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胡诌] 记忆、思想与灵魂的生物学基础[乱讲] --]

Bay Area Chinese--灣區華人 -> 乱讲 -> [胡诌] 记忆、思想与灵魂的生物学基础[乱讲]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伍胥之 11-26-2009 01:07

[胡诌] 记忆、思想与灵魂的生物学基础[乱讲]

上一周下课后,有学生问我如何看待灵魂,人死后灵魂的归宿。 V7CoZnz  
^Uw[x\%#gD  
我的回答是:科学目前还不能完全说明灵魂的问题,但是所有的宗教都会回答关于灵魂的问题。 ?`sy%G  
lH BI  
我给学生举了一个例子:人的思想、意识在科学上大致地可以认为是一种生物电,是神经系统中细胞膜电位变化并沿神经纤维传导的“电流”,跟计算机里面性质差不多。如果这个大脑细胞死亡了,没有电流了,那意识去了哪里呢?你可以理解它去了天堂,当然也可以解释它下了地狱。  SVP:D3)  
<2Y0{ 8)  
我在这个坛子里,看到在我的显示器上流出来的,都是XDJM们闪耀着光辉的思想,我的电脑里面,Windows XP 也很Professional地考虑对我的每一次点击、每一次击键等各种事件的应对反应。我认为它也是有一定思想的,虽然我有时候认为它很呆板。可是,如果我关掉了电源,这些思想去了哪里呢?如果全世界都停电且不再来电,你们输入到互联网里的思想、点子、诡计又去了哪里?

伍胥之 11-26-2009 01:59
关于记忆 >POO-8Q  
ESQmail protected]/n  
记忆,应该是思想是灵魂的基础。人的记忆,可能是最接近计算机的存贮器的,当然具体结构有很大的不同。 \,W.0#D8v4  
eVy2|n9rH  
前两天幺妹妹担心俺会因为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而累死几个脑细胞。俺很不以为然。  mE $dO3  
~P1_BD(  
人脑中大概有上百亿个脑细胞,每个神经细胞上都像一棵大树一样具有极多(上万或百万级)的小分叉。这些分枝之间互相联系,构成了一个极其复杂的网络,这就是大脑里面的电路。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VLSIC),在其中充满了各种可与集成电路中 与门、非门、或门、与非门、异或门、或非门结构相类比突触联系(神经细胞之间、神经细胞-肌肉接头处的连接叫突触),这些联系构成了我们记忆与思维的基础。 K\=8eg93Z  
yM$J52#d#  
细胞之间的这些联系是动态的,有些是稳定的,有些联系不够紧密,也有些只是暂时的,更重要的是,在外界刺激下,可以建立新的联系。记忆,就是神经细胞之间通过复杂的分枝(轴突与树突)建立联系的过程。 Y'm=etE  
2JO-0j.  
大脑通过外部的感觉器官获得外部信号时,传递到大脑中,会在某个神经细胞之间建立一种暂时的联系,有一种说法是会产生一种记忆蛋白(我没有读过这方面的原始文献),但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针对某种信号就产生一种特定的蛋白或蛋白质组合(人体一共有近3万个基因,加上可变剪切,大概能产生10万种左右的蛋白质),而是在特定的细胞中产生一类通用的蛋白,来维持细胞间暂时的联系。这就是短时记忆,或暂时记忆。 o 5Zyh 26  
dB[email protected]  
如果剌激强度足够大,或经过反复的刺激,这些细胞间就会把暂时联系,变成更为永久的突触联系,形成了1个或N个字节的存贮单元,这时就形成了长久的记忆。 &a~=b,  
f>iuHR*EXB  
如果剌激足够强(特别的兴奋与恐怖,如与初恋情人的第一次握手etc),在大脑中,会建立非常多的联系,相当于形成了N个备份(并不是突触连接更紧密)。这时,你想忘记它都是不可能的,形成了不可擦除的永久记忆(ROM、EPROM、FLASM MEMORY, etc.)。 2PC5^Ni/[email protected]  
&W_th\%  
这些记忆,会分散在大脑的各个地方中,大脑的中枢神经系是由非常非常多的小CPU单元组成的超级并行系统,分散在很多地方,但从功能上有一个大概的定位,如视觉中枢、嗅觉中柢etc., 而每一个要枢也都是一个巨形规模的并行处理系统。有时候,某个中枢可能没有被激活,所以存在它所负责的memory中的内容就无法读出(它好像没有电脑中的DMA总线,全部都是局部总线),这就是失忆。如果某个memory区域所关联的外部电脑全部失效,就是永久失忆。 /J%do]PDl  
 .Oo/y0E^  
在很多时候,一大片记忆存贮区与上级中枢CPU的联系(这往往不是细胞的小分枝,而是很大的分枝或多条纤维),会导致整个事件都回想不起来。我们的内存一下子少了好几MB的容量。但是在某种刺激下,这个通路又被激活了,然后一下子把内部的若干MB的存贮内容都联系上了。这就是“恍然大悟”。每个人都会有突然回忆一起一个遗忘多年的完整故事的经历。 @h-T:$  
6OUvrfC(H  
短时记忆的持续时间很难确定是多长,但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在超强刺激下,所有的细胞或非常多的都超常兴奋,可能会导致细胞间所建立的暂时联系全部消失,但已有的突触联系不会中断。这时,在剌激前所发生的事就一无所知了。这就是“脑震荡”! 没有人可以回忆起来自己是如何受到撞击的,这是诊断脑震荡的条件之一。

