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轰动美国的贺梅监护抚养案来龙去脉(贺梅去中国了)
宝子妈 离线
级别: 军区司令员
显示用户信息 
120楼  发表于: 2011-07-07   
比TVB的八点档还离奇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21楼  发表于: 2011-07-07   
与贺梅父母的通话(2011/07/02)
作者:岳东晓 于 2011-7-4 01: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我与贺邵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昨天看到网上有人传言,说贺梅来了美国度暑假后,贺邵强对美国媒体说贺梅不适应,回国是错误之类。我于是立刻与贺梅母亲罗秦联系,要到他的新电话,开门见山的问他:是否最近与媒体谈到贺梅的事情。贺邵强予以了简单的否定。他现在在安心工作,早已不跟媒体接触了,最近根本没有向任何媒体说任何话。我只能说,那些别有用心制造谣言的家伙非常的卑劣。

关于贺梅来美国度假的事情,他说他是不太赞成的,他希望他们过两年再来,让小孩有更多的时间融入新的环境。不过,他说贺梅与母亲非常亲。他非常骄傲地告诉我,贺梅成绩特好,中文水平已经超过班上大部分学生。当然,这些我已经知道了。

至于他与罗秦之间的家事,说句实话,我的一个基本原则是不介入其他人的私事,这种事情根本不属于我应该干涉的。过去,他们发生争执,每个人对我说的抱怨与对方说的都存在对不上的地方,这是典型的观点差异,导致对事实的不同解读。这次,我把罗秦说他的一些话转述给他,他基本承认,当然也补充了一些背景。贺邵强与罗秦都属于那种没有心计、非常诚恳的人,我跟他们说话从来都是极为直接。

我问他上次见到小孩是什么时候,他说是今年春节。三个孩子都到了湖南。但我忘了问在一起多长时间。贺最后说,他很想恢复让这个家庭恢复正常,已经亲自、还有通过家人跟罗秦说过很多次了。前次,我问罗秦在个人生活上有没有变化,罗秦予以了绝对的否定,罗秦说她希望贺到重庆去。而贺则在湖南买了房子。

有人说贺邵强想回美国。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他回来,他是要以一个光荣的身份说I am back。

另外,我向罗秦询问了这次贺家三个孩子来美的费用问题,罗秦确认,所有费用(如往返机票)都是她支付的。而且,她还给贺梅一些钱,叫她交给贝克,作为这段时间的生活费。

早在2008年12月,贺邵强就曾严厉斥责美联社歪曲报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Q1nKKsmSVg&feature=related

并对CNN的歪曲表示愤怒 ((有一段贺讲述美国记者向他强调,他在美国当清洁工比在中国教师赚得多的一段很说明问题)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6OQtjBe1xM&playnext=1&list=PLB337BD58A0B55FE4

贺邵强说,他曾经邀请贝克来中国,come to China, see it with your own eyes.

5:00贺强调,要让贺梅继承汉文化; 贺说,他在美国拿到两个硕士,在美国却只能洗碗、做全职清洁工,在中国却大有用武之地,你能意识到这个区别吗?然后CNN记者追问,在美国当清洁工赚多少(2000美金),在中国赚多少(5000RMB),然后CNN记者说你看在美国赚两倍。贺然后分析了CNN在贺梅报道中对贺梅现状歪曲。

最后贺强调,贺梅案是中国人的胜利,正义从来不是被赋予,而是赢得(Justice is never given, but won).

Read more: 与贺梅父母的通话(2011/07/02) - 岳东晓的日志 - 贝壳村 -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107/user-293539-message-116071-page-1.html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chen1 离线
级别: 团长
显示用户信息 
122楼  发表于: 2011-07-07   
难道那个电话采访是假的???是别人冒充贺邵强讲话??

当然那不是最近的,是他刚回国不久的采访

这个邱东晓可见也不是啥好人,歪着肠子讲话哈


iamamaaa 离线
级别: 排长
显示用户信息 
123楼  发表于: 2011-07-09   
贺就是一个垃圾,文凭不能代表神马。罗秦很伟大,希望她和三个孩子能平平安安!
倾尘 离线
级别: 师长
显示用户信息 
124楼  发表于: 2011-07-10   
不知道在美国度假的孩子们怎样了?
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25楼  发表于: 12-02   
贺梅于2017年终于又回到贝克家
来源: LocalMemphis.com
作者: Richard Ransom
Updated: Nov 15, 2017 10:04 AM CST
翻译:Google Translate (edited by BAchinese.com)




田纳西州曼菲斯(localmemphis.com) - 十年前你不必住在孟菲斯,以便记住安娜梅(贺梅)的故事。她是一场令人讨厌的国际监护权争夺战的焦点,这场战争已经进入田纳西州最高法院并拖延了几十年。

Anna Mae(贺梅)来自中国的亲生父母来到孟菲斯大学担任教学任务,但当Anna Mae(贺梅)早产时,他们买不起医药费。所以与她在孟菲斯的养父母贝克夫妇商议,贺梅最终成为贝克失去她的法律案件的焦点。尽管她是一名美国公民,但她不得不和她的亲生父母回到中国。

