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家事记趣

世界真奇妙

 

世界真奇妙


劳工长了张善面,我称之为化缘脸.每次出门,总是他被缠着要捐钱.

他也是好说话,但凡有求,必应.如果是周六去学校听讲座,回来的时候,衣襟上一定是贴了个小标签,一看就是又捐了块大头给童子军.

家门附近的地铁站那里,有个腿脚不灵便的老太太,见人就用福建话喊:”明挂………”我听不懂,但从她手举过顶,上面总捧着一包餐巾纸看,想来是卖纸的.劳工每次路过,必给一块,拿一包.

我很喜欢他的干净.他是男人里不多见的将自己收拾得清爽怡人的那种.头发总是清洗得很蓬松,走起路来上下跃动,有朝气,最主要的是,他的口袋里,总有一包未打开的餐巾纸,在周围的人需要的时候适时拆封,递上几张.而开过封的,他便不要了,塞进我的小包里.所以,男人的优雅背后一定有个窝囊的女人,我老自嘲自己是他的垃圾箱.

我印象里,餐巾纸就是一块钱一包.

直到有天因为吃火锅而忘记带纸临时去附近的超市买,才惊讶地发现—-原来,8毛多就可以买好长一排!最少12包!于是撅着嘴嗔怪他,你原来买餐巾纸是做善事啊?下次我也端张凳子到地铁站门口卖纸好了,一本万利.

他笑笑,说,与人方便,与己也方便.


那天跟他散步,他说,下午来了一个印度老人到门口请求施舍,说是给5块,他愿意帮着做家务,还掏了张票,以证明他是以劳动为某老人基金会筹善款.先生便直接递过去5块,并没有请他做什么.

“啊!啊!啊!五块!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不如给我好了!我整天在家里洗衣抹地做饭,没见你同情过我一毛,下次施舍超过两块,请你打报告上来预先审批!整个家要被你送完了!”我夸张地叫着,趁机敲他的头.他一把捉住我我的手说,打笨了,以后更算不清楚,也许下次要把50当5毛送了.


我内心里是很喜欢他这样的,觉得有同情心的男人不会太坏,至少在我瘫痪在床的时候,不忍心将我闷死了装作是暂时性呼吸窘迫导致窒息.当然我的推论根据不是那么有力,万一真是临头了,也许一辈子善的人被逼无奈也会害我一害.所以,更稳妥的方法是,随时准备100片镇定剂,在拖累别人的时候主动自我了断,不要叫善人因一念之差而身败名裂.

下面就要讲这个世界的奇妙之处了.

上周六,我们一起去城里一家牛肉面店吃面.吃着吃着,突然跑进来一个疯疯癫癫的人,四下张望.老板娘是个说话娇弱的台湾人,声音有些不坚定地在撵那人走,”你不要进来!再进来我叫警察了!每次都这样!快走啊!”

那个看起来满奇怪的衣衫不整的人并不理睬,满堂客满的状态下径直向先生走去,然后冲着他又比又画,还将两手并在头顶拜上一拜.先生还是那副慢条斯理的笑,很经典,两只小眼睛眯成缝缝,很耐心地问:”你到底要什么?你说清楚?”

那人从手中拿出一个揉成蛋蛋的破纸片,塞进先生手中,伸出两根手指头.先生说,”两块是吗?”

老板娘还在边上高一声低一声地赶他走,旁边已经有店员过来拉扯了.

先生拦住店员说:”不要拉了,他只要两块而已,给了他就走了.”然后,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两块.

那个看似疯癫的人说不出是哭还是笑地冲先生喊了句:”踩!踩!”

等乞讨者走了,我问先生,他给你什么?先生说,不知道,丢了吧.我说,看看.

将小纸团打开,原来是张报纸的边撕下的小拐角,上面用圆珠笔写着四位数字”6458″.

我忍不住笑起来,说,他大约是卖你一张彩票.一张新加坡4D彩票就是两快钱.

再转脸对劳工说,这赚钱方法比卖餐巾纸还厉害!我又学一招,必要时候,敛财比那个快.

劳工说,扔了吧.

我说,不要,我要用这张号码去买张4D,没准还中了.

晚上,打开新加坡大彩的网页,本想查自己买的多多彩的,鬼使神差按进了4D,然后就怔在那里,半晌不吭声,然后如丧考妣地跟劳工说,你绝对想不到,那天疯子给的号,今天开出个三等奖.

劳工眼睛瞪大了,问,你买了吗?

我都快掉眼泪了,说,忘记了.忘得一干二净.你一定要怪我了.不过中了也不多,好象是买两块才中1000?三等奖而已.

劳工说,这种事情谁知道?只能说是天意.世界真奇妙.

然后, 摸摸我的头,径直打游戏去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只留下财迷的我黯然伤神,独自叹息.

我已经嘟囔了一个晚上了:”老天,如果想给我个外财,请给我点明示啊!就托个梦告诉我,说买那个号码,押上全副身家,然后,我现在哪里要在网上打字?早跑到百慕大了我残生了.”

老天,要不,再给我次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