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短评

美国的男人们

美国的男人们

2009年08月04日


我对美国民主党的好感,来自于这个党派的男人们。克林顿和奥巴马,两个真性情的男人,两个男人我都喜欢。

克林顿,我想,他肯定会在美国历史上与曾经有过的伟大总统一起,注定被记入史册。他在位期间内无与伦比的经济增长,国泰民安,歌舞升平让他以“幸福”字样被人民铭记。他曾经的花边绯闻,则作为后世人民的餐后甜品成为性福的补充。

最好的君子是守大义而拘小节,做不到君子,做伟人也可,可不拘小节。一个人的性魅力指数是与生俱来的,再加上你成功的光环,你于是变成河边走的鞋,你欲干而潮水不断。要不人怎么说,爱如潮水。常在河边走,总要湿湿鞋。一点不湿的,那就成了练凌波虚步,不亲民,不脚踏实地了。

克林顿的一呼百应,克林顿的笑容四溢,克林顿的亲和智慧,让无数女性倾倒。我认识的女人,几乎个个嫉妒莱温斯基,恨自己没在白宫实习,看自己,怎么长相才学都不输莱温斯基,怎么就让这个女人占了全世界的便宜?由此越发推断克林顿大爱普渡,以愉悦女性为己任,并不在意对方的长相身材等浮华的东西。

今天克林顿去了朝鲜,孤胆英雄只身虎穴,成功将两名记者带出,一箭数鵰,克翁之意在酒又不在酒,更在乎江山之间。让我感叹,同是女人,选择男人的境界,希拉里自是非同一般,世间只有一个克林顿,而她虽不能专享,却心头独爱,能觅得这样的男人,终身可托。对于两个不相干无情爱的女人尚且有情有义,国家有需要的时候绝不推辞,更何况是枕边人,女儿之母呢?

而另一个委派克林顿出行的男人,奥巴马,也是狂敲我心鼓。一个有担当的那人,一个品格高洁的男人,完全可以跨越种族肤色,引导人民。

我对奥巴马的喜欢,最初来自于他给一个逃课来听他演讲的小丫头写假条,在他身为总统的一刻,却有着慈父的心肠,注重细节。对他的第二次感动,来自于父亲节他发表的一番谈话。他说,一个生理上的父亲,是男人都有可能做,而一个真正的父亲,则来自于你懂得了自己的责任,并有养育孩子的勇气。这也是我对母亲的理解:生的疼只刹那,养的疼会伴随终身。

最近,他公开道歉了,为他对警察不恰当的评价。在黑人教授和白人警察之间起纷争并有可能引发规模性的种族事件的时刻,他以柔情的方式化解了危机。这也是最近中国政府希望的,将群体事件控制在萌芽中可借鉴的方法。

白宫草坪的餐桌上,没有小菜,几杯啤酒,黑人总统和黑人教授,与白人警察和白人幕僚一起聊天。这个场景使我相信,只要奥巴马在,世界在未来的四年甚至八年里会和风细雨,我们解决矛盾的方式不再是拳头挥舞,人终于进化到以智慧和博爱解决争端。

奥巴马最终,也一定会载入历史史册,以一个光辉的形象,他还差最后一点,就是将积重的经济带入健康的轨道上,而我相信,他的人格魅力和品格高洁可以做到这一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