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上海女人系列(8)---- 青出于蓝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11-25   
来源于 原创 分类

上海女人系列(8)---- 青出于蓝

【敬告:本文版权归作者乐淘淘所有,如欲转载,实属荣幸,但须经本人书面同意。】

前言:看这篇文章之前,可以先阅读一下我于八年前2010年写的
上海女人系列(4)---- 先结婚后恋爱:
http://www.bachinese.com/forum/read.php?tid=34377
这样就可以对故事背景做个大概的了解。

当年的故事主角是S小姐和她的老母亲,
今天要讲的女主角是系列(4)里S小姐的女儿,那时她才三岁,到2017时,她刚十岁。

此篇故事,称S小姐为L太太,她的女儿叫E小姐。且听我慢慢道来: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11-25   
(1)
2017年的8月,L太太的大儿子要离开湾区,去读私立大学了。

还在4月份,儿子决定选那个大学去读书的那一刻,她就在心里盘算了起来:这私立大学的费用可比加州的公立大学贵很多,我得去外面找份工作来补贴补贴,光靠孩子他爹的收入好像有点吃紧,再说了,过两年后,已经16岁老二也到了上大学的年龄,家里支出就会更多。

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家人的时候,小女儿E,一听就反对,问道:
“那谁送我上下学?”

“早上还是爸妈送你和二哥上学。下课后,二哥可以自己骑车回家。你可以去课后学校。”

“我不去,我也要自己回家。”

“那不行,你还不到12岁。我会去找一个课后班,他们可以负责去你的学校接,然后送你去课后班,你会在那儿一直待到爸妈下班后过去接你回家。”

“那下午的练琴怎么办?”

“你可以在那儿先做完作业,等回家吃好饭晚上练琴。”
L太太有点喜出望外,因为平时练琴,都是她当妈的在一旁三催四请,女儿才不情不愿地坐上琴凳,半小时一到,立马歇息,说累了,喊头痛脑热,叫腰酸背疼,多一分钟都不弹。

为了练琴,母女俩一直在斗智斗勇。
一个说,你走开,不要盯着我看,不然我会紧张,会弹错,头冒冷汗,心跳加速。
一个回,我不看,怎么知道你手势好不好,指法对不对,乐谱记没记?。。。
其实,L太太最担心的是,每到一年一次的钢琴老师组织学生们汇演,女儿就会频频出状况,不是感冒了,就是咳嗽了。不是那天去不了,就是去了也不在状态。

L先生私下对太太说,算了,别逼她了,弹琴就当玩儿,不要那么认真,现在学琴的孩子,有几个将来是能拿它当饭吃的?再说,孩子的健康最重要,她的身体又不是太好。如果你早十年生她,可能情况就会好一些。

太太很是不服,问:“你是怪我40岁时把她生晚了?结婚的时候,我虽然才24岁,可是我敢一结婚就跟你生孩子吗?那时候,你和你家人就是为了找一个能传宗接代的,才在我们认识几天就那么快地娶我进门的吧?如果刚来美国时,不把精力用来学英语,我如今能找到一份工作吗?现在倒好,把她身体的原因怪罪于我,怎么不把她的相貌怪罪于你呢?

再说,我这不是要让她将来当钢琴家,只是为了让她学东西有毅力,有长性,不能半途而废,她这样子将来能学好什么?当初学琴也是她自己愿意的吧,我们才去买的钢琴,请的老师,现在大把的钱砸了下去,连个四级都没通过,人家比她学得晚的小孩,都已经考过八级了。

她嘴上这样说,心里其实是很沮丧的,从小在上海棚户区长大的L太太,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像那时的上海上只角有钱人家的小姐一样,身穿礼服,脚蹬皮鞋,在千百观众的眼光瞩目下,双手在那黑白色的键盘上,弹奏着世界名曲,哪怕只有一首。



[ 此帖被乐淘淘在12-01-2018 11:24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板凳  发表于: 11-25   
(2)
L太太联系了一家课后学校,他们负责派人每天下午放学时,在小朋友就读的小学门口接,再开车送去,车程10分钟左右。

课后学校是一对台湾夫妻开办的,已经有近三十年的历史。

据校长太太说,那时候他们刚来湾区时,找不到工作,自己的两个孩子也还小,接了他们下课后,顺便再接几个其他孩子一起到家里,吃吃点心,做做功课,打打球,天热时游个泳,天冷时跳会儿绳。

