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一头扎进爱情的井里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6-19   

一头扎进爱情的井里

1,

两个男人把拆下来的旧油烟机抬出门去,像抬着一口黑沉沉的棺材,苗老师的前夫时代终于被埋了。

陈有福心想多亏他驾到,这么重的力气活,难不成让苗老师这小个子上阵?建材城很多商家,养不起专业装修工,就从马路牙子上随便雇个干活的来。

安装工是健壮的中年人,眼神带着醉惺惺的浑浊,一看就是女色的锅里打滚过。陈有福太了解他的同类了。外面肉铺子里,别管丰乳肥臀还是肉少的蚂蚱腿,只要是野味,有些男人就饥不择食。

陈有福来了后,这师傅果然中规中矩,连废话都少。他以为老陈是这家的男主人。

他在乔麦那里冒充安装工,到苗老师家里成了真的安装工,帮忙固定,监督水平线,抬东西,打扫余下的战场,俨然勤快的男主人。

装完油烟机,师傅撤退,亨特跑出来又对着那人狂叫,苗老师一把抱起爱犬:好啦好啦亨特,和粑粑玩耍吧。

陈有福被一只泰迪狗缠上,哭笑不得,他表示活干完了,可以撤了。

亨特对着英武的老陈上蹿下跳时,陈有福接了妞妞的电话。

妞妞说王琴带她到新开的游乐场玩了一下午,晚上跟妈妈吃个饭,她不想今天赶回小城去了,小城一过节大家都跑了,还是A城有意思,不如今晚住在新家吧。

孩子果然被亲娘收买,陈有福答应了。

妞妞又问:爸爸,我听见狗叫,你不会给我买了一只狗养着吧。

妞妞一直想要养只狗,最爱短腿的柯基,陈有福每次都说养个孩子都很累,哪有时间养狗。你还要考高中,更不能玩物丧志。

陈有福于是说:在一个朋友家里帮忙干活呢。

妞妞十分机灵,问:是苗老师吗,她家有只泰迪,泰迪叫起来就这个调子。

这时候,苗老师家的狗精亨特,配合的叫了几声。

妞妞:哇,就是泰迪。

陈有福:是的,你苗老师家装油烟机,我来照看一下,爸爸马上回去了。

妞妞:急什么,反正我要晚上才让你接我。

妞妞声音明媚,苗老师耳朵尖,在一边听了个溜清。

她不准备隐瞒,就说:喜欢小动物的女孩子首先是善良的,妞妞那么喜欢狗,你改天带她来和亨特玩吧。厨房有了新油烟机,我做饭灵感会不一样,可以给妞妞做好吃的。

陈有福准备了一番妞妞课程紧张应对中考这类的话,已经到了喉咙的传送带上,正要输出,被苗老师快言快语挡了回去:就是吃个饭而已,我们做不成恋人,但还是好朋友啊,我不愿失去你这样的好朋友。

陈有福还没有想好和一个上过床的女人如何成为好朋友。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吗,这是古往今来一个严肃的哲学命题。

他要告辞。

苗老师说:等等,我去厨房给你冲一杯去年的石榴酒。今年的石榴还没下来,但酒总是沉的香,你走的时候带着点,顺便给小乔一份,我答应了请她喝石榴酒,一直纸上谈兵。

陈有福就坐下来,等着给小乔带酒。他说:小乔说你给她过方子,她正准备摘石榴做酒呢。

苗老师顽皮一笑:你先尝尝师傅的,再品品徒弟的,看看哪里不一样。

家是她的主场,进厨房之前她又说:哎呀忘了,我在家里还穿着正装,就是严防死守那装修工的。

的确,苗老师还是上午的高领衫装扮。

她又说:你知道,我不是瞧不起底层,而是有些底层做起事来,毫无底线。当然,高层也有龌龊,我们看不到,我们中层的,只能跟底层打交道。

苗老师的理论,虽然尖锐,但的确是这个理。陈有福在想,如果社会有阶级划分,他是底层还是中层呢。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地瓜蛋,带着泥土的芬芳,这回苗老师把他从土里挖出来了,扔进光鲜的中产篮子。

陈有福对苗老师关于阶层的思想很感兴趣,就问:底层高层都有毛病,做为夹心饼干的中产呢。

苗老师像做广播体操一样,伸手向上摘星辰,弯腰向下摸脚尖,身体柔软:触不到的云端,探不到的底层,我们中层就像你说的夹心饼干,一半清醒一半虚伪...

鸡窝里打鸣的都是雄的,和女人谈政治也是三流的。苗老师泡在大学图书馆里这些年,肯定不是泡饼,五谷轮回了事,她也许可以和男人华山论剑,一个撂倒仨。

她说完去卧室换了一套家居服出来。

十月初的午后温热,苗老师从卧室闪到厨房时,陈有福看清她穿了棉质的吊带配短裤,脖子后倒是围了一条纱巾,挡住了疤痕。两条细溜溜的蚂蚱腿,轻巧的进了厨房。

很快,她端了一高脚杯的石榴酒出来。

她说:别急着走,喝完杯中酒。我去给小乔找个漂亮酒瓶子,倒酒出来。

说完,又一次闪进厨房。

2,

陈有福端起高脚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他纵横酒场多年,喝过很多酒,见过很多酒鬼,但是苗老师酿的石榴酒,入口便有个小钩子,把他舌头勾了去。

