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姐弟情深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2-16   

姐弟情深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卡拉 执行提前操作(2017-02-18)


姐弟情深


今年我的妈妈没有如往年般,收到来自中加州她弟弟的新年贺卡,妈妈说她很担心。妈妈让我拨了电话给她弟弟--我的小舅,小舅电话里声调低沈告诉我,他的岳母过世了。妈妈很惦记她的弟弟,我们于新年期间前往中加州小舅的家。我的妈妈不懂英文,我的小舅不懂中文,他们之间的交流完全依赖我的翻译。但我又知道,即使没有我做翻译,他们姐弟俩也是心意相通的。


我的小舅和我妈妈的身世,有着一幅历史的长卷。


让我把时间翻到上世纪的一九零八年,我的外公黄世伦,出生在中国广东台山石板潭,上有一个大他十二岁的哥哥黄世炼。一九二二年,外公的哥哥卖猪仔到了美国。当时是自愿还是被迫的,已经无从考证了,但无可否认的是,当时广东五邑乡村的农民们,都想离开苦难的中国,到海外寻求更丰腴的生活。猪仔,一般指刚出生的猪崽,更为广泛被大众所认知的是,清末民初被卖到国外做苦力的大批中国人,他们鬻为人奴,开矿或修铁路等苦工,终身无回国之望,这些海外华工就被称为“猪仔”。外公的哥哥离开中国前已经结婚并生下一女儿,在美国赚了些微的钱就往家乡寄,因为女儿总是要外嫁的,所以买了一个男孩作为他这一支血脉的传承。外公的哥哥从踏出国门就再没有回去过,是千千万万客死异乡的中国人之一,他没于一九六七年,墓地在中加州。 


我的外公一九二九年娶了邻村一个李姓女孩,一九三零年生下一男,取名黄沃均。一九三三年,二十五岁的外公收到美国的哥哥寄来的,一张花了巨钱买来的移民纸,纸上的名字 Raymond louie,雷蒙,路易。一九三四年的夏天,外公告别了他的母亲,告别了大着肚子的年轻妻子,告别了才四岁的孩儿。从印度的孟卖登上大货轮前往前途未卜的美洲大陆,漂洋过海一个月后到达三番市海湾登陆,移民处登记表格上,外公填写家有妻子与两个儿子。一九三四年九月二十六日,石板潭乡村传来刚生下来小女婴的哭声,这就是我的母亲,取名黄彩珠,她并未如她父亲所愿望的那样是个男孩,这意味着她的这一生的艰难开始。


据美国国防部资料显示,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约有12000名以上的华裔在美军中服役。我的外祖父雷蒙,路易是其中之一,他在美国航空军医疗队服务,被派往中缅印战区,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从1942年到1946年,外公服役了四年整。


一九四七年,三十九岁正当盛年的黄世伦衣锦还乡,沸腾了整个石板潭乡。他见到了他已老迈的母亲大人,见到了他还年轻着的妻子,见到了长成小伙17岁的大儿,见到了从未眸过面的13岁女儿。


团聚的欢欣只有两周,随即而来的是这个家庭的又一次分离。退役后的外公有了公民身份,有了可以携带妻子孩子回美国团聚的权利。由于当年外公给移民署填写的资料,他有俩儿子,我的母亲不可能同去美国,多出来的一个儿子的身份,让一个同村的男孩子顶替了。


外公携带妻儿回到美国的中加州,与他的哥哥共同经营着一家洗衣店。一九四八年,我的小舅出生,很不幸,还在小舅襁褓时期,外婆自杀了。按照现在我们的知识,可以判断外婆是死于忧郁症,如何能不忧郁呢?丢下女儿在遥远的中国,美国这地方的文化又这样的陌生,多年不在一起共同生活的丈夫的不体贴,又加上产后荷尔蒙的失衡。外婆以这种方式离开,是我们这个家族永远的痛!


