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等死
伍胥之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200楼  发表于: 2015-11-30   
其实,这才是我感触最深的。
杺栫杣杊椌柮栬,䒴蓉艿芖。
伍胥之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201楼  发表于: 2015-12-02   
一二
=======
肉老板在贴棍[铁棍]上噌噌磨了几下刀,肋排剁的像竹板那么大。李大发说:再剁小点,像麻将那么大。于是肉老板又把竹板一剁两半,比麻将稍大点。

排骨事件后,他脖子上的肉瘤开始疯长。不但吃饭困难,连说话的声音都被挡住了,像一岁多的学说话的小孩子,需要近亲的人翻译。
亲近[承上文,近亲]的人,就是他的两个姐姐了。

二哥从天津回来了,大哥还在佳木斯没回来。二哥看见曾经壮的[得]像头牛的小弟,如今骨瘦如柴气息奄奄,他流下了老泪。他举着麻花说:给你带来了好东西,正宗十八街麻花。

李大发[应是王大胖子]付了三亩地的钱,末了,又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来,李大发觉得王大胖子是个文明人,乡下人都不用钱包,怕小偷一把掏了去,但是王大胖子一直用皮夹子,是个有文明有水平的人。

后来,那些杨树,也一并被王大胖子收了去,王大胖子舍不得杀掉,还要等着它们成才[材]。


========
午后,阳光从窗户楞子[棂子]射过来,把桌上他二哥带来的十八街麻花照的通体透亮,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扭着腰肢的麻花,像扭着秧歌的小媳妇,带着脂粉香气,一点点逼近要死亡的他。

因为不吃东西,他没有大便,解小便的时候,不再用尿壶。他二哥把旧衣服扑[铺]在他身下,尿了,就拿出去晒晒,连洗都不用洗,两个姐姐轮流伺候她的时候,那些尿过的旧衣服,还会拿出去洗。二哥说:反正人快不行了,实在骚的不行,攒攒到时候扔了就行。


====
就是到了冬天,冰天雪地的长白山,女人们怕屁股露出来像冻的梆梆硬的猪腚,男人也怕小鸟伸出脑袋来变成缩不回去的冰棍,于是大家像狗熊一样冬眠了。

也许这场事故让幸存的李大发想明白了,人生要即[及]使行乐而不是把钱存进银行,他的工友前一刻活蹦乱跳去找女人,后一天存在银行里的一分钱都没法花了。及时行乐,当然包括女人,他需要女人。

烈日下,端着满满一铁锨混凝土的李大发光着膀子几步跨上慢坡,泥瓦匠师傅飞快的将混凝土抹平,又将石头压平整,赵有财在渠底负责镬[和]水泥,铁锨的声音嘎吱嘎吱响。三人都不说话,像演了一出哑剧。


=====
他的大侄子从县医院空手而归,杜冷丁已经买不到了。医院最近换了新院长,新院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一把火就是创建省级文明医院。于是方方面面在整改,李大发的住院记录里,十年前的资料居然被掉[调]了出来,资料显示,他开过杜冷丁。

有句话说:千万别得罪女人,有些女人会让她恨的男人一辈子没好果子吃。雅一点,就是孔老夫子那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逊],远之则怨。


===============
种地的成本越来越贵。化肥在长[涨],农膜在长[涨],天旱浇水的费用在长[涨],与此同时,交给国家的公粮越来越多,交给镇里的提留越来越多,种地越来越不合算。很多年轻人已经离开土地到工厂打工了。

