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媒体报道

《家庭周末报》:嫁个北京人多磨才能成好事

 

嫁个北京人多磨才能成好事

作者:史玉根 白玲玲  来源:《家庭周末报》  2005年11月25日


  在北京,与北京人结婚的外地人越来越多,外地媳妇本地郎或者本地姑娘嫁外地郎的婚姻比比皆是。

  在上海,据日前发布的《2004年上海民政工作发展报告书》显示:去年上海市共办理国内婚姻登记12.3万对,其中异地婚姻3.9万对,占总数的32.29%。11月22日,记者电话采访北京市婚姻登记处。李紫薇处长说,因为内部网络出现了故障,无法调出去年异地婚姻的具体数字,但她肯定说,随着户籍制度改革的推进、人口流动的加大,北京的异地婚姻将越来越普遍,应该接近上海的数字比例,三对新人中就有一对异地联姻。

  这些选择异地婚姻的人过得好不好?与“本地婚姻”相比,异地婚姻中“异地”因素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婚姻的稳定?那些走进又走出异地婚姻围城的人们,有着怎样的幸和不幸呢? 

  法院:异地婚姻约占总离婚案例的四分之一,婆媳关系、婚前了解不深为主要问题

  11月18日,记者从北京西城区法院便民法庭了解到,今年到该法庭办理离婚的异地婚姻约占总离婚案例的四分之一。记者发现,这些离婚案的一个明显特点就是婚期短,最多两年,最短的还不到一年。因为大多是无争议离婚,判决书上的离婚理由都是简简单单四个字:感情破裂。

  “实际上,每个离婚案背后都有一个不同的故事。”办理过无数离婚案、对婚姻问题颇有研究的北京西城区法院法官赵庆丽说,确实有不少选择了异地婚姻的夫妇是因为双方不匹配,不在同一个层次,怎么也走不到一块儿而离婚的。

  在赵庆丽办理的异地婚姻离婚案当中,双方婚前的认识了解都不太深入,有的通过网络聊天、交友相识,有的通过婚介机构相识,还有的是在歌厅娱乐时相识。由于双方认识时间短,相互了解不充分,结婚后一方发现对方不是自己最初印象中或想象中的人,往往会失望,甚至怨天尤人,给婚姻加入不和谐音。也有一些外地女性对婚姻抱有不纯的动机,对北京男士抱有很高的期望,一旦愿望得不到满足,她们便会选择离婚。

  今年9月,西城区法院便民法庭接待了这样一对异地夫妇:妻子是南方人,身高1.7米多,长得很漂亮,大学毕业。男方是北京人,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他们去年上半年通过网络聊天认识。在网上,男方说自己有车有房,后来两人见了面,感情升温很快。女方不顾家人反对,放弃在老家优越的生活条件和满意的工作,到北京与恋人结了婚。但她很快发现,丈夫开的车是姐姐借给他的,房子是父母的,他自己连一个正式的工作都没有,成天游手好闲,还经常向妻子伸手要钱。结果,这桩婚姻只维持了半年,女方就提出了离婚。在法庭上,她后悔自己对男方缺乏了解,太轻信他的话。

  与上面那对因婚前了解不够分手的夫妻不同,“更多的夫妻是因为不能相容才离婚的。”赵庆丽说,和本地婚姻相比,由于成长环境不同、地域文化各异,异地夫妻之间在观念、习惯等方面存在更多的差异,这些差异需要一定时间来磨合。而一些夫妻往往在几次矛盾冲突之后就对婚姻失去了信心,以致感情破裂而分道扬镳。

  婆媳难以相处,也是影响异地婚姻质量的一大障碍。和本地婚姻相比,异地婚姻中的婆媳关系更加微妙。因为两个人来自不同的生活环境,生活观念、习惯甚至语言都有一些差异,双方很容易产生误会。“比如一方说一句什么话,本来没有恶意,因为表达方式不同,另一方听来就理解成其他意思,心里很不高兴。这种误会一旦产生,就难以消除,从而使婆媳关系恶化。”

  赵庆丽笑着说:“当然,我们接触的都是失败的异地婚姻,这毕竟是少数,实际上更多的异地婚姻中,夫妻之间相容、互补都非常好,非常成功。遗憾的是,来我们法庭办离婚的夫妻都做不到这一点。”

