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我把无明烦恼当做自己内心的小孩//辽宁青年作家平静访谈录
冰花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8-12   

我把无明烦恼当做自己内心的小孩//辽宁青年作家平静访谈录

我把无明烦恼当做自己内心的小孩//辽宁青年作家平静访谈录                                    
原创                                                             2017-08-09                                         侯川  平静                                         黄河远上                     黄河远上                    

黄河远上                                                          
微信号                             huangheyuanshang-hc
功能介绍                             文学原创,文艺评论,古今相承,中外融通,兼容并蓄,推广交流,转益多师,弘道济世。

                                                                          



 作家档案
平静,1988年出生,辽宁凌源人。自幼身患脑瘫,身体行动受限,因残失学。18岁起开始自学写作。完成二十万字的自传体小说。曾有散文诗歌等作品发表。多年来在文学的世界里探索生命与真理,不断思考人生价值与存在意义,喜欢从哲学的角度看待世界,向往佛学修禅。平时清净,一无所求,唯修心性,以文会友。
我把无明烦恼当做自己内心的小孩

辽宁青年作家平静访谈录

侯川   平静  




侯川(以下简称侯):平静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平静(以下简称平):侯川老师您好!能够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侯:我们可以聊聊你的文学创作的经历和情况吗?当然,我们交谈的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到你的个人生活及读书写作等方面的一些情况,如果你有不便回答的,也请你不要为难好吗?
平:当然愿意啦。我经常想,能够在某个下午,约个朋友坐在茶馆里,听着古典音乐,随便聊些什么,那种感觉很惬意,也很温馨。
侯:你远在辽宁凌源,而我在甘肃的兰州,我们能够认识,并交流文学写作方面的一些问题,这还真的要感谢网络和微信啊!
平: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后的重逢。用佛法来讲,我们这是有缘啊。网络或面对面都是一种形式,交流是属于精神范畴,需要建立内在的共鸣。





侯:我看你的简介中说,你出生于1988年,那就是说,你今年30岁了,是吧?
平:是啊,我们这边对外是要讲虚岁的,如果按虚岁算我已经31岁了哦。每次谈到自己的年龄,都会相当地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好大哦。而我平时都会习惯自称为宝宝哦,人活着嘛,心态很重要,我喜欢对生活顽皮一点,这样遇到困难的时候,它就拿我没办法了,呵呵!
侯:请问你是什么学历?哪年学校毕业走向社会的?
平:呵呵,我哪有什么学历啊。小时候身体一直都是这样,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吃饭都要妈妈咀嚼后喂给我吃。我7岁那年,妈妈给我买了小学一年级的语文和数学课本,妈妈教我拼音,教我用左手写字,可是那两本书还没有教完,我就被送到乡下姥姥家生活了。姥姥不识字,在农村更没有条件送我这样的残疾孩子上学,所以在我童年和少年时期,我的精神世界几乎是空白的,每天就看看电视什么的。在乡下姥姥姥爷照顾我20多年,直到去年两位老人相继去世,我才重新回到父母身边。






侯:听你这么说来,你的身体状况和成长经历,其实还是在我意料之外的。你的身体和生活真是让你受累不小啊!我冒昧问一下,你现在有自己的家庭吗?
平:没有,我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侯:你有没有考虑过找男朋友成家的事?
平:我20多岁的时候,父母就很着急,担心我嫁不出去啊。这还使我挺高兴的,因为我的父母并没有把我的残疾当做特殊情况,他们认为残疾人成家也是很平常的事。只是我不想成家,我有我的想法。其实我也向往过爱情,所以我觉得婚姻是个很严肃的事情,不能为了生活随便找个人就把自己给嫁了。我得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侯: 你挺有思想和主见的,有没有考虑到恋爱成家会对你的写作产生影响?
平: 我认为,恋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它会给写作带来无穷的灵感。成家对于写作来讲,应该就不是一件很好玩的事了。比如说,某一天我忽然来了灵感要写篇小说,但是有个三四岁的小孩就在我身边不停地捣乱,家务更是堆积如山,如果没有强大的精力、体力和意志力来对抗生活中的琐碎,那么这个灵感会化为乌有。但是每件事情都有两面性,我觉得已婚女性更能深入生活,这在主观的感受上与未婚女性完全不同的,所以写出来的作品会更丰富更有张力。






