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一路同车(小说)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2-12   

一路同车(小说)

1

春月驾龄十年,算是老司机了,她每天开着自家的大众高尔夫去上班,跟骑自行车一样自在稳当,这次却栽了。
春月的车子一头扎进了海边的盐碱地。那天雾霾来势汹汹,春月不怪雾霾,怪车上载着的两个戏精。
出门前的早上,春月连续接了两个搭车电话。秋芳说没赶上交通车,冬雨说早上洗了个头,耽搁了时间。
春月嘴上说着好好好。她对秋芳搭车没什么意见,秋芳是公司会计,俩人关系搞好了,每月小手一滑,工资表上多做两个加班出来,等于半箱油钱有了。
另一个年轻小媳妇冬雨,长着一张性冷淡的脸,两条长长的蚂蚱腿,据说曾经横扫平面模特界,给小城电视报拍过封面,给淘宝店主们拍过服装照,还曾经客串内衣模特去省城走过秀,大约胸前太清汤寡水,在内衣模特的锅里扑腾几次便挂了。一场结婚生子把曾经的辉煌扒拉到一边,少妇冬雨,脸上有了几分暖洋洋的慵懒气息,迈着两条蚂蚱腿,安分守己上班。
俩人一上车,秋芳坐副驾驶位置,冬雨坐秋芳后面。
一路上,后座的冬雨不是玩微信就是搞自拍。她在一款号称自拍神器的国产手机里,显示只有十八岁的颜值,因此她除了上厕所不拍,很多时候都在自拍的路上,去和那个十八岁的自己相逢。
司机春月和会计秋芳,一路如同两只鸽子嘀嘀咕咕。一车三人,三人俩世界。
早晨上车时薄雾轻如许,车子越往前,外面越发浓墨重彩起来,仿佛一不留神要走进仙境。前面的车子已开了双闪,提示人间还有烟火。
冬雨突然把脑袋探到俩人中间,伸出长长的手臂当自拍杆,咔嚓一张合影。
冬雨宣布,她要发个圈:一路同车。
春月笑着说:我们老不咔嚓的,跟你同框啊...
秋芳不屑一顾说:一车娘们有啥好发的。
冬雨又探出身子,手机屏幕在两人眼前一晃:美颜面前无年龄。不说娘们,一车美女。
春月秋芳瞥一眼被侵犯的肖像权,两个硕大无比的脑袋中间夹着一张妩媚的小笑脸。很显然,她们成了冬雨的陪衬,心里不悦。在细节经不起推敲的年龄,有些沧桑是美颜十八级都磨不平的,但冬雨的一路同车照片还是在朋友圈还是发了出来。估计这个早上,单位里很多同事都会看到春月秋芳那两张磨皮十八级的脸,眼角眉梢残存着岁月暗算的证据,和一张剥了壳鸡蛋的脸凑在一起。照片下一行字:雾霾天,三大美女,一路同车。
紧接着,冬雨又来戏了,她对着秋芳的后脑勺说:秋芳姐,我仔细看看,你右腮帮子胖了。
春月迅速看了一眼秋芳,秋芳正侧脸看窗外,更看不见右腮帮子了。春月说:角度问题吧。
冬雨又低头仔细看看朋友圈的照片,一口咬定:不是角度问题,秋芳姐右腮帮子真的胖了,胖的很明显。
刚才前排世界俩女人的聊天里,春月偶尔会探探秋芳的口风。她对女会计正在闹离婚一事早有耳闻,但秋芳打着擦边球就过去了。这回冬雨说秋芳右腮帮子胖了,以中年女人洞察世事的心揣测:会不会是会计遭遇了老公的家暴?秋芳上车时用围巾把自己裹成阿拉伯妇女脸,春月现在想来很是怀疑。
春月说:据说人的左右脸没有完全一致的,美国有个明星叫丹泽华盛顿左右脸相同,不过是黑人,黑成煤球再对称也漂亮不到哪里。秋芳,你看看我左右脸对称吗?
春月说丹泽华盛顿,还是从她表姐那里听到的。她料想一路同车的俩女人肯定不知道。
秋芳明白春月的小心思,没有中计。春月的好奇心小蛇出动,吐着信子就跟过来,春月把脑袋偏向秋芳的脸,一瞧究竟。
这时候,雾霾里的高尔夫一下子跑偏了方向。在女人们的尖叫声中,春月错把油门当成刹车,冲进仙境里。


