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信仰之门 --]

Bay Area Chinese--灣區華人 -> 情感驿站 -> 信仰之门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lotus 04-21-2004 17:31

信仰之门

有一个话题, 总会引发口水战,
有一个话题, 从亘古到未来, 把人们团结在一起, 也分立在两端。
今天我要碰一碰它。

我是有神论者。 这个上帝一直埋在我心底, 早在我相信人类是猴子进化而来的时候, 在我崇拜唯物主义辩证法的时候, 在我鄙夷信神的同学的时候, 在我慕名去算命的时候, 在我立在佛前的时候。

感谢上帝, 把我这个视宗教如鸦片的顽固, 带到他面前。  

有人问我, 信基督之后有什么不同。 我脱口而出: 以前我在丛林中摸索, 跌跌撞撞许久之后发现又重回原地; 现在手里握着指南针, 虽然依旧前路漫漫, 荆棘密布, 可一条曲折小径清晰铺在脚下。 

神造天地万物, 也把使用说明书留在我们中间。古训典籍,圣人先哲,于血泪的教训中各悟得一斑, 却都没有原版详尽透彻。 有人说, 信基督是为了上天堂, 临死再信不迟。 错! 信基督也是为了参透说明书, 让此生此世活得更丰盛。 得此钥匙, 人生的诸多问题都有了答案。 

-关于诱惑。 
我不想沉迷于任何, 但是, “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 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 因為按著我裏面的意思。 我是喜歡神的律. 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

-关于哲学。 
正应了CAT的话,上帝能让我们的内心面对困难时能坚强,面对幸福时不会有那一闪而过的虚弱,面对富裕时不会有那贪婪的羡慕和渴望, 面对贫穷时,不会有沮丧。

-关于朋友。 
耶稣说要原谅别人70个7次(不是重蹈覆辙地受伤害), 又说最大的戒命是爱邻人如己 (明确定义了什么是邻人), 还说“不可论断人” “审判在我”。

-关于婚姻。 
因为上帝“看那人独居不好” 。 即要繁衍后代, 自然会有性。 更重要的是彼此相爱,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关于行事为人。
“凡物本來沒有不潔淨的.惟獨人以為不潔淨的、在他就不潔淨了。”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不是为了辩论, 那样我占便宜了, 因为证明无神比证明有神更难。 而是为了分享, 迷途中找到回家路。

信神,不是相信他的存在, 因为魔鬼也相信这点。 信神,不是求靠山,因为神是公义的,不给人不应得的份。 

信神,是相信他的道,信靠(TRUST)他的教晦,跟从他的人生准则。


神,不同于掩耳盗铃, 越了解他越味得其妙处。

我们这一代,经历过理想主义的毁灭,和拜金主义的诱惑, 见识了令人神魂颠倒的邪教,生财有道的和尚道士,丑陋的神父,以高尚的名义的罪恶,和存在就是合理的价值观, 实在很难轻易相信什么。 我当年不但在门外拒绝了很久, 进了门之后也尽量与团体保持距离, 警戒任何群体影响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神的“功课”如同洗澡, 洗不洗是自己的事, 没人强迫。 我尽可以懒着,“上个月已经洗了, 为什么还要再洗?”, 也可以说:“身体发肤传之父母。 老祖宗的传统是一辈子不洗澡不剃头”。 但是,洗和不洗大不一样,舒服畅快, 焕然一新。

小平 04-21-2004 19:52
谢谢你!

Troublemaker 04-22-2004 14:17
QUOTE (lotus @ Apr 21 2004, 05:31 PM)
  

-关于诱惑。 
我是喜歡神的律. 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

-关于婚姻。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关于行事为人。
“凡物本來沒有不潔淨的.惟獨人以為不潔淨的、在他就不潔淨了。”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不是为了辩论, 那样我占便宜了, 因为证明无神比证明有神更难。 而是为了分享, 迷途中找到回家路。

