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疯狂的劫匪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11-19   

疯狂的劫匪

  

         01



海市如海,人如岛屿,夜晚霓虹的浪来了,阿旺和阿彪这对表兄弟,口袋狰狞,所剩无几。

眼看弹尽粮绝,阿旺不知是说气话还是动了狠心,要阿彪跟他当回绿林好汉,抢去。

阿彪热烈响应。

两人沿街走了一会儿,眼看海市的夜晚比白天还热闹,人们像老鼠一样从各处窜出来,啃咬着城市的灯红酒绿,无穷无尽。

到处是抢劫对象,若动真格,俩人估计被打成肉馅,直接送包子铺了。

前面大楼巨型广告牌上,吴彦祖和周杰伦轮番出现。阿旺和阿彪突然灵感的火花同时迸发。

两人各自看了看对方的脸,阿旺对阿彪说:你像吴彦祖。你嘴巴比他好看,他个老太太瘪嘴,你是口吃四方的狮子嘴。

阿彪对阿旺说:你比周杰伦都帅,你眼睛大,他是肿眼泡子。

之前,他们应聘模特公司,招聘主管说俩人是明星脸。这回,城市的广告牌为他们做了确认。这么帅的明星脸,干抢劫是不是有点亏?新的职业希望又开始生长。

他们走过的地面上,隔不远就散落着一张名片。阿旺比阿彪大一岁,心细,已经捡到一张揣在口袋里,那名片上写着:酒店招男公关。

两人凑在一起,阿旺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

对方是个公鸭嗓,公鸭嗓询问两人情况,阿旺底气十足说:一个吴彦祖一个周杰伦。

公鸭嗓对两位明星脸表示了极大兴趣,要他们当晚去某某酒店面试。

阿旺问:去了后直接上班?

公鸭嗓说:先面试,面试完了培训。

阿旺问:培训是免费吗?

公鸭嗓说:我们请的老师都是刘德华那样的一线大牌,大牌很贵的,你们学员适当交点培训费,我们承担大部分的。

阿旺继续问:刘德华还给吴彦祖和周杰伦发衣服吗?

肯定发,你们一身老鼠皮,哪个富婆看的上。

衣服是免费发吗?

刘德华的衣服都是一线大牌,你们只承担一部分,我们公司负责大部分。

阿旺把公鸭嗓的电话掐了,嘟囔着骂了句:妈的,骗子!

阿彪很机灵,马上意识到,他们刚刚升起的职业希望,也是一个陷阱。

阿旺和阿彪是一对远房表兄弟,他们怀揣梦想来海市,已经踩了好几个坑。

他们在中介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酒吧服务生。月薪六千。中介各自收了他们五百块培训费两百块服装费后,第二天人去楼空。

从此,凡是收培训费服装费的,都让他们警惕,决不在同一条河里淹死。

被骗一次,两人对中介有了免疫力,转而从城市晚报的中缝广告寻找机会。有家模特公司招男模,两位英俊青年肉身前往应聘。

模特公司在富丽堂皇的写字楼有一层空间,来来回回走动的都是红毛绿眼面色苍白的男男女女。俩乡村青年的到来犹如一阵清新的山野之风,主管当即看中了这两张明星脸,白纸黑字签下合约。

合约在手,又开始形象包装,每人拍一套写真集。俩人穿着只在电影里才看到的各种奇装异服,一个扎着小辫子的男人指导他们拍pose,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拍下了他们的妖娆身姿。

一套六千的写真集对内只收成本价两千。

写真过后,两人口袋几乎空了,又厚着脸皮各自问朋友借了一千,办了一张模卡,那是通往模特之路的通行证。

两兄弟在海市等了好几天,也没等来录用电话。找到模特公司,主管告诉他们,他们的写真集在男模市场上无人理睬,公司对此无能为力,现在流行病态僵尸风,活蹦乱跳的那一套过时了。

况且,俩人还有一个硬伤,海拔不够,阿旺一米七,阿彪一米七五,在电线杆子的模特界,三等残废。

阿彪质问主管:不是说靠脸吃饭吗,这时候和我们谈身高,我们上哪讲理去。

主管建议他们各自找自己的娘去,娘胎里没给他们模特身高。

阿旺和阿彪都是跟着爹长大的孩子,他们的娘早跑了。

两兄弟知道受骗了,又奈何不了人家,只好流落街头。

既然酒吧侍应生,男模,牛郎,所有靠脸吃饭的,都对清新健康风关了门。阿旺和阿彪这对兄弟,又不想成为工厂的螺丝钉。城市灯红酒绿的街头,两人终于痛下决心,去海市相邻的小城昆市,干一件大事,当一回绿林好汉。