伍胥之 11-26-2009 02:07
[http://tech.china.com/zh_cn/science/living/167308/20091103/15687756.html] mTd<2Hy  
m!!;/e?yx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52/n7185/full/nature06713.html Yk7"XP[Y  
Nature 452, 352-355 (20 March 2008) | doi:10.1038/nature06713; Received 16 June 2007; Accepted 17 January 2008; Published online 5 March 2008 q!*MH/R  
Identifying natural images from human brain activity sMJ#<w}Q  
vl~ %[email protected]*_  
大脑中的记忆可否被外界所感知? F?2FITi_V  
M)=|<h"F  
记忆就是电路结构,受到激发会产生电流。 Q<'@V@H  
\]a u SO  
那么,能否通过检测这种电脑,来窥知大脑中记忆的内容? 这是天方夜谈吗?不是,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WB;J1TpM7  
#_ p  
真正的读心术已经出现了。 我前几天读到一个科学新闻报道(是scitific news report我没有去读原始的research article),科学家通过放在在人头上一个充满电极的头罩(一种核磁共振分析),来分析人看到不同方位、时间、颜色、距离的目标时大脑的电信号反应,从而在计算机中直接还原出了受试者所看到的对象。换句话说,计算机可以读出我们视觉中枢的存贮器中的内容(虽然还不是那么完美)。 _h~p:=  
^Ezcy?  
这应该非常激动人心的科学发现或发明,让我们对大脑里的电流电势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也说明了大脑中的记忆也就是跟计算机类似的电信号。

笨笨牛 11-26-2009 04:57
晕,云里雾里的。 [s:99]  [s:96]  [s:81]

伍胥之 11-26-2009 11:45
哪位同学可以访问Nature啊? 能否把那篇文章的PDF版给俺下载下来啊? &Q+]t"OA!  
#Y: ~UVV  
对了,沧老大应该是可以的!万能的坛子快显显灵吧! ?1DUNZ6  
3GINv3_  
谢谢了啊!

伍胥之 11-26-2009 12:03
关于思想 hs,5LV)|y  
w*2^/zh  
大脑就是一个特别复杂的计算机系统。 a[JZ 5D  
p}r yKW\cJ  
可能最大的区别在于:大脑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并行计算系统,有超多内核(比CORE 2不知多多少倍),而且很可能是存贮系统与CPU结合在一起的系统,在内部不知道是不是二进制,很可能不是,更有可能是一种通过模拟量而不是数字量进行处理的无进制系统,也许有点类似于由很多DSP(digital signal processors)处理器组成的并行处理系统。最大的区别是CPU单元与存贮单元的架构,它没有DMA(Direct Memory Access)总线控制器,而是包含了极多的局部总线(local bus)或现场总线(field bus)。 C&FN#B  
*|CLO|B)  
人的思想,就是这个超级计算机的运行过程或计算过程。我们过马路时,不会计算出马路上的车速、我们的速度、马路宽度与人车距离,而是通过多种模拟量估算出能不能在车辆到来之前走到马路对面。也会预测出我们走到马路中某一点时,车辆可能的位置,并进行持续不断的动态预测。 =%)})  
[email protected]*Imu  
这就是最基本的思维过程。 & ]%\.m  
_we3jzMW  
如果大脑的细胞停止工作,这些电路也就相应被破坏,就如同计算机断电的效果。