2

头天晚上,春月做了一个无法启齿的春梦,梦里她握着一个男人的生殖器,雄伟骄傲乃极品。她和老公算是外人眼中的模范夫妻,春梦像是蚊子偷着咬了她的心尖一口,又酥又痒。暗中度娘,一则说代表饥渴的性欲,一则说防小人,一则说得到意外之财。
随着她的高尔夫冲进海边盐碱地,这个选择填空有了正确答案。
车子没有翻,但过程颠簸跳跃,犹如惊险片。春月和秋芳绑着安全带都没受伤,后排的冬雨在惊险片里横七竖八。
三只惊恐的鸟逃出车子。
春月才发现自己没有在岔道口拐去公司的方向,不知怎的开到海边来了,接着又遭遇老司机的滑铁卢。
秋芳终于把正脸肆无忌惮袒露在雾霾里,她右腮帮子像个寿桃,但谁也没心情注意。
冬雨捂着脑袋,不忘拿出小镜子,左照右照,突然哭出声来:啊呀,毁容了,月底的模特选拨赛我没脸参加了。
两个女人围上来,仰着头研究冬雨的脸。果然,冬雨饱满光滑的额头上塌陷一个坑,还挺深,但是没有流血。再瞅瞅鼻子,也没有血,鼻梁好似河流改了道。
冬雨要春月陪她钱。
她三十以后开始变美的秘诀也因此公开,她的额头打了玻尿酸,她塌鼻梁垫高了。孩子上幼儿园后,这位前度小野模准备重操旧业,启发来自她的偶像米兰达可儿。米兰达可儿生了儿子后,不但在维密秀上穿了天价内衣,其他领域也一路开挂。她也生了儿子,人生也有很多可能。最可能的第一步,就是参加电视台模特选秀。人生从头再来,该填的填,该补的补。有人夸她生了小孩反而漂亮了,他们没闻到漂亮背后铜钱的味道。
冬雨自信经过一番改造后,有过秀场经验的她会在一路野模里脱颖而出。一路同车的这次意外,等于未出师身先死。
模特大赛在即,冬雨的脸好似烧饼,急需回炉。她保守估算:费用大约两万块。
春月忽然联想到自己的春梦,无比懊恼:敢情极品男根价值两万块啊。
上帝造人,女人是男人的骨中骨肉中肉。两万块的极品男根,是割春月的肉做的吗?
春月咨询了她的一位有整形经验的表姐,心里大约有些底。
等冬雨再来办公室找她时,她拿出一张表格给冬雨看。表格上,列出各种玻尿酸的价格,从国产到进口。春月说:进口的不会那么不经撞,倒是国产便宜的,跟塑料一样。
言下之意,凭冬雨的工资水平,她最多消费一两千块的,绝对不可能染指几千块一只的。
姜还是老的辣,冬雨没想到春月做了大量细致工作,她说:等我拿发票来给你看。
春月说:发票那玩意,跟脸一样,随便就能造个假。
冬雨把脑门的头发一扒拉,塌陷的天坑,触目惊心歪着的鼻子,都是呈堂证供。好在冬天,可以用围巾帽子口罩遮掩。
春月承认事实,但咬定冬雨有责任。若不是冬雨擅自拍合影发朋友圈,分散了一个老司机的注意力,车子不会跑错道。若不是冬雨在后排干扰,也不会冲到海里去。
冬雨说:多亏拍照留念,否则你们以为我伪造现场呢。
春月说:我不是完全把责任撇清,可以赔你,最多三千,你修修补补就够了。
冬雨火冒三丈:你当我是烧漏的铁锅啊,随便一块补丁就行。
春月说:我才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哪。你们不搭车,嘛事没有。
两人的会谈,以冬雨扔下一句走法律程序不欢而散。


