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物特写

KK的帅蝈蝈们

 

 KK的帅蝈蝈们


  住院几天,忍不住赞叹,谁说新加坡无帅哥,好看的TOP 5%全集中在KK的妇产科医院里了。

新加坡真是奇怪,搞妇产科的,大多居然是男人,而且是帅得一踏糊涂的男人。我的主治医生自不必说了。我起先并不知道他是我的主治医生,因为我从在KK看病起,只与他有一面之缘,还是在第一次被送去看急诊的时候正好碰上他当班。后来才知道,第一次被接收时签字的医生便是我的大医生了。

说是大医生,他看着怎么也就刚三十的样子,跟劳工比起来还显得比劳工年轻些,但估计是已经取得独立行医的执照,再加上在新加坡最一流的医院里看病,怎么说经验都要多些。

说老实话,我对这里医生的经验,还真不感冒,新加坡去年出生一万挂零的婴儿,平均到每个医院,每天能轮到接生4个孩子就算多了,跟中国医生的工作强度那是没法比的。而KK估计好些,因为这里是东南亚的急救中心,周边国家有什么问题的产妇都送这里来,医疗设备当然是先进的,但技术如何,只有上帝保佑了。还好现在生孩子也不算什么大毛病,基本没啥生命危险,已经很少听说谁是生孩子生挂的,大不了就看着B超在肚子上划一刀好了。没啥技术难度。

再回来说我的大医生,他身高最少一米八,相貌儒雅,戴着眼镜,笑容可亲,让人感到温暖,特别每天临走的那句:“如果明天不发烧,你就可以回家了。”然后冲我一竖大拇指的样子,让我感到很放心。当然这话后来我明白,不过是应付我的一句口头禅。从第一天起说,一连说了6遍。在我不发烧以后就变成了:“如果血小板回升,你就可以回家了。”反正就是不让我回。

我现在对自己很不自信。挺着个大肚子,人又胖得不行,再加上发烧和血液的问题,面色惨白,于是便不幻想他每天留着我是垂涎我的美色。否则,搁以前的臭美,一定会挺着胸脯内心里哼上一声说:“想跟我套瓷!”

而另一个帅蝈蝈,我只见了他两面,他便如刺青一样刻画在我的心头,以至于我都快成花痴了,虽然知道他不可能上到7楼或8楼的病房来看我,但还是寄希望某天他的不期而至。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夜里,上周六发烧到头昏的时候被送进二楼的待产室观察。当时的体温是39度,护士跟我说过半小时医生来看我,结果,我跟狼犬一样大口喘着热气,满脸通红,敞着肚皮等候了俩钟头,他才姗姗来迟。

姗姗来迟的姗字是女字边,通常是指女人依仗着自己的美丽敢于让人等候。但我从第一眼看见这个帅蝈蝈起,我就觉得,这个姗字完全可以改成单人旁。也许是因为期待太久,在他进门的一刹那,我又烧到昏头了,以为是裴永俊千里迢迢从韩国来看我。

他长得比裴永俊好看多了。裴有些女人气,而他有些腼腆。我最喜欢的男人的气质之一就是腼腆,笑起来不敢抬眼看人,嘴唇薄薄的,还因为紧张而不时舔舔。他问我病情的时候基本不看我,若不小心看我一眼,便略有惊慌地赶快闪躲,想我一个病人,都烧到半死不活了,自然是不能非礼他,那么他的紧张主要是来自于不自信,可能是刚毕业才当夜班医生的缘故。他在本应做出决断的时候就开始左顾右盼,希望身边的护士能给他一点鼓励,而偏偏护士目无表情。

他当时是这样跟我说的:“我看你是发烧啦!(太显然了,都39度了)我给你抽血化验一下吧!”然后抬眼先看我再看护士,没人响应。“就抽一点点就够了。”

抽完血后又说:“现在是夜里,又是周末,结果要到周一才会出。在结果出来以前,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先回家吧?”还是跟我商量,看我和劳工都没表示,只好苦着脸说:“你在医院躺着也是休息,没有什么药给你,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周一再来看好不好?”明显想把我给打发走了再说。

我看他窘迫得不行,只好同意拿了退烧药先回去,就因为他相貌俊秀,我硬是凭毅力忍到周一才又去的医院。

周一早上才9点,医院就打电话招呼我去住院了。一进二楼,老房间,不一会他就来了,背着手提电脑的挎包,穿着竖条纹的衬衫,满脸疲惫地一副要回家的样子,看起来是又值了一夜的班,以至于连时间都分不太清了,张口就问我:“你是周五来的吧?都烧好几天了,我觉得你还是住院吧!”我于是知道他最少在医院值了三个晚上的夜班,脸色都有些铁青了。不过面庞还是那么清秀,笑容依旧腼腆。

我于是住院了,并在住院期间,每天偷偷跑到二楼转一圈,希望假装不经意地又碰见他一面,然后告诉他:“你判断错了,我的确得了登革热。”

因为在我住院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大医生怀疑你得了登革热,但我有90巴仙的肯定,你最终会没事,也许就是病毒性感冒。”

同样的话,另一个英俊漂亮的医生也跟我说过,他就是沧桑。沧桑在得知我发烧到39度的时候,轻松地安慰带着哭腔的我说:“病毒感冒而已,你就喜欢胡思乱想,一生病就上升到癌症啊,爱滋啊,白血病什么的。大病不是那么容易得的。什么是登革热?那种小概率事件,怎么会轮到你呢?你有这么好运气,可以去买乐透了。”

我于是知道,男人吧,若有些美色,便疏于内力修为,跟女人一漂亮就花瓶一个道理,而通常略有色相的男人,哪怕技术不好,也是很容易被人原谅的,尤其是女病人。技术不够,色相来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