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我又开始奔忙

我又开始奔忙

Posted: 01-07-2007


我回到新加坡了,明天开始上课.

今天晚上工作到4点半,因为起先要处理事物性工作,趁大伙都在网上,把后面的工作顺一下,谈谈合同.然后是整理要出版的书,先把偶得日记给理顺了打了个包.房事还没改,但那厢已经要我出电视剧的大纲了.

每天我都在努力工作.因为每一项工作都是我热爱的,这些辛苦是我自找的,我没啥可抱怨.

可我,很快就要抉择,必须在教书和写作中选一样.因为这两项工作已经让我无法负担了,尽管我象工蜂一样努力.

学生越来越多,等候上课的队伍排老长的,我总在跟那些等了大半年的家长说抱歉并催促他们找新老师,因为孩子的教育马虎不得,而我的精力和时间只有那么多.

我不能再涨课时费了,因为已经高得不象话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价高者得.很多人在教书的贫困线上挣扎,也许几近放弃,而我还挑三拣四的.这违背了我教育的初衷.可我如果不涨价,我不知道该得罪谁,把谁从我的课程表里删除.

我今年还有可能要写两个剧本和一部小说,这对我实在是不可完成的目标.有的人嫌日子漫长,而我觉得上天只给一天24小时是一种吝啬.如果能删除,我想把睡眠的8小时索性去掉.本来现在我也就只睡5个小时了.

妈妈说我变老了,而我觉得不堪重负.我终于探察到生命的临界点,知道这已经是我的最大负荷.

我面临选择:要么回国专职写作,要么放弃写作专职教书.

人一旦走入某个圈子,就停不下来了.好象永动机.很多人等着我交货,我到现场看过,有一大群人因为我的存在而开心工作,也很努力.架摄像机的,录音的,灯光,造型,演员,等等.

我理解成龙说的,他必须得工作,因为后面有有一帮人马需要养活.

我必须要努力,有很多人在期待我.

可能,再过几个月,我要回国转战了,过另一种生活,在上海,早晨起来开着车去练瑜珈,然后去某个医院做减肥瘦身疗程,中午在咖啡馆开着电脑写作,网上处理事物,傍晚回家陪孩子,采买购物.夜半,上网看朋友们.

不会象现在这么忙,休整休整.

等我有了确切消息,回来告诉大家.

我内心里也不忍取舍.可我最喜欢的状态,正在考验我的身体极限,我怕自己垮了一切皆无.人不能太贪心,你只能取一部分你要的,而不是什么都抓进手心.

我曾想过,要么放弃写作,专心教书.可事实上,只要我上网,我就逃不开各路人马的追踪,包括媒体的邀约.回国一趟,惊奇地在书摊上发现,一个月份里有四期杂志上了我的文章还有一期专访,另一期友情客串.我简直曝光率太高了.不包括报纸上的文章登载.

哪怕我不情愿,哪怕我不倾向,可事实已经形成了,我的后半辈子,搞不好要吃文字的饭.

这令我啼笑皆非.我四处说我不是作家,我是教书的,可最终,我无可奈何地要走上不归路.

怎么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