满满一杯酒,他情不自禁饮下去。顿觉柔情与豪气穿肠而过,仿佛英雄舞剑,雪中骑马,心里舒坦。

他打量着苗老师的家,房子并不十分大,北欧风,简约又温馨。要是风雪夜归人,推开门,根本不是茅草屋热炕头叫狗蛋的孩子和名曰翠花的老婆,而是苗老师家的样子。当然,除了画面,还配以菜香酒香。

他心里一动。

怪不得,乔麦说他遇见的女人里,最适合与之生活的,当属苗老师。

这时候,听见苗老师在厨房里喊:有福大哥,你能去卧室的床头柜给我给我拿一把钥匙吗,我要打开橱柜的门,擦一下。

陈有福一下惊醒过来,自己贪酒,擦洗的活应该是他去干啊。

于是答应着,走进苗老师的卧室。

他和金莲同居,金莲是个爱收拾自己的女人,但是收拾家还是靠他,如今走进苗老师的闺房,一溜素淡的床品,但是搭配起来却是性感的温柔乡。

他想,苗老师真是宝藏女子。

他打开一边床头柜的抽屉,没见钥匙的影儿,却傻了眼。天哪,抽屉里赫然几个胡萝卜加大棒…

单身女人的寂寞与与消遣,尽在情趣玩具中。陈有福这个光棍子无意中窥见别人的隐私,顿觉男人的那根棍子对独立女性来说,实际没什么用。

他十二分的尬。

这时候,苗老师喊:靠窗那边的抽屉,别找错了哈。

他做贼一样,溜到靠窗边的抽屉,轻易找出一串钥匙来。

拿到厨房,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原来苗老师在找出漂亮瓶子后,忽然对墙顶那个上锁的橱子看不顺眼,要清理一番。

他搞不清苗老师和前夫的生活方式,橱柜里居然有需要上锁的一角。

苗老师用钥匙开了橱柜门,从柜子里拿出一些瓶瓶罐罐,让老陈当二传手。

她说这是前夫留下的,离婚时她还没有那么决绝,就把这些东西锁起来,如今借着新油烟机的到来,她要全换掉。

刚才抬了前夫的棺材,这回又把棺材瓤子都处理了。跟往事干杯,前夫从此永远出局。要是王琴跟苗老师拜师学艺就好了,他就不会被前妻压榨。

陈有福把苗老师递给他的旧物一件件摆在厨房台面上,有两个玻璃罐子里盛着千纸鹤幸运星,原来苗老师的前夫也曾经爱的缠缠绵绵。

从前鲜活的记忆如今是累赘,从前的美女也终将是白骨一堆,人生了了。只是在一次次做二传手的时,他瞥见苗老师细细的脚踝,绑着一个精致的小金葫芦。

想起小城两人春宵一夜时,苗老师像只灵活的猴子盘在她腰间,脚踝上也是这只金葫芦。那夜,金葫芦不停在藤上抖动,欲望出逃,也是十分过瘾。

不知道她用那些胡萝卜加大棒,金葫芦能乖乖呆在藤上吗。

男人真是容易被欲望带到沟里的动物。

只听苗老师说:给我搬个小板凳,天花板有个地方有点脏,我要擦一下,完工后,陪你再喝一杯喝酒。

老陈马上说:我来吧,不用板凳,踩上去就能够着。

苗老师爽快答应:高个子就是好,虽说多穿二尺布,干活不同踩梯子。

然后,她一转身,对老陈说:抱我下来吧。

3,

风雪天里有人从炉子里摸个热乎乎的烤红薯递给他,焉有不接之理?

陈有福觉得自己又被苗老师牵着鼻子走了。乔麦有一次跟他胡侃,说哈佛大学有份研究报告,成为人生废物的九大特征,第一名就是摇摆不定。

他摇摆吗?没有,他一把抱住苗老师,像从树上摘了个桃子,然后轻轻放在筐里就行。

等待这一刻依旧很久,苗老师在心爱男人身上,岂能轻易下来。在陈有福抱她的一瞬间,她顺势就把两条细腿盘在他腰间。

多么熟悉的动作。

脚踝的小葫芦又不安分了。

泰迪亨特跑进来,一嘴咬着陈有福的裤脚要拽。

苗老师四只眼温柔欲滴:亨特的意思,要你把我抱到卧室去。

真是狗精啊,不但代替司马迁写史记,还穿越到金瓶梅里当王婆。

苗老师身子很轻很软,在爱人的怀抱里像踩在云彩里行走。通往卧室的路犹如伊甸园鸟语花香,蛇在树下对夏娃说:吃了那果子,你会明目。陈有福就是树上的爱情果子,即使知道要死,她也要摘下来尝尝。

爱情真是没道理可讲,不是外人眼里的条件对等,就是莫名的执拗的感觉。离开他的每一天,她的每个毛孔都在想他。

她四十岁,本该成为仪态万方的中年女人,却一头扎进爱情的井里。



本文选自白菜小说《男邻居》,目前在白菜bac公众号连载。ID:baicaibac2012,关注后输入:男邻居,看目前更新的215章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Troublemaker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06-20   
又见白菜,欣喜!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