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随笔

香港印象

 

 香港印象


在香港大学统计系的电脑房里写贴。劳工明天有个TALK,他要做些准备,作为贤妻良母的我,责无旁贷地在一旁守候,顺便把昨天的游记补一下。

1.      拉登改变世界

这次去香港,因为图便宜,买的是美国联合航空的机票。买票的时候就被告知一定要提前两小时以上去机场,当时不明白为什么。一到CHECK IN的地方,顿时就被阵势给镇住了。人其他公司CHECK IN的地方寥寥几个人,两三个窗口而已,美国的航班那阵势,真叫一个“大”字!安检人员快比旅客多了。每两个安检人员面前有个小台子,记录下你的详细情况,诸如有没有犯罪史,有没有携带武器括号包括削苹果的刀,有没有替他人携带物品,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提前申报,并要求我们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还得签字。等签完字后再发现违规物品就要抓走。

领了登机牌,又被要求将托运的行李送安检处检查。我对安检人员抗议,为什么要把我们的东西一样一样都掏出来? 难道我们看着象坏人吗?安检人员解释说,凡是初登美航的人员都要被检查,以后有了良好信誉记录就好了。

偶一转身,私下问劳工:难道以后恐怖分子都要先试坐一下飞机以博取好的REPUTATION吗?美国人思维方式的确简单,以为人第一次不犯事儿,以后永远就不犯了。

候机大厅门口大排长龙。每个人都拿出护照机票被警察仔细端详良久才被放进去。一进门先是扫描行李,劳工的打火机被没收。劳工居然还好意思问,你们什么时候还我?被告知:是没收,不是代为保管。没收的好!我早就不耐烦无时无地不在等他抽烟的日子。我跟劳工抱怨,人说,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在睡眠,三分之一在工作,三分之一在娱乐。而我的日子要划成四等份,其中一等分是在等你抽烟,消耗我的生命。

因为没了打火机,劳工略显烦躁。而因为带着打火机毁了信誉,我们随身携带的包又被重新翻一遍,以检查是否隐藏暗器。

过安全门的时候,大小老少通杀,他们连个四岁的孩子都没放过,把人鞋子上引起嘟嘟叫的铁挂钩给卸了,那孩子趿拉着鞋上的飞机。

每个男人的皮带都被卸下,提溜着裤子到另一侧去认领。而另一个穿着高帮靴子的老美被要求脱鞋检查,看着一个大男人穿上袜子站地上,鞋子被人拿手里闻来闻去,我忍不住放声大笑,这让那可怜的男人更尴尬了。

机票便宜自有道理,这算是对大家麻烦造成的补偿。难怪美国航空公司都要倒闭了,雇佣的人员越来越多,而机票却越来越便宜。临上飞机前跟劳工说,这是偶第一次上美国飞机,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自911以后,上美国的飞机就这么麻烦,拉登改变世界。

 2.      初到香港

一出机场就感到香港的凛冽。气温骤降,一时无法适应近冬的寒冷。香港最高气温14度,领我们的导游都穿着羽绒衫,头戴绒线帽。劳工说喜欢香港的冬天感觉,空气中含着臭臭的海水味道。虽然都是海边城市,在新加坡就感觉不到。

汽车驶进香港城市,第一印象就是局促加拥挤。四处都是高楼大厦,楼与楼之间的间隙异常狭小。弥墩道算是条主干道了,总共也就四道的宽度。

酒店的房间小到转不开身。我们要的是一张双人床,居然只有一边下人。另一边紧贴墙壁。香港寸土寸金,路边的二手房广告上,一套所谓三室一厅的房子建筑面积不到800尺,却要140万的价钱,而且还是边远地区的房子。

出酒店,找MONEY CHANGER。酒店的兑换率很低,100人民币只换87港币,而我们见到的第一家兑换商的价格是1比1。049。我们还在兑换商的推荐下,买了一张冲值卡放在手机里。98块一张,但赠送52块的价值。每分钟0。33,可以打国际长途,打回新加坡一分钟1元的样子。比买IP电话卡要便宜,因为IP电话卡要用宾馆的室内电话,接通一次就是5块。

换了钱,去地铁站买了两张八达通的交通卡,这个可以在香港广泛使用,不仅是地铁,公车,甚至去许留山买甜品或在VENDING MACHINE上买水都可以用。基本卡是150元,其中50元是押金,最后退卡的时候会归还。但从2004年11月开始,购卡不足三个月,收取7元的手续费。

酒店的对面就有一家许留山。这是遍布香港大街小巷的冰品店,是游客竖起大拇指夸赞的地方。进去一品尝,果然名不虚传,决定以后逢店必进。

酒店在油麻地,楼后有著名的庙街。华灯初上,夜市开始热闹,各种小吃和摊贩都开始上座。开始付钞票,方知钱不够花,一个小小的串子,起价7元。

晚上和劳工商量好去逛油尖旺一线。香港的地铁公车,只要一过隧道票价就是10元。所以我们决定尽量减少港岛与九龙之间的穿梭次数。

先去女人街,寻找著名的卤大肠,这是我们口水已久的美食。心向往之。

人头撺动。真是热闹。

糯米鸡味道很好,不过价钱也很贵。

劳工找了家满座的云南米线店。据说人在外地,寻找美食第一要诀就是找等座翻台的饭店。事实证明这条经验是靠不住的。东西具难吃,只此一回,再不上当。

恭和堂龟龄膏,忍不住赞。一分价钱一分货,比我在酒店门口买的25块一碗的强千百倍,那个我吃两口就扔了。以后还是要找口碑好牌子老的。

下菜美食。好吃。

乘MTR去尖沙嘴。新加坡的地铁叫MRT,香港叫MTR。美国叫SUBWAY。真是烦人。

天星码头。

因为世贸会在此期间召开,又有许多反世贸会的人士沿着湾区抗议,所以天星渡轮停开。损失一道著名的风景。

星光大道。说是大道,其实是羊肠小道,一点不气派。无法想象那么多巨星从此走过。看到许多明星的名字和手印被我从脚下睬过。

进入深夜,空气中凝结着冰凉的小水珠。冷得受不了。皮肤好几年来第一次觉得干,没油份。

香港初来印象:的确是动感之都。这句香港旅游的广告词,恰如其分地形容出香港的特点。一踏进这坐城市,就能感觉出其间的活力,一种澎湃的激情。随手抓拍,镜头感极强,张张入戏。不难理解为什么小小的香港,电影事业如此红火,走在庙街或女人街上,仿佛置身于杜可峰的镜头之下,摇摇晃晃,飘忽不定。

香港还有大都市特有的脏。楼宇的外墙黑乎乎的,好象被油烟机熏过一样,与新加坡的每幢楼都崭新明显不同。新加坡也许太洁净了,显不出此区与彼区的区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