小舅带着我去拜访了他从婴儿时期至十八岁寄居的家庭。他们是五兄弟姐妹,三男两女,面相看上去,十足的白人模样,但他们有着中国人的姓氏,周。他们的父亲是中国人,具体中国哪地方,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母亲是墨西哥的西班牙人后裔。从一九四八年到一九六六年的十八年,我的小舅跟这个家庭的孩子们以兄弟姐妹相称,一同长大成人。小舅是半句中国话都不懂,但小舅从小就知道,在东方的中国有个亲姐姐叫 Toy Gee,这是标准的台山话彩珠的译音。


命运是对手,谁都没有低头。于苦难中长大的黄家三个孩子,也能活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大哥沃均在美国完成中学课程,以开中餐馆维生。我的母亲解放后,考取了广州的中山医学院附属护士学校,成为一名护士。小舅十八岁当兵,是海军陆战队员,退役后的福利是免费读了大学,毕业后成为电力公司的工程师。


我收藏着这样一个大大的信封, 里面一张我的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合照, 附着还有一张信。


Dear Raymond:
Enclosed is the 8 by 10 sepia tone print which I made for you from the two small photoes that we copied.I hope that this print is what you had in mind and that you are happy with it. Of course, there is no charge for it. I hope all is alright with you and I will see you in the near future as it has been a while.
Mercury Photo Rod by owner




这是1982年的信,那时候我的外公已七十四岁, 有时跟他的小儿子住在Bakersfield, 有时跟他的大儿子住在high desert。照相馆的老板是我外公的朋友,他是白人也是二战老兵,住在Bakersfield, 他非常好心的,而且是免费制作了这张照片,并寄给我的外公。这是仅有的,唯一的一张我外祖父母的合照, 技术性地把外公外婆的两张单人小照片合成的。留意到了吗?我的外公穿的是西式衣服,在美国,坐在大概是院子的室外,他两手放两条腿上。 而我的外婆在古老中国的县城影楼,照片上的背景大概是影楼里面,显得比较黑。你可以想象到的,以前的影楼, 让照相的人倚着一张小巧的园桌站着 ,我的外婆的右手抬起搭在园桌上。正是利用了他们的手的位置,非常巧妙地合成了他们拉着手, 显得那么罗漫蒂克的心字形照片。而且,不止这么简单,我的外婆耳珠上吊着的两个耳环,胸前的那一条项链和坠子, 衣服上的花纹, 都是花了心思加工上去的。照片上我的外公是那么的倜傥,我的外婆是那样的雍容! 


年轻的外婆去世后, 我的外公终生未再娶。 我跟我的外公见面的机会不多,他于一九八四年过世。我很后悔当年没有追问我外公更多他的故事,但我记得的,外公说他来到美国不但辛苦工作也曾努力读过书。我的外公很爱我,我也很爱我的外公,但金钱上除了逢年过节的红包20美金,不曾得过他老人家的其他帮助。我是理解的也是明白的,这是美国准则,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都需要个人奋斗,我们继承的是先辈们的精神而不是他们的金钱。他老人家生前还重复跟我讲过很多次: 你的外婆很漂亮!在我外公的心里, 外婆永远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漂亮 !我外祖父母的墓地在Bakersfield, 他们永远地走了。留下的只有这一张, 这唯一的一张合照。 有朋友看过我外祖父母的照片, 告诉了我一个连我也不曾自觉的事实: 我的大儿子跟我的外祖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是他们的后人, 身上流动着是他们的血脉啊......


我们到外祖父母的墓地去扫墓,跪拜在外婆的墓碑前,小舅母问我墓碑上写的是什么,祖母的墓碑时日已经久远,石刻已经不再那么清晰。我说:“黄门李氏之墓”,我解释道:黄是夫家的姓,李姓女孩嫁入了黄家门。另外一行写的是“台山石板潭”。小舅母是第四代华裔美国人,她不懂半句中国话,甚至不知道先人的家乡在中国的何处。外祖父的碑文完全是英文,没有半个中国字,Raymond Louie ,这名字伴随外公踏出国门直至墓碑。随便哪个人看了墓碑上的名字,断断不会以为这是个中国人。在时间无涯的荒野,我华夏族人,他们的血脉,他们的姓氏,早已跟北美这片土地交融相会了! 


小舅这一生有过三个他称之为妈妈的女性。第一个是生身的母亲,缘浅,他对她没有记忆。第二个是照顾了他十八年的墨西哥妈妈。第三个是他的岳母,也是陪伴他最长时间的妈妈。从他二十八岁结婚的那天起,他叫她为妈妈,叫了整整四十一年。八年前,他岳母中风,除了住医院的时间外,小舅都是不嫌麻烦把岳母带回家中亲自照顾。这八年间,我们去过小舅家多次,每一次都发现小舅的家越来越像医院了。上年去小舅的家,一进门就是他岳母的医疗床,小舅指点着旁边的一张长沙发,说:“我夜晚就是睡在这”。因为他岳母的身体越来越差,把床安放靠近大门的地方,方便随时911紧急救护车的到来。说起这一切,小舅母笑如花幸福满脸地夸小舅,说他是百分之一千的好男人。


如今这百分之一千的好男人,心中崇高位置的妈妈没有了消失了,可想而知,小舅是如何的伤心落寞。所谓长姐如母,Toy Gee姐姐的到来,让小舅又提起了精神劲,无论他姐姐走到哪,小舅总是拉着姐姐的手,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吃饭的时候,两个不通语言的人儿,或摆手或点头,不停地互相添饭夹菜递茶。


这真是骨肉相连血浓于水的深情姐弟!