信神,不是相信他的存在, 因为魔鬼也相信这点。 信神,不是求靠山,因为神是公义的,不给人不应得的份。 

信神,是相信他的道,信靠(TRUST)他的教晦,跟从他的人生准则。


神,不同于掩耳盗铃, 越了解他越味得其妙处。

我们这一代,经历过理想主义的毁灭,和拜金主义的诱惑。 见识了令人神魂颠倒的邪教,生财有道的和尚道士,丑陋的神父,以高尚的名义的罪恶,和存在就是合理的价值观。 实在很难轻易相信什么。 我当年不但在门外拒绝了很久, 进了门之后也尽量与团体保持距离, 警戒任何群体影响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神的“功课”如同洗澡, 洗不洗是自己的事, 没人强迫。 我尽可以懒着,“上个月已经洗了, 为什么还要再洗?”, 也可以说:“身体发肤传之父母。 老祖宗的传统是一辈子不洗澡不剃头”。 但是,洗和不洗大不一样,舒服畅快, 焕然一新。

悟得精深, 悟得独到!
尤其是这一段:
"我们这一代,经历过理想主义的毁灭,和拜金主义的诱惑。 见识了令人神魂颠倒的邪教,生财有道的和尚道士,丑陋的神父,以高尚的名义的罪恶,和存在就是合理的价值观。 实在很难轻易相信什么。 我当年不但在门外拒绝了很久, 进了门之后也尽量与团体保持距离, 警戒任何群体影响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这就是现在的我.
而且我在慕道的路上看见了不少能让人跌倒的人和事, 所以老是给自己很多挣扎的理由.
其实这件事说到底是个个人意志的问题
BELIEVE就是BELIEVE!
我信了, 就是我信了, 原本没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
可自己还是在扶着门观望, 踌躇...

所谓求索的路, 漫漫...
莲化, 真的很感动你的分享,谢谢


小平 04-22-2004 15:06
TROUBLE, 真的非常谢谢你.
再一次谢谢莲花.

lotus 04-22-2004 17:25
QUOTE
我信了, 就是我信了, 原本没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
可自己还是在扶着门观望, 踌躇...

你是对基督踌躇呢, 还是对信基督的人踌躇? 这是新的生命历程,惶恐是很自然的。
我的信心是經過考驗而增加的, 一开始也打鼓。

你可以向主求:{Luk 17:5 使徒對主說:「求主加增我們的信心。」};{Mar 9:23-9:24 孩子的父親立時喊著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


关于让人跌倒的人和事, 我想应该把基督的教诲和信基督的人分开。 信基督的人, 有的是类似烧香拜佛的机会主义者, 有的是真心相信。 真心相信的人, 也有软弱、刚强和深、浅之分。 好像同是爱好文学的人, 写出的东西水平大不相同。 我相信上帝造人的时候把爱和善良放在了人心里, 也相信所有的人都是罪人。 所以, 基督徒不是圣人, 在利、欲面前也有可能挣扎甚至跌倒。 伟人如大卫, 不也作出很丑陋的事情吗?  

lotus 04-22-2004 17:27
小平, 不用谢。 很高兴能和你分享。

joy 04-22-2004 17:39
QUOTE (Troublemaker @ Apr 22 2004, 04:17 PM)
悟得精深, 悟得独到!
尤其是这一段:
"我们这一代,经历过理想主义的毁灭,和拜金主义的诱惑。 见识了令人神魂颠倒的邪教,生财有道的和尚道士,丑陋的神父,以高尚的名义的罪恶,和存在就是合理的价值观。 实在很难轻易相信什么。 我当年不但在门外拒绝了很久, 进了门之后也尽量与团体保持距离, 警戒任何群体影响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这就是现在的我.
而且我在慕道的路上看见了不少能让人跌倒的人和事, 所以老是给自己很多挣扎的理由.
其实这件事说到底是个个人意志的问题
BELIEVE就是BELIEVE!
我信了, 就是我信了, 原本没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
可自己还是在扶着门观望, 踌躇...