ustcbbs 11-26-2009 12:13
记忆不见得是意识的基础,应该是意识的表现形式之一。因为有长时程记忆缺失的病人,也有短时程记忆缺失的病人,但他们都是有意识的。看过一个美国电影,讲的就是一个人没有短时记忆,所以不得不依靠纸和笔不停的记下正发生的人和事,以便以后自己能够理解,但他显然是有意识的。 i!y\WaCp  
 =Y:5,.U  
你说的那个nature的文章没什么稀奇,也不值得下载看。fMRI这种技术是利用大脑中各个区域小血管内的血液含氧量的不同来直接测量磁信号的不同,而这一不同则反映了大脑局部的代谢水平的不同,也就可能反映了神经元活动的强弱,所以可以很间接地标志大脑的哪些区域对于某些视觉输入或者思维过程特异地活动。从全脑范围看,人看一张风景画和一张上面的照片,大脑的这些区域激活的模式是不一样的。研究者用成百上千张图片给被测试的人看,记录下他看不同图片时大脑的活动,从而运用数学手段对不同的大脑活动进行分类和总结。这样下次看到其中一张图片时便可以通过被试的大脑的活动模式推测出他当时正在看什么图片。 xz="|HD);  
Hc"N& %X[  
这些研究者把这种技术称作为mind reading,但其实这只是一种技术,而且据我所知现在还做不到不用训练成百上千的sample就直接推测被试在看什么图。这种技术当然很fancy,有着实用的价值,比如最常提及的脑机结合(brain-computer interface)可以帮助残疾人用意念来做事什么的。 &F9OZMK=  
{M[email protected] A5  
但不管是fMRI,还是脑电技术,还是传统的行为学手段,到目前为止神经科学并没有办法对意识和物质之间的关系进行回答。意识的本源是什么,谁也不知道。神经元、胶质细胞的活动以及这些活动被以各种形式记录下来的数据,可能只是意识的结果,但不代表那就是意识。 yCZ2^P!a  
)m)h/ _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宗教人士都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去解释。就好像远古人们不了解闪电时便认为那是天公发怒,人们不了解“鬼火”时便说那是鬼火。有没有那么一天大家搞清楚意识和物质的关系,我不清楚。但对于任何对意识的猜测和解释,我们都可以以开放的心态去让其存在,但绝不被其左右。因为它可能是正确的,但更可能是错误的。

伍胥之 11-26-2009 12:14
机器可以思维吗? *di&%&f  
J~fuW?a]r  
人的思维活动,建立在一套公理体系与逻辑关系上,在某些领域,也许是从小被格式化形成的道德与道理体系上。对动物而言,基本的逻辑是通过“试错(try and erro)-惩罚-奖励”过程,在大脑中建立的一些回路。 (PyTq 5:F  
HI7]% <L  
计算机呢?如果把规则告诉它,把参数告诉它,把编程语言及编译规则告诉它,它能够自动写出解决某种问题的方法吗? v5P*<U Ax  
m*OLoZVy  
我想应该是能吧? <b3x(/  
b^+Fs  
那么,电脑是不是就有思想了?是否能够根据遇到的新问题,分解为已知的若干小问题,找出新的解决方案呢?我想这可能在本世纪内可以实现的。 +q$xw}+PK  
;}n|,g>  
如果,机器人有了自己的思想,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 t .gq5Y.[  
[`cdlx?Eh  
广告说:人类失去联想(lenova),世界将会怎样? Hs.6;|0%  
反之:电脑有了联想? 世界将会怎样?  aViJ   
!4i,%Z& 6  
------------------- p3{x<AO/  
明天出差了,先计算到这里。 5F% h>tqh  
Cca~Cq[%*(  
在外地的时候,也许会继续进行这种计算,计算结果选存贮到大脑皮层的某些地方,等回来时,再进行输出。并根据同学们的反馈结果,输入俺的大脑中,修正一些算法,重新开始计算。

伍胥之 11-26-2009 12:15
呵呵,大家是不是觉得俺该去看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医生啊?