之所以选择昆市,据说那里到处是外资企业,人们腰包鼓,连大街上的老鼠都肥硕无比。





                02


到达昆市的时候,是夜里十一点多。小城市的夜晚,街头果然人影稀疏。

阿旺和阿彪兜兜转转,走到一条相对僻静的路上。远远地,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向他们走过来,约摸着身高也就一米六。

阿旺和阿彪相互使个眼色,以两人在模特界三等残废的身高,对付个一米六的小个子像扑个蚂蚱一样容易。但绿林界的处女秀,俩人都很紧张。阿旺捏了一把阿彪的胳膊,要一米七五的阿彪先上。阿彪又掐了一把一米七的阿旺手,示意早生一年的要有老大哥风范,起模范带头作用。

俩人暗中较劲,那瘦小的身影就从他们身旁飘过。到底是老大有勇气,阿旺转过头去,疾步追上那小个子,问:兄弟兄弟,超市怎么走?

小个子脚步不停,胡乱往前一指:那边。

那边是哪边?

阿旺说着紧跟着走路,小个子好像有所警惕,加快了脚步。

这时候,大长腿的阿彪也赶上来,伸出手,想从背后扑蚂蚱,那小个子一下窜进路边草丛,捂着口袋跑起来。阿旺阿彪见状,也窜入草丛,从两边包抄,出师比料想的不利,眼看小个子要突破包围圈跑了,没想到蚂蚱腿被一树桩绊倒了。阿旺和阿彪因此完成了扑蚂蚱的动作,把小个子成功捉住。

阿彪摁着蚂蚱,阿旺开始翻口袋。

竟然是个肥缺!口袋里有三个手机,其中一个还是苹果,再掏下去,还有一把钱!看不出多少,阿旺欣喜若狂,钱抓在手里的感觉,就像抓着女人的大兔子,太特马好了。
搜身完毕,阿彪一下子松开蚂蚱,故作恶狠狠警告:别报警,报警回来撕了你。

那小个子一骨碌翻过身,跪在地上,连连说:大哥大哥,误会了,我也是道上人。

阿旺和阿彪本来心有灵犀的想百米冲刺,听闻此言愣了一下。远处的灯火弱弱的透过来,这小个子看起来像个孩子。

小个子说:大哥,收了我吧,咱们人多有力量。

原来,这小个子刚刚砸了三辆车,从车里缴获三部手机,一百多块零钱。

东西还没焐热,就遭遇同类抢劫。

阿旺怕其中有诈,问:你是昆市人?住哪里?几岁?

小个子说他15岁,初中一年级被学校开除,跑到昆市打工,在工厂里干了一个月,赶上工厂倒闭,老板卷着钱跑了,他一分工资也没有,只好靠偷东西过活。

阿旺说:你个丧门神,一来把人家工厂弄倒闭了。你跟着我们 ,也是累赘。

小个子说:大哥,工厂埋没人才,我是跑外交的命,这昆市一百零八条街,我少说踏过一百零七条。

阿彪对阿旺耳语说:不如收了他,让他带个路,咱俩也是没头苍蝇。

阿旺听了阿彪的话,对小个子说:好,收了你小子!跑外交弄来的东西由阿彪保管,等干成大买卖一起分。

于是,小个子站起来,跟着他们一起上路。

走了一段路,阿旺回头问:你叫啥?

小个子答:小名小猴。

阿彪回头说:猴子还能抓个尾巴,你比蚂蚱蹦跶的都欢,赐你新名:蚂蚱。

小猴欣然接受,从此变蚂蚱。

蚂蚱果然人小鬼大,跟两位大哥建议:走不远有个小区叫瓜田城,住的都是收入高的白领,白领们他们经常加夜班,过夜生活,蹲办公室的都是些花架子,身体不行,一把就撂倒。

蚂蚱带路,大旺阿彪三人一起,穿过城市苍茫的夜色,朝瓜田城走去。



           03

莫先生是广告公司的小职员,这晚连着赶了俩场子,陪客户。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世界正在歪斜着走来。他打出的嗝告诉他,肚子里的酒比饭还多。

瓜田城的大门前有个小公园,树木参天,夜风送来阵阵清凉,莫先生抖着手,在手机上翻出他赶场前发在某个论坛的吐槽贴,那里是他秘密树洞,他女朋友都不知道。

莫先生在网上总是撕去他温文尔雅的皮,像个猴子一样露出红屁股给陌生人看,他吐槽道:我也要张罗着搬家勒,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房租价格蹭蹭的涨,去年1300,今年就1500了,TM当老子是提款机啊!!电费电1快4,一个月光空调费就300大洋,还有水费,网费……老子快被逼疯了,明儿准备搬家!!!!

