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新年里叹的第一口气

 

  新年里叹的第一口气


 这两天在看千里迢迢从中国寄来的文学杂志,感慨万千。

1。好书依旧是好书。别人怎么诟病《收获》这本杂志已经烂了,刊登的不是名家的垃圾就是关系户的文章,已经失去阅读的意义,而我一捧还是难以撒手。感觉还就是收获有读头,厚厚一本里,一个长篇《色》,一个中篇都很有看点。一本书里,有那么一篇值得你点灯熬油,牺牲睡眠时间,甚至将你拖离电脑换一个姿势躺在床上安静读下来,就是物有所值了。这本杂志,以后我要每期都买。

2。名家依旧是名家。铁凝的短篇《小嘴不停》,《晕厥羊》,一如她本身的味道,将一个小到掉到灰尘里摸不出的小人物,刻画得入血入骨,而内中的涩味值得来回品复。更羡慕池莉,她是天生写作的人物,任何一个在我看来只2000字就能搞定的事情,她洋洋洒洒就可以写个长篇小说,结构完整,叙事充分,有声有情,惟独不沾个色字。通篇干干净净却叫你欲罢不能。那种语言的曼延,渲染,点评,联想唯一个赞字。她的新作写的只是一个收破烂的老人,却将一幅生活小区的百态,一点点推开画展现给你看。清明上河图秒在一个细致上,百米长卷上每个人物甚至连表情都可以看到。而读池丽的书,不仅仅是看人物的表情,连动作和心理活动都被你一览无余。


3。总有人在某一方面是天才,根本不需要什么培训就自然形成。跟那些天才相比,自己再努力,也不过是抓冰山的一隅。看完名家的字,唯一的感受就是难过,然后想,还是不要写了,写对自己是一种痛苦。那种倾诉却不尽兴,读起来如喝药,写起来如便秘的不爽,可以将任何写字的欲望扼杀在襁褓里。

4。厌倦了,想回国找一特别著名的大学猫进去,花巨贵的报名费报一个作家班上上,学点东西。然后不举笔,就瞪着眼睛看讲台上的大师过瘾。

5。杂志上刊登作者的照片是对读者的一种侮辱和权利侵犯。我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文字并对作者加以意淫。诸如凡是笔下只写农村生活的作者,一定长得五大三粗,敦厚憨实,凡是写现代文章的女性都一头飘逸长发外带一条碎花长裙,惊艳地美丽。而那些写大学生活的作者,年龄又与我特别接近的,样子就应该是干净清秀的男人,头发蓬松而有活力。可恶的杂志将我所有的意淫空间一并打破,经常送给我一张很油滑的脸,或看一眼都不想再触碰其文字的样子在我面前。抗议!这是对我阅读的一种致命伤害。

6。由此可见,网恋不要见面,连话都不要多谈,保持神秘。

我是不是扯远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