3

自从那次轻车祸后,春月和秋芳都乖乖坐单位的班车去上班。有那么一次,捂得严严实实的冬雨也坐了班车,而且还是坐在她们俩的前排。两人上车本来正在热聊中,冬雨杵在前排,空气骤冷。春月很怕她突然转过脸来,冷冷递过一纸诉状来。
秋芳的腮帮子已经悄悄好了,一张脸可以毫无破绽的对着春月,接受火眼金睛同类的检阅。但春月明显心思不在她的腮帮子上,她在冬雨飘来荡去的香水中闭着眼假寐。
中途,车子突然停在路边。一个矮胖男人站在门边,等着车门缓缓打开,箭一样冲出去。男人冲出去,尾巴稍还在,班车司机就迫不及待爆了人家的隐私。夏海同志憋不住了,要找地方拉肚子去。
班车上本来有睡回锅觉的人,一个激灵醒来,打着哈哈把目光探向车窗外。城外路边,冬天的荒地一览无余。突然内急的夏海同志活像荒原上一只袋鼠,拼命往一株低矮的灌木丛跑去。这里是防御敌人的唯一碉堡,而他肚子里的火山就要喷发。
人们看戏一样看夏海跑到灌木丛边,迅速脱下裤子,只看见头发稍风中凌乱。
有人说:管食堂的吃多了好东西,要拉裤子了。
有人说:别忘了带纸啊。
有人说:甭操心,有土块石块遍地取材,再不行还有树枝。
有人说:用树枝会戳的蛋疼....
一车人哈哈大笑。
春月和秋芳也跟着笑起来,俩人笑的像两只小老鼠嗤嗤。夏海都是开私家车去上班,难得坐一次班车,偏偏肚子不争气。好比著名的司马南在美国被门夹了头一样,前者造成网络的轰动,后者成为平淡无奇班车的笑谈。
等夏海从灌木丛跌跌撞撞回归到班车里,司机问:利索了?
夏海笑答:无官一身轻。
司机意味深长的笑着,班车重新开动。
据说沙漠行走的人看见一只老鼠会莫名兴奋,日日行驶的班车好不容易有了难得的笑料,看客们要让其发扬光大,有人说:海部长,车上很多美女要去给你送卫生纸。
夏海是食堂管理员,食堂属于后勤部,人称海部长。
夏海说:早知道我等一等。
有人乘机起哄:谁说刚才要给海部长送纸去,举个小手?
班车上公的多,母的少,春月这一窝,自然备受瞩目。春月和秋芳,平素里跟夏海很熟,经常开个玩笑,吐个小心事,被几个四零俱乐部的女人称为妇女之友。一路上两人因为冬雨的存在而倍感压抑,夏海拉肚子的插曲,打破了沉闷。
两人嗤嗤笑着,举起了手。车上几个妇女,也跟着风向标举起手。唯一没举手的女性成员,就是冬雨。
有人不依不饶:只有我们的冬雨女神没有举手,女神,请说说你不支持海部长五谷轮回事业的理由。
众人又一阵狂笑。
冬雨坐在位子上,动也没动,冷冷地说:好像你们没拉过肚子,取笑别人好吗?无聊!不过这车上真有属貔貅的,只吃不拉!
冬雨的话如同泼了一盆冷水,令车上灼热的气氛骤冷,人们的三三两两打着哈哈,回归平淡的班车生活。
春月知道冬雨话中有话,余下的坐车时光,又开始在冬雨飘来荡去的香水里试图假寐。
冬雨的香水味能熏死一窝蚊子,春月就是那只想逃跑的蚊子。


   4

春月逃到夏海的车上。尽管早班车上,她好些日子见不到冬雨了。
春月说家里三口子不在家:孩子外地求学,老公出差,自家高尔夫在大修厂。她一个人住在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里数羊到两三点钟才睡,因此错过了早班车。
夏海答应着,心想:女人要搭车,总是有理由的。女人干什么,总是有理由的。
夏海和春月住一个小区,两人在小区门口接头成功。
车子没有沿着原路去城外公司方向,而是奔向城中街道。夏海说:还要捎一个。
即使包裹在厚重棉服里,春月仍然能一眼认出那两条细细的蚂蚱腿。
春月心里暗骂:麻蛋,小野模又来祸害妇女主任了。
春月搭车喜欢坐司机后排,空出来的副驾驶位置仿佛为冬雨准备。
出城开车差不多半小时就到公司。一路上,冬雨一口一个海哥,说着俏皮话。看这架势,已经搭车不是一两次,原来最近班车上不见的小野模也躲到夏海车上了。
行驶途中,坐在后座的春月偶尔瞥一眼冬雨的侧脸,她觉得冬雨的鼻子没有弯道了。再悄悄观察,果然,冬雨的鼻子神奇的直了!是冬雨对鼻子整形了还是她的鼻子是橡皮泥做的,可以捏来捏去随意塑造自己想要的形状?
春月心下坦然,小野模的鼻子终于值了,额头的天坑呢?冬雨一直戴着帽子,看不出来。
冬雨最近没有向春月讨费。刚出事那阵,每天晚上睡觉前,冬雨必发几条讨钱的微信。春月忍住要把她拉黑的冲动,在文字的争执里居然睡得安稳。最近的夜晚,不见冬雨的微信,她反而心慌,连睡眠都不好了。
夏海正说到食堂最近进了一批黑猪肉,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养殖场养的猪。一只黑猪在上断头台前闹了革命,挣脱了绳子撒欢奔跑,于是一群人追一头猪。你们猜结果如何?
夏海说这话,是想一直沉默的春月也加入进来。
春月说:养殖场毕竟有墙有院,猪还能跑到哪里去。人肯定比猪有办法。
冬雨说:人不如猪,猪最后撞墙而死。
夏海公布了正确答案:猪没有被人逮住,是撞墙而死。
冬雨胜出。
春月讨了个没趣,听冬雨撒娇说:海哥,我要吃那殉情的黑猪排骨,对它表示崇高的敬意。
夏海说:今中午食堂就吃黑猪排骨。
午餐,春月和秋芳在一个饭桌,像两只鸽子嘀咕。春月对秋芳说:待会儿你看看,那小野模餐盒里的排骨肯定比我们多。
秋芳说:你是说妇女主任偏心眼?
午餐时间,有时候人手紧张,食堂管理员夏海也客串工作人员亲自掌勺给大家打饭。此时,头戴白帽子腰系围裙的夏海俨然一副大师傅模样。
冬雨迈着两条蚂蚱腿从她俩身边经过,秋芳会计以她对数字的敏感马上看出冬雨碗里有几块排骨。
秋芳说:你真说对了,能多三块小肋排,等着敲打敲打妇女主任。
春月说:不用敲打,妇女主任估计迷上这小野模了,连下班都搭车。