美国学校放学时间一般在下午2-3点,法律规定,不到12岁的孩子不能单独在家,所以,这些孩子会在他们家里待上4-5小时,等他们家长下了班再把孩子接回自己的家,当然家长会付一些钱给他们,每个月每个孩子大概$200左右,差不多一天$10,每小时$2。当然,是收现金,不用交税,纯属朋友之间帮忙性质。

渐渐地,随着来湾区居住的人们越来越多,他们发现,类似这样的课后班,非常的断缺。于是,他们开始考执照,申请办课后学校。先是找地方租教室,积累了一些资金后,又开始陆续买下所租的地方,扩大经营。但是,规模虽扩大了,成本却也大大提高了。

因为如今,发现生意没有当初好做了,课后班如雨后春笋,一家接着一家地开,有限的生源,被那么多的学校给瓜分得所剩无几,尽管家长们的工资比三十年前涨了不少,但课后班的学费不见有涨多少,学校为抢生源,竞相开出各自的优惠条件。

比如:学费和接送费来一天算一天;而以前是按月结算,生病,事假等都不退钱;
家长晚来学校接孩子的,一小时之内不用另外付钱;而以前接孩子迟到,家长是要按分钟另付钱的,十分钟之内$10,一小时之内就要另付$60。

越是低价竞争,质量越是不保。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课后学校之间相互贬低,不是他说你场地小,就是你说他老师少。

之前有一阵,校长跟太太还比较闲,他们把学校交给了俩儿子打理,自己还会有点空余的时间去台湾大陆游玩几天,但随着孩子们成家的成家,添孩子的添孩子,学校的事务又回到了老夫妻身上,连每天接送孩子们的驾驶工作,都由他们亲自出马。

所谓驾驶工作,一般是聘用一些附近闲在家里没事做的人。根据路程远近,每个孩子$2.5-$3.5/次,车程在5-15分钟左右。一辆面包车一次接6个孩子,一个驾驶员一般安排接两到三车的孩子,1小时左右的工作时间,每个月大概有$800左右的现金收入,不交税。

校长蹲点一个小学门口压阵,总是先把其他驾驶员的一辆辆车子装满,他自己再把几个晚出来的几个零星小朋友接走,那些驾驶员很是感谢他,因为他会把缺席的孩子给补上而不至扣他们的钱。

校长太太呢,对老公这样的做法很是生气,她说;“你每天开着10人座位的大车,却接回来一两个小朋友,不是很亏吗?你花的那些车油钱都不能跟家长給的驾驶费打平。”

校长说:“可是,至少我保证了每个驾驶员每天车上的人数是满的,每个月给他们的驾驶费里就不会有任何虚假的成分,我还落得一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校长太太不听,她也蹲点另外一个小学,把自己降到跟其他驾驶员一样的层次,每天只顾把自己的车子装满,拿足一车的驾驶费,却从来就不想着补给其他车上有小朋友缺席的驾驶员,因为这样就可以少给他们费用。

其实,她看似很精明,却真不如丈夫聪明大度,忘了校长太太的身份,自己也是学校的一个管理者哈。吃相既很难看,还又累又苦,钱也没多赚。这个完全可以从她精神面貌,穿着打扮上看出来的。一个上了六十岁的女士,如果不用为钱而奔波,那外表就应该是优雅淡定,从容悠闲,而不是整天像只工蜂般忙忙碌碌;如果过着富裕的生活,衣着就算不能雍容华贵,那至少也应该是精致的有品位的,而不是随便什么颜色,随便什么款式,随便什么质材的服饰都往身上穿戴。

估计她可能不明白,如果她不把精力用在这些鸡毛蒜皮上,而是放在怎么设计更吸引小朋友的课程上,放在怎样使自家学校被周围更多小朋友们的知晓上,那效益肯定远远超过忙忙碌碌赚来的几块钱驾驶费。

所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 此帖被乐淘淘在12-05-2018 19:45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地板  发表于: 11-25   
(3)
8月底,学校要开学了。

课后学校负者安排工作的C姓老师,打电话给已经为他们学校做了五年以上驾驶的Z姓朋友,说:

“今年,你还是接W和G小学,车上的名单我安排好了,我已经短信你,你看一下。”

“收到了。除了发现W小学有个新名字叫E的,其他的孩子,我以前都接过,都认识。”

“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她是女生,五年级,第一次来我们学校,我一会儿发个照片给你。如果你不想接她的话,我可以给你换人。”

“为什么?”