所谓求索的路, 漫漫...
莲化, 真的很感动你的分享,谢谢

LOTUS 真棒,做了这么好的分享。我也是在走了一段不短的路之后方在上周受洗。
TROUBLEMAKER: 把自己托付给神吧,他会给你平安的。因为自己曾经的疑惑,我才对主耶稣的那句话更有感触--他曾对使徒托马斯讲,你亲眼见到才相信,那未见而信我的人有福了。所以向神祷告做个有福之人吧。 smile.gif

lotus 04-22-2004 17:47
不敢当。 

JOY, 分享一下你的见证吧。

joy 04-22-2004 18:07
QUOTE (lotus @ Apr 22 2004, 07:47 PM)
不敢当。 

JOY, 分享一下你的见证吧。

LOTUS,很佩服你能把分享写得那么好。有机会我写写试试。

newcomer 04-23-2004 08:23
Jesus is grand. Socrates is greater rolleyes.gif

Most of the convenience in our current lives come from the scientific doubts and philosophical breakthroughs, but not from belief.

Comparing to the hard labour in a scientific mind, belief is like a soothing bed. You only need to accept it and lie on it, then you will get the comfort and forget (at least temporarily) about the work of connecting the complicated (sometimes conflict) facts together, which is waiting for you to conquer.

Everybody needs a comfortable bed, even the greatest philosopher. But, somebody finds comfort in humanity (which was not included in any old religion), while somebody finds comfort in rigid dogma.

On the other hand, everybody needs to do some hard labour in seeking the truth sooner or later. But, somebody is able to pick up the tools of doubts, and diligent enough to get up from the comfortable bed, and somebody is tied to his bed and lazy to open his eyes once in his life.

As the science and philosophy advance, the word "religion" will lose more grounds in both of the material and spiritual worlds. Its service to our spiritual comfort can also be gradually replaced by more profound discoveries in psychology and social psychology. However, we will still need a bed to rest our restless souls. But the more we know the truth, the fewer dogmas (or ties and torture of our imagination) we will have on our beds. Maybe, finally we will not call it "a belief of God", but "a respect of the unknowns and our limitations", perhaps?

Troublemaker 04-23-2004 08:56
what is your point?
"the more we know the truth, the fewer dogmas (or ties and torture of our imagination) we will have on our beds. "?
哲学界的很多大师最终都走入了所谓虚无, 皆因他们没有办法将他们所谓的伟大理论自圆其说, 一来囿于物质世界明证的匮乏, 一来可能就是科学总是滞后于哲学而存在. 尽管苏格拉底, 德谟克里特, 赫拉可里特, 黑格尔, 费尔巴哈...都很伟大, 但萨特在他的著作里仍然毫不迟疑地称赞了马克思, 说: 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无人能超越的哲学家.
我当时曾经对此很疑惑, 我并没有因为信某种主义就模糊了哲学的视线,但事实是马克思是不多的几个可以把自己的理论阐释得很圆滑很无可辩驳的哲学家之一, 为此又有人称其为诡辩, 其实哲学和诡辩之间的距离又有多远?
是"a belief of God", 还是 "a respect of the unknowns and our limitations",
我要能知道就好了, 就没有犹疑了!

newcomer 04-23-2004 09:40
my point is comfort, even a spiritual comfort, can come with two ways: a payoff of hard good work; or just an indulgence.

The over-emphasize of belief (or even worse, some kind of religion, -ism, cult, based on dogmas) is an indulgence for a person. It's not a spiritual liberation, it's an enslavation. We all have the tendency to sit back and enjoy what we have (or, in mind, to selectively accept what we want to believe). So when we explain the benefit of belief, like the comfort it brings, we should not forget to remind ourselves they are just like the sweetness of icecream and softness of a bed: some amount of them definitely is refreshing and beneficial, but an overdose will bring us obesity and, more harmfully, a lazy mind.

BTW, philosophy is one kind of science. So being indisputable is not its target. We should better say, its goal is using the simplest expression to reach the maximum accordance among the current known facts (about this you can look into the Kolmogorov complexity concept in information theory).

