商量的。全家不再声响,劳工无奈地摇头。

今天早上,小偶得满月了。我送给儿子的第一份礼物是——一个爱他的阿姨。我在去签合约交定金的时候,笑着对新家庭成员说:我们一家人会随着孩子喊你阿姨。阿姨在中文里,是AUNTIE的意思,我将你当作我的姐妹,希望你善待我的孩子。她很高兴,说,我会的。

她的手上,从昨天我走以后,就已经捧起中文的书,开始学说汉语。我告诉她,每天我会留个她一个小时的时间学习汉语,晚上回来我要检查的哦!

上午去的时候,是带着我的好朋友与劳工一起去的。他们对她都很满意,觉得她温顺爱笑。

上帝保佑我!让我遇到一个能协助我共同支撑起家的好HELP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