“怎么说呢?我其实也是听别人说的。
我当初接W小学的学生时,听到一些小朋友的家长聚在门口聊天时的议论,说这位女生的家长很是麻烦,经常找老师校长反映自己孩子在班级,在学校碰到的一些鸡毛蒜皮之事,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达目的不罢休,搞得老师校长都很头大,家长们纷纷关照自家孩子以后尽量躲她家孩子远远的。
另外,我有一个朋友,原来跟他们一家在同一个教会,传出来的一些闲言碎语,也不是很好听,属于表面一套爱人如己,背后一套翻脸不认的。”

“哦,是这样子啊,就为了她这个女儿?”

“不单单是为了女儿,她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的难搞,可是在这个学校出了名的。”

“真的吗?我就是一驾驶,在我车上也就十几分钟而已,有什么好搞的?”

“你不想换?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哈。”

“算了,不要换了。谢谢。”

可是,接下来的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让这位驾驶真的见识了什么是一而再再而三,什么叫不达目的死不罢休。





[ 此帖被乐淘淘在11-28-2018 20:54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地下室  发表于: 11-25   
(4)
开学的第一天,按照惯例,Z驾驶对车上的小朋友们说:

“坐我的车,有些规矩我要特别说明一下,下了课,要及时出教室来到我的车子旁,因为我送完你们,还要去其它学校接小朋友。如果你们迟到,就意味着下一个学校的小朋友要多等了。

不能在车上吃东西,尤其是不能喝饮料。所有的书包,不能放在座位旁,需要自己放到车子的后备箱旁,我再帮你们装进去。

副驾驶的座位,除了六年级的小朋友,其他小朋友是不能坐的。现在这里只有一位六年级的,这个位子就一直是她坐。剩下的后面两排其它的位子,大家不能抢,谁先到,谁就可以先选座位。同意吗,小朋友们?”

“同意!你以前一直是这样跟我们说的,我们早就知道了。”小朋友们纷纷表示,

“因为今天有新的小朋友,她第一次坐我的车,所以,我要再说一遍,大家都听明白了吗?”Z看了一眼坐后排的E说道,

“听明白了。”E回答,

“你们觉得这样的规定公平吗?如果有意见的话,可以现在就说。”

“很公平。我们没意见。”大家叽叽喳喳地回答,

“好,那我现在就准备开车了,大家请系好安全带。”
。。。

“妈咪,我觉得头很痛,心也跳得很快,你可不可以现在就来接我回家?”Z发现是新来的E小姐在跟她妈妈打电话,

听不到对方怎么回答,就听E说:“好的,我等你。再见。”她挂了电话,开始跟小朋友们打招呼:

“Hello,大家好,我叫E。”E长得黑黑壮壮,敦敦实实,健健康康,像老美的孩子一般,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块糖果,分给了其他人,

“谢谢E,我叫A。”一位四年级的小朋友A,很有礼貌地说道,

一阵互相自我介绍后,有人问E:“你有兄弟姐妹吗?”

“有的,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E回答,“我大哥今年去上大学了,二哥读高中。。。”

Z不禁疑惑起来:“你有妹妹?”

“是的。”

“表亲家的?”

“不是表亲家的,是我妈生的,是亲妹妹,跟我们住一起的。”

“哦。”

其他小朋友们也开始询问:“你妹妹也在我们学校吗?”

“不在,她去另外的学校。”
。。。

十分钟左右,小朋友们到了课后学校。

孩子们下车前,Z说:

“不能在车上吃东西,包括糖果,我再说一遍。今天第一天就算了,以后就真的不可以了啊。”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5楼  发表于: 11-25   
(5)
9月中,临近中秋节。

那位C老师,在学校门口,叫住了Z驾驶,说;“进来一下吧,有盒月饼给你。”

“月饼?”

“E家长昨天送来的,给了我们几个老师,也有你驾驶一盒。”
“哦!”

Z驾驶心里有点小感动,因为当了几年的驾驶,除了每月收到驾驶费,基本没有家长会在一些节假日再另外给什么礼物。

她不是一个想占便宜的人,于是就想着要送还些礼物给E。

避开其他小朋友,她问E:“你喜不喜欢手链,像我手上戴的?”手上是一串白色的水晶手链,

“喜欢。”

“什么颜色?”