And about "哲学界的很多大师最终都走入了所谓虚无" is in my mind too obsessive with "their" theories of the world. They fall again into the trap of "easy way out", or indulgence of simplicity and beauty of "their" theories. Russell is a great philosopher that I respect, who can really accept the complexity of real world, like Socrates, and respect our own limitations.

lotus 04-23-2004 09:48
QUOTE
As the science and philosophy advance, the word "religion" will lose more grounds in both of the material and spiritual worlds

这只是假说。
实际上好多科学家都是有神论者。

这一点上,我非常佩服古代的基督徒。 在那时的科学非常不发达的情况下,童女生子、肋骨造人, 似乎再荒谬没有了。 可是,古代的基督徒凭着他们自己对神的生命体验, 信了。 

今天, 人类自己都可以做试管婴儿; 不久的将来,仅用胸腺干细胞就可以造人。 这一切, 公元前的希伯来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他们怎么胆敢写在《圣经》里呢?

lotus 04-23-2004 09:59
QUOTE
they are just like the sweetness of icecream and softness of a bed

不仅如此。

神还是解决问题的钥匙, 弱者的拐杖, 骄傲人的警钟, 幸运者的谦卑,迷路人的地图,  吹散横流物欲的清风, 教人彼此关怀的爱心

Troublemaker 04-23-2004 10:00

"my point is comfort, even a spiritual comfort, can come with two ways: a payoff of hard good work; or just an indulgence."
Is that your way to release or comfort yourself?
Indulgence? what kind of indulgence you choose?

"We should better say, its goal is using the simplest expression to reach the maximum accordance among the current known facts (about this you can look into the Kolmogorov complexity concept in information theory)."
We are taking the the simplest way to get the goal, so "the Kolmogorov complexity concept in information theory" is too complicated for us(or for me only ) to look through. smile.gif

"They fall again into the trap of "easy way out", or indulgence of simplicity and beauty of "their" theories."
hmmmmm, "easy way out", I will think about it seriously.

newcomer 04-23-2004 11:10
haha biggrin.gif. I really don't have wisdom and time to answer all the questions.

"神还是解决问题的钥匙, 弱者的拐杖, 骄傲人的警钟, 幸运者的谦卑,迷路人的地图,  吹散横流物欲的清风, 教人彼此关怀的爱心"
Just one answer: it's not God that solve the problem, its ourselves. In this sense, without a strong mind, religions (the modern ones) can offer some help in building a beneficial psychology.

"实际上好多科学家都是有神论者。" I don't know. I only know Einstein did not have a religion, and Newton's genius was spent on his search of God fruitless after his well known achievement.

"今天, 人类自己都可以做试管婴儿; 不久的将来,仅用胸腺干细胞就可以造人。 这一切, 公元前的希伯来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他们怎么胆敢写在《圣经》里呢?"
I don't think they know biggrin.gif . I don't think they would like to call us "Gods", either.

Now to Trouble:
"Is that your way to release or comfort yourself? Indulgence? what kind of indulgence you choose?"
I will accept indulgence once a while, like getting up late and skipping daily exercise, but with knowing about it (so that I won't continue doing it). If one keeps a lazy habbit without realizing its harms, that is dangerous. The difference is, I know the best way to get comfort is to work hard first, then comfort will naturally follows.

lotus 04-23-2004 16:25
从你的话来看, 好像我们俩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东西。 你的评论中有很多的assumption.  比如关于“Indulgence”, 我的体会正相反,基督十字架的道路是义路更是窄路。  

有时间的话, 你可以看看圣经, 到教会和基督徒中间实地考察一下。

yangd 03-08-2006 23:04

lotus 03-09-2006 16:46
谢谢你喜欢!

信主6年半了, 经历了许多神的奇妙。 可惜打字太慢,要不一定写篇文章,投到《生命季刊》

冰花 03-31-2006 16:09
感动. 莲花, 越读你的贴子, 我觉得你越来越可爱啦. 你!!!!

Wen Wen 03-31-2006 19:11
引用
引用第19楼冰花03-31-2006 16:09发表的“”:
感动. ... 你!!!!