伍胥之 11-26-2009 12:29
如果电脑有了自己的思想 wE-Ji<1HJ  
是不是电脑也有了自己的灵魂? EKV+?jj$  
如果电脑也有了灵魂,它被砸烂、火化或重新投到熔炉中提炼贵金属时,它的灵魂去了哪里? 0EcC  
_K*\}un2  
动物有灵魂吗?至少动物会有思想吧? &?}kL= h  
(rau8  
如果一个佛教徒前世作下了“业”,今世轮回为一头牛,这头牛是否会意识到他是前世所作的“业”的因果报应?他是否会因为意识到这一点而更加勤恳地劳动来洗清它的“业”?如果他不知道,那让他受罪又有何意义呢? Fc34Y0_A  
jdV .{8@  
如果一个人知道他是因为前世为牛洗清他的业报,他是否会更加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敬畏的心而一心向善?如果他不知道,那前世轮回的惩罚又有什么意义呢?

沧桑 11-26-2009 12:59
文章明天给你,小事一狀。 ey'pm\Z  
}wa}hIqx  
人类把这些都搞清楚的时候,也许算是走到终点了。

伍胥之 11-26-2009 13:07
引用
引用第6楼ustcbbs于2009-11-27 04:13发表的  : .NNcc4+  
你说的那个nature的文章没什么稀奇,也不值得下载看。fMRI这种技术是利用大脑中各个区域小血管内的血液含氧量的不同来直接测量磁信号的不同,而这一不同则反映了大脑局部的代谢水平的不同,也就可能反映了神经元活动的强弱,所以可以很间接地标志大脑的哪些区域对于某些视觉输入或者思维过程特异地活动。从全脑范围看,人看一张风景画和一张上面的照片,大脑的这些区域激活的模式是不一样的。研究者用成百上千张图片给被测试的人看,记录下他看不同图片时大脑的活动,从而运用数学手段对不同的大脑活动进行分类和总结。这样下次看到其中一张图片时便可以通过被试的大脑的活动模式推测出他当时正在看什么图片。 I;Z`!u:+  
vJ'yz#tl9  
这些研究者把这种技术称作为mind reading,但其实这只是一种技术,而且据我所知现在还做不到不用训练成百上千的sample就直接推测被试在看什么图。这种技术当然很fancy,有着实用的价值,比如最常提及的脑机结合(brain-computer interface)可以帮助残疾人用意念来做事什么的。 ;QvvU[eb  
.......
K 8yyxJ  
Y_Z &p#Q!  
谢谢参与讨论,更希望有更多的同学看了俺的胡言乱语后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A^= Hu,"e  
\ eyQo>(  
我还没有看到全文,也不懂fMRI技术。受教了。 NejsI un%  
DS[l,x  
但是按照我的理解,你所说的利用几千张图片对受试者进行训练后并记录大脑反应后,在给他其中某一张时,根据大脑活动情况而判断出受试者正看的是哪一张。是这样吗? i$ fjr[$B  
[email protected]#vA  
如果这样,那只是个简单的模式识别问题,1-M和样本S1-Sm,产生M个大脑活动图谱V1-Vm。然后再看第N张时,记录大脑活动图谱(Vn), 从V1-Vm中找出与Vn最为类似的图谱Vn', 求得n=n',知道受试者正在看的图片是第n张。但似乎并不是还原大脑中记录的图像。

伍胥之 11-26-2009 13:10
引用
引用第10楼沧桑于2009-11-27 04:59发表的  : v#<+n{B  
文章明天给你,小事一狀。 WO \lny!  
u {E^<fW]  
 #LN[email protected]  
,mE]?XyO  
谢谢!不过刚才看到卡总在线,他已经帮我下载下来了。只不过还没有收到。 $.3CiM }~  
:[X }.]"  
谢谢沧老大加分,不过俺更希望看到你的真知与灼见。