“蓝色。”

没几天,一套蓝色项链 手链 耳坠的水晶饰品,就被她亲手做好了送给了E。

“我可不可以把它送给妈咪?”E问,

“她也喜欢这些小玩意?”

“对呀。”

“哦。”

“不过,我妈咪她喜欢粉色的。”

“知道了!”

不几日,一套粉色项链 手链 耳坠的水晶饰品,又送到了E手上。

虽然没花Z驾驶多少钱,但花了她不少的时间,从购材料,到配附件,再到制作,

她现在不觉得欠人情了,因为它们完全抵得上一盒月饼,所花的人工成本大大超过了材料成本。

她跟E的家长,就像跟别的家长一样,有事联系,没事不多一句,不淡不咸:

--“明天E有钢琴比赛,今天下午要去老师家练琴,所以今明两天你都不用去接她。”
“好的,谢谢告知!”

再接到E的时候,她问了一声“钢琴比赛怎样?得了第几名?”

“钢琴比赛?哪一天的?我没有参加啊。”

她再想了想,对呀,那天又不是周末,怎么会有钢琴比赛?

是E的家长记错了,还是她缺席课后学校另有原因?

--“收到你们送的月饼!谢谢!”
“不客气。谢谢你对E的照顾!”

--“收到你给E和我的首饰,谢谢!”
“不谢的,喜欢就好!”







[ 此帖被乐淘淘在11-26-2018 15:24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6楼  发表于: 11-25   
(6)
10月份,开学一个多月左右,校长太太打电话给Z驾驶:

“跟你打听一件事,你车上的小朋友之间,有没有发生吵架?”

“我没听到。怎么啦?”

“那个叫E的女生,跟我反映,车上的其他小孩子欺负她是新生,每次都让她坐后排的位子,我想核实一下,有没有这回事?”

“她坐后排是有的,但不是因为其他人欺负她,而是因为她比其他小朋友晚到我的车上,前面的位子让先来的人坐了,她就只能坐后面的位子了。这是我第一天就给小朋友们立下的规矩,谁先到谁先选座位,她也是知道的。”

“哦,那我知道了。”

“她告诉你欺负她的小朋友名字了吗?”

“没有,她只是说有人。”

“你可以去问问她,我这边,也会在车上留意一下。”

那天把小朋友们送到课后学校,Z特地叫住了E,问:
“车上有小朋友欺负你?”

“是啊!你都不知道吗?她们每次都让我坐在后排。”

“可是,每次你坐后排,不都是因为你比他们晚到我的车上吗?”

“谁说晚到就不可以座前排呢?座位应该是轮流坐的。”

“这是我定的规矩,已经实行了很多年,开学第一天,我就告诉过大家,你应该还记得,对吧?”

“你定的这个规矩不公平,我不想遵守。学校的C老师告诉我,座位是应该大家轮流坐的,而不是你说的谁先到谁先选座。”

“C老师?你说的,是那位在学校前台,安排工作的那位C老师吗?”

“是。你自己可以去问她。”

“我当然会去问的。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应该遵守我定的规则,因为这是我的车,我是驾驶员。”

E不再吭声,转身进了学校。

Z驾驶把第二车的小朋友送到了课后学校后,就进去找C老师问情况。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跟她说座位应该轮流,而不是听你驾驶员定的规则?如果想要让你改规则,我早就自己跟你说了,还用她在中间传话?”

“要不,把她叫出来,你自己来问?”

“算了,万一她不承认,再告诉她父母,搞得我们好像真是在欺负她这个新生似的,校长跟校长太太,天天在为招不到新生而烦恼,这好不容易进来一个吧,千方百计地想怎么留住人家呢,要是因为这么个小事把E给吓跑了,他们肯定要怪罪我们的。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是你不肯换人,现在给自己添堵了吧。”

“好吧,随你。是我自己找的麻烦 。。。另外,我想问你,E有妹妹吗?”