但是在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讽刺中,到了高中的时候,安娜梅(贺梅)悄悄地搬回来与她的养父母一起生活。事实上,她于5月毕业于日耳曼敦高中的国际文凭课程。她现在18岁,是一个自信而聪明的年轻女子。

理查德说他很惊讶他记得那个害羞的女孩现在公开谈论成长。安娜(贺梅)告诉他,“这是一个艰难的童年,但我认为这有助于我作为一个人。”

她现在知道她以非常公开的方式屏蔽了很多事情。 “我只是不知道如何感受它,”安娜(贺梅)说,“因为我的家人,他们试图通过不向我展示真相来保护我,如果我不知道真相,直到有一天他们来到把我带走的门。这太吓人了。“

安娜(贺梅)最记得的那一天对每个有关人员来说都是糟糕的一天。这一天,在法庭命令下,她被从杰瑞和路易斯贝克家中带走,这是她所知道的唯一一个家庭。她9岁。 “离开房子,他们早上来的方式来接我,我不想离开,所以我只是抓住门框,”安娜(贺梅)说。

在她放手后,她和她的另外两个兄弟姐妹一起搬到了中国六年,过着几乎游牧的生活。她的妈妈和爸爸离婚了,母亲凯西(罗秦)尽力而为 - 拿着几份工作并赚了不少钱。安娜(贺梅)说:“我们只是不停地换位。这对任何一个孩子来说都很难。我只是不知道该去哪里。哪里可以打电话回家。”

然后是凯西(罗秦)在美国打电话给贝克的那一天,多年的丑陋法律纠纷消失了。 “毕竟这些家庭经历了这个电话,凯西(罗秦)打来电话,说我希望孩子们能和你一起度过,”杰里贝克说。“凯西(罗秦)为这些孩子牺牲了很多,我有一个很棒的对她的尊重。“

凯西(罗秦)觉得语言障碍让安娜(贺梅)回到了学校,安娜(贺梅)在孟菲斯会有更好的教育和未来。当然,贝克说'是的'。路易斯贝克说,“我们感谢她获得了中国文化和她的美国文化。她得到了两全其美。“

安娜(贺梅)选择将所有这些视为祝福。 Richard Ransom问她:“你相信她(凯西)总是想要最适合自己的东西。就像贝克一样?“安娜(贺梅)回答说,”这就是我的想法。我认为父母总是希望他们能给孩子最好的。“

安娜(贺梅)的弟弟安迪已搬回中国,与父亲杰克(贺绍强)一同生活。妹妹艾薇塔(Evita)年仅16岁,也和贝克一起生活,是一位年轻的艺术家。

安娜(贺梅)的故事还有很多。她与她父亲杰克。贺(贺绍强)的疏远关系。当然,这是她生命中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她在思考大学和可能的职业生涯。

https://www.localmemphis.com/news/local-news/local-24-news-exclusive-anna-mae-hes-amazing-journey-part-1/856804320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26楼  发表于: 12-02   
贺梅于2017年终于又回到贝克家(2)
来源: LocalMemphis.com
作者: Richard Ransom
Updated: Nov 15, 2017 10:06 AM CST
翻译:Google Translate (edited by BAchinese.com)


田纳西州曼菲斯(localmemphis.com) - 很少有孩子在中南地区偷走了许多人​​的心,就像他在成长过程中所做的安娜梅一样。在九岁时,经过长期的监护权争夺后她搬到了中国,大多数中南方人都没想到他们会再次收到她的回复。他们很少知道'安娜梅的惊人之旅'将意味着她在高中一年级回到孟菲斯,她即将毕业于日耳曼高中的国际文凭课程。

当Cordova的Jerry和Louise Baker (杰里和路易斯。贝克)收养Anna Mae He(贺梅)时,他们认为他们通过帮助一对中国夫妇在学生签证上就读孟菲斯大学而做得很好。这对夫妇无法为过早出生的婴儿提供医疗保健。

但它很快成为一场丑陋的监护权争夺战。很多时候,安娜(贺梅)的父亲杰克(贺绍强)会批评贝克。他把他们比作绑架者。

在田纳西州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后,贝克最终失去了法定监护权。收养文件并非气密。

不久之后,当安娜(贺梅)被迫离开将她从婴儿期,幼儿期转到直接学生的家庭时,法庭命令导致世界各地播放令人心碎的视频。 2008年,他离开孟加斯国际机场前往中国。

然而,仅仅两个月后,杰克(贺绍强)就放弃了他的家人。有一个讨厌的离婚。当安娜(贺梅)到了高中时代,命运的变化很大。安娜(贺梅)的亲生母亲凯西(罗秦)希望安娜到美国上学,并打电话给贝克,看看他们是否会带她进去。

当然,贝克说是的。现在,作为一名大四学生,安娜(贺梅)告诉本地电视台记者24岁的理查德。阮萨,她对学年开始时的毕业感到紧张。但现在她已经过度紧张了。她也愿意谈论她的过去,她一直不愿意这样做,她甚至从未用Google搜索她的名字。她说,“记住过去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我的一部分,我应该接受关于我自己的真相。“