挣浮萍的渠道就是打工。临村有个劳务市场,红火在春秋两季。地里的农活干完的时候,他去哪[那]里等着,很多人也在那里等着,

他们开着大胆的玩笑,大声的[地]笑着,他们或站着或蹲着,很像要被出卖的牲口,等着需要的雇主一个个挑走,去帮那些专业户们种植收割。

拾棉花这事,李大发也是去干过的。他身形巨大,总是被棉花枝刮到衣服,加上弯腰墩[蹲]身这些动作,让他感觉自己是一只笨狗熊。

他们被选中给一家韭菜专业户割韭菜。附近有个韭菜村,家家户户都种韭菜,每家没有十亩八亩韭菜地,简直不好意思叫韭菜专业户。韭菜的价格总是受天气影响,暖冬的时候,韭菜是草,贱到牛都不系[屑]吃。寒冬时,韭菜是冬虫夏草,坐着火箭上了天。不但韭菜炒鸡蛋上了大席,还是男人们趋之若鹜的壮阳草。


=============
几乎一夜间,枝头的芽孢[苞]像醒过来一样哗啦啦展开,一场春天的花事热烈的开着。

李大发耐心的[地]等着女人的好事过去,女人终于让他进窝来,他雄鸡抖擞一唱天下白,女人只是被动的[地]躺着,完事后他摸到女人额头的冷汗。

他给四川女人闷[焖]了一锅大米干饭,他拿起馒头咬了一口,说:你吃大米干饭,我吃馒头,吃大米干饭就算吃五碗,我也觉得吃不饱饭,还是馒头和大饼还有火烧结实,吃了有劲。

哧溜溜的耗子在李大发的怀抱里不安分的[地]扭动着。

春天枝头的芽孢[苞]醒来了哗啦啦展开,一场花事独自热烈的开着。一天又一天,李大发不见四川女人回来。


=============
二姐从一串钥匙里找到一把最小的,把一个涂着黑漆的榆木箱子打开。里面,鸳鸯正在戏水,红绿间一派喜气洋洋。一床新被子,棉絮松软背[被]面艳丽。

她抱出被子要给李大发盖上,李大发看见被子,忽然发出一长串几里[叽哩]哇啦的声音,

有一次二姐又去搬郎中。郎中正在带[戴]着眼镜,胖胖的手从那些密密麻麻的药箱里抓出一把中药

因为一阵疼,李大发的身体在被子里有些移位,他的肩膀露出来,他的破秋衣领子因为变形而咧[裂]开到好大,双肩的两把骨头露出来,像个空荡荡的秋千架子。

床对面的桌子上,有台十八村[吋]的彩电,是当年去内蒙打工挣钱买的。

大侄子家里有台二十九的大彩电,对这小破电视根本不敢[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那个机顶盒,

多处  棒锤  [槌]