  刚刚离婚的人:“下次我也许还会选择异地婚姻,但我不会再选北京男人”

  叶芳(化名),今年32岁,西安人,现在北京某文化传播公司任美编,曾经选择了异地婚姻。11月15日,刚刚离异的她向记者讲述了她的婚姻故事。她说,她之所以要离婚,是因为前夫太不顾家,婆媳关系相处不好。

  1999年,在北京某美术学院上大学的叶芳,认识了比自己高两届的校友刘明(化名)。“他为人热情,说话也幽默。”叶芳说,这是刘明给她的最初印象。经过一段时间交往,两个人便确立了恋爱关系。

  “那时候,刘明很会讨女孩子的欢喜。他是北京人,一口好听的京腔,说话挺幽默。节假日,经常带着我下馆子、看电影、逛胡同,玩得很开心。”叶芳说,刘明的殷勤让远离父母的她倍感温暖,也让喜欢浪漫生活的她时常惊喜。她觉得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一定会快乐无比。当时她也发现了刘明好玩、喜欢喝酒、胡侃等不良习惯,可她并没有太在意,以为真正走入社会,成家立业后,他自然会“改邪归正”。叶芳说,她从小生活在一个质朴的环境里,最不喜欢男人吹牛。

  2003年初,叶芳毕业后第二年,与刘明正式登记结婚。当时,先期毕业的刘明已经是一家文化艺术公司的艺术总监,月薪一万余元。而叶芳因为户口问题没有解决,想当公务员的打算成了泡影,最后在一家小文化公司找了一份美编的工作,工资不过3000多元。有几次,婆婆言谈之中流露出对叶芳的不屑,好像是她高攀了他们的儿子,为了图一个北京户口才嫁给刘明。

  “话虽没有明说,但我能感觉到那层意思。为这事,我还和刘明较过真,要他说出我高攀了他什么。他一个劲儿地赔不是,充当和事佬,让我没了脾气。”叶芳承认,当初她之所以选择北京人做丈夫,是有某些现实的考虑,但决不是高攀,更不是图他什么。这件事让她心里对婆婆存了介蒂。

  结婚那天,叶芳的父母特意从西安赶来参加女儿的婚礼。一切都很顺利,双方的亲友也都满意,但婚礼结束后,公婆就近安排亲家住在了一家低档旅舍里,让叶芳的父母觉得没有面子。“因为是在大喜的日子里,我们也就忍了,没说什么。”叶芳说,那是她第一次见识公婆的小气。

  婚后,叶芳与刘明度过了一段平和的日子,随后他们的婚姻开始出现裂缝。尽管叶芳经常干预,可刘明原来的坏毛病不但没有改掉,反而变本加厉。“他经常把他的同学、朋友,请到家里来喝酒、侃大山。刚开始我还热情接待,后来我发现他们在一起吹牛吹得没边,就开始反感了,不愿意再侍候他们了。刘明是特别要面子的人,见我不冷不热的,也就不再带朋友回家了,改在外面下馆子、泡歌厅。这样一来,花销就更大了。”

  叶芳告诉记者,2003年下半年,他们在市郊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交了首付款后,每月再还1000多元贷款。以他们的经济收入,完全可以应付自如,可实际情况是,刘明大手大脚的习惯常常导致家里入不敷出。去年的一段时间,公公遭遇车祸,刘明每月要支援老人家七八千元,这样,他一万多元的工资就所剩无几了,甚至被用得精光。家里的生活开销常常是叶芳一个人承担。因为钱的事,两口子没少吵嘴,可刘明总是那句话:“一个大男人小家子气,在外面还能混下去吗?”

