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短评

一个选择题

 

一个选择题


给各位一个选择题。 

一个女孩爱上了个大她20岁的男人,这个男人没钱没权没房子没汽车,应该算赤贫吧。女孩也搞不懂自己喜欢那男人什么,后来仔细想想,可能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个人发自内心地关心她吧!以前这个女孩孤独惯了,自己照顾自己,有什么心里话也从不诉说。后来这男人来了,很尽心帮她留意她喜欢的歌。她略有不快乐他都感觉的出。反正,稀里糊涂就爱了。 

若真谈到婚姻,女孩就很胆怯。总想着别人的目光。这世界有个词叫majority,意思是从众。到适婚的年龄结婚,嫁的对象与自己门当户对,过一年生个孩子,然后闹点婚外恋什么的,不过还是平稳过度。当然,如果离婚成为一种普遍现象,那么离婚也不特殊。也就是说,走大众都走的路。 

另外一个词叫minority意思是特殊。特殊如果形成惯例,也为大众所接受。比方说花季少女嫁了八旬老翁,不过该老翁财产庞大,身体又很稀松,也许没两年就挂了,虽然有悖常理,但因为发生的多了,也被人接受。 

问题是这女孩要走的是不规则的常路,没办法跟家长交代,没办法跟人解释。 

也就在这同时,出现了个解决方案,一个适婚男子,年龄相当,学历相当,家产相当,条件合适的男子,突然冒出。这个女孩现在就面临抉择,是选择那个自己倾心的年长男人,忍受别人不解的目光和自己内心的恐惧,(因为女孩总担心这男人年龄太大,离开自己先行而去,自己不晓得如何度过剩下的时光)快乐一年是一年呢,还是跟那个大众眼里与她非常般配的男人,但她明知道自己不爱的那个结婚? 

这个女孩跑来问我,我想了一想,也许我是浅薄的女人,我跟她讲,为什么要嫁那个老男人?没道理啊?还是跟那个我们大家看着条件不错的男人在一起吧! 

所以,做事情,很多时候不是问自己的感情问自己的心,而是问,合不合道理? 

有与我选择不同的女同志吗? 

我承认我不是问题青年或问题中年,我总按固定的道路前行,活在大众的眼光中,也许,这样应验了我劳工的话,符合大多数人审美眼光的才是被人接受的,进而自己也认为美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