“没听说,就我知道的,她只有两个哥哥。”

“哦。”







[ 此帖被乐淘淘在11-26-2018 15:30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7楼  发表于: 11-25   
(7)
--“明天下午E有钢琴课,我会去接她。”
“好的。”

--“今天下午E跟牙医有约,你不用去接她。”
“好的。”

--“明天下午E有钢琴表演,我会去接她。”
“知道了。”

--“昨天E生病了,今天不去学校。”
“好的。”
。。。
接下来的好几个月,除了每周都有一两天类似上面的请假,E基本都是第一个奔出学校,来到车子旁,选到了她想坐的座位。当然,有时她来到车上时,中排的位子已经被人坐了。

“A,你有学钢琴吗?”E问,

“没有,但是我有学小提琴。你呢,在学钢琴?”A回答,

“是的,是妈咪让我学的。”

“你喜欢弹吗?”

“不喜欢。”

“学琴很贵的,你如果不喜欢,那不是浪费钱?”A说,

“又不是我要学的,花的也不是我的钱,要浪费也是浪费我妈咪她的钱。”E说,

“可是,花时间花力气去弹琴的,总是你吧?”

“我可以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啊,就不用花力气去弹琴了,妈咪最紧张我的身体了,我一说手痛脚痛,头痛心痛,她就让我去休息了,不再逼我弹琴,连上课,做作业都可以免去了。”

Z听在耳里,惊在心里:这小女生虽只有十岁,长着一张朴实无华,人畜无害的脸,居然连自己亲妈都敢蒙,都能骗,长大后会怎样啊?






[ 此帖被乐淘淘在11-28-2018 21:03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8楼  发表于: 11-25   
(8)
第二年,2018年的早春二月。

有一天,校长太太又打电话给Z驾驶:

“想问一下,孩子们的书包,你是让他们自己拿进后备厢的吗?”

“不,我是让他们把书包拿到后备箱旁,然后我再把它们一个个装进去的。”

“哦,这样啊。那E的家长怎么跟我们提要求,说可不可以让你帮忙把她的书包放进后备箱呢?说E身体弱,力气小,提不动她的书包。”

“我从开学到现在,从来就没要求小朋友们自己提书包放进车子后备箱,我还担心他们把我的车子刮蹭了呢,他们的书包都是有拖轮的,一不小心就会蹭掉车漆。但是,有好几次,他们会忘了把书包拖到后备箱旁,只是把它拖到车子的侧门处,就自己进车子了,那么,我会让他们下车,把书包拖后面去了,再回到车上。”

“那你以后可不可以帮她把书包拖后面去,如果她忘记拿书包到后面而已经进了车子?最好不要让再她下车上车的。”

“不可以。这是对每个小朋友立的规矩,我不想为了她一个人,破坏了这个规矩。对她一个人的照顾,就是对其他小朋友的不公。如果她觉得书包太沉,可以叫自己父母换一个轻点的,她每天带着这样的书包,跑进跑出学校,难不成都是叫别人帮她提,帮她拖的吗?就从我的车子侧门跑到车子后面,两三小步的距离而已,就没力气啦?我不能惯着他,希望你们学校也不要这样惯着她。”

“好吧。”校长太太挂了电话。

没几天,E当众给了Z一封信,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辛巴克咖啡的礼物卡,金额$50。

信上面有她妈妈的亲书:“圣诞节好!谢谢你对E的照顾。”日期是去年12月中旬。

Z的心里,其实蛮犹豫为难的,收还是不收?

收了,以后她若还有什么要求,你是准备迁就呢还是拒绝?

不收,那得想一个什么法子还给她。是直接还这张卡片,还是像上次一样用等值的礼物还?

她把卡片放在了车里,心想:等再过一些时间,到6月份孩子们放假前,给E买一份礼物,或者一个轻便的书包,或者一套漂亮的衣帽,现在可以去店里看看且留心起来。

--“今天收到你送的礼卡,谢谢!”她给E的家长发了个短信,
“不客气!我以为你早收到了,今天问E,她说是之前一直放在书包里忘了给你。”

4月份,Z接到了C老师的一个电话:“听E说,在你车上不可以吃东西,不可以喝饮料。”

“是的。不然,小孩子们会把车子搞得很脏。”

“她说其他车上的小朋友都可以吃,也可以喝的,她说一下了课,她就会很饿,要吃东西。”

“她可以吃喝,但是只可以站在车子旁边,等吃完喝完了,就可以上车。”

“站着吃喝?那多麻烦呀。你就行个方便,让她坐车上吃喝,好不好?”

