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幼儿教育

生命中的精灵

 

孩子是你生命中的精灵,他是你的灵魂,你的眼睛,你思想的再现,和你的语言复读机。

幼儿小豆豆班的蕾秀儿(RACHEL)是个还满身带着婴儿肥的CHOBBY GIRL,一笑起来很有点秀兰邓波儿的味道,一样的金色小卷毛儿,一样的蓝色大眼睛,一对酒窝却是比邓波儿的大得多,一笑起来,细碎的牙象珍珠米粒一样剔透闪亮。小丫头刚戒了尿布,很是骄傲,每天撅着屁股让我摸她的小内裤,然后摇着手指跟我说:“NO DIAPER。”我会掀开她的裙子,假装偷窥秘密般探头一望,然后夸张地捂上嘴巴大笑:“OPPS!I SAW YOUR PURPLE PANTY!”她会很困惑地掀了裙子背过身去查一查,然后嘲笑我:“NO,IT‘S PINK!”她就是这样认识颜色的,每天被我考问,你的T-SHIRT什么颜色啊?你的袜子什么颜色啊?我的裤子什么颜色啊?进步之神速叫我叹为观止。

我们上过MIX COLOR的实验课,将红色与白色用手掌抹匀了往纸上一拍就出一个PINK的小手印,将黄色与蓝色放在不同的盘子让他们一只脚站在一种颜色里,然后在大纸上跳啊跳的,就出现了由黄到绿到蓝的非常和谐的渐变色,比水彩画还自然。刚两岁半的她,现在已经知道用“PURPLISH”和“INDIGO”“VIOLET”这样复杂的词汇了。那天我和她母亲谈话,夸赞她母亲身上藏青的BLOUSE很有现代气息的时候,她突然就插了一句,纠正我说:“IT’S INDIGO。”孩子学得太好有时候也满叫你尴尬的,有种老虎赛过猫的伤感,很快天下就是他们的了。

这个月是回教的斋戒月,学校里安排了一系列的课程介绍回教的FAST,告诉孩子们回教徒在这个月里只能在太阳落下以后进食,在太阳出来以前就要停止吃东西,整天下来不能喝水,甚至不能吞咽唾液。因为这一系列的课程是每个班都要上的,跟大班,我会告诉他们,FAST是对人的耐力与意志的考验,也是宗教的一种仪式。而对于小小班,我只能做常识性介绍,不让他们太迷惘,尽管如此,蕾秀儿还是语出惊人地说:“I KNOW!THEY PRETEND THEY ARE CAMEL。”这个小东西无论是对人性还是兽性,都有相当的研究。

今天在上COOKING课的时候,蕾秀儿的妈妈作为VOLUNTEER为我们送来一盆香喷喷的咖喱鸡翅,蕾秀儿一个劲地鼓动大家吃,因为那份鸡翅是她和妈妈合作的结果。“I MADE IT。”她坚持说。妈妈掩着嘴冲我眨眼睛小声说:“没错,她做的,她把剪开口的咖喱粉倒进锅里。THAT ALL。”

我因为在减肥,不能进额外热量的食品,便婉拒。蕾秀儿的母亲一边大赞我的减肥成果,一边向我讨教减肥经验,并不特别劝说我吃。蕾秀儿不干了,有种劳动没有受到承认的愤怒。她举着小盘子,里面最少码了三个鸡翅,送到我的小桌子前坚持要我尝尝。我假惺惺作势在一个膀尖上舔了一下,她还不满意,非要我吃下去。蕾秀儿的妈妈只好劝说她:“不要强迫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老师现在在减重,不能吃,谢谢你,宝贝。”

“但是,妈妈,老师说过,我们每天都要吸收足够的营养才会象小树一样成长,我们要吃很多的米,为我们提供能量,我们要吃很多的肉,让我们的肌肉强壮,我们要吃很多的蔬菜,才有足够的维生素,老师不吃,怎么可以长大呢?”

这一套完整的说词,从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口里出来,叫我既惊喜又痛苦,无法反驳。我非常高兴上两个SESSION讲的食品课给她如此完整的印象,她甚至可以重复得分毫不差,痛苦的是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她,一个小小的娃娃解释什么是减肥和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显然用FAST这个借口是不合适的。

我不需要长大了,我已经够“大”的了,不过,在这个小精灵面前,我决定臣服,乖乖吃下一个鸡翅膀,然后拍拍肚皮说:“非常好吃,谢谢你的咖喱鸡,我已经吃饱了。”

小东西胜利了,失败的老师今天下午从4点以后什么都不能吃了,一只鸡翅膀得让我最少跳绳300下。

如果我的电脑坏了,我在考虑,把所有的文件备份在她脑子里,在任何我需要的时候都可以调用。不过她是捣乱将军,常用我的矛来攻我的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