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偶尔心情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4年前,我还是个女娃娃,来到异地,没人陪我说话。老公的课很紧张,他一大早提了裤子就出发,到半夜才回家,埋头在演算纸里,托着下巴,烟一支一支,熏得我呼吸不敢张开嘴巴。

无聊的时候借口送饭走好几里路,穿过浓荫似水的绿地,校园里舒展的树冠象一把把大伞,伞下是绕树的藤和寄生植物,还有一只只觅食的乌鸦。http://66.bachinese.com

一周我会闲五天,到处找老公的同学聊天。几个女孩一堆小吃,开了办公室的门哇啦哇啦,声音大到秘书跑过来喊:“SHUT UP!”周六的时候,我一大早离家去附近的报摊买厚厚一叠报纸,找出其中的RECRUIMENT,然后用剩下的铺在地上帮老公,还有老公的朋友剪头发。

履历做得很标准化,2寸免冠照片上的我微微笑着,想当初我也是学校的笑花。买了很多邮票,很多信封,签上自己的大名塞进邮筒里,等消息等回话。还节衣缩食用不菲的价钱买了个手机,让所有有意向用我的单位可以方便联系我,无论我跑到这个城市的海角天涯。http://66.bachinese.com

买了张交通图,将给我INTERVIEW的公司找到,画个圈圈,背起我的包包打扮得光鲜亮丽——出发!“对不起,这个职位不适合你。”“对不起,你的薪金要求太高。”“对不起,你没有本地文凭。”“对不起,我们没办法帮你申请工作准证。”“对不起,我们去申请了,但是移民局不批。”

我听了一生最多的对不起,“没关系,谢谢你。”面部的微笑都僵硬了,伴随我言不由衷的回答。这个城市拒绝我,尽管我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不怕。他们甚至不给我尝试的机会,让我觉得孤单想家。我在自己的城市里海吃胡花,奖金用麻袋装都装不下。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好象是进城的民工,别人满脸堆笑的背后,是黄世仁般的奸诈。“你的手艺这么好,不如去做生意,包饺子吧!”很多朋友鼓励我。我并不歧视手工作坊,做点心也是我的兴趣爱好,但我不想用这个来养家。上帝给了我一副大脑,给了我比民工多了一些的感触,我不想在日复一日的揉面拌馅中浪费它。幸好我仅存的傲气救了我,我坚持着半年不工作,到最后面试了一家幼儿园,院长看我第一天就和孩子们滚成一团,考虑都不考虑就把我留下。她说:“我要找的是一个老师,不是混饭的,不是打发时光的,是一个爱孩子的大娃娃。”

那不工作的半年里,我学会了上网,找遍所有有中国字的网站,看足球看新闻看八卦,还溜到性爱论坛去瞟一眼,认识了影响我一生的他。我那样怯生生,从不发言却对论坛里每篇洋洋洒洒佩服到五体投地,认为那里每个人都是未来的大作家。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又有点邪气,说话幽默,从不提家庭,却让我在他风趣的我文字里潸然泪下。他帮助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不讽刺不嘲笑,不愤懑,温文尔雅。他有时候又很消极,语气中的疲惫与无奈让我牵挂。

某一天,我鼓起勇气在性坛发了个帖子,信马游疆,开始在坛子里闯荡生涯。只那一笔,就树立了我论坛大姐大的地位,我哈哈大笑,原来网络名人这么容易呀!每个人只要敢说话,都会成名成家。

我写了那么多文章,篇篇都是为了他,想让他知道我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有一点点才华。他第一次看见我照片的时候笑着说:“还真是个美人呀!无脑胸大。”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这样打趣我,每次我做错事情说错话,他都说:“恩,胸偏大。”

我很自卑,从我发育的第一天起,我就不敢挺胸说话,我很诧异,我听的赞赏多啦,为什么我在意的那几个从不把我夸上一夸?

小的时候妈妈总鼓励弟弟,哪怕他拿了倒数第三,妈妈都会说,别怕,你进步啦,上次你倒数第二。而我若是跌出十名以外,我就怕到不敢回家。

后来谈了恋爱,他从不当面说我一句好话。他说:“我跟你在一起,是可怜你,收留你,我怕连我都不要你,你一个人要浪迹天涯。”在我面前,先生总说他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我掉进一个怪圈,总渴望那些不拿正眼瞧我的人看一看我,告诉我你不是这世界上的最差。

再后来就是他。如果问我的心,我觉得他欣赏我,但太多的鸿沟无法逾越,让我们永远只保持在比朋友近点比情人远点的位置上交叉,我们内心彼此约定,不见面不打电话,就这样保持距离,距离才会产生灵感的火花。

爱到一定程度是负累。如果长久下去,我不能负担这个重压。现实里我除了上课很少张口说话,我怕一张口,所有的思念就会冲破闸口如山洪爆发。他比我清醒,我决定依从他,我要关了我的MSN,休了网,安心养病生娃娃。

爱的真谛,其实就是为了保持一份美好而不得吧!对着屏幕,我泪如雨下。

说得太多就不灵验了。但是,亲爱的,有一天我老了,走不动了,你会是我心头的家。

三年多的感情我要画上句号了。亲爱的,这篇文章你不会看到,我告诉自己,从此,我不再和陌生人说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