“我倒是可以让小朋友在车上吃喝,但是,谁给我车子清洁费呢?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可以开到的,到了你们那儿,随便她怎么吃喝,怎么就会熬不住这10分钟?”

“她不是直接跟我说的,她是跟校长太太提的,校长太太让我跟你说。”

其实,Z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也不是个不好商量的人;她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她心眼里是瞧不上一点小事就喜欢肠子转几个弯的人:
E,你每天坐在我的车上,有要求不可以直接跟我提?
E的家长,你们随时都可以跟我短信联系的,有要求为什么不讲?背地里却玩这些游戏,需要通过学校来施压,需要通过礼卡来暗示?

越想通过权钱来压服Z,Z就越不买账。







[ 此帖被乐淘淘在11-26-2018 15:42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9楼  发表于: 11-25   
(9)
5月下旬,一天下午,把学校的孩子送到了课后班,回到家不久的Z,接到了校长太太的一个电话:

“跟你商量个事。”

“说吧。”

“明天开始,E换到另外一部车。我再安排另外一个小朋友去你的车。”

“没问题。”

第二天下午,在车上,Z好奇地问了其他的小朋友:

“E怎么换到另外一部车上了?是不是你们跟她吵架了?”

“没有啊,我们没有跟她吵架,她说是因为你骂了她,所以才去换车的。”小朋友们的回答,真是大大出乎Z的意料了,

她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骂E,我?”

“对呀,昨天下午C老师来问我们的。”

“问你们?她怎么问?你们怎么答?”

“她问:Z驾驶是不是骂E了?我们都说:没有,没有听到她骂人,也没有听到她骂过E。”

“然后呢?”

“然后她就走了。”

送孩子们到了学校,Z找到C老师:“怎么回事?你昨天问车上小朋友,我是不是骂了E?”

“是去问过,但这是校长太太让我去问的。然后,我也把孩子们的回答告诉了校长太太。”

“校长太太,请告诉我,到底听了E的什么话,让你认为我一个比她大三十多岁的老人家,会去骂一个她这样一个跟我非亲非故的小孩子?我有资格骂她吗?”Z怒不可遏,

“昨天我在电话上,只是说要把她换到另外一部车,有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呢?没有啊,对不对?一个字都没有吧。再说了,车上其他小孩子的话,你也不要太当真,我们怎么会去找他们问你骂人的事呢,对不对?”

“是,你是一个字都没说,但我也是一个字都没问呀。
你们学校把她换走,没关系;不再补给我一个小朋友,也没关系;哪怕你们派专车去接送她,跟我没有丝毫关系;
现在我跟你们较真的是:你们换走了E,却让车里的其他小朋友认为是因为我骂她?如果不是我今天向小朋友们问起,我还被蒙在鼓里而不知究竟。
你得把E给我叫出来,什么事我骂她了?骂她什么了?
给,这是我的行车记录仪,之前每个人说的每句话,都记录在案,包括今天车上小朋友们是如何说的。谁撒谎了,只要一查就清楚了,你们尽管拿去看。”咚的一声,Z把记录仪重重地放在了桌上,

“哎,算了啦,还是不要这样。”校长太太一看Z较起真来了,口气开始软下来,

“其实呢,这换车子吧,E已经跟我们提过很多次了,每次各种理由,从去年开学到现在,差不多快10个月了,我本来想,还有没几天学期就结束了,要换车也等到下学期吧,可是昨儿人家长亲自出面了,一大堆的理由,一大摊的苦经,还说如果不满足她女儿的这个小小要求,她就不能保证下学期还来我们学校。”

“这是赤裸裸地要挟。”

“我们当然也知道呀,可是有什么办法,现在招生那么难。不过,请放心,我们也把昨天跟其他小朋友问清楚的事,告诉了E的家长,说你没有骂过她。”

“她家长怎么说?”