此时,他要看看发帖几小时后别人的回帖。

大家都很忙,只有一个回帖:然并卵,说了也没毛用,你肯定不会搬到地下室去,女朋友会看不起你的。

莫先生的女朋友,早就有些看不起他了。爱情这个半生不熟的瓜,眼看要扭下他这根藤了。他胸中有丘壑,肚里有酒肉,脑子一团火。

莫先生准备在他的树洞里冒充读者给自己回帖。明星流行有小号,他也有。酒精让他大脑空前活跃,他哆嗦着输入:

你就是一个电脑,被病毒植入了。赶紧卸载了吧。电脑可以重启,人生不能...

人生不能咋了?

莫先生突然脑子短路,眼前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刀,有人撸住他的脖子,有人按住他的手,有人抱住他的身子,把他往树林里拖。

莫先生心想:完了,电脑没法重启了,人生也不能重来了。

阿旺阿彪和蚂蚱三人,齐心合力把莫先生拖入树林。

蚂蚱孩子皮没褪,但在首秀表现突出,厉声说:不许出声,出声宰了你。

莫先生在树洞里恣意招摇的人生突遭重创,酒也醒了,身子也软踏踏的,任凭人家对他搜身。

吐槽的手机早就被抢走了,阿旺上上下下搜身,就差裤衩没搜到,也搜出一把钱,钱叠的规规整整,一数,75块!

手机也是普通国产牌子,不值钱。蚂蚱说这里的白领有钱身体差,果真身体差,但是钱呢?

这一票赔本。

蚂蚱眨着眼说:哎呀,现在人钱都在手机里,这些白领更洋货,手机转账啊。

阿彪想:你小子吊毛没不长,主意倒不少。

阿彪拿着莫先生的手机,要他微信转账。

莫先生抖着身子,打开微信钱包,他不敢吭声。

三个脑袋凑上去一看,微信钱包里,只有0.12。

蚂蚱又说:钱在支付宝里。

莫先生抖着身子,打开支付宝,他不敢吭声。

三个脑袋凑上去,一看,支付宝里的钱比微信里多一倍:1.2元。

蚂蚱不死心,又说:贷款贷款,支付宝贷款转过来。

莫先生手指哆嗦着,打开支付宝贷款程序,提示显示,他贷款信用不良,还有几千尚未还款。

蚂蚱说:我草,马云都不借他。

原来是个穷光蛋,和他们一样。

阿旺忍不住问:你干什么的,住这么好的小区还没钱。

莫先生终于被允许说话,他小声说:广告公司的,快半个月没做成一单生意,月底要扣工资了。

蚂蚱问:没事搞什么支付宝贷款?

莫先生小声说话,仿佛在树洞里回帖:房租上涨,恋爱很贵,买衣服花钱,出门交通,吃饭外卖,同事结婚,同学生娃,都要用钱。还有...

还有个屁,我们够倒霉了,白忙活。阿彪小声发火。

莫先生又仿佛在树洞里回帖:我只能说人生都很痛苦,你以为别人活的好,只是因为你没看到别人的痛苦。

蚂蚱对着莫先生的腿踢了一脚,嫌他咬文嚼字,他这初一没念完的,表示听不懂。

莫先生疼的龇牙咧嘴,不敢再发什么人生感慨。

三人扔下莫先生扬长而去。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莫先生才敢爬起来。

他的裤裆已是汪洋一片。

本次行动收获一部国产手机,75块钱。阿彪掌管财务大权,兜里滴里当啷都是手机,像战争功臣挂满勋章。蚂蚱无比羡慕,点头哈腰讨好阿彪说:哥,给我块,压压腰。

阿彪吐了一口:草,又不是压岁钱,压什么压。再说,你有腰吗?