  叶芳说,因为自己的亲戚都不在北京,每次吵完架,一肚子委屈,只能自己憋着,得不到亲情的支持,公婆对她历来有偏见,关系一直紧张,什么事都向着刘明。她常常觉得自己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更让我生气的是,去年下半年,房子月供交不起,银行都找上门来了,他倒好,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工作给辞了。单位给了他2万元安置费,他竟然花了1万多元买了一台手提电脑。” 

  今年6月,叶芳身体不适,被查出患有乙肝,请假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收入少了,人的精神状态也不好,而刘明经常和朋友在城里玩个通宵,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有一次,叶芳责问刘明心里还有没有妻子,有没有这个家,刘明冷冷地说了一句: “有,没有我还回来干嘛?”看着他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叶芳对这段婚姻彻底失望了。11月1日,在冷静地思考了两天后,她正式提出协议离婚。财产分割没有发生太多争议,刘明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我的婚姻难道一开始就错了吗?”对这段刚刚结束的婚姻,叶芳至今仍然困惑不已:“谈恋爱那阵子,我没想到异地婚姻会有这么多问题,也没想到一个人的习惯会那么根深蒂固,难以改变。下次结婚,我也许还会选择异地婚姻,但我不会再选择北京男人了。”

  站在叶芳的角度来看,北京婆婆的优越感,丈夫爱吹牛、大把花钱不顾家的毛病,婆媳矛盾夫妻矛盾的双重压力让她难以忍受,最终做出走出围城的决定。

  北京户口占有一定的优势,还有其他一些异地差别的存在,从世俗的角度看,叶芳处于弱势,叶芳的心态也会受到世俗定论的影响。她遇到家庭矛盾时,习惯性地从弱势心理定势出发来理解问题,这样一来,使得小问题变大,大问题更难解。叶芳遇到的问题在异地婚姻中普遍存在。

  正在离婚的人:“北京好男人多的是,我只是没有找到适合我的而已”

  近日,记者就异地婚姻问题在一家网站的情感社区发了一个帖子,很快得到网友们的回复:

  “不要把异地婚姻对象看成‘怪物’。关键是要用心去体会这份感情。”

  “本地人也好外地人也好,缘分来了是最好,是你的就是你的,想逃都逃不掉。”

  “爱情是不分地域的!从遗传学的角度看两人相隔越远,下一代越漂亮啊。”

  “其实婚姻就是两个人的天堂。多点谅解和沟通就行了。说白了就是双方相互信任相互迁就不就行了嘛!”

  ……

  11月上旬以无性婚姻离婚案引起京城乃至国内众多媒体关注的刘媛女士(本报11月24日在家事与法版作过报道,《结婚4个月一直无性生活,法院为什么判不离婚?》),近日再次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作为异地婚姻的过来人,在经历了种种痛苦之后,她非常想给那些走进和准备走进异地婚姻围城的男女提几点忠告:“婚前,一定要考虑一下婚姻动机,包括自己的和对方的,对自己适合找什么样的对象,要有恰当、准确的定位,标准尽量低,不能太高;夫妻相处,一定要平等,不要仰视别人,应该多忍让、呵护对方,多替对方着想,这并不是软弱的表现;要珍惜自己的权利,特别是做妻子的权利;一开始就要处理好婆媳关系,因为作为外地人,你面对的不仅仅是你丈夫一个人,而是他的整个家族;夫妻之间最好是不搞AA制,它并不适合中国家庭,它会让夫妻特别是做妻子的失去安全感;你如果有一半的时间觉得自己很痛苦、委屈,活得很累,那么这样的婚姻或感情,就不能再维持下去了。”

  刘媛虽然对她的北京丈夫极为不满,但她反对把北京男人“妖魔化”。她说:“不少北京男人确实有缺点,比如有的贪杯,有的夸夸其谈,有的不爱做家务,但他们也有其他地方男人所没有的优点,如幽默、豁达、仗义、有亲和力等等。总之,北京好男人多的是,我只是没有找到适合我的而已。”刘媛把自己婚姻破裂归结于选择的错误。

  “并不能说异地婚姻不好,更不能说选择北京男人做丈夫就错了,选择什么样的人、哪里的人做自己的丈夫或妻子,首先要确定他(她)是不是适合自己,是不是和自己在同一个层次上,也就是俗话说的‘门当户对 ’,这里包括双方人生观、价值观等等,只有双方匹配,然后才能谈到夫妻之间的性格、爱好等差异的相容、互补;如果不匹配,怎么相容,也难以成功。”中国离婚网负责人、婚姻问题专家王芳律师说。

  选择的对与错对婚姻幸福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异地婚姻中客观差异的存在,使得选择一个合适的对象以及你能接受的家庭氛围更加重要。

