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那年夏天:) --]

Bay Area Chinese--灣區華人 -> 美食广场 -> 那年夏天:)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小碗 09-06-2012 13:04

那年夏天:)

今天写的是羊肉串,实际上是回忆2008年我们在北京度过的那个吃货的夏天。

2008年小罗刚刚完成研究生学院第一年,在我的怂恿下,通过一个校友的关系,到北京实习。

四周的时间,闺蜜帮我们在贸大东门附近租了一间屋。房子是两室一厅外加一个很小的偏房,租给了三户,主卧的人很少看到,基本上不认识。住在小偏房里的是一个北漂的女生。矮矮的,相貌很普通,每天下班都准时回家。她好像总是自己做饭,一个小砂锅是她全部的煮饭工具。有的时候我在厨房洗洗小物件,我们就顺便聊聊天。北京像她这样的青年实在太多了,没什么背景,大学也不在北京,但还是怀揣着梦想来这里试试看看。他们拿着不多的工资,在这个不缺乏奇遇更不缺乏冷漠的城市里,过着或清苦或寂寞的生活。

她好像年纪比我大,看见怪模怪样的小罗也还算镇静,不八卦也不问东问西。我们之间的交情淡淡的,但也很舒服。我经常买些杂志,看完后问她要不要看。我们的品味好像很接近,比如《读者》什么的,她也很喜欢看。

我父母不在北京,闺蜜就是我和小罗在北京的亲人。当时我们用的被子、烧水瓶,都是闺蜜家的。只要她家有富余的,我们就不用花钱买。那时候他们也和别人合租,因为是常住,所以条件好一点,有电视,有空调,还有洗衣机。只有一点不好,就是合租的人经常不冲大便。(这一点我会比较抓狂,估计会拿菜刀砍人。)

我们住的小区有一墙之隔,平时见面不说,每个星期我还跑过去用一次她家的洗衣机。那边衣服洗着,这边我空调享受着,她家的东西我还可随便吃,哎呀,很有掉进蜜罐偷着乐的自在。

如果闺蜜在家,我就路上顺便带些她最爱吃的某一家的鸡翅。俺俩啃着,八着,嘎嘎乐着,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代,晚自习中间偷摸出来,坐在教学楼大厅通告板后面喝啤酒,吃牛肉干。

小罗实习的地方在国贸,每天要挤地铁。我在新东方上课,只需挤公车,也帮不了他。闺蜜的老公倒是天天挤地铁,于是他给小罗指点培训了下,从此小罗踏上了每天早晚挤地铁的漫漫征程。据我回忆,他好像没抱怨过,嗯,更准确地说,这小子似乎还挤得不错。

后来闺蜜的老公小宋跟我报道,某天早上,他在乌泱泱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卷毛,小罗也看见了他,两个人在人群中相视一笑。然后地铁进站,老江湖和小猴子都无比敏捷又不失战略地顺势汇入人流,进了车厢,发现彼此都在,打了个平手。小宋擦汗,小罗这厮还一边紧握扶手,一边隔了n多的脑袋,洋腔洋调很西式地问候朋友,“嘿~,小宋,最近过得怎么样?”---小宋肯定想,这不废话嘛,你觉得我最近过得咋样?!

每天早上挤地铁前,小罗都去楼下的同一家店买早餐。那家店菜饼6角一个,小罗喊,“大娘,菜饼俩!”。估计一开始连着好几天,大娘总被惊得一哆嗦。但日子久了,大娘也习惯了,一见人堆里的那撮卷毛,就笑眯眯地把两个菜饼装好,递出去。有时候碰上小罗没毛票,大娘还慷慨赊账,到了晚上小罗肯定会把两毛钱送过去,这叫有来有往。我赐予小罗“中老年妇女的杀手”的光荣称号,脚着这俩老少,真是“侬有情吾有义”,老半拉兔儿了!


