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猫氏物语

撞财

 

 撞财


你们都不相信我干了什么疯狂的事!

今天下课回家,在加油站那里转车的时候顺便买份报纸,一只黄色的猫咪象一只拦路虎一样横卧在我面前,死活不挪步,并且象我家宝宝那样绕着我来回蹭。根据我的经验,他要么饿了,要么就是不怕生,想要抱抱。

新加坡的野猫通常是少一只耳朵或断了尾巴,原因是农粮局为已经做过手术的野猫贴个标签。据说母猫剪耳朵,公猫剪尾巴。

这只咪咪却一应具全,看着很美丽。

我蹲下身,摸摸他的头。他闭上眼睛,极其温顺。这是不多见的。通常的野猫一见人靠近虽然不至于象国内那样绕路三百里,却也要倒退几步以示不屑与你为伍。

这只咪咪,仿佛是我从小抱大的一样,很亲昵。

摸完了,我抬步便走。他紧随。我停下,他又缠绵在我腿侧。

远处过来几个行人,他警觉地躲到一边的草丛里不出来。

我继续走,他又从草丛里探出头来,跟着。

心疼得不行,就那么一刻,就感觉他是我前生的所爱。一把将他抱起,搂在怀里。掏出手机给老公去电话:“我要干一件事情,请你不要反对。”他说:“不会。”我说,我看见一只我前世的咪咪,他缠着我不让我离去,我要抱回家。劳工电话那头想都不想,笑着答应了:“好吧好吧!抱回家吧!”我犹豫了片刻,又说:“是只大咪咪了,不是小宝宝。”他说,好。

咪咪在我的手里很安静,从我认识他的地点到家,最少要步行30分钟。他和我在一起显得很放心也很安全,将两只爪子搭在我的肩膀上,但一有动静就会受惊地挣扎想跳下来,一狠心,我招了一辆空的。

车里,咪咪很甜蜜,用舌头舔我的手背,闭着眼睛拿头蹭我的衣服。喜欢得不行。

一进门,劳工惊呼:“这么大!比我家咪咪还大!不行不行!”“你答应了的,现在我带回来了,已经不能退回去。”黄咪咪顺着我的胳膊跳下去,熟门熟路,顺着墙角径直走进厨房里,那是我家宝贝卡拉的领地。

我决定给这个撞到我怀里的咪咪洗个澡。越洗越心疼,这是怎样好带的一个咪咪呀,懂事,惹人怜,给他洗澡,任凭莲蓬头的水撒在身上,不动不挣扎,这在我家宝宝那里简直不可想象,每次给宝宝洗澡,我们俩是两败俱伤,她一定要咬我一口抓我一把,而我总在恼怒之极狠拍他屁股两下。

洗完澡,大可怜儿蜷缩在地上,我拿宝宝的浴巾给他擦。

宝宝卡拉匍匐着,寒毛倒竖,龇牙咧嘴,样猫凶恶地走过来,边走眼睛边放射着黑帮老大一样残酷的寒光。“哼!”宝宝卡拉从胸腔内部发出一声特别狰狞的恐吓,这声音让我这个做娘的都感到害怕。然后,卡拉拱起背,作势要扑。

我还真不是瞧不起卡拉,根据我带他的经验,他就是窝里横,长这么大,压根就没打过仗,外面稍微动静大点儿,哪怕是菜下油锅的声音,他都能抱头鼠窜,他这样子也就吓唬吓唬猫罢了。我还真怕他吃亏。人家这厢,显得特别娴静,礼让三先,先表示出示弱的样子来,扭捏在我脚边不肯见面。但我想,人家一个外面混世界的,真打起来,不见得谁见谁输。

自己只好充当调解人,一面招呼宝宝,一面拉着贝贝,说,见过姐姐。(卡拉原本是女扮男装的姐姐,这章以后再表。)

卡拉很不识抬举,我并不知道他俩谁大谁小,只按进门时间早晚尊她声姐姐,谁知她并不领情,上来就怒吼一声,完全敌意。后来的贝贝发威了,也还以颜色,粗重地呼吸。

我干了件到现在都叫我后悔的事情——–我冲宝宝一拍手,大声呵斥:“想造反啊!小兔崽子!你不表现一下友好?”宝宝象受惊一样仓皇逃窜,一直逃回他心中的革命大后方,她妈妈的床下面,自此,这都三个多小时了,没出来。

那厢再表新贝贝,无比COMFORTABLE,先在家里溜达,四下熟悉环境,很快就找到餐厅,娱乐室和厕所,自来熟地先将爪子搭在尿盆边上来回嗅嗅,再将宝宝卡拉吃剩下的食物一扫而光。

新贝贝吃饭的模样真叫我痛啊!饥不择食,狼吞虎咽,一不小心还噎着,直打嗝儿,就这样都不放弃晚饭,掉一粒在地上还赶紧拾起来塞嘴巴里。

劳工忍不住感叹,没娘的孩子真可怜啊!我家宝宝什么时候吃饭这么狼过?

我家宝宝,吃个饭跟我们求她一样,吃一口仰脸看看意兴阑珊,但凡有点动静就赶紧跑出去看看,心不在焉,而且绝不吃剩饭,这顿没吃完的,下顿看都不看。再就就是吃虾虾,基本上是吃一口主食,搭配一只大虾。我婆婆,自己都舍不得吃虾,每天就坐宝宝旁边陪同就餐,虾头要去掉,虾壳剥光,虾腮撕去,就留明晃晃的肉蛋蛋,就那肉蛋蛋还要一撅三段,生怕噎着她。

新贝贝将盘底舔个干净,又绕了一圈,把宝宝卡拉弃之不吃的虾头也三下两下解决干净。

然后,他心满意足地躺在曾经是卡拉的宝座的沙发上,哼哼唧唧地邀我过来抱他,躺在我的怀里纹丝不动。

劳工真是恋旧的,在我这边对老二疼不够的时候,他那边无比耐心地唤卡拉从床下出来。卡拉还是毛直立,眼怒睁,浑身颤地缩在床底最深处不肯出来。劳工说,解铃还需系铃人,你去把宝宝抱出来,告诉她你不是不爱她了,让她安心。

我就趴在地板上,长一声,短一声地唤。宝宝除了想扑过来狠咬我一口外,再没其他反应。我辛苦养她一年建立起的信任,荡然无存。伤感!

现在,我在打字,新贝贝迅速替代了宝宝的得宠地位,坐我身边舔着毛儿看我写。

而那个可怜的倒霉蛋儿,在床下面就是不出来。

我这个娘该怎么办?

 Posted:2005-02-04 04: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