  数据表明:北京人与外地人结婚,离婚率低于本地婚姻

  异地婚姻是否比本地婚姻更脆弱?另一组数据表明实际情况并非如此。2003年,北京异地婚姻的离婚夫妇占总离婚人数的12%,离婚率低于本地婚姻。2004年,上海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妇当中,只有7%的夫妇是异地婚姻,华东师大人口研究所所长丁金宏教授经过长期追踪,发现了两地婚姻长久的秘诀。他和一些民政和婚姻专家认为:“相对于本地婚姻,异地婚姻更来之不易,所以他们碰到问题时,更多的会用容忍的方式去面对;另外,一方因为户口不在本地,‘翅膀还没有长硬’,当然希望婚姻稳定。”但他们同时指出,离婚率低并不代表他们的婚姻质量就高,事实上,许多离婚案例恰恰暴露了异地婚姻存在的脆弱之处。

  婚姻咨询师:如果相容、互补得好,与北京人结婚甚至比本地婚姻更稳定更幸福

  相爱时是差异相吸,相处中是差异相斥。婆媳矛盾、夫妇生活习惯不同是异地婚姻的软肋,最容易使之变得脆弱。“既然脆弱,就更应该好好呵护。”北京婚姻问题心理咨询师苏青女士说。她认为,跟北京人结婚不能总把自己当成外地人,要以积极的心态和行动融入到配偶的家族圈子和当地人的圈子中去,否则,看什么都不会顺眼,听什么话都不会顺耳,夫妻之间,婆媳之间,亲友之间,甚至邻里之间等许多关系也不会相处融洽,以至影响婚姻质量和稳定。有缘千里来相会,选择了异地婚姻,舍老乡与北京人结婚的人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苏女士说,不管是北京人还是外地人,相容、互补应是异地婚姻中夫妻双方的日常功课。正因为差异多,夫妻之间更要相容,互补。如果一方总是以自我为中心,排斥另一方的生活习惯和观念,那么他们的婚姻势必会永无宁日。相反,如果相容、互补得好,与北京人结婚甚至比本地婚姻更稳定更幸福。

  苏青女士说:“来自两个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成长环境的男女,种种差异是肯定存在的,而且在短时间内可能难以融洽。所以选择异地婚姻的人对此要有心理准备,如果没有充分了解,就仓促结婚,婚后的苦涩肯定多于甜蜜;而一旦走进婚姻殿堂,夫妻双方就应珍惜婚姻并学会经营婚姻。如果能真正做到差异相容、优势互补,异地婚姻就一定能插上幸福的翅膀。”

  《双面胶》作者谈异地婚姻

  家庭伦理小说《双面胶》在网上很是火爆,小说讲述在上海生活的丽鹃与亚平小两口,在亚平的爸妈到来之后所发生的故事,一方是上海式作派,一方是东北一家人,丽鹃与亚平这对原本恩爱无比的夫妻,最终在一场暴怒后走入无言的结局。小说作者六六对异地婚姻中婆媳及夫妻矛盾有这样一些观点。

  1.婚姻第一策略,以退为进。夫妻之间,有什么对错可言?要抓主要矛盾。“毛选”你读过没有?毛选第一章那是克敌制胜的法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你不要把跟婆婆的矛盾上升到跟丈夫的矛盾。一个是敌我矛盾,一个是人民内部矛盾。这个局势你要看清楚。一个要严打,一个要得饶且饶。

  2.平等——这个很重要。家里剩菜要不吃,大家都不吃干活要不干,大家都不干。如果一个人首先在人格上就将自己屈尊,这个婚姻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3.同一种社会关系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生活氛围下,会有不同的发展方向。婆媳关系也是这样。既然不能保持亲热,能保持礼貌也就不错了。她不想将家庭关系搞得跟电视里的婆媳那样做作,铁得恨不能掏心掏肺喊闺女娘亲,也不能像某些弄堂的悍妇一样将关系搞得庸俗化,见面就拔枪。好不容易跳出了石库门小市民的圈子住进了楼房,就要有楼房生活的样儿,像门户一样紧闭,又像窗户一样隔着帘子透一点温暖的灯光。(来源:家庭周末报)

http://www.people.com.cn/GB/news/37454/37461/389104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