侯:请问你大概是从哪年开始走上文学道路的?是什么原因让你想走文学之路呢?
平:我大概是十七八岁的时候接触文学的。那时自己学佛很专心,每天都吃素念佛,听经闻法,觉得自己时刻都在修行。可是非常奇怪,那天是农历二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圣诞日,我要诵读一卷《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读着读着,我心里跟随经文突然冒出来一句话:“应以残疾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残疾身而为说法。”这句话把我吓着了,它自然而然闯进我的脑海,然后我就开始思索它的意思,我慢慢明白了我的使命是什么,也许是佛菩萨让我把佛法传递给那些有缘的残疾朋友吧,因为佛法让我解脱了内心的痛苦。但我讲话不清楚,怎么办呢,那我就写作吧。于是开始看一些文学书籍,比如《红楼梦》《牛虻》《简爱》等,这是我最早时期看的。然后又读到路遥、迟子建、史铁生的一些作品,我才看出点文学的门道。我觉得好的文学作品必须要有对人性的深度思考,能让读者感知到平时感知不到的东西。我觉得文学就像水一样,它能包容一切,感知一切,呈现一切,也能澄清一切。但归根结底使我走上文学道路的原因,就是我想把自己在佛法中获得的平静和解脱写出来,去影响更多的残疾朋友。






侯:你说得真好,在我听来真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在文学写作上,你有比较长远的打算吗?能谈谈你将来想要达到的写作目标吗?
平:我记得作家刘醒龙说过,文学并不是看你能跳得多高,而是看你能走得多远。我有个计划,如果我的生活没有什么重大变故的话,我会用十年时间去完成100篇短篇小说,同时也会在诗歌方面努力提升自己的水平。我觉得小说和诗歌就像两条腿,如果有一方面不足,文学路就走不好。呵呵,不知道我这样的比喻是否恰当。
侯:近几年有何打算?能说说吗?
平:我打算把学佛自传体小说完成出版。当然,也得看机缘是否成熟,机缘成熟了,做事才会顺利。
侯:你最喜欢或者说最崇拜的作家有吗?是谁?
平:我最喜欢并崇拜的是俄国作家契诃夫。我觉得他是一位非常温和善良的作家,他的作品充满着人性关怀的力量,最能打动读者的心,让人读后终生难忘。





侯:平常喜欢读哪些书?谈谈在你写作的道路上,对你影响最大的作家和书籍好吗?
平:我最喜欢读禅修宗教之类的书,并不仅限于佛教,还有心理学、哲学方面也都看过一些,虽然不是很深入,但对我心灵成长方面还是很有帮助的。说到对我影响最大的作家,我觉得还是史铁生和顾城吧。读史铁生的书能让我明白,当一个命题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突破自身的局限,去追求精神上的自由。当思考变成智慧时,我们就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来拯救自己。而顾城在诗歌艺术上对自然境界那种追求深深影响了我,他让我明白,只有自然纯粹的东西才是文学的最高点,它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而不是思维创造出来的。我读他们两个人的书,就像和两位老朋友在谈心一样,那种默契能让我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们身为作家和诗人真是毫无做作,文字自然洒脱,他们笔下写的不是文章,而是一种超然的境界。
侯:读你的作品,感觉你有比较深的佛教情结,也懂得不少佛教的思想理念,请问你是佛教徒吗?
平:呵呵,这我怎么说呢。我是2003年皈依佛门的,从形式上讲,我是佛教徒。然而,从佛教教义上来讲,我还不算是,或是不合格的佛教徒。因为我心里还有很多无明烦恼,我每天都在和它们做斗争,斗争不过的时候,就把它们当做自己内心的小孩,它们玩它们的,我做我的事情。我不理那个烦恼就好,这样我就能平静下来。修行真的很难,得一步一步来,先降服自己的个性,心才能变得柔软和慈悲。