秋芳还是敲打了食堂管理员夏海。下午三点多,夏海拿着食堂的一摞单据找会计报销。秋芳翻看账单,用她一贯的轻言细语说:下班时可否搭个顺风车。
女会计甚至不说理由,她的权柄是无声的。
夏海迟疑了下,答应了。
果真是和冬雨一起搭车。冬雨还是坐副驾驶位置,秋芳瞅见冬雨的侧脸,刀削剑刻的立体感。年轻真是好,稍微一拾掇,亮瞎狗眼。她和春月这些四十加的女人,只能以德服人了。
三个人一路同车。冬雨偶尔扭头和秋芳说两句,冬雨知道秋芳和春月一个战壕的,但她和秋芳没什么利害冲突,两人维持着表面的温度。
秋芳跟夏海说:午餐的排骨真好吃。
夏海说:一头猪顶两头的价格,一分钱一分货。
秋芳说:顶两头猪能吃上放心肉很不错了,反正谁愿意吃谁多掏钱。
虽说食堂是个比较油水的地方,但秋芳觉得夏海的品质和黑猪肉一样令人放心,单据上的报价没有很离谱。
夏海说:本来黑猪肉是给领导做特供的,第一次在食堂与民同乐,看看职工反映情况再决定是否多宰几头。
秋芳说:下次进黑猪肉,给我捎二十斤。快过年了,我十斤,爸妈那边十斤。
以往秋芳让夏海带东西,通常还有公婆的一份,这次抹掉了,看来女会计的婚姻像食堂烧漏的那口铁锅。上次她单独搭车,向妇女主任坦白自己正在闹离婚。她跟春月看起来一腔热血姐妹情,但隐私不吐半根丝,对一大老爷们倾吐心事,夏海受宠若惊。
夏海说着好好好,二十斤都要后腿吧。
冬雨忽然说:我也要后腿,要一整根。
这气魄,一下把女会计给压住了。秋芳问:年轻人都不开火,要那么多猪肉给老人吧。
冬雨说:我想试试大象怎么放进冰箱的。
秋芳对冬雨的戏谑认为是抬杠。心里暗骂:歪鼻子的小野模。
她斜眼看过去,果真像春月报告给她的,冬雨的鼻子是橡皮泥,不知什么时候又捏直了。额头的天坑呢?
冬雨一顶鸭舌帽,成功阻击了秋芳的好奇。
到达小城。秋芳和夏海家住相邻小区,按照统筹路线,先送冬雨比较合理。但车子一拐,就把秋芳送到她家小区里,然后,夏海单独载着冬雨,扬长而去。
秋芳以明察秋毫的心发现了他老公外遇的秘密。有深刻革命经验的她,对夏海的行径也表示了深刻怀疑。
夏海的车子停在冬雨家的小区门口,两人同时走下车。夏海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包扎严密的蛇皮袋子,递给冬雨:你可以提前试试大象是怎么放进冰箱的。
冬雨接过黑猪大腿,说着谢谢,顺便在夏海的手心里迅速捏了一下。
夏海手心的酥痒像一阵小电流,穿过中年男人的心脏,顷刻间导入小腹。
对已婚女人来说,一根猪大腿比一束玫瑰花更能打动其芳心。


5

云彩慵懒的挤压着,连光秃的树枝都有一种暖洋洋低垂的姿态。大雪来临前,空气里游来荡去都是暧昧的气息。
公司班车从小城启动的时候,第一片雪花飞舞而下。出了城,雪花精灵迫不及待飞身而来。好几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一车子身心疲惫的中年人内心深处的小孩子跑出来,探头探脑看外面的白雪世界。
春月和秋芳也看雪。秋芳坐在靠过道的位置,她的心脏只稍微激动了一会儿,就回归正常。倒是靠窗的春月,脑袋一直扭着。
大雪中,夏海的车子飞奔着从班车庞大的身旁超过。
春月回过头来,扫视班车内的人头。对秋芳说:我们的妇女主任拉着小野模浪去了。
秋芳诺了一声。