离开瓜田城,阿旺总结经验教训:白领身体不行,腰包也穷。世界上的瘦子基本都没什么油水,比如他们三人,都是没几两肉的。

他们决定寻找肥的。人能把自己吃胖,一定是兜里有俩钱的。有钱的胖人才吃饱了撑得减肥。

阿旺说:遇见大鱼,要看缘分。

很快,缘分来了。



             04



鱼果真很大,看路灯映出的影子就比别人宽阔。还手提一个大包。蚂蚱眼尖,老远看见包上大大三叶草的标志。对三位青年来说,阿迪就是世界无敌大牌了。一个连手提包都是阿迪的人,不是大鱼反正也是条肥鱼。

抓鱼意想不到的顺利,鱼没有摇头摆尾的反抗。三人按照老分工,照例把鱼拖入路边草丛,大鱼乖乖的,像滑入鱼塘般顺从。

搜身,翻包,像剖开鱼肚,寻找鱼籽。

当阿彪连小裤衩都拎出来看时,他们才确信,又遇到了一个穷鬼,竟然连手机也没有。

阿旺问:你都是拎阿迪大包的人,这么穷?

大鱼没有半点惊吓的样子,平静说:批发市场上十块钱买的。老板说,那是阿迪的兄弟阿鼻。

三人一看,手提包的胖肚子英文字母个个都朝右鼓着,abibas。不过朝哪边鼓对他们来说都一个熊样。

阿彪问:你什么都没有,总得有部手机吧。

大鱼说:手机卖了。

半个月前,大鱼把手机卖了,置办了些行头,其中包括十块钱的阿鼻手提包,做为他在昆市找工作的形象投资。

卖手机之前,大鱼给老家的邻居打电话,邻居叫来他奶奶。父母离婚,各自新欢,大鱼从小跟奶奶长大。他告诉奶奶,自己一切都好,正在大城市发财,过年的时候,回去看望奶奶,把奶奶的白内障治好。

怪不得大鱼如此淡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三人自认倒霉。

眼看白忙活到下半夜三点多,一点收成都没有,三人决定赶紧撤离,寻找新买卖。

忽然大鱼站起来,无比诚恳的对阿旺说:大哥,你带上我,我带上我的包,咱们一起走。

阿旺指着蚂蚱说:这个十五岁的小孩,是带着资本加入我们的,你有什么资本。

蚂蚱无比自豪的插话说:我鼓捣了三部手机一百多块钱,你个裤衩子都有破洞的穷鬼,凭什么?

阿彪一脚踢到蚂蚱腿上,蚂蚱一个趔趄,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赶紧闭嘴。

大鱼说:我都是摸过死尸的人,我胆肥,什么都不怕。

原来大鱼在流落街头之前,是被网吧老板撵出来了。撵出来之前,网吧发生了一件大事。

老板来向他讨要拖延的网费时,大鱼假装掏了大半天口袋,然后一拍脑门:哎呀,坏了,我钱包不见了。

见过世面的老板,早就发现这青年连着半个月睡在网吧,第二天一早撩蹄子走人。偶尔有拖欠费用的前科。

一万个华丽的理由,挡不住老板一句滚蛋。

其实大鱼这夜有钱的,他白天在中介上班,日结工资30块。有了钱,吃饭上网打豆豆。今晚还剩十块,架不住送外卖的来网吧推销夜食,他嘴馋,全部财产买了份炒面。

大鱼不想被赶出来,做垂死挣扎:刚才外卖的来,我的钱包还在,不信,我旁边这老兄可以作证。

大鱼指了指他旁边的老兄,这老兄已经外在椅子上睡着了。

大鱼说:那老兄可以为我作证,我有钱的,今晚欠的,明晚一定还上。

说着,他拍拍旁边那老兄的肩膀,只见那老兄滋溜一下滑到地上,像条死鱼。

网吧里睡觉的屡见不鲜,这青年的样子有些不同寻常,老板定睛一看,用手一摸,大叫:死人了!死人了!
大鱼刚才吃面时,怕吃到鼻子里,眼睛依依不舍离开电脑。余光里有青年邻居的影影绰绰,好像是个瘦子。这下终于看清那人歪鼻子斜眼的样貌,死人原来比死狗还丑陋。