感动于你的“感动”
认识神是智慧的开端。
冰雪聪明的妹妹,愿神保守你。

lotus 04-13-2006 21:26
我把回答冰花历史问题的帖子转到这里来,算是归纳吧。 最近太忙,有空的时候,再写详细点。

基督教之初,受到犹太统治阶级的强烈迫害,因为耶稣是神这点,威胁到了他们的统治利益。 从尼禄开始,罗马皇帝也开始镇压基督徒, 把基督徒喂狮子、点火把、顶十字架。 使徒中的彼得、保罗、约翰等纷纷殉道。  然而,3百多年间,小小木匠的传人不但没有灭绝,反而越压越坚,从一个极小的犹太贫民的民族团体,成长结果到罗马帝国四方。 直到公元4世纪,神向康是坦丁显现。 于是,康是坦丁战胜称帝后,就立基督教为国教。

康是坦丁大帝 (Constantine the Great, 274-337AC)原为太阳神Helios的信徒。 306AC,British罗马军队拥立康是坦丁为帝,统管不列颠、高卢及西班牙。 不久, 管意大利和北非的Maxentius公开敌对。 据称康是坦丁在312年大战前,神向他显现,在Mulvian桥大败Maxentius。 次年,康是坦丁颁布米兰诏书 (Edict of Milan),给基督徒信仰自由。 324年,康是坦丁统一天下。 次年,通谕,劝告臣民信奉基督教。 因为他曾受太阳教影响, 康是坦丁信主后,将每周第一日订为太阳日 Sunday, 并将12月25日的太阳诞辰混淆成圣诞节。

到了狄奥多西皇帝年间,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 成千上万的人涌进教会。 量上的得着,却带来质上的损失。 教会和神职人员享有特权,使教会渐趋世俗化,也与政治混杂, 成了《启示录》里与世连婚的别加摩教会。

绝对的世俗权力导致了绝对的腐败。  教皇教庭产生,日渐堕落,做出了一系列严重违背圣经的事,比如:只有教士才能读圣经, 只有通过神父才能和神沟通,人治代替神治的中央集权,卖赎罪符,十字军东征。。。

中世纪的黑暗中,神兴起马丁路得,忿而改革,主张教会回到使徒时代。 这种改革当然不能为教皇教庭所容,所以马丁路得另开一派,就是后来的新教Pretestant. 原来的教皇教庭一派称Catholics. 两者都是基督教 Christian.

曾经远方 05-15-2006 08:46

lotus 06-27-2006 10:52
在“毛毛妈的厨房”看到下文, 非常喜欢, 贴过来和大家分享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php?blogID=9747


天父的来信

接下来你将要读到的都是事实。这些话语会改变你的生命,只要你愿意接受它们,因为这是我们的父内心要对你说的话。祂爱你,祂就是你生命中渴望的那一位父。这里是我们的父写给你的一封爱的来信。

(Lotus注: 下面每一句都出自《圣经》, 句末的括号里注明的是何章何节。 比如 “诗 139:1” 是《诗篇》139章1节)


我的孩子,
你或许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的一切 (诗 139:1)
你坐下你起来,我都晓得。 (诗139:2)
我也深知你一切所行的。 (诗139:3)
就是你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太10:29-31)
你是照着我的形像所造的。 (创1:27)
你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我。 (徒17:28)
你也是我所生的。(徒17:28)
甚至在你尚未成形以先,我已晓得你, (耶1:4-5)
在创立世界之前,我已拣选了你。(弗1:4)
你不是一个错误。(诗139:15)
我定准你的年岁和所住的疆界,(徒17:26)
你的受造,是极其奇妙可畏!(诗139:14)
我在你母腹中造你, (诗139:13)
领你由母腹中来。(诗71:6)
我被不认识我的人误传,(约8:41-44)
我并非冷漠而愤怒的,乃是完全的爱。(约壹4:16)
我愿在你身上张显我的爱。(约壹3:1)
只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父亲。(约壹3:1)
我能给予你的,远超过你在地上的父亲所能给予你的。(太 7:11)
因为我是完全的父。(太5:48)
你所领受各样美善的恩赐,都是从我来的,(雅 1:17)
因为我是你的供应者,我必供应你需要的一切。 (太 6:31-33)
我向你所怀的意念是要叫你末后有指望,(耶29:11)
因为我以永远的爱爱你。(耶31:3)
我向你的意念其数比海沙更多,(诗139:17-18)
我因你欢欣喜乐,(番 3:17)
我决不停止施恩于你。(耶32:40)
因你是我的珍贵的产业。(出19:5)
我全心全意栽培你於此地, (耶32:41)
我要将伟大奥秘的事指示你,(耶 33:3)
如果你一心一意寻找我,就必寻见。(申4:29)
以我为乐,我就把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诗37:4)
因为是我在你心里动工,使你心里能立志行事。(Philippians 腓 2:13)
我能为你成就一切,远超过你所求所想的。(Ephesians 弗 3:20)
我是你最佳的鼓励者,(2 Thessalonians 帖後2:16-17)
也是在一切患难中安慰你的父亲。(2 Corinthians 林後1:3-4)
你伤心的时候,我靠近你,(Psalm 诗34:18)
如同牧人怀抱羊羔,我怀抱你在我胸前,(Isaiah 赛 40:11)
有一天,我要擦去你一切的眼泪, (启 21:4)
并带走你在世上的一切苦楚。(启 21:4)
我是你的父,我爱你如同我爱我的儿子 -- 耶稣一样,(约17:23)
因为在耶稣里,就显明我对你的爱,(约 17:26)
祂是神本体的真像,(来 1:3)
祂来是表明我要帮助你,不是敌对你,(罗 8:31)
并告诉你:我不追究你的过犯。(林後5:18-19)
耶稣受死,使你可与我和好,(林後5:18-19)
祂的死,是我爱你最极致的表达. (约壹4:10)
我为你舍弃了我所爱的一切,使我或许能得着你的爱。(罗8:31-32)
你若接受了这份礼物 -- 我的儿子耶稣,你就接受了我。(约壹2:23)
无论任何事都不能叫我的爱与你隔绝。(罗8:38-39)
回家吧!让我为你预备一个天上所见过最大的宴席,(路15:7)
我一直是父亲,也永远是父亲,(弗 3:14-15)
问题是…,你愿意成为我的孩子吗?(约1:12-13)
我在等着你。(路15:11-32)