拥抱过去还包括对她疏远的父亲的坦诚讨论,她说她通常只在他要求拍照时听到。 “他只是张贴了我的照片,但并没有试图与我实际接触,”安娜(贺梅)说。 “就像圣诞节或我的生日那样,他甚至不会让我给我送礼物甚至打电话给我。”

这显然很痛,但安娜(贺梅)并不是一个沉思过去的人。她现在专注于大学论文,校园访问和未来的职业生涯。 “自从我经常出差以来,我真的非常想成为美国大使,”她说。

这个故事有很多潜在的悲剧结果,路易斯。贝克非常感激。 “事情成功的方式确实是一个奇迹,”她说。她和丈夫杰里,完全体会到安娜(贺梅)现在和他们在一起的讽刺,并且对她已经成为的年轻女人感到无比自豪。

“你早先曾问过是否有任何遗憾。没有遗憾。安娜(贺梅)变成了一位了不起的年轻女士。说三种语言,只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人,”杰里贝克说。

他们和安娜(贺梅)现在可以看看过去并说出事情是有原因的。安娜(贺梅)说,“毕竟我经历过,我可以振作起来,大笑所发生的事情。”然后,好像她童年时所忍受的一切都闪现在她的眼前,很快纠正了自己。 “好吧,笑。不笑。“

对于她的大学申请,安娜(贺梅)写了一篇大学文章。这也是她第一次与任何人分享她对纸上童年的看法。点击这里自己阅读。她想进入纽约市的一所大学,成为美国大使。

https://www.localmemphis.com/news/local-news/local-24-news-exclusive-anna-mae-hes-amazing-journey-part-2/857268548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127楼  发表于: 12-02   
罗秦著书的新闻报道
来源:新闻速递
作者:张月
2017-5-22

十几年前,“贺梅案”震惊中美;如今,贺梅妈妈写书回忆那段经历。 “我想给孩子以及自己一个交待”



罗秦和她的三个儿女(右一是贺梅)

    1999年1月28日,贺梅出生于美国田纳西州,父亲贺绍强和母亲罗秦分别是湖南人和重庆人。贺梅出生不久,贺绍强因官司缠身,将贺梅寄养到美国当地白人贝克夫妇家。2000年5月,贺绍强夫妇向孟菲斯地方少年法庭提出收回监护权的诉讼,被贝克家拒绝。贺家此后走上7年的诉讼之路,最终胜诉,这起官司促使美国修改了相关法规。

    尽管这段经历过去数年,贺梅母亲罗秦仍然清楚记得每一个细节,她将这段经历写成书出版,并即将举行新书发布会。

    7年诉讼之路写进书里

    2008年,贺梅回到中国,而就在这一年,贺梅父母离婚,罗秦和三个孩子生活在重庆。

    罗秦49岁,在她家中,放满了三个孩子的成长照片,有的照片还被搬进了新书里。“这本书主要是回忆7年多的诉讼之路,从开始写到我们回家。”罗秦回忆。

    新书封面是以大女儿贺梅(以下称为安娜)的头像制作,整本书共275页。翻开书的第一页,是大女儿近期的一张彩色照片,她已亭亭玉立,罗秦笑着说:“对的,三个孩子都已长大,最小的都上高一了。”

    透露贺梅想当医生

    无论是女儿安娜、艾薇塔,还是儿子安迪,他们都是美国国籍。“贺梅案”之后,这个家庭逐渐淡出了大众眼球,这些年他们怎么生活的?

    罗秦称:“2008年, 三个孩子回到重庆,但因为他们从小在美国长大,生活、学习上的差异让大女儿安娜日渐不快乐,2013年,便让三个孩子重新回到美国。后来发现,儿子不太适应,便回到重庆与我生活,两个女儿留在美国。”

    两个女儿在美国的安全问题,罗秦也考虑过,但她很放心:“两个孩子特别独立,我教育她们,遇到问题一定找警察、妈妈或老师。”想女儿的时候,罗秦就会把海量的照片翻出来看,或是在微信上与她们视频聊天,“再过不久,孩子们就要放假了,我会去接她们。她们每一年都会回国,爱吃我做的地道火锅、买爱看的中文书籍。”罗秦说,这一次回来,会教她们打面条佐料、做回锅肉。

    提到孩子们的梦想,罗秦说:“大女儿想当医生,二儿子想当程序员,小女儿想去迪斯尼设计动漫,这些她都支持。”

    写书是给孩子一个交待

    罗秦告诉记者,2011年开始创作新书,写到艰难经历、想到孩子,眼泪止不住流。 为什么要把这段艰难的回忆记录成书?罗秦说:“写书的目的,是在于孩子们已慢慢长大,安娜已经成年,当年网上有些不真实的东西,我也想以此书给孩子一个交待,给自己一个交待。趁着母亲节,我想让妈妈们看看我的故事,希望所有的妈妈都坚强、都快乐。”罗秦还称,自己会继续写第二本。

    此外,罗秦去年和刘先生结婚。她说,等孩子再大点,他们想去美国和孩子们一起生活。

    记者 张月

http://zzwave.com/home.php?mod=space&uid=91&do=blog&id=35056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