周末的早上,我们经常去一家重庆小吃店吃包子。有时侯我懒,就派小罗去外卖。小伙子买一团包子,还不忘跟人家要个塑料袋,往里头挖点店家自己做的油辣子带着。直到今天,小罗还偶尔念叨那家的油辣子------哎呀呀,这馅饼再加上重庆那家的油辣子~---口水哗啦啦。

----所以,如果那家店还在,一定要注意啦!下次再看见一个菜花脑袋进你门家,赶紧把辣椒瓶子藏好了!现在经济这么不景气,这小子买一个小包子能吃你半瓶油辣子!祸害呀!

小罗街面上的另外一个朋友,就是卖羊肉串的达乌达。达乌达和小罗David一个名字,是一位来自新疆的小伙子。因为名字的关系再加上长得接近,两人相见如故,一同操着都还没熟透的汉语道路崎岖地交流。

一开始达乌达在马路边上烤串,小罗就一边等肉串一边和达乌达聊天。一天小罗又被我派过去买串,发现烤肉的摊子和达乌达都不见了!

小罗赶紧去问老板。原来奥运来到,街道清扫,所有路边摊全部取消。

然后在小店的最深处,从一个有两个巴掌大的黑洞洞的小窗口里,传来达乌达磕磕巴巴的汉语,“达乌达,你来啦?”----小罗那个悲愤哪,问里边热不热,那边说还好还好。

小罗罢买肉串了。但在外面也不敢瞎说,就回家跟我唠叨。但达乌达的羊肉串实在好吃,我就劝他,“你是想让你兄弟达乌达饿死捏?还是热死涅?”

----小罗想了想,攥着十块钱又出去了。

----他这人蛮实际,知道既然达乌达怎么都要在里面闷着,那就多赚点钱吧。

事实证明,那段时间北京很神经。小罗的朋友是伊朗血统,妹妹当时就在北京留学。因为长得像新疆人,竟然莫名其妙地被拎进了派出所。虽然最后大费周章地证明自己是地道的美国人,这辈子就没去过新疆,但每个星期还是被要求去派出所报到挂号。

到了8月份,奥运要来了,我们也撤了。这是我出国后在北京住过得最长的一段时间。几年过去,闺蜜还是那个闺蜜,海底捞照样雄起。对于那个夏天,曾经感到极痛苦没空调热得嗷嗷叫的感受已经淡忘,具体吃过那些佳肴也就粥喝了,就是吃上身的肥肉----很顽固,还有就是记忆里的那些人,偶尔想起来,不知道是否过得还好?

---------

羊肉串羊肉串,五毛钱一串,一块钱俩不卖!





maggie 09-06-2012 13:24
同作为漂在北京的外地姑娘,看的心有戚戚焉。

8过我比较幸运的是自己租房的日子没维持几年,就碰到邦德这个文艺青年。那时候偶住在前门,早些年间那里是八大胡同,著名的烟花巷子。90年代末,大夏天的也木有空调,好像也没觉得怎么样,回家路上买个凉皮,多点醋还有辣椒油(与小罗同好),便利店拿一瓶统一冰红茶,回家扫荡干净,觉得很是爽气。

邦德现在跟偶开玩笑,还是这个开头:想当年,嫩住在八大胡同的时候~~~bla bla bla.

邦德家的大房子,因为父母不在国内,就便宜了偶们2个。在文艺青年的撺掇下,咱们也背起小书包,顶着大太阳,去中关村新东方上课了。每天早上6点起床太痛苦,但是教课的老师,是个小帅哥,才让咱有了动 力。名字好像叫什么轩,咱亲昵地称他轩轩。同桌是个五大三粗的大帅哥,踢足球的,很是豪爽。嫁人后还在周末赶过东四环还是三环新东方的新概念4册班,真是辛苦。

小罗08年才研一,看来你们年轻得很,跟偶不是一个时代。早认识小碗就好了,咱们朝阳区那边的小公寓一直空着,至少保证有空调还有洗衣机的。

红眉 09-06-2012 13:27
在北京漂着,有一种别样情怀,每一天都像在属于自己的旋律里旋转,或苍茫,或悠长,或蓝调

尘姥姥 09-06-2012 14:21
读小碗的文字宛如品尝美食, 滋味无穷滴!