伍胥之 11-27-2009 08:20
LETTERS CYic_rF$  
Identifying natural images from human brain activity U-^S<H  
$MVeMgPa  
Kendrick N. Kay, Thomas Naselaris, Ryan J. Prenger & Jack L. Gallant Y<$"]@w  
 S~5 =1b  
A challenging goal in neuroscience is to be able to read out, or decode, mental content from brain activity. Recent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fMRI) studies have decoded orientation1,2, position3 and object category4,5 from activity in visual cortex. However, these studies typically used relatively simple stimuli (for example, gratings) or images drawn from fixed categories (for [email protected]`9 ~JS  
example, faces, houses), and decoding was based on previous measurements of brain activity evoked by those same stimuli or categories. `9"jHw`D  
;7og  
To overcome these limitations, here we develop a decoding method based on quantitative receptive-field models that characteriz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visual stimuli and fMRI activity in early visual areas. nOoh2jUM  
GMp'KEQQ  
These models describe the tuning of individual voxels for space, orientation and spatial frequency, H(ftOd.y  
and are estimated directly from responses evoked by natural images. [`n yq)  
1XKIK(l  
We show that these receptive-field models make it possible to identify, from a large set of completely novel natural images, which specific image was seen by an observer. Identification is not a mere consequence of the retinotopic organization of visual areas; simpler receptive-field models that describe only spatial tuning yield much poorer identification performance. Our results suggest that it may soon be possible to reconstruct a picture of a person’s visual experience from measurements of brain activity alone. U?m?8vhR6(  
w\Eve:  
Imagine a general brain-reading device that could reconstruct a picture of a person’s visual experience at any moment in time. This  general visual decoder would have great scientific and practical use. "kuBjj2  
For example, we could use the decoder to investigate differences in perception across people, to study covert mental processes such as attention, and perhaps even to access the visual content of purely mental phenomena such as dreams and imagery. The decoder would also serve as a useful benchmark of our understanding of how the brain represents sensory information. 6 VJj(9 %  
O!cO/]<  
How do we build a general visual decoder? We consider as a first step the problem of image identification3,7,8. This problem is analogous to the classic ‘pick a card, any card’ magic trick. We begin with a large, arbitrary set of images. The observer picks an image from the set and views it while brain activity is measured. Is it possible to use the measured brain activity to identify which specific image was seen? RoXOGVo  
Uc;IPS  
To ensure that a solution to the image identification problem will be applicable to general visual decoding, we introduce two challenging requirements. First, it must be possible to identify novel images. Conventional classification-based decoding methods can be used to identify images if brain activity evoked by those images has been measured previously, but they cannot be used to identify novel images (see Supplementary Discussion). Second, it must be possible to identify natural images. Natural images have complex statistical structure and are much more difficult to parameterize than simple artificial stimuli such as gratings or pre-segmented objects. Because (YH{%8 Z0  
neural processing of visual stimuli is nonlinear, a decoder that can identify simple stimuli may fail when confronted with complex natural images. eMMiSO!3  
B!C32~[  
Our experiment consisted of two stages (Fig. 1). In the first stage, model estimation, fMRI data were recorded from visual areas V1, V2 and V3 while each subject viewed 1,750 natural images. We used fHp#Gi3Lz  
these data to estimate a quantitative receptive-field model10 for each voxel (Fig. 2). The model was based on a Gabor wavelet pyramid11–13 and described tuning along the dimensions of space3,14–19, orientation 1,2,20 and spatial frequency21,22. (See Supplementary Discussion for a comparison of our receptive-field analysis with those of previous studies.) oM7-1O  
ON=ley  
In the second stage, image identification, fMRI data were recorded while each subject viewed 120 novel natural images. This yielded 120 distinct voxel activity patterns for each subject. For each voxel activity pattern we attempted to identify which image had been seen. To do this, the receptive-field models estimated in the first stage of the experiment were used to predict the voxel activity pattern that would be evoked by each of the 120 images. The image whose predicted voxel activity pattern was most correlated (Pearson’s r) with the measured voxel activity pattern was selected. K1:)J.ca_  
$fpDABf  
Identification performance for one subject is illustrated in Fig. 3. For this subject, 92% (110/120) of the images were identified correctly (subject S1), whereas chance performance is just 0.8% (1/120). For a second subject, 72% (86/120) of the images were identified correctly (subject S2). These high performance levels demonstrate the validity of our decoding approach, and indicate that -kS5mR  
our receptive-field models accurately characterize the selectivity of individual voxels to natural images. HDG"a&$   
A general visual decoder would be especially useful if it could operate on brain activity evoked by a single perceptual event. However, because fMRI data are noisy, the results reported above B'~i Z65  
were obtained using voxel activity patterns averaged across 13 repeated trials. We therefore attempted identification using voxel activity patterns from single trials. Single-trial performance was ^\t">NJ^  
51% (834/1620) and 32% (516/1620) for subjects S1 and S2, respectively (Fig. 4a); once again, chance performance is just 0.8% (13.5/1620). These results suggest that it may be feasible to decode Z`h_oK#y15  
the content of perceptual experiences in real time7,23.