侯:六祖说过,念念说空,不识真空。我觉得你的内心既聪慧又明达,除了生活和经历,这主要应该是佛教带给你的吧。请问你读过哪些佛教经典?
平:最开始读的是净土经典,像《无量寿经》《阿弥陀经》等,以前我几乎可以把这些经文背下来。后来读过《金刚经》《六祖坛经》,还有像《法华经》《楞严经》这些大乘经典,可能就比较深了,再后来接触南传佛教,看过《沙门果经》《大念处经》《法句经》等等。
侯:你觉得佛教跟你的写作有没有关系?佛教强调从苦难中解脱出来,而文学强调,要直面人生,真实地呈现苦难,在你的写作中,是如何处理佛教与文学的关系的?
平:当然有关系了。文学的范围深广无边,但回到根本上来说它是人学,就是说写作者需要对人性有充分的了解和认知,这种了解和认知首先是属于自身的,然后才能与他人建立内在的共鸣。那佛教讲什么呢?佛教苦、空、无常、无我,这是生命的过程和生活的现象,如果把它搬到文学作品里,它就是各种各样的人生,各种错综复杂的情节,它是一种苦和无常的呈现。可我总觉得文学只呈现苦难是不够的,它要在生命终极意义上去追问去探寻的,那么它就要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而佛法上的空和无我会给文学提供一个指引,一个方向,能让文学深度再上一个层次。反过来讲,文学对学佛修行也是有帮助的,因为有些学佛的人对苦难的感知并不是很真切很深刻,总是在一些形式和教理上徘徊,那么这时候去读一些比较深刻的文学作品,会加深对苦难意义上的理解,我觉得这是有好处的。






侯:你的见解很了不起。古人讲,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你有没有外出旅游过?
平:有过,2016年的秋天我去了一次北京,那是我第一次出去旅游,也是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因为是和残友们一起旅游,所以印象特别深刻,我们轮友有60人,加上家属和志愿者共有180多人。那次出行我感受到最大的就是,社会上好多人对我们残疾人的那种帮助和友爱,让我心里很温暖。同时希望中国的公共无障碍设施还能再完善一些,考虑更全面一些,给残友们提供更加便利的出行,这对我们的社会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侯:对旅游有没有兴趣?
平:其实我很爱旅游的,但是因为身体有许多不便,出去旅游很难,但是我从来不把它当回事。我觉得就算一个健全人,也会有许多想做又不能做的事,这都很正常。当一个人无法突破自身局限的时候,就得把头转过来向内看,看看我们内心中拥有什么,如果我们有一颗平常心,能够正确地看待生活中的苦与乐,并且充满慈悲和感恩,我们的内心之中就会有一道非常美丽的风景,只是需要时间来慢慢欣赏。






侯:你喜欢交朋友吗?你觉得交朋友对你的写作有无帮助?
平:以前很喜欢和写作的朋友聊天,见到一个文友就像见到一个亲人似的,可是现在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避免和朋友谈到文学和写作的话题上来,因为我发现写作是需要讲个性的,那些技巧上的东西谁都能学,想学也不是很难,关键在于个性。这个问题要怎么沟通呢,这就有相当大的难度。如果写作到了一个很深的层次,它是可以拒绝外界任何声音的,它需要跟着作者的思维去行走的,不管它对与错,好与坏,你都无法左右它。甚至你比作者的水平高,作者也不会听你的。所以写作首先是个人的事,当作品流向大众时,作品与作者之间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我觉得能交对自己写作上有帮助的朋友是很难的,一万人中能遇一二就算幸运了。这不是写作水平高低可以决定的,关健在于个性的倾向。
侯:我觉得你的理解和认识很到位,刘勰就说,知音其难哉!要交上一两个文学方面的知心朋友,真的很不容易。请问你喜欢网络文学吗?怎么看待网络文学?
平:我觉得网络文学是一种快餐文化,它是没有营养的,或者说营养是极少的。而且现在在网上连载作品大多数都是为了利益。它就像一个大染缸,所以我不看好网络文学,始终离它远远的。