夏海的车子在大雪中飞驰,好似进入一个童话世界。
早晨上班前,夏海和老婆抢马桶,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占山为王,圆满释放。他老婆紧跟其后,也圆满释放。出来后,老婆对他大便粘马桶一事指着鼻子一顿臭骂。数落说:卫生模范的自己和邋遢的男人简直不在一个层次上。夏海嬉皮笑脸道:谁说咱俩不是同道中人?咱俩早晨都诗意盎然。他老婆明白诗意指什么,对他的玩笑话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现在,白雪覆盖中年的一地鸡毛,夏海觉得他只是个十八岁少年郎,身边有个白衣飘飘的姑娘。
冬雨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捏鼻子。她的整形医生无比真诚的给冬雨建议:由于她的鼻子刚做没多久,鼻梁的假体还没有和肉身结成同盟,因此在外力的作用下容易歪梁。他建议冬雨每天在太阳升起前,对着镜子捏鼻梁一百八十八下,用力均匀,手法像是充满激情的寻觅什么。开始冬雨找不到感觉,鼻梁差点剑走偏锋。自从那天班车上她看了夏海跑向灌木丛解手的现场视频后,忽然灵光闪现。她每次捏鼻梁,都情不自禁想起小个子的夏海上蹿下跳奔向一株灌木丛的镜头,夏海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袋鼠,尽管她没有见过真的袋鼠。原来整形大师传授的秘诀,是她的手指也在充满激情的寻找灌木丛。
冬雨鼻子在正确思想的引领下很快回归正位,背后的贵人就是送她猪大腿等各种小恩惠的食堂管理员。
现在,白雪覆盖了生活的一地龌龊,她又回到白衣飘飘的年代,身边有个超能量的少年郎。
冬雨抒情说:好想找个人雪里走一走,一不小心白了头。
夏海说:我就是现成的。停车,我们去雪里走走。
冬雨的小手摸过来:海哥,不要停,我好想跟着你一直走下去,走到天涯海角。
久违的情话瞬间激荡着少年郎的小心脏。此时没有食堂的烟熏火燎,没有老婆猪狗不如的鄙视,没有女同事鸡毛的絮叨。犹如催眠,夏海的车子一路向前开,忽略了拐向公司的岔道,径直向着车少人稀的海边开去。
然后,夏海真的下了海,车子从一个小路冲下去,停在一片海边盐碱滩上。
车子早已经白了头,大雪还在呼压压下。车内,十八岁少年郎和白衣飘飘的姑娘星眸对视,电光火石。他们相逢在白雪世界,一起走进万物生长的春天,两具肉体树藤一样缠绕在一起。
被老婆形容为三等残废身高的夏海,扔在女人堆里最放心的男人,居然上了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模特身材的女神。食堂管理员的人生如同红烧黑猪肉般完美绽放。
雪花飞舞,扑向大地的那一刻就香消玉损。十八岁少年郎的高潮迅速落幕,在缴械投降的刹那还原成一个中年男人的疲态。
夏海就在中年男人的疲态里看见身下的女人,她也不是白衣飘飘的姑娘,而是个鼻子有些歪额头还有凹陷的小妇人!
四十以后,身体的零件小跑着衰退,唯有视力一枝独秀。
如同聊斋里的书生跟狐仙缠绵过后,狐仙现出丑陋的原型,书生大惊。
冬雨也从白雪飘飘的大梦中起身,她起身时不忘看看车内后视镜,她预备看到镜中那个彩霞满脸飞的女人,尽管她没有尽兴。看到的却是鼻子恶意歪着,额头天坑触目惊心露着!
车窗外,好大一场雪。