伍胥之 11-27-2009 08:29
                                                                              .

cexo 11-27-2009 08:36
介样深奥滴东东俺只能一飘而过

伍胥之 11-27-2009 08:40
科大的牛人小弟,可以帮大家翻译一下吗?

潜水员 11-27-2009 10:15
这个是否属于恶意灌水?那么大一块,就是中文看着也累呀。 [9Hm][|Ph  
我就不信有人能把这个读下来。

ustcbbs 11-27-2009 10:31
果然是这篇。第一作者Kay是个棒子,长得还像个人样,英语没啥口音,应该是个ABK。你自己看吧,这个专业的文章复杂的单词很少,大多是日常用语。

arthur 11-27-2009 16:40
老伍,你这也太学术啦,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读进去,我是读不下去。记得由一个生物试验:秤人临死跟刚死的体重差别。结论好像是少十几或几十克,有人把它解释为灵魂的重量。好莱坞有一个电影的名字就是从此而来叫 “nn Gram”,但我不记得电影是讲什么的。

wenwendywen 11-27-2009 19:32
我也不看这些,懒得看。知道也看也白看,浪费时间,呵呵。。 ( I~X wP&  
(.t:sn"P  
我已经过了思考这些问题的阶段和年龄。 !: [` V!{  
oO,p.X%  
[s:93]  [s:93]

雨中的鸟 11-27-2009 20:45
我有时会想,要是哪一天我死了,又会从谁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呢?

雨中的鸟 11-27-2009 20:46
我是谁,从哪里来,又将会到哪里去?

llg_2003 11-29-2009 03:07
我们从天空土壤里来,也回那里去。 ITOGD  
伍老大很有才,这些东西真不是很容易看进去的!但我很感兴趣,如果通俗易懂就好的!

llg_2003 11-29-2009 03:09
一些学科也需要有缘人去搞的呀!

newport93 11-30-2009 13:40
引用
引用第8楼伍胥之于11-26-2009 12:15发表的  : [! o -F;  
呵呵,大家是不是觉得俺该去看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医生啊?
z[Qv}pv  
5同学, 俺顶着锅盖小声滴咕一哈。 你这么深沉地研究介个主题, 是否有钻牛角尖, 走火入魔之嫌? 俺同意沧同学说的“人类把这些都搞清楚的时候,也许算是走到终点了。”俺再想象5太滴口气:"老5, 你搞什么劳什子东东, 回家帮我扶一下油瓶!" an$h~}/6:  
 ,1kV9_x  
俺顶着锅盖光速闪~~~~~

arthur 11-30-2009 15:22
生命现象太复杂,不过我们知道太阳是四十多亿年前形成的,还有五十亿年左右的寿命。行星包括地球形成的时间跟太阳差不多,但是跟由轻元素组成的太阳不同,行星是来自于其他死亡的恒星抛散出来的重元素组成的。可以说我们都是来自于星际埃尘。--这是从天文学的角度的解释。

沧桑 11-30-2009 15:46
这不是科普贴噢,那我就胡说八道几句。 hWJc A.A  
我也很希望人有灵魂,但人有灵魂,那猪狗也必定有,臭虫蟑螂也应该有,细菌植物有没有呢。那灵魂世界真是多彩。 ]YKWa"  
或许,我们的地球就像是我们体内的细胞,而人类动物就像是细菌,植物就像是细胞上的膜外蛋白链。我们就像是细菌一样,一直在破坏着这个细胞。宇宙个体的自身免疫力就是时不时地打雷,偶尔地震一下。但我们细菌太顽强了。宇宙个体去了医院,医院放了内探测仪检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UFO。我们的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或几万年后,我们就要被宇宙医院用药了。 suSIz 7:  
这是我打算申请诺贝尔奖的课题,提前透露一下,呵呵。

peace 11-30-2009 18:08
这我也跟着胡说八道一下。我认为人有灵魂的。这里有个节目叫gost hunter。 看着这个节目不像是编的。他们用高科技-录音,录像去找灵魂,有的时候有发现。有的时候是没有。 看看这个节目挺有趣的。 NoIdO/vy"  
不知道这里有人见过灵魂没有?

