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岳阳一老农私宅被掩埋,十天衰老十岁
漂泊诗人 离线
级别: 班长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9-22   

岳阳一老农私宅被掩埋,十天衰老十岁

岳阳一老农私宅被掩埋,十天衰老十岁

文/漂泊诗人 随缘




老农卢利民无家可归,流离街头


岳阳市云溪区长炼街道办事处文桥居委会沈家组老农民卢利民,今年66岁。在沈家组的一幢400㎡的私房在未签订房屋拆迁协议、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施工方直接掩埋在地底下,并以土堆平,家中所有财产均埋入土堆之下。



绿荫下的卢利民未拆前的家
    卢利民原是岳阳临湘人,自1983年4月迁入现在的岳阳长街办(街道办事处,简称长街办,以下同)的沈家组,经过三十年多的辛勤努力,种有菜地2.5亩,农地2亩多,山地约6亩,种植的树木已粗壮高大,除了做些农活,卢老汉还学会了酿酒,用自家粮食酿出纯谷酒,方圆闻名。卢老汉的日子原本平淡,不想随着农村城镇化的发展,他的安静生活被打乱,最关键是连赖以生存的土地都被征收;最后连自己蜗居的私房一夜间也被掩埋。去年底,文桥居委会与长街办工业园指挥部签订了《征地补偿协议》、《沈家组征地遗留问题处理费用补偿补充协议》。2017年2月起,云溪工业园长炼分园长岭街道办事处协调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工作人员,几次在路上碰到卢利民时,提到此次征地包括他家住宅在内的土地,要求他尽快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因征地拆迁条款不如意,仅有15位村民签字;殊大的征地事,并未召开组民大会,也未向组民公示所签订协议的内容及征地红线图,在这种情况下,卢老汉未与云溪工业园长炼分园签订协议。
                                                                        


卢老汉家当时被水淹没照
此后不久(3月21日),卢老汉家被恶意停水断电。6月中旬,卢老汉在广州打工的儿子卢标奇返乡,特向云溪区信访办反应。当信息反馈到长街办后,指挥部借此与卢老汉一家谈房屋征收之事,结果意见未达成一致,还被长街办工作人员在家门口威胁“我明天就喊挖机来把你的房子挖掉”。6月22日因无水源,不能保障基本的生存,卢标奇便把他老爸接到广州暂住。


2017年8月中旬,卢老汉得知家中16棵胸围1.2-1.7米左右的大树被人指示盗伐,房屋四周均被渣土围堵,仅屋顶可见,便叫女儿卢朝虹紧急请假赶回家与指挥部协调。却发现卢老汉家房屋因被工业园所填的土方包围,连续下雨造成卢家成为临时水塘,整个房屋窗台以上(约1.5米)泡在水中。8月18日卢老汉按政府要求匆匆赶回家与政府谈树木盗伐、房屋泡水及房屋拆迁问题。19日政府不同意先解决因非法拆迁导致卢家多棵大树盗伐;不同意解决因政府填土方破坏卢家屋前原有排水渠及周边雨水汇集导致房屋水泡所带来财产损失的赔偿问题。8月20日,因女儿卢朝虹要上班,卢老汉随女儿离开自家。 


8月24日,卢老汉接到邻居电话,说他家房屋要被政府直接埋在地底下,卢老汉心急如焚,整夜不眠。次日,指挥部发微信给卢朝虹,告之卢家房屋被征收决定,公告以“云溪工业园长炼分园长岭街道办事处协调指挥部”发布,有错别字且并未明确时间节点。卢朝虹对公告表示质疑。8月29晚卢老汉再次接到邻居电话,说政府要求9月1日之前将他房屋以土填平。卢朝虹立即请假,于8月31日中午和卢老汉赶到家中,让他们不敢想象的是,一幢好端端的私宅已被掩埋成平地,家中所有财物埋之地下。卢老汉立即报110,但文桥派出所出警警察说是政府拆迁引起的,不予立案。9月2日再次报警,警察到后未下车就走了。9月5日到云溪区公安局报案同样不受理。老汉心如刀割,气愤难平,四处申冤。
面对笔者、记者的采访,卢老汉满是愤慨和无奈,他说这种非法强拆,直接掩埋房子的事件,纯属流氓和强盗行为,他个人除了愤慨已是投诉无门。找区里市里,就都往下面推,找长街办和指挥部也是一拖再拖。现如今他们父女要维权,也只能住旅馆,吃盒饭。这种无家可归的滋味,让他有死的想法。面对笔者、记者的频繁提问,卢朝虹很镇静地说:面对这些社会不公和劣行,我们选择不再沉默,我们得合理合法的维权。她也希望这件事情能引起国人们的关注和发声,如果任何个人的私产不保,国家所提倡的“和谐、稳定与法制、文明”都将是句空话。当谈到父亲的身体状况时,朝虹伤心地说,此前父亲很健壮,但自从房屋被掩埋之后,老人家茶饭不香,每晚总是失眠,而且整天忧心如焚,房屋掩埋到今天不到十天,老人家就老十岁。
9月9日下午,我们随卢利民和卢朝虹来到云溪工业园长炼分园长街办协调指挥部暗访,见到指挥长李奕峰,李首先肯定,这种掩埋房屋的行为是错的,但他提出的是让卢老汉走法律渠道;而副指挥长彭小平,却是满脸不在乎,称此事件不清楚,卢老汉质疑道,房屋四周被水淹时,通报给他;房屋被掩埋也同样通报给他,怎能不知?彭气势汹汹答道,就是不知道。当卢老汉指责他行政不作为时,他竟恼羞成怒道:你他妈不是人……



彭小平副指挥长
早些年,因强拆引发的人身伤亡案比比皆是,但自去年国务院专门出台了相关条例,禁止政府插手的强拆,强拆的消烟才渐渐云散。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明文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中不履行本条例规定的职责,或者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本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通报批评;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笔者就此事询问过有关专家,他们给予的答复是,这种公然掩埋农私房,事态是严重的,建议向当地省纪委直接举报;同时,北京及各地也都组建了免费法律援助,律师事务所可为强拆受害方提供法律援助。


卢老汉痛心地指着被掩埋的自家房屋
《孟子-滕文公上》曰:“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产权自古以来就是稳定人心、推动社会发展的“定盘星”。我们希望私房被掩埋一案能引起高层重视,将违法强拆者绳之以法,还卢老汉一个公道!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