6

属于她们的妇女主任被小野模挂靠后,春月就不再搭近邻夏海的车了。
春月一上班车,就加入昏睡一族中去。她最近失眠不成样子,整夜属羊不管事,换成属牛,牛太大,又换成数鸡,鸡还不够密集恐惧症,于是盯上蚂蚁,终于把脑子数成一锅浆糊,周公就是不来约她。奇怪的是,在班车的颠簸中,她就像婴儿安睡在摇篮里,做着甜美的梦。她的睡眠,仿佛全靠班车拯救。
秋芳本来习惯性和她坐一起。身边一个预备昏睡百年的女人简直如同干尸般无趣,于是另觅他座。
春月上车就把小包放在旁边,意味着此处疆域侵犯不得。反正班车有余位,谁也不来惊扰她和周公的约会。
这天早上,春月的梦里飘来一阵香水味。紧接着,她的Coach小包被人拿在手里,有人一屁股坐在她身边。她心里想:Coach包是表姐去美国带给她的,里面还有一只王菲同款蔷薇口红。她本来不爱打扮,在服装师表姐的指导下,她有了几件时尚的行头。除了这些,还有身份证各种卡,都是身家性命啊。如今被人拿走,简直掏空了胸膛的感觉,她在心里喊着还我还我。脑子里无比清楚,身体像突然遭遇里鬼压身,眼皮就是睁不开。
春月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和自己的眼皮作斗争,最后,如同河蚌吐珠,睁开眼睛来。
全副武装的冬雨如同女鬼一样坐在她身边,正目不转睛看着她。
春月心里一惊:麻蛋,小野模不是去祸害妇女主任了吗?怎么又见鬼!
冬雨见春月醒来,不慌不忙把口罩解开。冬雨的鼻子比上次雾霾天的小车祸更歪了,额头的坑还在。
春月低声问:你不是修好了吗?
冬雨低声说:你以为我是一口锅啊,花几块钱随便打个补丁。
提到钱,春月紧张起来:把包还给我。
冬雨把包扔给春月,鄙夷说:见过驴包和哭泣的人,才不稀罕你的小口吃!
然后,冬雨努力换上一副春光明媚的表情,由于鼻子不配合,看起来更狰狞了:春月姐,以后每天早上,我会和你一路同车,直到你把我的脸修好为止。
一想到每天早上看到的是冬雨那张恶作剧的脸,春月整个人陷入抑郁的海洋里。但她活了四十多年,吃过的过年饺子比小野模啃过的咸菜多,因此她像只好胜的母鸡,在抑郁里炸开羽毛,准备应战。
冬雨如约出现在第二天的班车上,她还是把自己捂得只露两只眼睛。
本来,春月一上车就主动喊秋芳和她同坐,女会计体型巨大,像是大户人家门口的一蹲狮子。晚到的冬雨电线杆子一样杵在她们旁边,柔声柔气叫着芳姐,说我要跟春月姐商量个事。女会计居然赶紧让位。春月心里那个气啊,秋芳明白一切,存心看戏。
春月抖擞羽毛,准备应战。
冬雨反倒跟没事一样,一个劲的玩手机。
一会儿春月的手机有提示音,打开一看,是冬雨发给她的。
冬雨:快过年了,还我脸。
春月:你的脸就在那里,不多不少。
冬雨:不要脸的老女人。
春月:你能活到我这个年纪就不错了。
冬雨:你能活到过年也不错了。
春月对这句威胁的话心头一紧。
春月:你要多少钱.
冬雨:保守算两万。
春月:狮子开大口,你自己的那份聊骚责任呢?我自认倒霉,只给你三千。
冬雨:给我三千你就等着过个好年吧。
车上紧密坐着两只母老虎,一转身把对方吃了。但她们都保持着优雅女性的极大克制,哆嗦着手指用手机打字。
春月:你这是敲诈,小婊子。
冬雨:我是小婊子,你是德高望重的老女人。
春月:你能活到我这个年纪就不错了。
冬雨发过一个大笑的表情:你一句段话说两遍,真是老糊涂了。
春月发现自己被冬雨带到沟里了。连日失眠,她脑子真是成了浆糊。
她在一团浆糊里杀出重围,义正言辞道:请不要搞年龄歧视!我们年轻过的九十年代,那才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我们随便婚前同居,电影电视可以三点全漏,还有上海宝贝那样的小说。看看你年轻的这个时代,除了整形遍地是还有个屁!
冬雨:对,你又说到点子上了,咱们要谈的首先是整形,其次才是屁。
随后冬雨发来三个大笑的表情。
完了,老江湖的脑子真是浆糊了!春月手抖动着,发出最代表她心情的俩字:傻X!
冬雨秒回:说你吗?
春月:你个傻X。
冬雨:你个傻X。
不远处坐着的秋芳,本要看一场大闹班车的好戏,但见一路同车同座的两个女人做了低头族,专心致志玩手机。秋芳不知道,同座的俩女人正在手机上展开一场关于谁是傻X的骂战,难分伯仲。