[ 此帖被卡拉在02-18-2017 15:17重新编辑 ]
图片:8.jpg
图片:10.jpg
图片:9.jpg
图片:13.jpg
图片:12.jpg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随遇而安
尘姥姥 离线
级别: 军长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02-16   
阿平好!
在平凡的生活中挖掘快乐的愚婆
尘姥姥 离线
级别: 军长
显示用户信息 
板凳  发表于: 02-16   
外公好帅! 照片拼得超棒!
在平凡的生活中挖掘快乐的愚婆
尘姥姥 离线
级别: 军长
显示用户信息 
地板  发表于: 02-16   
原来阿平的外公外婆也是四邑人氏。 咱俩算半个老乡咯。

卖猪仔是从小就听到的话题。 我的外婆家族中不乏当年卖猪仔来美国的亲友。

我公公当年也是买出世纸来美国的。 所以本姓谭但现在假家的兄弟姐妹们都变成姓李。 谭变成middle name。
在平凡的生活中挖掘快乐的愚婆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地下室  发表于: 02-16   
这篇文章和后面的照片让我流眼泪。这样颠沛流离的命运里,个人如汪洋中的一条船啊...
小小的Toy Gee在中国的岁月一定也很艰难。
外公和外婆的合成的照片,两人的手漂洋过海握在一起...
“随便哪个人看了墓碑上的名字,断断不会以为这是个中国人。在时间无涯的荒野,我华夏族人,他们的血脉,他们的姓氏,早已跟北美这片土地交融相会了! ”
戳中泪点的太多了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5楼  发表于: 02-16   
那个顶替来美国的同村男孩又是怎样的命运?
阿平家的故事是一部震撼人心的电影。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6楼  发表于: 02-17   
回 3楼(尘姥姥) 的帖子


老乡见老乡,啥?眼泪一汪汪?没有呀,上次咱们见面,笑得多开心。
大概四月我会上去找你们玩,也顺便实现小鹿说的组团去史丹福看老蒋日记的承偌。
现在开始接受报名了哈。
对的,咱侨乡很多相似的故事。但我希望都写下来,希望我的孩子们都知道。我的俩儿子懂点中文,而我其他表弟表妹们,都不太知道这些了。
随遇而安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7楼  发表于: 02-17   
回 4楼(白菜) 的帖子

这篇我写得简短但把时间点清楚交代了,关于年代,我拿着笔记本记下,然后要对上每个人的年龄,花了点功夫。许多细节像你提问到的,都是需要再加上的。

在写作上,你我总是能碰触出火花,谢谢你。

写这篇,每字每句,我都挺费力的,是哭着写的,因为他们是我至亲的亲人,更因为他们命运的遭遇。
文中漏掉交代我小舅的中文名字
大哥黄沃均 二姐黄彩珠 三弟黄沃常
外婆墓碑上只刻了“黄门李氏之墓”,我外祖母的名字,我们没有谁知道,真是遗憾!

你说的“小小的Toy Gee在中国的岁月一定也很艰难。”
是的,异常艰难。一个才十三岁的女孩子,突然没了妈妈在身边,没有了共同玩撒的兄长的陪伴。一年之后又从大洋那边传来噩耗,母亲没了。

那个“买了一个男孩作为他这一支血脉的传承”的堂哥,是个混蛋。他掌管家中财产包括海外汇来的款项,却拿了去吃毒嫖饮吹,堂哥一家吃米饭,我妈妈只有番薯吃。还要承担家中大大小小的家务活。我小时候听过我妈妈说,曾经害了伤寒,没有给她治疗,眼看着就快死,就把她抬到粪坑房去等死。
命大,我的母亲没有死,不然也没有我了。
小时候我听我妈妈说这些事情,她是哭得很厉害的。当年她看朝鲜的“卖花姑娘”,哭病躺倒在床整整一个礼拜,那个电影一定勾起我母亲太多伤心往事吧。
现在我完全不敢问我妈妈任何她以前的事,因为她高血压,唉。