尘姥姥 09-06-2012 14:21
引用
引用第1楼maggie于09-06-2012 13:24发表的  :
同作为漂在北京的外地姑娘,看的心有戚戚焉。

8过我比较幸运的是自己租房的日子没维持几年,就碰到邦德这个文艺青年。那时候偶住在前门,早些年间那里是八大胡同,著名的烟花巷子。90年代末,大夏天的也木有空调,好像也没觉得怎么样,回家路上买个凉皮,多点醋还有辣椒油(与小罗同好),便利店拿一瓶统一冰红茶,回家扫荡干净,觉得很是爽气。

邦德现在跟偶开玩笑,还是这个开头:想当年,嫩住在八大胡同的时候~~~bla bla bla.
.......
maggie也是个北漂才女哦!

尘姥姥 09-06-2012 14:23
事实证明,那段时间北京很神经。小罗的朋友是伊朗血统,妹妹当时就在北京留学。因为长得像新疆人,竟然莫名其妙地被拎进了派出所。虽然最后大费周章地证明自己是地道的美国人,这辈子就没去过新疆,但每个星期还是被要求去派出所报到挂号。
~~~~~~~~~~~~~~~~~~~~~~~~~
真有这等事啊? 是因为奥运的原因吗?

小碗 09-06-2012 14:37
八大胡同的姑娘
只怪我们相见太晚呀!:)

小碗 09-06-2012 14:38
这倒是真的,除了上学其实我也就漂了不到两年,不过,很多事情也挺难忘的!

小碗 09-06-2012 14:40
真的,他妹亲口讲述哦。当时神态还不怎么生气,让我挺佩服的。
不过,这一刀切的,真是过分了!

鐡手 09-06-2012 14:44
年轻真好,再不顺、再艰辛的生活都能散发出诱人的青春魅力。

我一边欣赏那些北漂青年的执着,一边又为他们顽固地走着一条看不见光明的黑道惋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天下大得狠,非得在北京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啊?

娃娃天使 09-06-2012 16:05
喜欢看小碗的文章,温暖中透着活泼,机灵。生活被演绎的活色生香。真好。

iceberg 09-06-2012 16:35
都有过那样的青春啊  

不用心 09-06-2012 16:40
那个夏天,写得真好。身为北京人,房子,洗衣机,空调,零食,冰箱里面的饭菜,都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反而没有这么细致入微的生活感受,惭愧。幸亏是年青人的甜蜜生活,无论物质上怎样的缺失,回头看,都是会心一笑。

我闺蜜08年夏天回去赶奥运会的热闹,回来的反馈是,08年夏天的北京是全宇宙最佳城市,空气爽朗,公交通畅,市容整洁,大家都规规矩矩排队,气度雍容,让到来的友邦人士惊诧莫名又万分景仰,实在是大大的气派。

比较看看,一个北京,若干个世界。

ostasia 09-06-2012 16:55
这个小罗好可爱。

小象917 09-06-2012 16:56
碗儿,我们那会爱说:茶蛋,茶蛋,5毛一个,一块俩不卖!

小碗 09-06-2012 16:59
[quote]引用第9楼鐡手于09-06-2012 14:44发表的  :
年轻真好,再不顺、再艰辛的生活都能散发出诱人的青春魅力。

我一边欣赏那些北漂青年的执着,一边又为他们顽固地走着一条看不见光明的黑道惋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天下大得狠,非得在北京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啊?
[/quote我也觉得,说实话,北京不是个让人快乐的城市。

小碗 09-06-2012 17:00
哈哈,看来好多人跟我数学水平相当!

小碗 09-06-2012 17:02
