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拣回一条命

 

拣回一条命


11月底的时候打算全家去普吉岛度假。因为这次公公来新加坡是受国立大学邀请作访问的,属于带薪,于是只能订假期的票。 平时去普吉岛,四天三夜也就200多新币,但假期大家都去旅行,会比较贵些,一个人要四百多块,婆婆向来比较惜金,听了我的汇报不乐意了,电话里遥控指挥我说,不去,不受宰。

一句话,救了全家的命,否则,也许此刻我正躺在沙滩上没有鼻息,或者不晓得漂流到哪里了。海啸过后,死亡人口超过两万,失踪人口高达三万多。

事情发生过后,全家拍着胸口表示万幸。公公却心有不甘,说,百年不遇的事情就这样错过了,否则可以拍照留念,不枉此行。还真有这样的,联合晚报上登,有个家伙在海啸到来之前已经逃到高处,突然想到照相机在旅馆内,非回头去拿,想拍下来留念,结果被浪卷走。

海啸发生的地点离新加坡很近,最近的受灾地离新加坡不到两小时的机程,报纸上连篇累牍地刊登骇人的照片,诸如印尼的海滩上,长达几公里的陈尸密密麻麻排成行列,或者是满目创痍遍地狼籍的海滩。生还者得赶紧认尸,否则两天一过,在赤道附近的高温照射下,尸体就腐烂了。

这次受灾的很多岛屿都是旅游胜地,象马尔代夫,槟城,皮皮岛以及印尼的一些著名度假天堂。其中的皮皮岛被称做蜜月岛,许多新人去那里度蜜月,一场突发海啸造成许多夫妇阴阳两隔或同生共死。

朋友发来一段著名的录象,这段录象在新加坡的电视里也反复播放,在拍摄者抓拍的现场,不远处高达5层楼高的巨浪一点一点扑过来,他周围的人跟没事人一样看西洋景,主要是没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而远处的人仓皇逃命,正往他们站的地方奔。

那个身临其境的朋友说,人的本能反映不是逃生而是从众。他开始还在拍录象,看到浪前头的人跑到眼前了,才一起开始跑。于是不难理解逃命的时候践踏死人的事情了。

海啸也带来些不速之客,有家酒店在巨浪侵袭过后,发现游泳池里多了一条约有半个游泳池长短的鲨鱼。

新加坡联合晚报到今天晚上登出的国人失踪名单已高达299人,若加上外籍工作人员和永久居民,死伤之巨难以承受,弹丸大的小国,以前从未遭受过如此惨烈的悲剧,每天报纸上头版头条的新闻若是车祸死了两人以上就算是巨大伤亡了,突如其来的灾难使整个国家笼罩在沉甸甸的阴霾之下。

也许是海啸的影响,这两天霪雨不停,仿佛天空哭泣。

TSUNAMI,发音如“醋哪米”,这是海啸的英文名字,源自日语,意思是港湾的波涛,我更愿意理解成大海在生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