  十一
  ============
  
李大发醒了,看见二姐在哭,看见他自己身上明晃晃的送老衣,他意识到自己刚去阎王爷那里报道[到]了。

这时候,锅盖精神焕发的[地]来了。

锅盖说:昨晚累死我了,给邻村的老头拨[拔]了一晚上罐子,都拨[拔]出黑血来了。

锅盖努力的[地]在老树皮上寻找蛛丝马迹,针头插进去,滴下去的营养液存在针管里忽然就没了下一滴,针管像城市里的道路,已经堵车,看起来疏通不了。

大侄子从医院里买了三只[支]杜冷丁,也用不上了。这三只[支]杜冷丁,给了锅盖,算是顶了这一阵的打针费用。

两人想了想,从自己口袋里掏钱都有点心疼,于是,买新衣的计划,暂时搁浅。反正镇上店铺多,随时买都来得急[及]。

二姐说:我家虽然没出钱,但我也出了力,我家秀才当小工,累的[得]眼镜都掉了。

当年盖房子,秀才拌水泥时,一低头,眼睛[镜]掉水泥里了,害得他到处找眼镜,

但是,李大发明显的[地]觉得最近家里来看他的人多起来。

但是,每天早上醒来,只要看见光亮,听见鸟鸣,他都要他的大姐二姐给他擦脸,他一定要清清爽爽的[地]见人。

十二
================
王大胖子的老婆从筛子里检[捡]出几快小石头,
王大胖子老婆又从筛子里检[捡]出几个烂豆子,

你看我这双手,粗的[得]跟砂纸一样,人家陈小梅的手,估计软的[得]跟面条一样。你看陈小梅的脸上蹭[铮]明瓦亮的

二姐已经准备好了茶水,一场关于房事的茶话会只等猪脚[]到场。她哥哥趁机脱身。

他哆哆嗦嗦伸出手来,想给她擦眼泪,但是又停下来。陈小梅一把握住了他枯瘦的手。他感到她的手软的[得]像面条,但是面条柔韧。

他的眼里跳动着一簇小小的火苗,将枯萎的生命照的华彩篇章。

也许人在身体生病时记忆的沉渣才会全部泛起,无论过去多久。身体健康时总在忙。忙着生存,忙着索取,忙着算计,忙的[得]心灵没有了空隙,忙的[得]活着是一笔糊涂账。

李大发也在人群里像条泥鳅钻来钻去,终于钻到前排。一辆拖拉机突突着缓缓的[地]驶过村子里最宽敞的大街,

十三
=======
天不亮,喜鹊就在树上喳喳叫。一大早,刘友[油]的老婆就一阵风跑过来,告诉值班的二姐:

早饭过后,李大发的院子里果然站在[了?着?]一帮人。

他很想骂:王八蛋,刚过几天太平日子,就胡怍!还要怍到什么时候![作]

她说:国家这么大,国家政府在北京中南海,咱们这小破村委,凭什么代表国家,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国家领导人要是知道了,非气的[得]一脚踹了他们。

秀才颠颠的[地]过来吃饺子,要是大姐在,他不好意思常过来混饭吃,因为姐俩照顾弟弟的日子,大姐夫就安分守己在家当光棍。

秀才吃饺子喜欢蘸老陈醋,一盘饺子蘸着老陈醋吃下去,秀才的嘴唇被醋泡的[得]发白,一

二姐吃饺子喜欢蘸点辣椒油,一盘饺子蘸着辣椒油吃下去,二姐的嘴唇被辣椒染的[得]辣的[得]通红,


十四
=============


在钱权大于法的社会里,李大发的房子像一叶飘摇的小舟,被某种激流重[冲?]回风平浪静的大海。

二姐把房屋里的东西写在纸上,做了个明细。比如,厨房里有个液化气炉子,液化气罐,六个大白碗,三把小瓷勺,五个粗磁盘,[瓷]

十五
============
二姐 说:那个四川小娘们能有句实话吗?上次不支[吱]声就走了,

据说峨眉山的知了猴,生的[得]娇小玲珑,具有神奇的上树功能,

泰山的知了猴,生的[得]硕大浑圆,憨憨傻傻,一如当地人的体态,总是慢吞吞的[地]上树,一不小心就被活捉,成为酒桌上的菜肴。

集市上,户县的葡萄依旧红的[得]发紫,

记起李大发给她扯过的花布,黑底蓝花的条绒布,她做了褂子,因为瘦小,担[应该用耽? 懂意思,不确定用哪个字]了很多布料,她把剩余的布料拿回来拼了一个枕头皮。

老板娘不知道怎么回事,把三人身份证都拿出来,交给一个大檐帽。四川女人的身份证还压[押]在那里。

十六
------------
老面馒头继续发酵:你知道人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得绝症?得绝症都是有心结打不开。当年你不支[吱]一声走了,

杺栫杣杊椌柮栬,䒴蓉艿芖。
伍胥之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202楼  发表于: 2015-12-02   
看到一多半才明白过来, 文中的大侄子,其实是大发大姐的儿子,不是侄子,是外甥。
杺栫杣杊椌柮栬,䒴蓉艿芖。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203楼  发表于: 2015-12-02   
回 201楼(伍胥之) 的帖子
真是太感动!谢谢伍色!
春天的时候我有幸和某作家同车,问他最喜欢自己哪部小说,他说:下一部。写了这么多文字虽然出版遥遥无期,但我依然最爱这个小说。
错别字真是太多了,到现在应试教育的考场上,我未必能考及格啊,忙过这几天,我就按照你挑出来的修改。
脸皮很厚的说,您有空继续啊
伍胥之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204楼  发表于: 2015-12-04   
Re:回 201楼(伍胥之)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203楼白菜于12-02-2015 05:26发表的 回 201楼(伍胥之) 的帖子 :
真是太感动!谢谢伍色!
春天的时候我有幸和某作家同车,问他最喜欢自己哪部小说,他说:下一部。写了这么多文字虽然出版遥遥无期,但我依然最爱这个小说。
错别字真是太多了,到现在应试教育的考场上,我未必能考及格啊,忙过这几天,我就按照你挑出来的修改。
脸皮很厚的说,您有空继续啊