11-30-2009 19:11
[s:100]  [s:100]  [s:100]  [s:100]  [s:100]  [s:100] 有意思~~

joyshanghai 11-30-2009 19:29
很有意思,觉得伍大哥的联想很有价值,如果这些设想被证明了,科学又前进了一大步。我觉的动物也有灵魂,只是人类暂时没有很好的方式方法去和他们沟通理解,只有同一种动物之间才能理解和沟通。生活在一起密切相关的动物不是彼此也有各种表情和感情么?他们一定也有灵魂的。就像外星人,我们暂时还不能把握它们。 Hs`  '](  
胡言乱语一番哦。 :-8u*5QK]`  
还有伍大哥的分析让我觉得人的大脑真奇妙,碰到困难问题时还是多动动脑子,相信自己,哈哈。

llg_2003 11-30-2009 19:34
说实话我也相信有灵魂存在,虽然并没见到。但我做事情喜欢问心无愧,相信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

llg_2003 11-30-2009 19:36
人类去了月球,去了火星,但对自身的研究太少!也可能是太难了吧!

llg_2003 11-30-2009 19:44
我大学时奶奶去世,接下来每天中午,晚上,我都能梦见奶奶,好长时间,每天每天。。。我真的有这么想我奶奶吗?虽然我跟奶奶感情很好,但也不至于这样吧,一直这样一两个月,我都有点害怕了!我宁愿相信是我奶奶的灵魂来看我了 [s:99] 

llg_2003 11-30-2009 19:49
我跟奶奶的感情很好,但她活着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说出口我爱她,前一段时间我又梦见她了,我急急的告诉她"奶奶,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多么爱你" 梦里奶奶就流泪了,我就醒了,我相信奶奶的灵魂听到了我的表白,我宁愿如此相信!

水做的鱼 11-30-2009 20:08
是谁说的来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Wov_jVdN\  
CaMG$X&O  
K} @:>;* 9  
我老了,准备亲身经历这些事情去了。老五,等我交给你“灵魂出窍目击记”哈~

lotus 11-30-2009 22:07
宗教不是围绕着意识的。 Ab)7hCUW  
S7*:eo  
“灵魂”这个中文词其实并不严谨。 英文更准确, “灵”(spirit) 和“魂”(soul) 是不同的。   高等动物有魂, 就是心思情感意志。 但是只有人有“灵”, 就是与神沟通的部分。 3WHH3co[  
6]*qx5m`<l  
猴子差不多是最高等的动物吧, 有人见过一群猴子围一起搞个敬拜仪式吗? 而人类, 即便是最原始的部落, 也会有各种祭神和图腾, 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wenwendywen 11-30-2009 22:24
引用
引用第36楼lotus于11-30-2009 22:07发表的  : 6IA ~bkc}  
宗教不是围绕着意识的。 "#%T*c{Tf0  
d>f5T l\E  
“灵魂”这个中文词其实并不严谨。 英文更准确, “灵”(spirit) 和“魂”(soul) 是不同的。   高等动物有魂, 就是心思情感意志。 但是只有人有“灵”, 就是与神沟通的部分。 A'T! og|5  
Z3Y%VHB_F(  
猴子差不多是最高等的动物吧, 有人见过一群猴子围一起搞个敬拜仪式吗? 而人类, 即便是最原始的部落, 也会有各种祭神和图腾, 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r8HV/<  
Bs*s8}6  
lotus, 你说的别的都很对,就是这个英文和我印象中不一样。当然,我很可能错了, d?JVB  
(Y%}N (Jg  
我印象是,灵”(spirit ) 和“魂”(soul) 是不同的..              魂, 就是心思情感意志 G9jtL$}E<  
i*3'O:Gq  
圣灵就是‘Holy Spirit'..

lotus 11-30-2009 22:31
你说得对, 我已经改了。 m T;z `*  
lxbZM9A2  
麻烦你把你引用的部分也改一下, 谢谢!