7

冬天像一场冰冷的阴谋,日子一天天被偷走。
这天早晨七点多,夏海在马桶上接了个电话。卫生间门外,夏海老婆问:哪个妖精要搭车?
夏海风骚地反问:你猜?
诗意盎然的夏海老婆没心情猜哪个妖精,她要跟她抢厕所的男人摊牌,限他五分钟滚出来,且马桶不许沾一点五谷轮回之遗物。
搭车的是春月。
春月搭车的理由是:她最近睡眠不好,一坐班车就晕车想吐,自家车更不敢开,因此最近一段时间要麻烦下妇女主任,她可以为他的爱车加油。
二胎的美好时代来临,夏海差点跟春月开玩笑:是不是响应党的号召,为祖国增砖添瓦?但一看她如晚市菜叶子的脸,又生生把玩笑咽回去了,心里感叹春月和他老婆一样,都是被计划生育政策耽误的一代。他把自己撇出来,理论上,男人八十也有让女人生娃的本事,他们从来没有被任何政策耽搁过。
以往春月搭夏海的车,总是说说笑笑。如今搭车,上车说不了几句便打盹睡觉。春月被失眠折磨的身体,仿佛在夏海车上找到安然入睡的摇篮。夏海起先生出几分惜香怜玉之情,后来想:你就是给我加油,我也不愿意拉个干尸。
有一早同车,干尸突然鲜活起来。
春月首先表扬了夏海的爱车,简直是传说中的宝马,载着她一路在梦中神游,为她一天的工作充了满格电。
夏海说:看来我要把宝来换成宝马。我和宝马的距离就差几个高尔夫。
春月对男人的吹牛不以为然,自说自话。
她前一阵失眠到生无可恋,有人看她脸如菜色,给她介绍一神婆,神婆说她小鬼附身,约定黄道吉日为她做了一场驱鬼法事。法事过程中还悄悄接了表姐电话,邀请她参加一场私人爬梯。两件事如同中西医结合,当夜她不过数了十只蚂蚁,就呼呼大睡。一觉醒来看见早晨的阳光,世界又是她的了!
早晨的车里温暖如春,春月和夏海像两条中年游泳的鱼,一路畅聊。
春月突然问:小野模最近不搭你车了吧。
夏海心头一紧:你就是瞅着冬雨休假的当搭我车的,明知故问。夏海轻描淡写说:冬雨同志也就搭了几次车而已,最近神龙首尾都不见。
春月说:恐怕以休假的名义拿着一笔钱去整形了吧。
夏海心头一紧,嘴上说:不知道哇。
提起小野模,春月气从脚底起,扶摇直上头顶。她认为神婆说的小鬼附身,就是小野模祸害。
有着九十年代美好青春的春月,和屁时代的冬雨叫着劲一路同车几次后,在失眠的无情夹击下,很快崩溃。秋芳做为目击证人,调停了此次车祸纠纷。春月负了自己开错车的责任,冬雨负了自己干扰开车的责任,取个中间数,春月付了冬雨一万块的整形费。一万块从我的微信钱包到你的微信钱包后,春月马上拉黑了小野模。
如今花钱买平安,但她想起平白无故送出去的一万块,好似夜晚数的蚂蚁里溜出一只,钻进她心里,痒痛不已。她憋了好久的一肚子话,如同废物排泄,一股脑倒给了妇女主任。
宝来急速前行,与一辆大货车擦身而行。春月心里惊出一个鬼来,刚见气色的脸打回原形,连连呼了不下十个:吓死了!
老司机夏海这才意识到自己千钧一发的走神显些酿成大祸。于是自嘲道:你讲的故事简直像看小说,分散了一个老司机的注意力。
夏海的心的确被春月的故事分了去。
他和冬雨的雪天风流过后,冬雨坦诚自己鼻子额头有整形,还在恢复期,就被一场本来美好的爱情给毁了。夏海回想十八岁少年郎热切上白衣姑娘过程中,性是一场粗暴的游戏,游戏中他辣手摧花花折枝?他忘了哪个细节导致了失手,但对自己的姑娘他要负起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冬雨拿到了夏海的两万块后,就不再搭他的车了。他微信上问候过去,冬雨都是简单回复几个字。那几个字带着受伤女人的冷淡,让夏海十八岁少年郎的心脏备受打击。
如今春月讲出事情经过,他中年的心脏又经受了一场暗自捶打。他的两万块,可是当后勤部长全部的私房钱啊。
原来,羊毛出在狗身上,由猪来买单!

8


进入腊月里,年这个怪物一步步逼近。
大雪纷飞,大海和秋芳正在穿过一片苹果园,走向一个黑猪养殖场。不远处的果树边,几只公鸡母鸡正在雪地里刨食。
女人的心大海的针。早退的这个雪天下午,秋芳突然想起搭大海的车一起买黑猪肉去。
女人的心大海的针。秋芳已经改变主意要三十斤黑猪肉了。她很久没有对妇女主任的大海展示婚姻的破铜烂铁,如今三十斤猪肉显然有十斤是公婆那边的。时间把中年的婚姻熬成了破锅,一番修补,照常炒菜做饭端出一盘人间烟火。
大海说:这家私人养殖场的黑猪肉比以前那家还要地道些,一头黑猪的出栏要用到一年半的时间,喂的全是自己种的粮食而不是饲料,肉价也比原来那家高一些。咱自己吃嘛,当然要选品质最好的。
秋芳说:你也厉害,能找到这犄角旮旯来。
大海一笑:连中央领导都关心百姓的菜篮子。
秋芳说:我也给管菜篮子的你提个小意见,你最近报给我的单子有那么一丢丢小问题,黑猪肉我不说,就说那蒜苔,也快赶上肉价高了。
大海嘿嘿一笑:冰天雪地的,青菜是稀罕物。
他心里明白秋芳对食堂报账看出问题。蔬菜以冬天的名义披上昂贵外衣,他需要这些虚高的物价为冬雨的脸买单。
秋芳这时候开了句玩笑,把大海的心吓得一紧:最近食堂的账可是和某些人的脸一样,经不起推敲。
又说:快过年了,得修补的漂亮点。
国企单位的账哪个经得起推敲,大海明白秋芳在提醒他什么。但她提到某些人的脸,仿佛雪天刮来一阵冷飕飕的疾风,那些公鸡母鸡们都缩起脖子。
他们走过了苹果园,来到一家水泥墙的四合院。一进院子,水泥台子放着一头四仰八叉的黑猪,一群屠夫围着这头黑猪,正在热火朝天的刮毛。大雪纷纷中,被刮了毛的黑猪,连皮都是黑色的。
大海觉得,自己就是那头被刮了毛的黑猪,正在等着开膛破肚。