1. 白菜确有作家潜质,因为据说作家的地得都不分,这活都是交编辑来处理的。

2. 拼音打字与写文字确实不一样,容易出现同音字错误。

3. 有一个地方两个“拔”字都写成了“拨”,这两个字拼音不同,五笔编码也只有第一码是相同的,形状却很像。我是在word中放大后才确信你写错的。但我想不出原因。

4. 我特别喜欢这个故事,故事的各种场景我都很熟悉。所以又比较认真地重读了一遍。

5. 我用五笔习惯了,但是也容易出错,所以把白菜(aes)打成了白茶(aws)。因为we想邻。
杺栫杣杊椌柮栬,䒴蓉艿芖。
不染 离线
级别: 班长
显示用户信息 
205楼  发表于: 2015-12-25   
回 152楼(白菜) 的帖子
恒喊我来看这个故事,从晚上看到现在凌晨两点。不过最后的结局没能看。
我们小区门口,有个老伍水果店,我路过那里,总是忍不住往里面看。因为里面,有一个老伍。
恒告诉我说,如果哪一天,他卧病在床,不能自我了结,要我帮忙让他去安乐死。
然后把躯体捐给学校。
他说了好几次,我每每听到,都会忍不住哭起来,我说我舍不得。
我说,即便我以后嫁了人,等你老了,卧病在床,我都会来照顾你,我不让你去安乐死,也不要把你的躯体捐给学校。
可我自己是不清楚的,事态变迁,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四川女人的那个样子,毕竟,有家庭,有世事,谁都说不准的。而我更不清楚的是,现在无法承受死亡的我,那个时刻能否承受。
他总是说的很轻松,而我总是无比沉重。
能在自己心爱女人的照顾下离开是幸福的。
不管如何,也是老五很好的结局了。
泪下。
不染 离线
级别: 班长
显示用户信息 
206楼  发表于: 2015-12-25   
结局看到了。
四川女人是爱他的,尽管她被老五的亲友鄙视,尽管她无可奈何的离开。
四川女人是爱他的,尽管她被老五的亲友鄙视,尽管她无可奈何的离开。
(视频开着,恒睡在我面前,乱七八糟的床,被子也没有盖好,纪念这样一个夜晚,与时刻。)
都在等死。
白菜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207楼  发表于: 2015-12-26   
回 205楼(不染) 的帖子
不染姑娘,千万别上恒先生的当,中国应该还没有安乐死的法律吧,你千里迢迢去结果了恒先生,会落个谋杀的罪名,把自己也搭进去了,所以别学小四川回来,恒先生不是李大发,自有他的福分。
不染 离线
级别: 班长
显示用户信息 
208楼  发表于: 2015-12-26   
说的也对哈!自求多福吧
爱相声 离线
级别: 班副
显示用户信息 
209楼  发表于: 2016-02-26   
回 152楼(白菜) 的帖子
我要看结局
lili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210楼  发表于: 04-17   
好文笔, 感动到落泪。。。

真可以出书的。。。 加油
[ 此帖被lili在04-17-2018 09:53重新编辑 ]
人群外 离线
级别: 排长
显示用户信息 
211楼  发表于: 04-17   
看的我好揪心!现实肯定比这要凄惨,这只有在农村见过类似的人的生活才能体会到。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