wenwendywen 11-30-2009 22:37
改了!!! D*b> l_  
ry:tL0;;e#  
你说的很清楚!!! $%/Zm*H  
z[B7k%}  
[s:79]  [s:79]  [s:79]

wenwendywen 11-30-2009 22:39
引用
引用第37楼wenwendywen于11-30-2009 22:24发表的  : 5V8WSnO  
/U+0T>(HS  
VM88#^  
lotus, 你说的别的都很对,就是这个英文和我印象中不一样。当然,我很可能错了, DOyYy~Q  
$zKf>[K  
我印象是,灵”(spirit ) 和“魂”(soul) 是不同的..              魂, 就是心思情感意志 XC%u`UG  
.......
CN+[|Mz*p  
M:rE^El  
^,*!Qk<c  
不好意思。还要那个‘’魂”(mind)的英文,要不要再推敲一下,是‘soul' 还是‘mind? c7Jfo x V  
6C7|e00v  
我记得‘心思’是‘mind',...

小幺 12-01-2009 11:47
引用
引用第1楼伍胥之于11-26-2009 01:59发表的  : 8Mg wXH  
&!N9.e:-]  
前两天幺妹妹担心俺会因为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而累死几个脑细胞。俺很不以为然。 bS7%%8C  
.......
:< X&y  
3:qn\"Hj  
5哥的胡诌让我想起另一个话题,我也胡诌一下哈。不过我这个人没有逻辑,诌到哪儿算哪。我是想起来前几天跟一个朋友讨论,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上帝。如果真有上帝,如果上帝真的有无穷的power来看顾他的每一个信徒,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的战火纷乱,那么多好人却饱受苦难,那么多坏人做恶却得不到惩罚。。。朋友举个例子说,一棵树也是一个生命,长得好好的,主人却非要拿个剪刀去trim它那些被剪掉的枝叶,没招谁没惹谁,却被无情地喀嚓了。。从大局上讲,trim树是正常,可是从被剪掉的树叶树枝来说,却是生命的终结,这有没有道理可讲?其实这跟上帝好像也没啥关系,我只是想到,这就像你的脑细胞,从5哥宏观意义上讲,你反正有无数个脑细胞,累死几个不算啥。可是每一个脑细胞,作为它们单个而言,都是独立的个体,就这么被你无谓地牺牲掉了,S得多冤哪:)

wenwendywen 12-01-2009 12:03
引用
引用第41楼小幺于12-01-2009 11:47发表的  : q8 SHFKE  
1 EL#T&  
z#HNJAQ#|  
5哥的胡诌让我想起另一个话题,我也胡诌一下哈。不过我这个人没有逻辑,诌到哪儿算哪。我是想起来前几天跟一个朋友讨论,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上帝。如果真有上帝,如果上帝真的有无穷的power来看顾他的每一个信徒,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的战火纷乱,那么多好人却饱受苦难,那么多坏人做恶却得不到惩罚。。。朋友举个例子说,一棵树也是一个生命,长得好好的,主人却非要拿个剪刀去trim它那些被剪掉的枝叶,没招谁没惹谁,却被无情地喀嚓了。。从大局上讲,trim树是正常,可是从被剪掉的树叶树枝来说,却是生命的终结,这有没有道理可讲?其实这跟上帝好像也没啥关系,我只是想到,这就像你的脑细胞,从5哥宏观意义上讲,你反正有无数个脑细胞,累死几个不算啥。可是每一个脑细胞,作为它们单个而言,都是独立的个体,就这么被你无谓地牺牲掉了,S得多冤哪:)
<P@ "VwUX  
U5:5$T,C  
#u"$\[G  
''''如果真有上帝,如果上帝真的有无穷的power来看顾他的每一个信徒,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的战火纷乱,那么多好人却饱受苦难,那么多坏人做恶却得不到惩罚。。'''' &[b(Lx|i  
JCjV,  
I asked the same question before.. I will share you with some answers later in Chinese.

伍胥之 08-17-2021 06:55
进入AI时代了,这个帖子需要更新了。 4OOI$J$Jh  
7<0oK|~c#  
但是我不懂深度学习 DEEPMIND啥的。 `|p8zV  
\ lW*.<  


查看完整版本: [-- [胡诌] 记忆、思想与灵魂的生物学基础[乱讲]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26599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