爱你的爸爸

全能的神

Wen Wen 06-27-2006 12:16



SOoooo TOUCHING. PRINT OUT AND SEND TO MY GROUP

hercules 06-27-2006 19:52

boi 06-29-2006 01:53
谢谢分享,这里真是个好地方,我想我会喜欢这里的。

amanda 11-15-2006 23:42
谢谢分享,这段时间刚好也一直想到信仰的问题, 看了,帮助很大!

清心 11-17-2006 08:32
一直很喜欢莲花的文章,感觉文如其人。在信主的几年里确实有好多事情经历到神,只是藏在心里。莲花能花时间把她写出来分享非常好,让我感觉前面的路虽然窄而崎岖,但是更清晰了。很开心在湾区里能听到主内姐妹的见证,信心倍增。

赛琪 10-13-2007 15:15
谢谢你。
看了你这篇,我也贴了一篇关于信仰的文章。 [s:93]

lotus 10-13-2007 16:37
It's so nice to meet so many friends in Christ here! [s:90]  [s:49] 

赛琪,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experience! [s:26]

看房事, Amanda,  Boi, Hercules, Wen Wen, would you like to write something of your walk with God too? [s:63]

清心 10-16-2007 09:07
遭到莲花点名了,还好,不是点名批评[s:92]

最近家里,灵命和身体都软弱,自己也知道信主的年龄已经过了吃奶的阶段了,该吃点干粮了,可心里还没准备好,只求神怜悯,给我们的试练和让我们遇到的试探,不要超过我们所能承担的,因为我们确实很软弱。

不过确实有一颗感恩,敬畏的心在里面[s:90]

谢谢莲花和赛琪的分享 [s:77] 

莲子 02-27-2008 00:18
          留下那封天父来信!

小白兔 02-27-2008 03:14
引用
引用第9楼newcomer于04-23-2004 08:23发表的  :
Jesus is grand. Socrates is greater  Most of the convenience in our current lives come from the scientific doubts and philosophical breakthroughs, but not from belief.Comparing to the hard labour in a scientific mind, belief is like a soothing bed. You only need to accept it and lie on it, then you will get the comfort and forget (at least temporarily) about the work of connecting the complicated (sometimes conflict) facts together, which is waiting for you to conquer.Everybody needs a comfortable bed, even the greatest philosopher. But, somebody finds comfort in humanity (which was not included in any old religion), while somebody finds comfort in rigid dogma.On the other hand, everybody needs to do some hard labour in seeking the truth sooner or later. But, somebody is able to pick up the tools of doubts, and diligent enough to get up from the comfortable bed, and somebody is tied to his bed and lazy to open his eyes once in his life.As the science and philosophy advance, the word "religion" will lose more grounds in both of the material and spiritual worlds. Its service to our spiritual comfort can also be gradually replaced by more profound discoveries in psychology and social psychology. However, we will still need a bed to rest our restless souls. But the more we know the truth, the fewer dogmas (or ties and torture of our imagination) we will have on our beds. Maybe, finally we will not call it "a belief of God", but "a respect of the unknowns and our limitations", perhaps?