侯:嗯,你说得很有道理。应该说,微信文学公众平台是个新事物,或新现象,你读微信文学作品多不多?
平:怎么说呢?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有利有弊的,关键在于怎么看它,怎么使用它。我在微信平台读的东西不是很多,偶尔会看几个亲近朋友的文章,像“文学批评”“当代”这两个公众号发的文章,有些当代文学名篇和名家谈写作,我都会有选择地去看看,对我很有帮助,也很方便。像个人发的东西还有一些吸引眼球的信息我都不会看,因为作为一个写作者要保持阅读的纯洁性,才能在思维空间里开垦出文学的土壤。就像余秋雨先生说的,这个信息爆发的时代,在网上读了那么多,其实也等于没读。有些时候我写不出东西了,就是因为我读的东西太多,这一段那一段,都没有进入到我的思想里,最后变成垃圾堵在那里,这种感觉使我很不愉快。阅读是需要有选择有节制的,不能变成滥读,否则会害了自己。
侯:你喜欢读古文古诗吗?读的多不多?
平:不多不多,对唐诗三百首我还很陌生呢,古文看着就头疼,呵呵!我对古诗感兴趣,是因为读佛经里的偈子,当时我认为佛偈就是古诗,也学着作过几首。后来在网上看到格律诗和宋词,发现它是有平仄有韵律的,也捧着词谱和新韵研究过一阵,觉得很好玩,我把自己比作“香菱学诗”,但是过了不久就没兴趣了。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古诗词的,尤其像苏轼、辛弃疾的那种豪放派,有家国天下的情怀,我都很喜欢。






侯:能谈谈你阅读外国文学作品的情况吗?
平:我早年读过歌德、雨果,像高尔基三部曲、英国女作家达夫妮·杜穆里埃的《蝴蝶梦》、巴尔扎克的《高老头》什么的,这些作品也谈不上很喜欢,只是让我对文学有个初步的认识。后来读马尔克斯的两个长篇《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我感觉比先前那些好看多了。还有加缪的《局外人》和《西西弗的神话》这两部作品我都读过两遍以上。最近这几年读了些俄国文学作品,就非常喜欢,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托尔斯泰的几部长篇我已经读完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正在读,契诃夫的也读了一部分,他们的作品读起来就让我欲罢不能。
侯:在你的心目中,是如何看待,或者说如何处理古典文学、近现代文学、当代文学与外国文学的关系的?
平:侯川老师的这个问题专业性很强,对我有些难度哦,我就从我个人的角度粗浅回答一下吧。我觉得文学这几个学科都有着内在的联系,就像人的手掌会长出五个手指,虽然各自形状都不同,但是它的血肉和筋脉都是连着的。如果少了一根手指,在做事的时候就可能不方便。写作也是一样,就像我,喜欢读外国文学,对小说作品我就特别敏感,对古典诗词我就比较木讷,更别说写。对于真正的文言文更是一窍不通,这是一个很大的欠缺,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是不应该的。咱不求样样精通,但这些基础要打好,然后找到适合自己的一门专攻。






侯:有没有读过文学评论?喜欢吗?
平:我读的文学评论方面的书很少。我记得最初读到李建军的《文学因何而伟大》,我是那样地热血沸腾,我好像从来都是按作者那样的角度去看待一部文学作品的,当我以批评的眼光去看文学作品的时候,我就能发现作为普通读者所看不到的东西,这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是非常有益的。文学批评对于文学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它有鉴别优劣、明辩是非、匡扶正义的作用。文学评论家身上的责任很重大啊……
侯:平静你好!我们聊到这里,你的平水和见解,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都有一种准备不足的感觉了,呵呵。你读当代文学作品,有何感受和认识?
平:我读当代文学作品,感觉就像一种指引,一种接连,它能带着我寻找最高的那个点,尽管我知道它肯定不是终极,但这个过程还是必要的。打个比方,不读路遥的作品,我就找不到柳青、贾平凹以至巴尔扎克这些作家的思想脉络。当代文学我虽然读得不多,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因为它离我很近,是很好的借鉴。






侯:能说说,你希望自己将来成为怎么样的一个作家吗?
平:说实话,我对自己的期望不是很高,但是不管能不能当上作家,我都不会停止写作的,因为写作是我生活和人生的一部分。只要我还能写作,我就会用自己的笔去不断完善自我,去关怀每个人,用一种柔软的韧性带着我笔下的人物不断前行。
侯:平静你好!真的非常感谢你的配合回答和很不简单的思想见解!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儿吧,希望你在读书与写作的同时,多多保重自己的身体。祝你生活愉快,不断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平:谢谢侯川老师,和您交流感觉非常愉快,我非常喜欢这样既轻松又充满文学氛围的谈话。再次感谢侯川老师,也祝您身体健康,生活愉快!我希望更多的人信仰佛法,敬畏文学,愿生活美好,愿世界美好!
侯:谢谢!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原创第65期      责任编辑:法空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http://blog.sina.com.cn/m/binghuablog
二句三年得,

一吟双泪流。

知音如不赏,

归卧故山秋。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