大雪纷飞这天,小城一家别墅内,正满目春天。
别墅女主人拿出一层楼来做高档服装,多是世界各大奢侈品牌的高仿版,主打价位三五千到七八千,版型一样精妙,用料一样考究,充分满足了小城妇女和世界接轨的心愿。在高仿的路上探索多年,别墅女主人决定推出自己的原创品牌,起个英文名字叫:Dream.
别墅女主人就是春月无比崇拜的表姐。春月做为受邀嘉宾,见识了这场精美的Dream秀。
秀开场之前,一个好似朗朗的眼镜男弹了一首钢琴曲,春月不知曲名,只能用大众熟知的好听来形容。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子即兴作画一幅,春月分不清是水彩还是油画,只能用大众熟知的好看来形容。别墅装潢她用好贵气来形容,桌上的玫瑰花她用好漂亮来形容,那些香槟红酒,她用好醉人形容。品酒的女人们男人们,她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们?
被表姐请来的嘉宾,非富即贵,自带光环。自认为见过一些世面的春月,一脚踏进了传说中的上流社会,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立马感觉自己的脸该去回炉打造一下,以配上这场Dream秀。
有节奏的音乐响起,Dream秀正式开始,麻豆鱼贯而出。她们围着嘉宾的椭圆桌子绕场一周。嘉宾和麻豆近距离接触,抬眼看到麻豆的脸上的妆容,伸手触及麻豆身上的衣衫。
第一场主题是中国风的现代版。运用了丝绸,将大红被面改良成时尚元素。麻豆们好似一条条红色的美人鱼。
春月端出毕生的优雅范儿,食指和中指夹着红酒,在嘴唇边轻轻抿着。她实在怕自己的蔷薇口红被杯沿吃掉。
来自新南威尔士葡萄园的红酒带着土澳的绵甜挑逗着春月的味蕾,她缓缓吞下这一口。一个麻豆走到眼前,春月嗓子眼的红酒,仿佛一块石头卡在那里!
即使戴着宽大的草帽,即使扒了皮,春月仍然能认出冬雨来。原来冬雨口口声声的电视模特选拨秀,不过是一场私人派对的秀场。
中国风后,麻豆们换了短裙出场,草帽也摘掉,连音乐都轻佻明快。春月看见冬雨把长发扎成高耸的马尾,露出寿星公一样饱满的额头,鼻梁高耸,双眼皮夹死蚊子,皮肤像剥壳的鸡蛋,重要的是,曾经飞机场的她还酥胸荡漾!整形让她脱胎换骨的变化,哪像生过娃的女人!春月既鄙夷又妒忌,早知一万块能打扮的如此年轻,她怎么不用在自己脸上?!
春月不知道冬雨有没有注意到嘉宾席上的自己。麻豆都是一张性冷淡的脸,身高很高,眼皮抬高。两个一路同车的女人如今相逢在表姐的别墅客厅,人生真是一出戏。
第三个环节,春月觉得英文歌可以用好动感来形容。
麻豆们换上吊带长裙,身披大披肩出场。披肩犹如蝴蝶的翅膀,关键时候煽动一下,好似维密秀般出彩。冬雨路过春月的座位时,在局促的空间里,蝴蝶展开了她的翅膀。
冬雨的翅膀扫过春月的脑袋,春月此时正腾出一只手来,酒杯映出她一侧头发有些凌乱,她做了一个自然的撩发动作。
春月的手臂和蝴蝶的翅膀纠缠在一起。
只听啊了一声,冬雨十寸的高跟鞋踩到自己的裙角,她高挑的身子歪斜着倒下去的一瞬间,曾经一路同车的俩女人,电光火石对视了一眼。
Dream秀上,上演了麻豆摔倒的小插曲,好动感的音乐还在继续:Can't read my
No he can't read my POKER FACE...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