对啊,说得太好了,一个北京,不同的世界。。。

小碗 09-06-2012 17:16
说实话,那个夏天我和小罗也许过得有点过贱,一个月房租才1000,现在想想便宜得自己都不敢相信。
现在我闺蜜买房了,那是俺的驻京办事处,嘻嘻!

笨笨牛 09-06-2012 17:29
看到小碗说“奥运来到,街道清扫,所有路边摊全部取消”,想起家门口原来有一个早晨卖肉馅饼的临时摊子,做生意的是一家四川人,女的皮肤白皙,手下很利索,男的个子不高,精瘦的样子。他家的肉馅饼味道超好,回回去回回排队。后来政府整治市容市貌,说要保证大家的食品安全,临时式的摊位一律撤消。那段时间,除了政府允许的“阳光早餐”其余的都没有,包括卖油条,稀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临时摊位渐渐的又摆出来了,说到底还是方便老百姓的生活。只是那家卖肉馅饼的再也没见过,原来传说要整治时我问过他们以后的打算,他们说:“挣钱不容易,不让摆了就回四川老家。”不知道现在他们的生活过得如何,希望安好!

海边一沙 09-06-2012 17:29
同漂过的人看了感觉特亲切


天涯渔妇 09-06-2012 20:25
引用:
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代,晚自习中间偷摸出来,坐在教学楼大厅通告板后面喝啤酒,吃牛肉干。

真好啊,什么时候和你比比喝啤酒。

引用:
小伙子买一团包子,还不忘跟人家要个塑料袋,往里头挖点店家自己做的油辣子带着。

不记得密授过他,怎么学去的?

引用:
两人相见如故,一同操着都还没熟透的汉语道路崎岖地交流。

亏你写的出!

pplulala 09-06-2012 22:51
篇篇文章都这么有趣儿

caomalicao2 09-06-2012 23:14
打开了回忆青春岁月的闸门。

小碗 09-07-2012 02:45
我就偷喝过这么一次,有点青春找事强说愁的意思。
至于小罗同志,老干妈一段时间曾是他亲妈,我看见势头不对,趁他不在扔垃圾桶里了,埋怨我好几天!

天涯渔妇 09-07-2012 03:39
引用
引用第24楼小碗于09-07-2012 02:45发表的 回 21楼(天涯渔妇) 的帖子 :
我就偷喝过这么一次,有点青春找事强说愁的意思。
至于小罗同志,老干妈一段时间曾是他亲妈,我看见势头不对,趁他不在扔垃圾桶里了,埋怨我好几天!   

老干妈都给人家扔,唉...等见了小罗,第一件事就是教他说:“败家娘子”!

茶杯 09-07-2012 05:26
俺也是北漂啊----那会儿在各种同学的宿舍混啊,曾有过一个月搬六次家的经历啊,可恨那时二姐怎么不在北京买房啊。

现在她家大得我都不愿意去住----

小碗写得真好,我读完之后很茫然,为什么我漂的时候那么苦那么多令人感慨的事,怎么好象那么遥远呢,也许是太苦了,刻意的选择了遗忘?

同意渔妇,你就是败家娘子,老干妈都给扔,你是啥银啊?

小碗 09-07-2012 06:20
报告亲们,小罗味精过敏,老干妈味精大大的有啊,为了不成为寡妇,我就姑且做一回败家娘们吧

向柯 09-07-2012 07:03
我要向小碗表白:小碗我好喜欢你!(我冒的第二个泡儿)

小碗 09-07-2012 09:45
引用
引用第28楼向柯于09-07-2012 07:03发表的  :
我要向小碗表白:小碗我好喜欢你!(我冒的第二个泡儿)

欢迎冒泡,以后经常冒:)
你的表白俺就接受了,嘻嘻!你写点啥东东或八个卦,我也找机会向你表白哈!


查看完整版本: [-- 那年夏天:)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15326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