“反正这事不是你的责任,希望你也不要追根问底了,家长也有难处,他们只是希望我们能照顾一下她女儿的身体。”

“好吧!”Z耳根子软,一点听不得人家说软话,人家校长太太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再追究好像是有点为难学校的意思了,
“都怪我,没有在去年开学安排名单的时候,就听C老师的建议把E换了,不然,今天的事情也就不会出现了。”

“什么?去年?那时候C老师为什么要建议你换E?”校长太太很觉奇怪,

“我什么时候给过你建议说换E?你大概记错了吧?”C老师一脸无辜地说,

“E和她家长在他们那个W小学的作为,你们都不曾有所耳闻吗?C老师一点都没有向你们透漏?”Z也很奇怪,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可什么都没说过。”C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抽身离去,

“算了,既然人家不记得了,你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Z说着,拿起那记录仪,转身也离去了。





[ 此帖被乐淘淘在12-07-2018 20:54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10楼  发表于: 11-25   
(10)
没想到,换E到另外那部车的驾驶F,打电话给Z:

“你知道为什么好好的,非把我车上的小朋友,跟你车上的E调换一下啊?”

“我哪知道啊?” Z说,

“奇怪了,我车上的那个小女生有多乖呀,怎么就给我换来这么一个尽添麻烦的E大小姐?”

“怎么了?”

“你不知道啊?昨天通知我说,今天她要换坐我的车,我心说,谁便你们,爱谁谁。

今天她还没出现在我的车旁呢,学校的C老师就给我电话说,要给她留一个中间座位,她不能坐后排。我问,为啥?回答说她有头晕的毛病,坐后排要呕吐的。”

“哦。”

“她在你车上那么多日子,有没有吐过呀?我今天一边开车,一边看后视镜里,注意她的举动,心里直发毛,就怕她吐了,我明天得给她准备一个塑料袋子,让她自己拿着,随时准备突发状况。”

原来这样啊,怪不得校长太太说是为了照顾E的身体,Z心里如释重负。

同时,又添了些许自责:我也是有头晕病的,知道晕车的难受。只能自己开车,或者坐前排的副驾驶位子,中排或者后排都是会引起强烈反胃头晕的,但这也仅限于长途坐车,一般的短途还是没什么问题。

难道E的晕车,会严重到十分钟的短途也受不了?看她坐在车上的那段日子,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情况呀。但不管怎样,明天我还是亲自慰问她一下,表示一下同情。

第二天下午,在学校门口,她叫住了从面前匆匆跑过去的E:

“E,你等一下。你有头晕的问题,怎么不早说呢?我也有头晕毛病的,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肯定可以跟其他小朋友商量,让你一直坐第二排,哪怕你想坐第一排副驾驶的座位,都没关系,只要你的家长同意你坐而不担心安全问题。”

“我没有头晕毛病啊,谁跟你说我有这个问题的?” E一脸被冤枉的样子,

这下轮到Z傻眼了,当场张口结舌:“没有头晕毛病?那你 。。。那你为什么要换车呢?”

“我怎么知道?我从来就没有说过要换车,是我妈咪跟学校讲要换车的,你应该去问她啊,为什么要来问我?”

“好吧!” Z彻底糊涂了。

Z回到家,还没想好要不要去问E的妈妈这个问题,校长太太的电话就到了:

“E刚才跟我说,你去问她为什么要换车了,她很不开心,到现在还一直在哭呢。你不是昨天答应不再追究的吗?今天怎么又去问了?”口气很是责怪的意思,

“好吧,本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跟她家长联系,现在呢,我也不想再使你们学校为难了,你们就另请高明吧。
但是,关于这件事,我想我已经差不多搞清楚了,到底谁在里面撒谎施计,不就是为了一个座位吗,至于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达目的不罢休吗?孩子和家长,竟然可以在这上面花那么多时间,费那么多心机,累不累啊?

E的家庭不是号称是基督之家,在教会里不是一天到晚宣扬爱人如己的吗?怎么一关乎到切身利益了,马上就成自己第一位了呢?而别人全都应该为她让路,甚至侵犯别人的权利也在所不惜了吗?真是既想当这个,又想立那个的典范。
我可不想为了那一点钱,使自己受委屈。” Z也不是颗软柿子,本来她做驾驶,也是在家闲得无聊时,把它当作活络筋骨的一项户外运动,为米而折腰,根本就不是她这种性格的人能做得出来的事。于是,她的措辞也开始争锋相对了起来。

“非得这样吗?我跟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你不要去联系她的家长,没意义。再说,你以为,我们学校就会相信她和她家长所说的吗?我们只是息事宁人,不想再为了这个事让她们继续纠缠不休。”