白菜你说的“那个顶替来美国的同村男孩又是怎样的命运?”
他到美国后跟他那边的亲戚一起生活。后来做生意,现在退休了住湾区。他姓路易,家族聚会,他也会来的。
五个姓周的白人模样的兄弟姐妹,姓路易顶替我妈妈的同村男,还有我大舅,我妈妈,我小舅,还有第二第三代。命运中的那一根根绳子,拉拉扯扯,把这些人网在了一起,我们都是网中人。


随遇而安
小白兔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8楼  发表于: 02-17   
阿平姐,你妈妈后来是怎么来到美国的?你是在美国出生的吗?
雨中的鸟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9楼  发表于: 02-17   
又见阿平姐美文,看得我眼眶尽湿,心存感动。

我一直也想把我母亲的往事写下来,苦于笔拙,一直断断续续,再加上涉及到家族隐私,不知如何下笔。
[ 此帖被雨中的鸟在02-19-2017 15:50重新编辑 ]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抽刀断水 离线
级别: 师长

显示用户信息 
10楼  发表于: 02-18   
好喜欢这篇。阿平你家族真的很不一般,故事绝对够写长篇。前阵子看wheels on hell,就有讲到中国的劳工,环境特别艰苦下的苦工啊。过年去Tahoe 特地又去看了当地遗留的当年的铁路,心里感觉很奇特。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1楼  发表于: 02-18   
回 8楼(小白兔) 的帖子

我“ 流学生”身份来美国1980年,1991年办了我妈妈爸爸的移民身份。

随遇而安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2楼  发表于: 02-18   
引用
引用第9楼雨中的鸟于02-17-2017 20:40发表的  :
又见阿平姐美女,看得我眼眶尽湿,心存感动。

我一直也想把我母亲的往事写下来,苦于笔拙,一直断断续续,再加上涉及到家族隐私,不知如何下笔。  






你写的大水井 ,兰姨,等等,都是美文,期待你的新作。
随遇而安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3楼  发表于: 02-18   
引用
引用第10楼抽刀断水于02-18-2017 05:31发表的  :
好喜欢这篇。阿平你家族真的很不一般,故事绝对够写长篇。前阵子看wheels on hell,就有讲到中国的劳工,环境特别艰苦下的苦工啊。过年去Tahoe 特地又去看了当地遗留的当年的铁路,心里感觉很奇特。




谢谢你的喜欢。我也是很留意这些的。
随遇而安
小白兔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4楼  发表于: 02-18   
Re:回 8楼(小白兔)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1楼阿平于02-18-2017 11:12发表的 回 8楼(小白兔) 的帖子 :

我“ 流学生”身份来美国1980年,1991年办了我妈妈爸爸的移民身份。




妈妈最后是通过你跟美国的亲人们团聚的呀。希望阿平姐多写这样的故事,很好看。
如意宝贝 离线
级别: 连长
显示用户信息 
15楼  发表于: 02-19   
好感人啊!看到你文中提及的姐弟两个年纪相差很大,但是感情依然那么好,突然觉得是不是我也应该是嘉宝生个血亲 ,这世上血缘才是亲情啊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6楼  发表于: 02-20   
回 14楼(小白兔) 的帖子

白兔你说“妈妈最后是通过你跟美国的亲人们团聚的呀。”
是啊,但妈妈下飞机的一九九一年,飞机场接机就骂我了,说我那么晚才办了她来美国。
当时我爸爸在,帮我挡了这样不合情理的话。
后来我爸爸过世了,就没有人帮我了。妈妈糊涂的厉害或者她就是那么想,她埋怨我不早早跟亲戚介绍的男人结婚,那样的话,她就可以赶在外公去世之前的一九八四年来美国了,就可以见到她的父亲了。
妈妈这一生只在一九四七年在中国台山家乡与她父亲共同生活了两星期。
唉,我结婚与否,竟然影响到我的母亲能否见她父亲。说真的,我不能认同这个点的,我有我的选择,是吧?
随遇而安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7楼  发表于: 02-20   
回 15楼(如意宝贝) 的帖子

恩,,是的,血浓于水。
随遇而安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18楼  发表于: 02-20   
又见阿平美文。哪天上湾区来,一定聚会哦,上次没聚成,很是遗憾,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阿平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9楼  发表于: 02-21   
回 18楼(乐淘淘) 的帖子

谢谢你,乐淘淘你好,,是,是,这次一定一定得见。
随遇而安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