我想基督教的世界里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只有灵魂的温床,只有对上帝的Faith,相反Reason在基督教的世界里也是非常重要的。基督精神里有追求“真理”(这里的真理是上帝造世界时所赋予这个世界的自然法则)的精神,而科学研究就是追求真理的手段。西方的科学家,哲学家是把对自然的研究当做是接近上帝、理解上帝的一种手段。欧洲的“ Scientific Revolution ”是被很大的一部分及其虔诚的基督教徒所引导的,而宗教信仰恰恰就是他们发现认知科学的动力。比如说Descartes, Galileo, Newton, and Kepler这些人都是对上帝持有虔诚信仰的学者,他们用他们的学术方法建立了一套探索自然的理性标准。对上帝的敬爱,让基督教徒觉得他们应该有能力感激并欣赏上帝的杰作。而因为上帝是完美的,那么他给予这个他所创作的世界的自然法则也是永恒的,而人类应该运用上帝所给予的思考力和观察力去发现这些永恒法则。正是这些至关重要的思想才导致“Scientific Revolution ”发生在欧洲而不是其它的地方。

小白兔 02-27-2008 03:15
我一直在信仰的大门之外徘徊,但是从来没有勇气跨进去,而且我怕我没有能力去相信一个具体的上帝,尽管我从来都相信神的存在。我到每一个城市都会去教堂看看,我经常会一个人坐在在教堂里静静地忏悔自己的过往,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流泪。我是在一次弥撒里突然就把我以前的情感的过节想通了,我原谅了我以前的爱人和我自己,而这次弥撒是德语的,我完全听不懂。看着泪流满面的我,同行的朋友打死都不相信我心里没有上帝,我只好解释也许有吧,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耶稣。

感谢这篇莲花的这篇美文!

wenwendywen 12-11-2009 08:57
Ding!!!

Maybe we should put this into Wenwen's forum... [s:93]

一月 12-11-2009 12:09
Great!

Simple language but strong message!

笨笨牛 12-11-2009 21:03
谢谢lotus 的分享,抱抱。

herbal 12-14-2009 13:55
看这里信的人还是占多数。我和白兔一样,一直在大门外徘徊却没有跨进去。或者说曾经要跨进去了,又机缘巧合,放慢了脚步。我在自己的博客里写过一篇信与不信的文章。我觉得信仰基督也和佛家里说的慧根差不多,一个人得不得着福音以及信不信,也是缘分吧。

引用
引用第34楼小白兔于02-27-2008 03:15发表的  :
我一直在信仰的大门之外徘徊,但是从来没有勇气跨进去,而且我怕我没有能力去相信一个具体的上帝,尽管我从来都相信神的存在。我到每一个城市都会去教堂看看,我经常会一个人坐在在教堂里静静地忏悔自己的过往,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流泪。我是在一次弥撒里突然就把我以前的情感的过节想通了,我原谅了我以前的爱人和我自己,而这次弥撒是德语的,我完全听不懂。看着泪流满面的我,同行的朋友打死都不相信我心里没有上帝,我只好解释也许有吧,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耶稣。

感谢这篇莲花的这篇美文!

lotus 12-14-2009 16:05
神一直等着你。 早早晚晚你总是要回到神的怀抱的。
宜早不宜迟 [s:93]

丽水一方 12-15-2009 02:27
我是无神论者,一直无法理解那有个上帝

laoyouke 12-15-2009 06:06
谢谢莲花分享你的心路历程 [s:93]  [s:93]  [s:93]


查看完整版本: [-- 信仰之门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15859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