“不,我选择退出,就是为了联系她的家长,因为我知道你们学校的难处,不想得罪学生和家长。放心,我不再是你们学校的驾驶,跟她家长说的任何话,都怪罪不到你们身上。” Z有些同情校长太太了,她已经跟那个W小学的校长,老师,家长们一样,都快被E的母亲搞得精神崩溃了。
“你不用担心,现在找一个驾驶,可比找一个学生,要容易得多。” Z挂了电话。





[ 此帖被乐淘淘在12-07-2018 20:46重新编辑 ]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乐淘淘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11楼  发表于: 11-25   
(11)
“我想了解一下,E换车的原因。谢谢。”Z发了这条短信给E的家长,可是她却发现,对方已经把她给锁住了,信息发不出去。

不做亏心事,用得着锁手机吗?有什么不可以对话沟通的呢?

这就能难倒我了吗?她不禁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嗤笑,

“老公,借你的手机用一下,我发一个短信。”

“好,拿去。”他连问都不问一声:“发给谁?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手机?”

“这几天,我才弄明白,原来E的换车,不关我车上的其他孩子,也不关我,而是她自身的原因。让我们向神祷告,求神医治。顺祝母亲节快乐!”Z给对方发了这条短信之后,马上把这手机锁住,不让对方再发任何短信回来。

她知道,只有做完了这些,那些憋在心已几个月的莫名鸟气,才可以吐出来,她立马感觉舒坦了许多。

第二天,她最后一次来到学校等孩子们放学,就为了跟他们道别:

“今天开始我就不再当你们的驾驶了,我是来跟你们说再见的。”

“为什么呢?撒谎的人已经不在我们车上了呀,为什么你要走?”

“只要知道是谁撒谎就可以了,你们都是好孩子,诚实又勇敢,我要对大家说声谢谢啦!”

“我妈妈说,小孩子不能撒谎,她叫我不要跟撒谎的人做朋友。”

“对,我妈妈也这样说的,她叫我远离撒谎的人。”

“所以呀,撒谎的人在学校里不会有朋友,我们大家都躲她远远的。”
小朋友们围在她的身边,叽叽喳喳,此起彼伏。

E就站在不远处,孤零零一个人,低着头在玩手机,眼睛却不停地瞄着这边,耳朵也正在捕捉这边的声音,

她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难过,觉得有点不忍。

她挨个抱了抱身边的孩子们,转身离去,经过E的身边,脚步没做停留,眼睛不做旁视,毫不犹豫地绝尘而去,就当从来都不认识一样。

周围的朋友们安慰她说:

“不要难过,你应该庆幸自己是个女的。”

“为什么?这跟男的,女的有什么关系?”她不解,

“你忘了吗,十几年前的2004年,我们这边的湾区55岁上海籍钢琴老师陈柏平,被所任教的10岁华人女孩告非礼63次的那个事件?”

“为此,他度过了4年冤狱,虽然最终被法庭撤诉,但其本人 妻子 子女和整个家庭,却已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蒙受了天大的不白之冤。”

“当然记得,陈老师出狱后,我还在一位好朋友家见过他和妻子的。”她说,

“那假如,你是个男的,男驾驶,被她一个小女生告了在车上非礼,法官会相信谁?陪审员又会相信谁?人们会认为一个十岁的小孩撒谎,施计,把一帮大人搞成都围着她团团转的吗?大人们总认为孩子是纯洁的,谁都会倾向于相信孩子,更何况这小孩背后,还有一位诡计多端,出谋划策的母亲呢。就算最后法院还你清白了,但却已经浪费了你的大量宝贵时间,精力,财富。。。所以呢,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嘛,为自己没有惹上更大的麻烦而高兴啊。”

嗯 。。。是非之人,必须远离;不陷纠纷,方得平安!

她的心情,彻底轻松了起来。

(完)




(附:陈柏平案件:http://www.bachinese.com/forum/read.php?tid=9947&fpage=5&page=1





我书无(吾)心,我写无(吾)意
loveapple 离线
级别: 军长
显示用户信息 
12楼  发表于: 11-26   
谢谢乐淘淘的故事,还以为你忘记更新上海女人系列了呢。
看着故事一点点推进,真心不希望这个蛮不讲理的母亲不要是L太太。
这个L太太怎么十几年变化这么大呢?以前的故事里,感觉她是小家碧玉,还有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母亲,这样的虔诚家庭怎么会出来一个满口谎话的孩子呢?小女孩给人感觉挺自私的。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