此时网吧里大乱,上网青年纷纷过来看他们牺牲的同类。
大鱼落荒而逃。带着全部家当阿鼻手提包。

网吧遭遇同类之死的故事,让蚂蚱很羡慕,同是混网吧的人,他的经历平淡的像打嗝放屁。

和平年代摸过死尸的大鱼,是见过大世面的。阿旺和阿彪耳语几句,决定让大鱼入伙。但是阿鼻包不能带,累赘。

大鱼把阿鼻包藏在冬青绿化带里,轻装上阵。三人队伍,瞬间壮大到四人。人多力量大,天亮之前,一定干一桩大买卖。

队伍大了,家有家规,队有队风。年纪最大的阿旺自然成了王。阿旺想起小时候看电视剧,有桃园三结义,他提议四人也来个街头四结义。

众人齐赞同。

阿旺是头,诸葛亮。阿彪是武松,负责打虎。蚂蚱是铁臂阿童木,大鱼是什么?

三人绞尽脑汁把他们的内存翻遍,不知道该给大鱼赋予什么历史角色。

大鱼自己说:一根藤上七朵花,我是葫芦娃!

这支融合了历史人物中外卡通的四结义,在昆市下半夜的街头,搜寻新的目标。



          05



几次下手都遭遇滑铁卢,人多了,反而不敢轻易行动,要是再有第五个要求结义,今夜就要吃鸭蛋了。

所以,四个孤魂野鬼游荡了好久。

游来荡去,错过了几个路人,再不下手,太阳公公就起床了。

转过街角,忽有口哨声传过来,一个不胖不瘦的人出现在不远的人行道上。

阿旺问跟在队伍后面的大鱼:葫芦娃,怕不怕?

大鱼会意说:摸过死人还怕活人!

阿旺发布命令:干一票。

其余三人心领神会,跟着阿旺加快脚步。

不胖不瘦先生继续吹着口哨,口哨无比风骚的飘荡在街头,让跃跃欲试的四人得出结论:有钱才会心情好,心情好才会吹口哨。

不胖不瘦先生的确有钱,兜里揣着这个月的一半工资。他们老板为激励员工,每月工资一半打卡,一半发现金。让员工摸着钱的感觉,等于给马喂草,加油拉车。

下了夜班的不胖不瘦先生,决定溜达着权当晨练,再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肯德基。他绝不苟且,先吃份汉堡,再加一份薯条,要是肚子还有空地儿,再来一块鸡腿。如此奢侈,是奖励这一年来成为工厂螺丝钉的自己。一肚子外国饭后,他打算到某首富建的XX广场给乡下的未婚妻小芳买件呢子大衣。

然后,只要挽着袖子使劲干,他还有诗和远方。

想到诗和远方,他愉快的吹起口哨。

忽然,他眼前一黑,有人捂住他的眼睛。

谁啊,肯定是下夜班的同事跟他开玩笑,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

同事居然还说:兄弟,别动。

别动就别动,让我猜猜你是谁?

阿狗还是阿猫?

阿狗阿猫太过分了,居然把我手翻背过来,藏猫猫的游戏不能这么玩,我要火了,我发起火来,后果很严重。

当不胖不瘦先生的脸被按在绿化带上,针扎的痛感来袭,他才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人生的重创,遇上劫匪了!

吃肯德基的钱,给小芳买呢子大衣的钱,诗和远方需要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他使出杀猪的力气大喊:抢劫了!抢劫了!

他的脑袋再次按到绿带上,更严重的针扎袭来。不胖不瘦先生从小最害怕打针,每次打疫苗他都有赴死的心,既然都要死了,人生此时不博何时博?

阿旺和阿彪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反抗。

那铁臂阿童木呢?快来搜身。

那葫芦娃呢,快来看看哪里有瓜?

蚂蚱和大鱼听到命令都上来,四人挤在一起无从下手,大鱼上前锤了不胖不瘦先生两下,就撤下来。

蚂蚱人小鬼大,蹦跶甚欢,终于得着翻口袋的机会。

上衣和裤子口袋里都没钱,难道又是个连虱子也没有的穷鬼?

阿旺命令蚂蚱:裤腰。

阿彪命令蚂蚱:鞋子。

蚂蚱把手伸进裤腰。裤腰带很紧,先解开再说。

不胖不瘦先生的钱藏就藏在内裤里。他跑遍大半个昆市的内衣店,好不容易买了件鸟窝处带口袋的内裤。

城门失手,不胖不瘦先生不但担心钱,还担心自己被bao菊花,他的诗和远方从此毁于一旦。他利用两个劫匪给另一个小劫匪腾出空来解裤腰带的时机,用花腔男高音奋力大喊:失火了!失火了!

快五点钟了,城市的保洁阿姨已经扛着扫把上街,人老觉少的老头们也出门晨练,空气里隐约飘荡着失火的声音,谁也不知道哪里失火了。

远远的,保洁阿姨看到一伙打架的青年。她举着扫把心说话:一心扫街,少管闲事!

她看到四个人像四只兔子窜到另一条路上,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背影。她心说话:闲的蛋疼!



         06



由于不胖不瘦先生的顽强反抗,本次行动以失败告终。

更令人颓丧的是,等队伍穿过大马路,到僻静处重新集合时,四结义队伍就少了一人。

葫芦娃丢了。

也就是大鱼跑了。

蚂蚱说:大鱼上班了。

原来四人走路时,阿旺阿彪走在一起,大鱼和蚂蚱在一起。大鱼跟蚂蚱有限的聊天里,大鱼说他每天六点去中介上班,给人家发保健品广告,一天三十块。

阿旺和阿彪被中介骗过,对中介恨之入骨,果然大鱼也是骗子的一员,早知道他在中介上班,为保持队伍的纯洁性,绝不让中介骗子加入。

阿旺发牢骚说:有一份工作就已经脱离社会底层了?屁!

两兄弟共同总结出一条宝贵的人生经验:后半夜还不回家在外面瞎溜达的,肯定没啥正经人...抢了也没什么钱。

这样子,是要散伙吗?三人都有点不甘心。

阿彪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在海市的时候,广场屏幕上说马云今天要来昆市参加互联网论坛,阿彪提议说:咱去劫条真正的大鲨鱼!

蚂蚱对此提议欢欣鼓舞:劫了马云,让他用支付宝转账!

阿旺大骂:你们这没脑子的,马云自己会打太极,随手哗啦一圈,秋风扫落叶,你们都得进垃圾桶。不过马云都没机会伸手,他保镖早都把你们突突了。

天快亮了,再游荡下去没有任何意义,阿旺阿彪一合计,决定和蚂蚱散伙。

共同财产分配问题产生了分歧,蚂蚱坚持要回自己砸车所得,阿旺阿彪决定按人头分。

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阿旺阿彪兄弟得了苹果手机和莫先生手机,其余两块给了蚂蚱,蚂蚱砸车的零钱和莫先生的75块,加起来除三均分。

蚂蚱明显是吃了亏的,小声嘟囔着抗议。阿旺动了恻隐心,对蚂蚱说:小兄弟,你该回去上学,等到20岁再出来混江湖。

又一想,俩兄弟都二十了,自以为成熟老道,还是被人骗的片甲不留。于是感叹到:城市套路深,不如回农村。

蚂蚱说:不回,我爹说没我这个儿了,回去也打断我的狗腿。

蚂蚱无奈接受霸王条款,拿了所得刚走几步,忽然折回来,拽着阿旺的衣角,眼巴巴说:大哥,我跟着你们走。我一个人没意思,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说着,把两部手机拿出来,要交给阿旺,好像地方向中央进贡。

黎明之前弱不禁风的灯影,还原了一个小孩子楚楚可怜的本色。阿旺心里一动,犹豫着要不要桃园三结义,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这时候,阿彪口袋里忽然传来陌生的手机铃声。三人大惊。

阿彪从口袋里取出瓜田城那部,一个名字叫“狗日的”来电话。这才想起抢了莫先生的手机忘了关机。


不知道这狗日的是谁?

是那男人的上司还是房东,抑或仇家?

阿彪赶赶紧关机。

三人意识到也许他们会被定位,也许被劫的已经报了警,不敢再桃园三结义,于是再见江湖。

蚂蚱继续去网吧度过余生岁月,阿旺阿彪要赶往海市。海市很大,大如海,鱼和虾淹没于汪洋。

太阳公公急着露头,天边已有淡淡曙光。世界真的很奇妙 ,所有的所有都发生在一夜,然后又悄然归于平静。



后记:



一周之后,街头四结义,又相逢在昆市看守所。

警察果真给蚂蚱爹电话,老蚂蚱在电话里说:我没这么个儿子,我儿子早死了。



         —END—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11-19   
选自白菜公众号:baicaibac2012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